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212章 大名

第212章 大名

        灵玉同样被吸入陌生的东西,再次清醒的时候,看着眼前的场景,惊讶一声,这地方真的大。

        漂浮在高空,直到飞不动,灵玉这才看清,这居然是万里江山图。

        白泽醒来,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场景,繁华的古城街道,叫卖声,杂耍声共同构成这闹市的序章。

        闹市之中突然听闻,姑娘喊救命的声音。

        白泽闻声而去,原来是衣着华贵的泼皮无赖,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强抢民女。

        围观路人看着恶少,摇摇头。

        “哎,可怜了,也不知谁家闺女,怕是要遭殃啊!”

        “就是,这已经这个月第六个了吧?”

        “第七个,哎谁让咱平头老百姓惹不起呢。”

        “小美人,小爷跟你说,只要你跟了爷,要钱有钱,要权有权。

        看到没,这帮屁民大气都不敢出。

        嘿嘿……嘿嘿嘿……”恶少坏笑着,实在没想到这郑城能有如此绝色。

        “你……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强抢民女,你视大名王法为何物?”女子很生气。

        “王法,哈哈。我就是王法,我爹就是王法。

        小美人,乖乖陪我睡一宿,要不然我让你家破人亡。”恶少听到这姑娘害怕的说王法,内心一乐,爷的地盘,跟爷说王法,真是可笑,可笑啊!

        “你……你……大名没想到还有你这样的衣冠禽兽。”女子很生气。

        “哈哈,你生气呀,你生气的样子真的让小爷好喜欢。”恶少咸猪手虚握,坏笑着靠近女子。

        女子小脸红彤彤,嘴巴气鼓鼓的。

        “光天化日之下,若无人阻拦你,那么想必是在等我的出现。”白泽出现在女子前面,打掉摸向自己胸前的咸猪手。

        “这年轻人,还想英雄救美,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就是,也不看看这少爷是何许人也。”

        “哎,不敢看,不敢看。”

        “哪来的野狗,竟然敢坏小爷好事,上一个坟头草都三米高。

        来人呐,将这个土鳖瓦鸡,剁碎了喂狗。”恶少双手环抱胸前,他就喜欢别人看不惯他又干不掉他的样子。

        “住手……”一群官兵在小将军带领下赶来。

        恶少看着小将军,开口说道:“呦呵,哪个部分的?不知道我爹是谁吗?

        也敢管小爷的好事,莫非新来的?”恶少见官兵到来,并不害怕,哪怕再多来点,在他心里还是认为,改变不了现如今的局面。

        小将军并未理会恶少叽叽哇哇之言,而是双手抱拳,开始行礼。

        “末将莫少轩拜见……”

        莫少轩话还没说完,女子摆摆手:“此人如此肆无忌惮,怕是……

        你懂的如何做?”女子看了一眼莫少轩。

        莫少轩点点头,示意手底下人将恶少抓住。

        恶少拼命叫嚣,却无济于事,凭借着手底下阿猫阿狗根本不是一合之敌。

        恶少被抓走,还在叫嚣,似乎有点分不清楚情况啊!

        “你们放开小爷,知道我爹是谁吗?

        不放了小爷,扣你们俸禄,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女子彬彬有礼,看样子似乎出身大户人家,莫非是权贵他家大小姐?

        “就算没有我出手,你也会相安无事的。

        姑娘,就此别过,我们后会有期。”白泽告别。

        “喂……你……”女子还想问你叫什么名字啊,可是白泽走的太快,一眨眼人已经消失没影。

        白泽继续游荡着,却没想到再一次遇见,或许这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吧…

        这里华灯初上,花灯溢彩。

        原来是诗词大会,目的呢,很简单,那就是抉择出富有文采的才子,代替郑城参加全国诗词大会,选出天下第一才子,解决大名当下之危机,救大名于水深火热之中。

        白泽听这自诩才子做出来的诗,眉头一挑,这都什么水平,也配称之为才子?

        与乾隆爷的一片两片三四片那是如出一辙。

        “好好好,不亏是我郑城第一才子,这文采怕是不亚于诗仙啊!”

        “对对对……”

        白泽摇摇头,却不知被什么推了一把,踉踉跄跄走上台去。

        回头看一眼,原来是这才子最忠实的脑残粉,张开嘴低声说到:“就你,也敢看不起柳公子,上去丢人现眼去吧。”

        白泽站在台子上,一脸懵逼了个得儿的,这大名似乎不在华夏五千年之列,也就是说,唐诗宋词随意可发挥。

        “这位才子请开始吧!”司仪示意白泽。

        白泽来回踱步,七步之后开口吟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哇,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好厉害哦!”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求爱之意很明显吧?”

        “似乎比柳公子厉害多了。”

        “闭嘴,柳公子何许人也,就他给柳公子提鞋都不配。”

        诗词大会主持者,微笑着站起身来。

        “我宣布,本次大会柳公子获胜。”主持者这个笑意很明显,肯定    收了好处。

        白泽看了一眼柳公子,长得是挺帅的,油头粉面小白脸。

        “上梁不正下梁歪,刘知州,朝廷发你俸禄,你就是这样对待当今陛下的。”女子上前,盯着刘运。

        “你是何人,也敢妄言?

        你可知破坏诗词大会是何罪?

        来人呐,乱棍打死。”刘知州看蚂蚁一般,看着女子。

        “大胆,刘运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站在你眼前的是何人?”小将军带着官兵而来。

        “天策将军,你怎么来了?”刘知州弯腰行礼。

        “哼……末将参见陛下。”天策将军对着女子行礼。

        “起来吧!”女子气场全开,上位者的气息震撼全场。

        刘知州看着女子,这时候才恍然觉得,莫名的熟悉。

        虽然是在女帝小时候与之有过一面之缘,可眉眼间,就是她无疑啊!

        “陛下,微臣错了。”刘知州瘫坐在地上。

        山高皇帝远,作威作福惯了,谁能想到会来这犄角旮旯。

        “错……知道错了又如何,错就能挽回你所伤害的无辜性命吗?

        错,就能挽回对百姓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吗?

        来人,明日午时,菜市口,将刘运一干人等问斩。”女子怒不可遏的看着刘远。

        天策将军让人将刘远拿下。

        百姓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不起眼的女娃娃,居然就是女帝陛下。

        处理完这些,女帝走到白泽身边,细声细语的问道:“小哥哥,你叫啥名字啊?”

        天策将军很是识趣的退到一边。

        “叫我白镜亭便好。”白泽心里有点小小的震撼,这女孩子居然是女帝,那可是堪比武则天的人物。

        “小白哥哥,你有如此好的文学造诣,为何不求取功名呢?”女帝眨巴这眼睛看着白泽,这个男人不一样,与大名的男子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