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99 死变态

第199 死变态

        白泽一听,眉头一挑,出租车司机连环被害案?

        来到最后一个被害人死亡之地,这里朗朗乾坤,司机冤魂早就不在此处,怕是投胎了去。

        依据秦平的讲述,被谋害的是同一家出租车的司机,年龄大致为三十到四十岁左右的男人。

        穿着统一为,白衬衣黑西裤。

        死亡地点多为荒郊野外,临死之前,命根子被割了去。

        白泽看到这情况,隐隐感觉到裆下发凉。

        “先生,我们调查过,乘客上车地点,并没有人出现,反而是等待一分钟,司机仿佛看到真的有人上车,随后前往目的地。”秦平将调查出来的事情讲出来。

        “你是说鬼搭车吧?”白泽听的云里雾里的,直接说明了情况。

        秦平点点头,就是所说的这个样子。

        白泽已经明白,看样子得靠灵玉了啊!

        “别看我,这个灵魂隐藏的很深,若是刻意隐藏,需要一些时间。”灵玉看向白泽。

        白泽无奈叹息,连灵玉都难以追踪的,恐怕这背后少不了阴宗作祟啊!

        眉头一挑,白泽开口:“这事情,交给我了。”

        夜晚时分,一辆出租车停在八道沟巷子口。

        司机穿着白衬衫黑西裤。

        听到车门开启的声音,司机开口:“去哪里?”

        “城北西郊。”

        “西郊,太偏僻了,这个……”司机欲言又止。

        “加钱,三百块送到目的地。”

        司机眉头一挑,向着西郊而去。

        根据的哥的习惯,很健谈,可这乘客一上车,一句话不说,低着头不语。

        到了地方,司机看向窗外,这里是西郊工厂后门口,这个时候正是打工人睡眠的时候,厂子外自然不会有人。

        “先生,地方到了。”

        “哦,既然到了,那就上路吧!”这乘客凶相毕露。

        青面獠牙,龇牙咧嘴。

        “哦,是吗?”司机回过头来,不是白泽又是何人。

        后座还有灵玉在,那就更不怕了。

        “我当是背后阴宗作祟,原来是身上带着抑制自身气息的本命符。”灵玉看到男子胸口画着的黑色符,看明白了一些东西。

        “啊,今天你们都得死在这里。”青面獠牙向着白泽就扑过去。

        白泽并不害怕,只因为灵玉单手按住了青面獠牙。

        “放开我……放开我……”青面獠牙挣扎也无济于事。

        白泽摇头叹息,将迷魂酒灌进去青面獠牙的嘴里。

        青面獠牙安静下来,属于凶恶的状态退却。

        “人生终有百般愁,喝下了酒,道出了愁,人生路不白走。”白泽回头看去。

        青面獠牙缓缓开口,他说他的名字叫夏许。

        今夏情深知几许,这个名字还是可以的。

        这夏许就在这个西郊工厂打工。

        这厂子里男女比例还算正常,夏许长得也算不错。

        在厂子里还是挺受欢迎的。

        他这条线的线长是一个单身的寡妇,平日里没少对夏许暗示。

        夏许不为所动,下了班就回住的地方研究命理符术。

        自学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自己算一下正缘在何处。

        网络上与天桥巷口的那些大师,又不太靠谱,只能依靠自己。

        为自己算一下,缘分就在不久后到达。

        寡妇线长的事情被人捅到了厂长那里。

        这线长自然没脸面继续呆在这里,匆匆忙忙离开。

        线长刚走,夏许的姻缘便来了。

        这才知道,这条线的女孩并非对他没想法,只是有线长在,还要在这里讨生活,只能埋藏在心里。

        线上新进来一个妹子,让夏许带几天。

        夏许那可谓是一见钟情,是他中意的类型。

        这份爱不会隐藏在心里,夏许隔三差五点奶茶小零食,献殷勤。

        这姑娘自然不是木头人,看出来夏许的心意。

        “你喜欢我吧?”清清双手背后,向前探着脑袋。

        夏许低着脑袋点点头:“嗯,我喜欢你。”

        就这样二人在一起,工作之余,逛逛街吃吃饭,看看电影喝喝奶茶,和大多数情侣一样。

        这一日,夏许继续研究着符文,这道符文没有注解,他也不知道有什么效果。

        刚刚画好,清清打来电话:“夏许,陪我去看电影吧,有一部国风动画片,早就关注很久了。”

        夏许点点头,答应下来,穿好衣服,心里没来由的一痛,还带着一点点心慌:“奇怪了,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摇摇头,只能把一切归功于可能画符太过于专注,耗费了精力。

        看完电影,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

        这个点回厂子里肯定是不行,今天又是情人节,宾馆酒店爆满。

        要是不想睡大街,只能去郊外的小旅馆找找看看还有没有空房。

        随手招停一辆出租车,说出位置。

        司机点点头,从后视镜看着这一对小情侣,今天有点意思啊,若是……嘿嘿嘿,那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呢!

        司机开车到达地方,停下了车。

        夏许与清清弹琴说爱,压根没注意什么地方。

        下了车,夏许与清清你侬我侬,完全没注意到危险在靠近。

        司机下车来,夏许只当这是司机的以礼待人。

        黑西裤白衬衫的司机,掏出喷雾,对着对视的两人喷了一下。

        夏许头晕脑胀,眼皮子打架。

        而清清也是同样的反应。

        “啪嗒“    啪嗒”

        两声肉体落地的声音传来。

        “嘿嘿,废弃工厂,美丽女人,他男人在一边看着,多么引人遐想。

        女完事,再来玩男人,啊……痛快!”司机露出变态的笑容。

        先后将两个人抱进去废弃工厂,两个人分别被手臂粗的大铁链子绑起来。

        打开录像设备,将夏许弄醒。

        “呜呜呜…”夏许拼命挣扎,可是手臂粗的铁链子绑着双腿双脚,嘴巴被球塞着,球还带着链条。

        睚眦欲裂也改变不了,被侮辱的事实。

        “撕拉……撕拉……”

        丝袜衣服碎裂的声音传来,这废弃工厂先后传来女男惨绝人寰的呜呜声。

        变态并没有就此停手,享受完,干净利落的解决掉夏许与清清。

        处理尸体的方法就是将一片片肉刮得干干净净,连个肉丝都不留下。

        就连骨头都被敲碎,扔进了焚化炉。

        原来这变态早有预谋,看样子并非个例啊!

        城乡结合部,短时间内丢失个把人,一般来说不会有人发现。

        更何况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撂挑子不干,那更是常态。

        线长只会认为这两个人自离了呢。

        再加上,这变态,还会点配音技巧,改变自己的声音那是轻而易举。

        夏许死后,记忆残缺不全,黑符护佑着他的灵魂,保持一定的实力,让他能得以报仇。

        四处寻找变态,这个时候的夏许毫无人性,仅仅依靠仇恨本能行事。

        不算白泽正好七个。

        黑白无常现身,将夏许收入口中。

        收进去之前,夏许提问:“若有来生,我还能见到清清嘛?”

        “君生你未生,你生君已老。”白无常并没有明说。

        “我明白了。”夏许闭上眼睛。

        白泽脑壳子疼,这事情还没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