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324章 孝

第324章 孝

        在传说中,乌鸦反哺的故事是最让人感动的一个故事,对乌鸦懂得孝敬“老人”这一点,深感敬佩。

        乌鸦——是一种通体潦黑、面貌丑陋的小鸟,因为人们觉得它不吉利而遭到人类普遍厌恶,正是这种遭人嫌恶登不了大雅之堂入不了水墨丹青的小鸟,却拥有一种真正的值得我们人类普遍称道的美德——养老、爱老。

        据说这种鸟在母亲的哺育下长大后,当母亲年老体衰,双目失明飞不动的时候,小鸟便将觅来的食物喂到母亲的口中,回报母亲的养育之恩。

        ……

        很早以前,一只母羊生了一只小羊羔。羊妈妈非常疼爱小羊,晚上睡觉让它依偎在身边,用身体暖着小羊,让小羊睡得又熟又香。

        白天吃草,又把小羊带在身边,形影不离。

        遇到别的动物欺负小羊,羊妈妈用犄角抵抗保护小羊。

        一次,羊妈妈正在喂小羊吃奶。一只母鸡走过来说:“羊妈妈,近来你瘦了很多。吃的东西都让小羊吸收了。你看我,从来不管小鸡们吃喝,全由它们自己去扑闹哩。”

        羊妈妈讨厌母鸡的话,不客气地说:“你多嘴多舌搬弄是非,到头来犯下拧脖子的死罪,还得挨一刀,对你有啥好处?”

        气走母鸡后,小羊说:“妈妈,您对我这样疼爱,我怎样才能报答您的养育之恩呢?”

        妈妈说:“我什么也不要你报答,只要你有这一片孝心就心满意足了。”小羊听后,不觉下泪,“扑通”跪倒在地,表示难以报答慈母的一片深情。

        从此,小羊每次吃奶都是跪着。它知道是妈妈用奶水喂大它的,跪着吃奶是感激妈妈的哺乳之恩。

        这就是“羊羔跪乳”。动物都知道感恩父母、孝敬长辈的道理,妈妈照顾它,它感谢妈妈,难道人不会吗……哎

        王祥冬天为继母捕鱼的事情,被后世奉为奉行孝道的经典故事。

        王祥早年丧母,继母朱氏并不慈爱,常在其父面前数说王祥的不是,因而失去父亲之疼爱,总是让他打扫牛棚。

        一年冬天,继母朱氏生病想吃鲤鱼,但因天寒河水冰冻,无法捕捉,王祥便赤身卧于冰上,忽然间冰化开,从裂缝处跃出两条鲤鱼,王祥喜极,持归供奉继母。

        从此,继母像变了一个人,对王祥非常好,王祥又去捉了几只黄雀让继母吃,继母病也渐渐地好了。他的举动,在十里乡村传为佳话。

        ……

        董永家里很贫穷,父亲死后没有钱入葬,就变卖自身借钱安葬父亲。去财主家做工抵债的途中,遇到一位女子(仙女化身),主动地要求做董永的妻子。

        夫妇一同到了财主家。主人要求织出三百匹细绢才可以抵债。

        他们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任务。在回家的路上,走到月前相会的那株槐树下,女子辞别而去。

        ……

        白泽回过神来,继续看着接下来的事情。

        那是一个不变的问题,只因为这类事件多如牛毛。

        人有好坏,而人性又是经不起考验的。

        而接下来的案件让白泽眉毛一挑,这似乎是普罗大众之中会经常出现的。

        是否在幽暗的小巷子里,会遇到三五妙龄女郎,衣服穿着清凉,还会说一句:“来玩啊!”

        挥挥手,尽显娇女本色,那一刻仿佛看到了爱情,又仿佛看到了失足妇女,想着钱包余额还足,拯救不了一群,拯救一个还是可以的。

        没错,接下来就是黄色产业……包括但不限于酒廊……理发店……带色直播…

        堕落的理由五花八门,但大多数逃脱不了欲望的牵引……

        就算有被迫的,那也只在少数……

        女性连环杀手,其实并不常见,但一旦出名,也必定是女性凶手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典型人物。

        曾丽外表出众,杀人的手段也极为残忍。

        而且纵观她所杀害的人,都是曾经帮助过她的好心人,但她却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和贪婪,手起刀落将恩人分尸后,再抛尸各处。

        曾丽,1967年出生在一条河省木丝丝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

        家里面有兄弟好几个,她是唯一一个女儿,所以父母对她便格外地宠爱。

        因为她自小便生得俊俏,所以从小学开始,她就十分受男孩子的爱慕和追捧。

        她也逐渐学会了利用自己的美貌优势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好吃的,好玩的,总有男孩子为了让她开心,从家里面偷偷带给她零食、水果,零花钱。

        于是,在家境贫困的曾丽眼里,这些男孩子就是她未来过上好日子的最佳路径。

        而她也在现实中逐步地践行着她的“理论”。

        初中毕业之后,她就没有继续读书了,在陆续交往了几个家境殷实的男朋友后,到了要结婚的年纪,最终她选择了当时村里家境最富的男生结婚了。

        “这么多的男人,唯独选择阿伟,别以为长得多帅,爱情什么的那都是虚妄浮云,票子才是王道。”看着阿伟,曾丽这样子想。

        可是好景不长,阿伟虽然对她不错,但是在她进城几次后,开始迷恋起了城里的灯红酒绿。

        “哇……城市好繁华,在村落落里……”曾丽被都市的灯红酒绿迷了眼,甚至于有些陶醉。

        她觉得自己的姿色不差,但是对比起城里的女孩,却显得十分土气,她渴望像城里的时髦女孩一样,开始向往外面的广阔世界,于是她开始有意无意地往歌舞厅跑。

        她的行为自然引起了婆家的不满。

        “女孩子家家的,三天两头往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跑,成何体统……你这是不守妇道……”阿伟的母亲指着鼻子说教。

        “懂个毛……年轻人潇洒一下有错吗?

        没错……我这是追求时髦……”曾丽开口反驳,嘴巴和机关枪一样,那叫喋喋不休。

        “你你你……”阿伟母亲一时无言以对。

        阿伟在一边一言不发,沉默寡言。

        ……

        在和阿伟的家里发生了多次的激烈冲突后,两人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

        曾黎重获自由后,便第一时间跑到佳木斯市,那个她向往了很久的“大都市”,可是现实却打脸了。

        她既没有学历,也没有工作经验,在这样一个大城市里,房租都交不起,连吃饱饭都成了问题。

        可是她不甘心,觉得既然出来了,就必须要风风光光地再回家。

        她起初落脚在一家小饭店,不过工作辛苦,薪资又低,在她正要换工作时,一个姓朱的大款看上了她,这位朱老板50多岁,是做建材生意的,看见曾丽的第一眼就迷上了她,曾丽当即便决定跟他走了。

        “这位大老板,虽然年纪大了点,肚子大了点,脑袋秃了点……不过嘛……有钱啊……”曾丽眼睛冒光,似乎在为找到饭票而欣喜。

        在被朱大常包养后,曾丽确实又过了一段好日子,住着租给她现成的房子,也不用出门工作。

        朱大常固定每个月给她一笔钱,还时不时送她点金银首饰。

        慢慢地她手上攒了16000元,在90年代,这不是个小数目了。

        于是,她便想着钱生钱,投资干点啥,不过她不想劳动,自然就是拿出去这笔钱帮她赚利息。因为她租的房子,房东就在楼下还开了个水果店。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万一有一天朱大常……”曾丽胡思乱想着,现在生活不错,那都是暂时的,看来得为自己铺路。

        房东叫陈晓东,平时曾丽去卖水果总能和他聊几句,知道房东做些投资,钱放在那里能够比银行的利息高出不少,于是,马艳红就把16000元拿给了东哥,想着钱生钱赚得更多。

        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但有一天晚上朱大常和马艳红正在睡觉的时候,门被人砸开了,进来一大帮地痞流氓。

        当着曾丽的面,将朱大常活活砍死了,大常一死,她的金主就没了。

        曾丽裹着被子瑟瑟发抖,生怕这些人丧心病狂,连她也一起咔哒一声响。

        地痞流氓看了曾丽一眼,十分嫌弃的开口.“咦……还不如楼下按摩店的小妹……”

        说完话,一行人离开。

        曾丽长出一口气,沉浸在金主爸爸消失的痛苦里。

        曾丽又回到原来的生活,不过她想起自己在东哥那还投资了16000元,便想着全要回来。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东哥告诉她钱都赔光了,这简直是祸不单行!

        东哥说不光她的钱全打水漂了,自己也投资失败了,房子因为发生了人命,没人买也没人租,现在他只想带着老婆孩子回老家,他手里只有3000元钱了,全给曾丽,剩下的13000元日后慢慢还。

        “丽丽……对不住了……哥哥手里就这么三千……剩下的慢慢还……”东哥说话的语气很沮丧。

        一听这话,曾丽心里十分生气,那叫一个怒目圆睁。

        心里觉得如果陈晓东走了,这个钱可就真的是打了水漂,再也要不回来了。

        心想着既然钱没了,她也不会放陈晓东。

        “哎……东哥……既然你要离开,今天我做东,感谢这段时间的照顾。”曾丽心里打着小算盘。

        于是,曾丽假意要在临走前为陈晓东饯行。

        “丽丽……哪能让你破费,让你嫂子好好显露一下厨艺,,就在家里吃个便饭。”可是徐学礼表示,不能让她破费,要自己老婆下厨,在家里吃一顿。

        于是,曾丽便打定主意,绝不饶过陈晓东这一家子。当晚曾丽拿着备好的啤酒饮料去了陈晓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