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231章 段情

第231章 段情

        喝下以后男人缓缓开口,他的名字叫张新。

        之所以失落,是因为有过两段半婚姻。

        张新家境还算殷实,何止算的上小康之家。

        十一岁之前衣食无忧,可十一岁的时候,母亲查出患了肝癌。

        张父看着自己结发妻子,从一穷二白就开始跟着,无论贫穷富贵,始终不离不弃。

        看着妻子如今的样子,心里很难受,哪怕掏光家底都要救回来。

        可是肝癌哪有那么好治愈的,车子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变卖,正准备变卖房子的时候,病情恶化,张母的生命依旧没能挽回。

        张父很痛,心很痛,可是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含辛茹苦将张新送上大学,张新很争气,985大学的研究生,还是一家国企的员工。

        这条件,还算不错,可在认识心上人以后,一切发生了改变。

        张新与路遥相识于一场业务往来。

        张新喜欢路遥的落落大方,路遥看中张新的吃苦耐劳,勤勤恳恳。

        二人顺理成章在一起,可是感情是两个人的事,这结婚可关乎于一大家子。

        路遥的父母看见张新,那是百般的不乐意。

        路父在某公路单位上班,路母是公职人员。

        “你想娶阿拉囡囡,可是你这个条件嘛,说实话,真不咋地。

        没车那只是其次,没房才是主要,更何况侬的家庭并不完整。

        你配不上阿拉囡囡。”

        “小伙子,叔叔也不同意,但是架不住女儿喜欢。

        这样吧,你买房,再给十万彩礼,这婚事也就这样了。”

        张新是真的喜欢路遥,可路遥虽然爱张新,但是她不会左右父母的意见。

        咬咬牙,贷款买了房,又刷爆信用卡,东拼西凑,凑够了彩礼。

        路遥得知新房没装修,于是把钱用在了装修上。

        路父路母看见了破坏姻缘的机会,说:“十万是装修钱,不能算彩礼,若是想要继续,再拿出十万。”

        张新苦苦哀求,述说着对路遥的真心。

        路父路母见女儿的脸色不太好看,这要是逼急了,私奔丢了去,那可就得不偿失。

        继续要彩礼的事情就此作罢。

        婚礼继续推动,很快到了结婚的时候。

        临门一脚,路父路母,出尔反尔,还是要继续坚持十万彩礼。

        张父得知此事,拿出自己一天打三份工的微薄收入凑起来的五万块钱,瞒着张新给了路家父母。

        这婚事才算是大局已定。

        本以为结婚后,一切会好一些。

        可有路家父母这个搅屎棍,这段婚姻没能持续多久。

        婚后,路父路母百般刁难,让婚姻画上了终点。

        听说路遥没多久又结婚了,这一回是路父路母张罗的,据说是某家公司老总家的公子。

        路家父母很满意,这才叫门当户对。

        这公子脾气不好,抽烟喝酒赌博,哪个都沾路遥向父母诉苦,路家父母劝和不劝分。

        说什么,小两口哪有不吵架的,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

        平静如水的婚姻那是一潭死水,磕磕绊绊,吵吵闹闹那是生活的调味剂。

        至于再后面,张新失去了路遥的消息。

        而带张新走出黑暗的是一个笑容甜美的女孩子。

        相识于一场说走就走的旅程,那是在丽江,一个充满邂逅的古城。

        说起来也巧,二人一天之内相遇了五回。

        第一回,是张新捡到了王雪的身份证,第二回在画像店遇见,第三回在小饰品工艺店,第四回在巷子转角处,第五回在那姻缘树下。

        而在这姻缘树下,张新有一刹那,认为自己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到了对的人。

        张新傻笑,王雪傻笑,二人傻笑中,似乎被月老拉中了红线。

        “是你啊,好巧哦。”王雪有些扭扭捏捏,小女儿姿态显露无疑。

        张新嘴角带笑,往日的痛苦似乎都被掩埋。

        二人交谈下得知,原来同属于一处地方。

        相距不远,互相对视,眼光交织在一起,却如触电一般,迅速移开。

        二人的情谊迅速增长,你侬我侬,我侬你侬,好一对神仙情侣。

        别人眼中羡慕的天生一对,成婚那是必须的事儿。

        交往了一段时间,或许一年两年,或许一年半载,感情这回事儿很难说清楚。

        张新没有细说,白泽也不知道具体是多久。

        也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彩礼六万六,也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

        女方家说车无所谓,房子嘛,没有可以慢慢来,有的话那就是最好的。

        张新听懂了其中的意思,有房无车。

        女方父母说,有房那就是极好的,至于车子,可以慢慢来。

        订婚以后,张新大定,对的时间对的地点,终于遇到了可以牵手一生的人。

        这订了婚,也就是未婚夫妻。

        这已经板上钉钉,那发生一点超出男女朋友之间的事儿,这或许属于正常的事情。

        咿咿呀呀嗷嗷呦之后,张新本以为一切自然可以水到渠成。

        可是……可是……事与愿违。

        女方家突然翻脸不认人,一纸状书将张新告上了法庭,说他qj王雪。

        张新心里痛,这……怎么可以……怎么可能这样子。

        刚走出黑暗,又堕入深渊。

        张新很麻木,深渊与地狱般的纠缠,到底该何去何从?

        女方家证据确凿,就连小视频都有,好在法官明事理,从视频中找出点蛛丝马迹。

        “qj是指违背妇女意愿,而强行发生关系,我看视频里,这王雪半推半就,很享受的样子嘛!”

        “法官大人,青天大老爷,这只是表面啊,这不要脸的家伙……他……他……”

        “够了,不要以为本法官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鬼主意。

        这件事情就此作罢,本庭宣判,张新无罪。”

        张新与王家人恩断义绝,给出去的钱,悉数还回来。

        张新浑浑噩噩的度日,两段感情都失意,这让他如何相信爱情,如何能成就婚姻。

        懵懵懂懂,浑浑噩噩,颓废中,张新又遇到一个女孩子。

        这一回,似乎什么都好,就是结婚的时候,女方家里三层外三层把门堵上。

        要想开门也不是不可以,就是需要点开门费。

        新娘的耳环鞋子被藏起来,实在找不到,只能提供线索费。

        上车下车都是费用,敬茶的杯子找不到,那又是费用。

        虽然不多,三百五百的都还能在接受范围。

        到婚礼现场,新娘父亲带着新娘走上台。

        新娘父亲婴是要一个话筒,这本来不属于流程之中的事儿,可是司仪也是无可奈何。

        新娘父亲开口:“本来呢,你们这婚事我就不同意。

        但是看你小子人不错,也就同意了。

        你家庭不全,生了孩子。

        还得我和她妈妈带,至于你老子,那更是指望不上。

        这样吧,给个6万6的彩头,这婚礼继续。”新娘父亲心里在想,小样,还拿捏不住你了。

        张新欲言又止,看向新娘。

        “我听我爸的。”新娘一副听爸爸话的样子。

        张新咽一口唾沫,将痛苦咽进肚子里:“各位来宾,叔叔阿姨,姑姑姑父们,你们今天的礼钱,我会退还给你们。

        今天让大家来,权当聚一聚吧!

        这婚,我不结了。”

        新娘的堂哥看不下去,二话不说对着张新出手:“你他娘的算什么东西,说不结就不结。”

        宾客退场,婚礼现场的摄像镜头,成为了呈堂证供。

        事后,女方家丢不起这个人,说什么也要让张新负责,娶了他家女儿,甚至于一哭二闹三上吊。

        可是被伤过的心就像玻璃碎片,爱情的蠢    永远不会复原,过去的事    把他装进怀念,我祝你快乐幸福    平安。

        失意之下,张新长时间抑郁,三段感情都以这个样子告终,是刻意的安排,还是命运的作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