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296章 饿

第296章 饿

        婷和秀哭着求玉再次施法,玉虽然知道频繁施法谁遭天谴,但是看着跪在地上哭成泪人的妻子和女儿。

        艰难的说,这种法术还可以再施一次,不过这次不是吃指甲,也不是吃指甲的食指,而是吃父母的食指。

        为了女儿,两口子豁了出去,秀食了父母食指之后,第二天就恢复了婚前的身姿,亭亭玉立,绰约如仙。

        回到婆家之后,婆家见状亦是大喜。

        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却没想到,第二天夜里,婷和玉就接到噩耗,秀死了,而且死状很惨。

        整个人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好像被什么动物啃咬过一般,可见死前受过极大的痛苦。

        婷见女儿如此,老泪纵横,不堪打击,自尽而死,玉也人间蒸发。

        后来有人说,这种法术,其实就是转嫁之术,施法的人可以将别人家的肉变到自己手中,也可以将自己身上的肉转移到别人身上,更有甚者,可以将自己的痛苦和灾难转移到别人身上,这实在是有违天道。

        所以玉一再的施法,最终受到天谴,一家都遭到报应。

        佛家有云,六道之中,有一种鬼叫饿死鬼,这种鬼很小,但是数量极多,就像蚂蚁一样。

        它们生前饥饿,死后化成饿死鬼,这种阿飘可以吃掉一切东西,而食指是人类食欲的象征,吃掉自己的食指,就是与饿死鬼达成一种契约。

        契约一旦达成,它们就会帮你吃掉你身上不想要的那些脂肪和油脂,但是契约一旦频繁或者过量,它们就会把你的整个人吃掉。这就是所谓的反噬,或者天谴。

        又继续思考,白泽看着年轻人,这家伙……

        古时,一财主将剩饭倒入泔水桶中,夜里引来一饿死鬼前来吃食,财主知其是鬼却不惧怕,每天都剩下饭菜供其吃,然而饿死鬼不但不感恩,反而在夜里前来训斥财主。

        不久,饿死鬼引财主来到一个地方,财主看后,不禁潸然泪下。

        保府城中有个出名的财主叫杨麻子,杨麻子跟别的财主不一样,乐善好施,为人更是忠厚老实,因此众多商客都乐意与其来往,但人无完人。

        杨麻子品行好的没话说,但有一毛病,就是特别贪吃,一顿吃的饭顶普通人家一天的饭菜。

        这天晚上,杨麻子如同往常一样,面前足足有一大桌子饭菜,可吃到一半,怎么也吃不下去了。

        杨麻子吃的肚皮溜圆,便叫人将剩饭剩菜通通倒进了泔水桶中。

        夜里杨麻子合上账本,正要就寝之时,只听门外忽然起了一阵大风,屋里的窗户“吱呀”一声就被吹开了。

        杨麻子起身就前去关窗,哪知往窗外这么一望,差点吓得杨麻子跌坐在地。

        只见窗外自家院子中央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一个衣衫褴褛之人。

        那人就这么肆无忌惮的从院子中央飘到了厨房门口,紧接着一阵狼吞虎咽之声便传到杨麻子耳中。

        杨麻子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悄悄的往厨房那边一看,就见那人正趴在泔水桶前疯狂的吸食着,口中还不断发出阵阵满足的声音,杨麻子见状,连忙大喝一声:“什么人!?”

        趴在泔水桶前的人,猛地一回头,杨麻子这才看清那人模样,一头乱糟糟的毛发,脸干瘦干瘦的没有血肉,两颗眼球更是隐隐冒着绿油油的光。

        这场景吓得杨麻子大叫一声,而面前之人随着这一声喊叫“唰”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杨麻子平复心情之后,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那是见鬼了,俗话说的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见刚刚那鬼模样,分明就是一只饿死鬼,杨麻子心中不由得生起一股怜悯之心。

        从那天开始,每天晚上杨麻子都会特意剩点饭留给饿死鬼吃,而那饿死鬼似乎也知道一般,每天都会来。

        而被饿死鬼吸食了的饭菜什么味道都没有,家中狗都不吃,杨麻子只好将饭菜通通丢了。

        这天夜里杨麻子做了一个梦,他梦到那饿死鬼来到他面前大骂道:“有钱人不知人间疾苦,每天吃那么多,剩那么多,你可知你剩下的那些饭菜是多少人望尘莫及的念想?”

        杨麻子摇头不知,说道:“你这饿死鬼是怎么回事?

        我好心供你饭菜,而你如今却跑到我梦里来训斥我?如此狼心狗肺之人,我真是白白同情于你。”

        饿死鬼摆手道:“我身已亡,但我灵魂未灭,我感激你给我饭菜吃,但这么做实在是浪费,如果你愿意,今日我便带你去一个地方,我相信到了那边你自然会明白我的苦楚。”

        杨麻子点头,遂见饿死鬼冲着杨麻子招了招手,杨麻子脚下便不自觉的跟着饿死鬼的步伐向前走着,不知走了多久,他们便来到了城外一处破庙。

        杨麻子顺着饿死鬼手指的方向往破庙里一看,里面密密麻麻躺着好几个人,模样打扮和饿死鬼如出一辙,其中里面还有老人和小孩子。

        在这里他们虽然睡的香甜,可一个个都是面黄肌瘦的模样,让人看着心中不由得生起一股怜悯之情。

        第二天醒来之后,杨麻子按照梦中记忆来到破庙前,眼前场景果然和梦中一模一样,破庙里有躺着睡觉的。

        还有在门口跪着讨要吃食的,更有几个一两岁的小娃娃拿着一块发霉的馍馍啃食着。

        杨麻子前去问道:“为何你们都要在破庙中居住,家在何处?”

        几个人一听杨麻子的话,纷纷无言低下了头,其中一个还算是外面儿的老汉说道:“我们没有家,十几年前一场天灾来袭,我们整个村子都遭了殃,只好举家搬迁到此...”

        杨麻子一听,这才知道,原来这些人来到这里之后,本想投奔亲戚,可却遭亲戚不待见,而城里的活儿,他们更是不懂得如何去做,一来二去就在破庙里扎根成了流浪者。

        有时候好几天都吃不上饭,不少人没挨住饥饿,就这么去了。

        杨麻子给了庙中几人一些钱财,还打开自家粮仓为穷苦百姓发放粮食,自此,城中百姓无一挨饿之人。

        杨麻子更是在保府乡下大力发展农业,让许多人都有活干,有钱赚,还吃饱了饭。

        此后饿死鬼再来杨麻子家中感谢他的所作所为,杨麻子反而冲着饿死鬼弯腰鞠躬道:“与其感谢我,我更应该感谢你,是你让我亲眼见证了人间疾苦,正因为如此我也不仅仅是一个财主,更是一个有所作为的人。”

        继续看着眼前的饿死鬼,眯起眼睛,白泽开口问道:“够了吗?”

        “不够,远远不够……”年轻人吃完一大桶冷面依旧不知饱肚子。

        白泽倒满满满一桶迷魂酒,这应该可以了吧?

        年轻人喝下迷魂酒,虽然双眼迷离,但依旧在喝。

        直到一桶迷魂酒,干干净净,饿死鬼不胜酒力,迷迷糊糊的沉睡过去。

        沉睡中,说出了梦话,饿死鬼是没错,只不过是悲剧的饿死鬼。

        男人名为朴永胜,乃是华夏新罗族一员。

        新罗族语言与寒国语言共通,而朴永胜想着在哪打工都是打工,既然如此,那就去寒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