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214 拿捏

第214 拿捏

        就这样,号称战无不胜的蛮王霍孟,成为了白泽的跟随。

        “你们站在一边,大名朝会还要继续下去。”白泽示意霍孟先站在一边。

        “大名之福啊,陛下,我朝有如此青年才俊,必定千秋万代,永垂不朽。”高桧见风使舵说着场面话。

        “哼,话虽说的漂亮,你高丞相还真是狗尾巴草,随风在摇,狼子野心,路人皆知。”白泽看着高桧,这可不是泼脏水,管中窥豹,可见这家伙是个什么玩意儿。

        “陛下,休要听这无知贱民信口雌黄,颠倒是非。

        老臣之心,天地可见,日月可明,心向大名,是为忠也!”高桧不愧是久居高位的大臣,这话说的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陛下,相爷刚才之言,也是为了大名,割地赔款都只是暂时的,都是为了韬光养晦。”狗腿子自然帮高桧说话,毕竟好多事都仰仗他呢!

        “住嘴,尔等在这里狒狒狂吠,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忠臣是吧,那你们披甲上阵,头戴三尺红菱,立不世之功去呀?

        忠臣,忠你个香蕉螺旋连环嘚儿。”白泽越说越生气,想起自古忠臣良将的下场,不由得怒发冲冠。

        撸起袖子,对着这号称“忠臣”的狗蹄子与相爷身上招呼而去。

        大耳刮子声不绝于耳,这肚满肠肥的相爷与走狗呜呜乱叫。

        李嫣然心里痛快,这帮乱臣贼子,早就想大耳瓜子伺候他们了,没想到今日能看到这一幕。

        “护卫呢,护卫……”

        “护卫……”

        护卫前来,看到女帝的眼神,这不上也不是,上也不是。

        霍孟心里透亮,带着武士拦住护卫:“我家大人办事,小孩子别插手。”

        护卫长出一口气,如此一来倒是可以推推搡搡一下。

        白泽扇扇手,这作用力与反作用力,震得手疼。

        丞相与狗蹄子脸颊通红,大手印清晰可见。

        “你……”高桧还想继续放几句狠话。

        白泽挥舞巴掌示意,高桧立马闭口不言。

        这不是他怕了,而是后面有的是机会玩死他。

        “好啦,外人面前成何体统,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李嫣然开口,她现在很想开怀大笑。

        “好了,退朝……”李嫣然根本不给这些家伙发言的机会。

        高桧等人目瞪口呆,这女娃子,什么时候这样过?

        看见他们那一次不是投鼠忌器,怎么会像如今这样。

        这小子必须除掉,要不然很耽误后面的事情进展。

        各自散去,心里怀揣着不同的心思。

        “小白哥哥,你好厉害啊,说的群臣哑口无言。

        我这正宫还缺一位夫婿,不知白哥哥你意下如何?”李嫣然眨巴着大眼睛。

        “皇夫?额,嫣然姑娘好意心领了,在下不考虑儿女私情,若是不嫌弃,当你哥哥吧!”白泽看着长发飘飘,一头黑发已及腰。

        李嫣然张张嘴,这种情况,她似乎没有预料到,莫非白哥哥心有所属?

        到底谁家姑娘这么幸运,居然孟得到白哥哥的青睐。

        “哥哥,也好……也好……”情哥哥也是哥哥,李嫣然这样想着,只要长久相处,这日久生情,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白泽就在宫殿里住下,闲暇之余,女帝总会来问一些有的没的问题。

        白泽总是耐心解答,反正以往的经典战例在此。

        李嫣然听的云里雾里,兵法布阵她都懂,可是实际操作起来,总觉的懂得都是浅显的东西。

        侍卫来报,李嫣然听完,眉头紧锁。

        外有强敌环饲,内有水灾来临,这可如何是好?

        “嫣然不必担心,我有一计,可解决当下的事情。”白泽让李嫣然叫来刑部扛把子。

        刑部扛把子,见到李嫣然,行礼一下。

        “不知陛下,唤微臣前来所为何事?”刑部扛把子心里思绪万千。

        “近日北城诸地发生水灾,百姓流离失所。

        这次找你前来……”李嫣然将目光看向白泽。

        “听说你掌管刑部,也不知能不能找你借点钱花。”白泽目光炯炯的看着刑部扛把子姜坤。

        姜坤拍拍胸口,原来是这回事,都是小问题:“微臣愿意贡献一年俸禄,愿意为灾区百姓做点贡献。”

        “哦,有点意思,一年的俸禄一百两纹银,可据我所知,你在黄金地段,东南北三处各有一处宅院。

        其价值恐怕超过你二十年的俸禄。

        你作何解释?”白泽看着姜坤。

        姜坤后脊背发凉,这事情做的很隐秘,这家伙到底是怎样发现的,不行,打死都不能承认。

        “而且里面金屋藏娇,醉花楼花魁护十娘在城东,于三年前被你包养,每日好吃好喝好供着。

        刘农户家的乖女儿刘艳在城南,于两年前被你哄骗回家。

        至于最后一处,额,乃是落寞小姐柳如意,与七天前被你以翻案为要挟,连手都还没碰。

        据说这柳如意,含苞待放,今年二七芳龄。

        怎么还要我继续说,还是你早已经想好了说辞?”白泽喝喝茶,继续看着姜坤,此时无声胜有声。

        姜坤支支吾吾,最后憋出来一句:“你你你……你信口雌黄,凭空捏造,无中生有……”

        “哦,既然不承认,那好办,让侍卫过去一趟,是真是假,陛下尚能分辨。”白泽嘴角带笑,这家伙强弩之末罢了。

        “这……这……”姜坤话都说不出来,再解释恐怕有欲盖弥彰的嫌疑。

        “哦,护卫何在?”李嫣然很懂意思。

        “陛下,微臣知错了。”姜坤知道,在嘴硬下去已经不行了,再扒拉下去,恐怕就不是掉脑袋那么简单,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既然知道错了,你应该知道你掌管刑部,官员大小犯罪事实,都在你手里掌握着。

        我需要这份儿名单,找他们借点钱花花。”白泽给与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姜坤略微犹豫,已经做出了决定,死道友不死贫道。

        将大小官员犯罪事实,以及贿赂姜坤的金额全部列举出来。

        李嫣然看着密密麻麻的罪证,倒吸一口凉气,烂到骨子里了。

        大名能有今天这种局面,并非偶然,而是必然。

        “白哥哥,这事情如何办?”李嫣然很头疼,大小官员,若是全部换掉,那不现实,牵一发而动全身。

        “好办,首先敲山震虎,以此为契机成立一个只听命于你的特殊组织。

        夜灯初上,就叫黑衣人吧!

        他们不见光明,前面说了只听命于你,目的就是监察百官,下查民情。

        国内大事小情,你总会第一个知道。”白泽看向李嫣然。

        姜坤冷汗直流,若是有了这个组织,怕是寸步难行啊!

        每走一步,都要三思而后行。

        有了罪证,那自然是挨家挨户借些银两。

        借银两的事情起初很顺利,可到了相爷这一帮人,兴许是提前收到了风声,一个个哭穷。

        表里如一,通通打着补丁,吃着糠咽菜。

        白泽眉头一挑,就这还自诩忠臣,一到用得上的时候,一个个躲避的贼快。

        “既然如此,那多有打扰。”白泽转身就走。

        走到三步,白泽回头说了一句:“对了,你做……”

        说话说一半,白泽继续转身就走,这一次没有在回头。

        高桧眼皮直跳,这家伙到底知道些什么?

        做?到底作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