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232章 水溺

第232章 水溺

        这就是张新为何如此唉声叹气的原因。

        “风雨过后,总能看见彩虹。

        放心吧,三段失败的感情过后,你会遇到真命天女。”这话可不是白泽说的,出自于灵玉之口。

        “已经不抱希望了,哎,感情啊……呵呵……”张新叹息一声,身影消失在小酒馆。

        张新真的遇到了可以与他同甘共苦的女人。

        不仅恩爱的让人羡慕嫉妒恨,还生下一对龙凤胎。

        女子双全,好事成双。

        不仅如此,在公司的地位越来越高,甚至于做到区域总裁,只因为其妻子乃是总公司董事长的女儿。

        摇头叹息一声,白泽电话响起,接通以后,原来是秦平。

        “白先生,来一趟总局,这里有一桩命案,嫌疑人被抓住,可是死活不开口。”秦平也是无奈,对于开口的罪犯,从只言片语中可以分析一二,可这噤若寒蝉,实在是无从下手啊!

        “好,我知道了,在总局等我!”白泽看了一眼灵玉,出了小酒馆。

        灵玉点点头,表示你且先行,奴家随后就来。

        白泽来到总局审讯室,这里又不是第一次来,早就轻车熟路。

        打开审讯室门,进去一看,看着里面的嫌疑人,要不是秦平在里面,还以为真的走错了。

        “白先生,您来了……”秦平见白泽到来,心内大定。

        坐在椅子上,白泽点点头,以算回礼。

        看着桌子上的卷宗,白泽已经大致了解案件经过。

        清晨河道清理工,在护城河清理河面垃圾的时候,发现漂浮的身影。

        大惊失色下报了巡捕,秦平看着尸体,死亡时间在昨日。

        而根据尸体线索,确定了死者身份。

        赵雨,男,四十二岁,无业游民,并且有多次案底,案件条目大部分都为敲诈勒索。

        虽然金额不大,可这数量多啊!

        秦平在根据赵雨最近的所作所为,知晓,这家伙继续敲咋勒索。

        三百五百的,金额不大,而对面的嫌疑人就是其中之一。

        而从目击证人的口中,恰好听到嫌疑人说过一些过激的话。

        矛头都指向嫌疑人李青儿,她年纪不大,能有二九年华,还是一个中学生。

        秦平将李青儿带回来,可是这女孩一言不发,始终闭着眼睛。

        从家里搜出来的东西显示,原来这李青儿家境困难,可是生活总得有点乐子。

        而李青儿便迷恋上了奢侈品,生活费不够,通过班上小姐妹,认识了高利贷赵雨。

        这赵雨还是心思活络,秘密调查,抓住了李青儿的把柄,或者说心里的小秘密。

        李青儿自然还不清,一个月的时间,一千块居然涨成了五万五。

        坐火箭一般的速度,这利息真高。

        李青儿没法还,赵雨就盯上了李青儿的姿色。

        逼良为娼,利用小秘密要挟。

        “以你的姿色,还怕没钱……

        只要你……嘿嘿,献出身体,这钱也就不需要你还。”赵雨嘿嘿一笑。

        李青儿不同意,赵雨就利用小秘密找到了李父。

        李父身体不好,听闻此事,一口老血吐出来,一病不起,没多久便去世。

        还好有亲戚邻居的照拂,要不然连葬礼都举行不了。

        被逼急的李青儿,正要鱼死网破,第二天就听闻赵雨淹死的消息。

        李青儿快意恩仇,可最近的经历不少,陷入了对于人生的迷茫,进入一种特殊的状态。

        或许用发癔症来来形容也不为过。

        “凶    手,不是这李青儿,而是另有其人。”白泽看向跟着李青儿的一道灵魂。

        这灵魂乃是李父,他心内着急,可是这里的人看不见他。

        白泽注视着李父李父说出事情经过,虽然对于女儿所做的事情痛心疾首,可毕竟是亲女儿,年纪尚小,希望这一遭,可大彻大悟。

        看向灵玉,灵玉根据残留气息,说出一人。

        白泽将这个人名说与秦平,后者着手抓捕。

        不过一个时辰,嫌疑人被抓捕归案。

        这是一个大男生,看起来很年轻,视觉年轻不过二十出头。

        实际上更年轻,今年不过十八岁而已,刚刚读大一,还是名牌大学大一新生。

        帅的一塌糊涂,有点高冷男神的意思。

        此人名为千浩,以省理科状元的身份考入顶头大学。

        进来后,一言不发,刚一入座就看向天花板。

        “你有故事,我有酒,可否说出你的故事?”白泽看向千浩。

        千浩淡淡看了一眼白泽,继续看向天花板。

        “我想你们抓错人了,按你们所说,当时我有不在场证明。

        案件发生的时候,我正在学堂做自习。”千浩说的很笃定。

        白泽大手一挥,灵玉带着迷魂酒将之灌进千浩口中。

        千浩面色改变,眼神迷离。

        缓缓开口,人是他杀得。

        提前用瓶子装好河水,随后将之提前一天溺毙。

        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穿着赵雨的衣服,跳下大河。

        目击者捞起来赵雨,很容易就会认为,这是自杀,与他人无关。

        而天不遂人愿,尸体提前浮出,让的计划赶不上变化。

        秦平第一次见尸体,就感觉不对,自杀不会是这样子的姿态。

        这才顺藤摸瓜,摸出来这么一条大鱼。

        而这嫌疑人千浩之所以这样做,还是源于小时候的一件事情。

        小时候,千浩母亲早逝,而年纪清清的千海,本来不想过早开始另一段感情。

        可是架不住娇滴滴的小美人吸引人。

        千海是一家国企的高管,都是按年薪计价。

        有这么一风姿错约的小女人,性感迷人,俘获了千海冰冻的心。

        既然郎情妾意,那自然会在一起。

        千浩很不开心,认为是这后妈分走了爸爸的爱。

        所以对于年轻的后妈,千浩自然不喜欢。

        这后妈非常讨厌昆虫,而千浩将扑通蛾子装进小盒子。

        小女人穿着睡衣摇晃着红酒杯,靠在栏杆上,欣赏着楼下的风景。

        小女人出身卑微,心里在想,没想到居然会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

        心情很惬意,还哼着不知名小曲。

        “你这个坏女人……”千浩那时候很稚嫩的童声在女人身后响起。

        “浩浩,你怎么可以……啊……”小女人双手扒拉,只因为……

        只因为千浩放出了盒子里的扑通蛾子。

        小女人双手胡乱扑腾中,身体靠在栏杆上,双脚失去平衡,摔了下去。

        千海回家刚好看到此事,而看到这事的还有赵雨。

        赵雨想拿此事要挟,可千海突发意外。

        赵雨见千海这边没了指望,唉声叹气。

        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可是十年后,赵雨遇见了千浩。

        “你叫千浩是吧?十年前你还是一个娃娃,扑腾蛾子杀人案,

        所杀之人正是你年轻貌美的后妈。

        你说我说的对吧?”赵雨贱兮兮的说着话。

        千浩嘴角抽抽,没想到当时还有目击者。

        “你想干什么?”千浩脸色发黑。

        “不想干什么,就是就是我这没啥本事,这个养活不了自己。

        只要你养我到老,这事情我自然不会透漏出去。

        你认为如何?”千浩嘴角带着笑。

        “你……你……好……就养你到老。”千浩同意。

        赵雨很开心,这长期饭票还真不错啊!

        千浩嘴上说着好,其实内心早就有了谋划。

        将赵雨秘密约出来,让其昏迷,再用塑料布裹住浴缸。

        将灌装的河水倒入浴缸,用河水溺毙赵雨。

        这也就有了后续一篮子事。

        白泽听完,人生之事,世事无常啊!

        秦平让千浩画下手印,这案子也算是了结。

        白泽与秦平走出审讯室。

        “多谢白先生照拂,天色不早,不如一起吃个饭?”秦平看着白泽。

        “额……那好吧。”白泽想着,好久没吃过饭,这偶尔来一回,也算是对食物的回忆。

        来到路边摊,秦平不好意思的笑笑:“白先生,手头紧,山珍海味这东西是吃不了了,这……”

        “食物不分高低贵贱,只要能填饱肚子,那就是好东西。”白泽对于食物还真是没多大讲究。

        秦平摸摸脑袋,不好意思的尬一下。

        三道小菜,几罐啤酒,数些小串,这就是晚饭啦。

        啤酒小串,在还属于天热的日子,简直是绝配。

        吃着吃着,白泽看向另外一桌。

        这一桌只有一人,西装革履,有点小帅。

        这家伙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没离开过女人,大长腿小蛮腰,在短裙短裤末尾的季节,这些眼神似乎见怪不怪。

        可这家伙的眼神,似乎特别有侵略性,似乎……

        “这家伙,脑子里一堆龌龊的心思。

        咦……有点意思……”灵玉看着男人产生了兴趣。

        秦平吃完,还有事,与白泽告别。

        而白泽跟着这个男人两条街,直到这男人在死胡同停下。

        随后轻车熟路的爬上墙头,来到一户人家。

        这是老旧小区,没有监控,所以更容易做一些坏事。

        这男人逗留在窗户边,盯着女性晾晒的贴身衣物,

        见四下无人,嘿嘿一笑,丝袜内裤文胸来者不拒的装入公文包。

        随后继续游荡,看一户人家窗户挂着绿色小内内,嘿嘿一笑,打开房门进了去。

        “死鬼,你可算来了,人家等你好久了。”

        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开口。

        “哎呦,小宝贝,这不是等你老公不在家的时候来嘛!”

        没多久里面响起不堪入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