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264章 原平

第264章 原平

        友和张张嘴,到嘴边的话语还是没能说出口。

        提溜着清酒,失魂落魄的来到情人的坟墓。

        而在情人坟墓旁边,不知何时已经立起来另外一座坟墓。

        而坟墓前有一和服少妇祭拜着。

        友和上去询问,女人说:“我家夫人甚是可怜,还刚过门没几天,丈夫一命呜呼,不仅这样,还病魔缠身,连老爷头七都未能赶上。”

        “哎,看来我与夫人同病相怜,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友和感慨一句。

        “咦?公子,我家夫人与你同病相怜,或许痛苦也是一样的,不如你去开导一下夫人,说不定夫人的病情会好转过来呢!”和服女子开口。

        友和听如此一说,点点头,失去爱人的滋味并不好受。

        跟着和服女子来到一处院落,这院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女人常卧病榻,背朝友和,一言不发。

        友和三番五次开口述说自己与情人的情缘,述说之间的不容易。

        “呵呵呵……还真是不容易,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你……哈哈哈……”夫人诡异的笑着。

        友和抬起头来,注视着夫人,越看越觉得熟悉。

        看清楚里面的人,友和大惊失色,这……这……这不是美和子吗?

        美和子腐烂的脸甚至在掉皮屑。

        “相公大人,惊喜吗?”

        友和转身就跑,丝毫不顾及尿了裤子,用力推门,门却怎么也开不了。

        美和子慢慢逼近,使出九牛二虎之力,这门才好不容易推开。

        门推开,倒在地上,友和顺势倒在地上,昏睡过去。

        早晨醒来的时候,居然发现在情人的坟墓前睡了一夜!

        友和慌乱逃跑,却在逃跑中撞上了一个和尚。

        和尚看着友和:“哎,时也命也,既然如此,你我也算有缘,你且随我来。”

        友和看到救星,长出一口气。

        和尚将友和带到一间破旧的茅草屋。

        往房间上添加符纸,并告诫:“五十天之内不能离开房间半步,吃喝拉撒都在这里。

        第五十天的太阳升起,一切自然尘埃落定,阿弥陀佛……”和尚看着友和,叹息一声,能不能活下去,全靠造化了。

        友和度过了四十九天,就在四十九天的夜晚,美和子出现。

        “相公大人,我错了,我不该死后化作凶灵缠着你,更不该害死无辜的昭子。

        我走了,勿念……”

        美和子的灵魂点点消散。

        友和并未放松警惕,看着外面升起的太阳,感觉到久违的轻松。

        “友和?”

        友和抬起头看出去,是情人,是昭子,她没死,太好了,太好了……

        撕下符纸,打开房门迫不及待的出门。

        想要拥抱昭子,当拥抱到昭子的时候,一双利爪,穿过胸口。

        亮起来的天又黑了下去,而眼前的女人哪里是昭子,分明就是美和子。

        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美和子的幻象。

        友和还是离开了人世间,而美和子继续游荡,自此脚盆多了一个专门挑负心汉下手的女凶灵。

        白泽揉揉脑袋,谁有错,都有错,错在哪里,这个公道自在人心。

        刚想缓和一下,却没想到新的故事来临。

        话说有一个弹琵琶的手艺人,名为羽田。

        平常的时候,为了生活要么出没于勾栏茶社,要么出没于大户人家,不仅琵琶弹得好,小曲儿也是一绝。

        这一日,羽田刚从大户人家回来,大户人家给的不少,看样子生活一个月错错有余。

        而在半梦半睡之间,听到了敲门声。

        羽田迷迷糊糊的来到门口,看着月色,这大半夜的谁啊?

        打开房门,只见一个穿着盔甲,带着面具的男子,挎着大刀站在门外。

        “我家公主,特来邀请你府上唱小曲儿,至于报酬吗,那自然是不会差的。”盔甲男用不容拒绝的口吻说话。

        羽田一听,民不与官斗,看样子今夜无法入眠。

        跟着盔甲男来到一大户人家,这大户人家真的大,毕竟听男人说这是公主府,怎么可能不大。

        一排士兵站在道路两旁,而正中间卧榻上坐着一个天姿国色的女子。

        “听闻先生素来以唱曲为生,本宫仰慕已久,请先生过来是来唱小曲儿的。”公主仪态端庄,落落大方。

        “小的十分荣幸,不知公主喜欢听哪个方面的?”羽田开口询问。

        “平氏物语!”公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围忽然感觉有些冷。

        “啊?这一宿可唱不完,就算最快也得七个夜晚。”羽田面露为难。

        “那就七个夜晚,每天这个时候,我会让将军去请你,你若是不来……”公主没有明说不来怎么样,但是羽田听的出来,不来的后果很严重。

        “好……好……”羽田一介平民,只能允诺。

        平氏物语开唱,而公主与这一窝子将士们,听的十分动容。

        公主见天色快亮,给些银两,便让羽田离开。

        羽田回到家,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一觉睡到下午太阳快落山,起床吃饭。

        吃完饭没多久,盔甲男已经到来。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四天。第五天回来的时候。羽田只感觉浑身乏力,莫非是这几天感染了风寒不成?

        钱可以再赚,命若没了,那可就不妙了。

        盔甲男再次来的时候,羽田开口:“今日生病,可否缓和一二,明日必定登门拜访!”

        “不可,答应的事情,就算风吹雨打,也不能失约,要不然(哼哼……”盔甲男拔出刀,大有说个不字,一刀结果的意思。

        羽田无奈,只能赴约。

        而羽田出门的时候,邻居藤井和子很是疑惑,这大半夜的是要去哪里?

        羽田依旧谈着小曲儿,而和子看着在乱葬岗弹曲儿的羽田,大惊失色,仓皇逃跑。

        羽田回到家,顿感觉腰酸背疼加重。

        和子将羽田的遭遇告知了,鉴定和尚。

        和尚上门告知羽田:“那是一群原平时代的冤魂,你这是冤魂缠身啊!”

        原平时代,那是两大家族的争斗。

        平家自知不敌,于是让大将军带着公主离开。

        平家家主带领足下将士浴血奋战,可最终还是难以逃脱战败的命运。

        大将军带着手下死士,一路护送公主,可还是被原家的追上,并死在了这里。

        土地私有化导致财政压迫,皇室、贵族的子孙后代被赐以“源”、“平”两氏下放,中央财政崩溃1。

        平氏一族因军功地位尊崇,目无法纪,抗旨不遵,朝廷为了钳制平氏,赋予源氏极大名义上的权利与之抗衡,导致平氏消亡2。

        平氏政权内部分裂,对原有军制系统造成了破坏,朝廷对平氏下达了讨伐命令,最终平氏消亡3。

        平清盛等人才先后去世,继任者无论谋略还是作战都不如对手敌人,战场一再失利,导致平家灭亡4。

        这些因素共同导致了平家的灭亡。

        让众多凶灵动容的,就属“壇浦会战”那一节,被羽田弹唱的出神入化,听过的人都觉得他的表演堪称“鬼神共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