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250章 造畜

第250章 造畜

        王娅与白子夜的死亡,让的两个村子重归于好。

        在抗匪斗争中立下不世之功,可是就算获得再多,也换不回来两个人的生命。

        白泽王语嫣中途醒来,还没来得及对视一眼,再次陷入梦境。

        故事不同,但都是关于爱情的。

        也不知经历多少梦境,白泽醒来,这一次没有再昏睡过去。

        “白泽,这梦境好真实啊,就像,就像……”王语嫣目光茫然,只因为这梦境太长太长……

        “就像你我前世所经历的事情。”白泽接过话茬。

        “是啊!”王语嫣看过去,注视着白泽。

        白泽望过去,注视着王语嫣。

        罗薇冒冒失失的走进来,开口说道:“语嫣醒……”

        走进来看到二人的状态,看着天花板开口说道:“哎呀,今天天气不错啊!

        你们继续,继续……”

        罗薇转身出门,嘴角带笑,进早了,要是晚一步,那就可以看到……诶嘿嘿……

        气氛被打断,白泽咬着手指甲,这梦境不会无缘无故,既然这样,那就说明,这附近有妖魔鬼怪。

        看向屋内,白泽开口:“语嫣先出去一下,这屋子里有……”

        白泽并没有明说,屋子里到底有什么。

        王语嫣何等人也,自然听出了话外之意。

        “你小心点!”王语嫣起身离开房间。

        离开房间后,白泽胸口发热,随后看向窗口:“既然来了,那就出来吧!”

        “哈哈哈,华夏人,你居然能发现我。”一个狼头人身的家伙出现在这里。

        “既然你有造梦的能力,你就是梦罗刹吧?

        没有在你身边的女罗刹,似乎一切都好多了。

        这下子我看你何处可逃?”梦罗刹双手抱胸。

        “逃?为什么要逃,这里挺好,何须逃跑。”白泽无所畏惧的坐在椅子上,胸口持续发热,若是这梦罗刹敢靠近,有他好看的。

        梦罗刹坏笑着:“呵呵,有点意思,没想到你和那娘们儿居然有十九世的情缘。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说完话,慢慢朝白泽靠近。

        可靠近三步远,梦罗刹捂着头躺在地上:“我的头,啊!”

        白泽顺势灌进去一杯迷魂酒。

        这梦罗刹与梦奇不一样,这家伙以偷看人类内心的秘密为乐子。

        知道内心以后制造出梦境,让人在无尽的痛苦中深受折磨。

        不仅如此,这梦罗刹还拥有窥探前世的能力。

        “呵呵,有点意思,我想梦奇会对这个家伙很感兴趣。”灵玉从外面飘进来。

        “咦,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白泽好奇的看着灵玉,按理说上百名狗蹄子,不应该这么快才对。

        “就那些家伙,根本不是奴家的一合之敌,本来想着少一个,没想到会自投罗网。”灵玉将梦罗刹捆绑束缚住。

        “老板,对手实在太凶,没能保护好老板娘,这是我的失职。”

        “无妨,我相信,你的能力,你们的能力会越来越强大的。”白泽看着瑶妹儿与陈美嘉。

        陈美嘉与瑶妹儿大受鼓舞,暗自下定决心,好好努力,争取不添麻烦。

        罗薇四人在屋子外商量,继续旅游几天,他们要回国继续其他的。

        白泽听到他们这么说,也是无奈,好端端一次旅游,没想到会遇到这样子的事情。

        随后一个月,五人走遍雪国的大江南北,灵玉四处寻找,雪国已经没有了关于世联合众的消息。

        白泽也是无奈,看来只能回国看看了。

        返回国内,白泽回到小酒馆,小酒馆一往如常,只不过聚集了大量的客人,若是光靠自己还真的有些差强人意。

        好就好在黑白无常看管,倒是帮忙解决掉一大堆事物。

        “脚盆子那边突然舶来一只白衣阿飘,好生诡异,看来得找个时间去看看了。”白无常抚摸着下巴。

        “嗯,找个时间带你们去。”白泽算是应下来。

        看着这些客人,白泽开展了业务。

        直到一天以后,堆积一大堆的业务才算是接近尾声。

        “小狗狗,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嘛?”白泽看着一只奇奇怪怪的狗狗。

        “我……”小狗狗口吐人言,似乎有些怕生。

        白泽眉毛一挑,这纯正的人话,怎么听怎么不像一只小狗可以说出来的。

        倒上一杯掺杂迷魂泉的牛奶,白泽递给小狗狗。

        小狗狗趴在桌子上,用舌头舔牛奶。

        白泽看着小狗狗的舌头,这狗舌头可不会这么短。

        小狗狗喝完迷魂奶,看着白泽开口说道。

        他出生于农村,两岁的时候走丢,遇到了不怀好意的人贩子。

        根据小孩所说,这故事背景发生在古代。

        这个人贩子将他皮肉割开,将白狗的毛发植入他的体内,伤口愈合结疤结痂,毛发与肉死死长在一块。

        一同这个样子的,还有七八个小男孩,差不对都是同龄人。

        他们都死了,被随意的埋在院子里,院子里的大坑有着数不清的白骨,看来这两个人贩子没少坑害三岁下孩童。

        小孩早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只因为被圈养,被洗脑,早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人。

        人贩子带着他来到城市里。

        其中一个瘦弱的敲着锣说出开场白:“我兄弟二人途径此地,偶然获得神犬一只。

        各位父老乡亲,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瘦贩子看向胖贩子,胖贩子指挥小孩:“大黄,给大家来个倒立。”

        小孩照做,一个倒立坚持了三分钟还久。

        “大黄哼个小曲儿!”胖贩子继续发号施令。

        小孩唱出了当时很耳熟能详的赶集调调。

        “哎呦,好神奇,这狗子居然能口吐人言。”

        “就是呀,好神奇。”

        当时的县令路过此地,看着这一幕,这黄狗比寻常狗子要大,还有这眼神,这似乎……

        县令穿着平民布衣,来到耍把式卖艺的瘦贩子身边,开口说道:“二位好汉,家中老母过寿,戏班子已有预约,实在不好夺人所好。

        见你们二人事物清奇,所以特来邀请,事成之后……”章程伸出一个手指重重的点点。

        胖瘦贩子互相对视一眼,大鱼上钩了,二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哪能看不出这布衣非富即贵。

        街头卖艺,那才能赚几个钱,大头都是去非富即贵大人物家里表演,少说十两起步。

        既然摆出个一,那就说明有一百两。

        胖瘦贩子兴冲冲的跟着章程回家。

        章程交代身边人一句,随后热情款待,推杯换盏。

        酒过三巡以后,县令让人将胖瘦贩子抓了起来。

        胖瘦贩子暗道一声糟糕,这是大人物啊,决定生死的大人物。

        可二人嘴硬的表示,他们我冤枉。

        章程对他们二人严刑拷打,二人交代犯罪事实。

        看着他们房屋的惨剧,章程很痛心。

        而小孩也没得到善终,人贩子被处决以后,小孩不吃不喝,很少说话,饿死了。

        白泽听完,叹息一声,被囚禁,小孩与社会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