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345章 山虫

第345章 山虫

        玉娘连日来只图欢娱,渐渐体力不支,形神憔悴。陈氏还以为女儿身体不舒服,买了药来煎给她服。

        这晚,方生又来会玉娘,二人见面坐下后,玉娘就说如此这般不是长久之计,两人阴阳隔世,怎得永远好合呢?她想和方生做一对真正的夫妻。

        方生眼见玉娘日渐憔悴,好不心疼,怜爱地拥紧玉娘,说:“我在阴界这么久不得转世,是因为,当初害我那恶人把我埋在野外,还在我身上压上了一块大石头。一天没有人来解救我,我就一天不能转世。再说,即便一天,我能转世到了阳间,那时,你我年龄相差悬殊,你要等我成年以后我们才能结为夫妻,你能受得这煎熬吗?”

        玉娘坚定地说:“只要你能转世,再苦我也等你。如果你现在转世,我不过大你十六岁,只要你那时不要嫌我老就行了。你快说,如何才能解救你呢?”

        方生听了很感动,告诉她,在西山脚下,有一棵千年生的古松,从古松往北走二十步的地方有一块大石头,他的身体就埋在那下面,只要让人把那石头移走,再将他的尸骨移葬到山坡上向阳的地方就可以了。

        眼看天色将明,方生急急离去。玉娘在与母亲一起吃过早饭后借口亲自去街上买些丝线,陈氏也不生疑。

        玉娘出了家门,使些银子唤上两个老诚的农民,直接去了西山。到了西山下,玉娘果然看见一棵饱经沧桑的古松,她辨了方位,从古松向北走出二十步,找到那块大石头。玉娘对老农只说是先祖托梦要她择地另葬。于是,两个老农并不多疑只是按照吩咐办事。

        那以后,方生就不再来会玉娘,玉娘痴痴地等待。一个月后,附近一个怀孕的老妇人生了个胖儿子,老两口老年得子,乐得合不拢嘴,给孩子取个名字叫金贵。

        玉娘听说了,就借口去看,一看那男孩生得真的同方生十分相像,而且见了玉娘就“格格”地笑,家人很高兴,说这是孩子出生后第一次笑。

        玉娘心下明白这必是那方生转世无疑,心里狂跳着把小孩抱过来。小孩甜甜地笑着,用胖乎乎的小手抓挠着玉娘的脸,玉脸心里痒痒的,情不自禁亲了小孩一口,这一来,小孩就只认玉娘,别人一抱他就哭闹,过了好一会儿,玉娘才将小孩哄睡着,轻轻放到他母亲怀里。玉娘从此深居简出,耐心地等待着。

        那小孩子金贵很快就长大了,满街地跑,很招人爱,他对别人都感情一般,惟独对陈氏母女很依恋,常常一个人跑到陈家去玩,饿了玉娘就给他找吃,困了就睡到玉娘的床上。

        后来,金贵长到成年,果然对比他年长一十六岁的玉娘情有独钟,深深地爱上了玉娘。

        此间玉娘一直未嫁,见成年的金贵向自己求爱,就点头应允。两家都非常欢喜,择了吉日,玉娘与金贵缔结了姻缘。

        玉娘不知道金贵知不知道前世的事,见他一直没有提起,自己也就一直没有说破,两个人恩恩爱爱,生活得十分幸福。

        后来在玉娘的支持下,金贵考中状元,作了知府,与玉娘的感情更是与日俱增。

        10、山神和少年民间故事

        1

        老山神被一阵爆炸声惊醒,一股怒气蹿上脑门。他在雷公崖顶跺了一下脚,那是他千百年来的老x惯了。

        如果在年轻的时候,他这么一跺脚,崖下的那片楸木林子就会哗啦啦地落一地叶子;可是现在呢,他老了,他跺脚换来的不过是一阵脚疼,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呼风唤雨的八面威风,已经不再了。

        他吃力地驾着风,朝着卷起烟尘的方向飞去,发现又一处山崖崩塌了。刺鼻的硝烟味让他难以忍受,他一连打了七八个喷嚏。

        那山崖的脚下,传来了密集的叮叮当当的击打声,人们在加工和搬运石头,忙碌得像蚂蚁们遇上了谷米一样。

        “真是太……放肆了!”山神拔下一根老粗的胡子,嘎巴嘎巴地咬断,一下下啐到明显混着高浓度粉尘的空气中。

        “这日子……毁得快,一年顶得上一万年了……”

        老山神喟叹着,吃力地飞回雷公崖。由于丧失了念咒语的能力,他只能坐在石头上生闷气。

        山神和少年老山神常常是隐着身的,他的行踪不会被凡夫俗子发现。

        2

        这座鲸山,已经被山虫们咬得千疮百孔。大山的消损,让老山神大伤元气,越来越明显地加速了他的衰老。

        山虫是什么东西呢?毛毛虫?不是。菜青虫?不是。瓢虫?也不是。他们不是虫,是人。鲸山脚下的庄稼人,世世代代开采山石,錾成石枕、石磨、石桩等型材,卖出去,换回柴米油盐。采石不仅是苦差、险差,而且要有一身好手艺。身板薄弱的,头脑憨笨的,只能望山兴叹,做不得山虫。

        现在,人类改造山河已经有了大本事,一个月的进度确实抵得上往昔的几个世纪,难怪老山神日夜忧心忡忡。

        吴锋的爸爸吴傻子,就是一条老山虫。

        切莫以为吴傻子真的是傻子,他的外号是村里人反着送他的。他吃山三十几年,錾门枕石从来不用墨线,眼睛一眯就是尺子;他按规格开条石,就跟刀切豆腐差不多。

        城里人是断然不明白那石碑和石桩是怎样錾出来的——开山人在崖壁上插钢钎打孔,填充火药,封牢后点燃引信轰然引爆,便有大如柜箱的巨石跌落下来。

        聪明的山虫量材取用,按需要在石材上画上直线,在直线上一一錾出若干小窝窝,然后依次用钢楔去撑,随着轮番的加力,巨石会因那排楔窝窝串通而突然开裂,一分为二。吴傻子下楔开石最拿手,不仅快,而且万无一失。

        “吴锋你真的不想念书了?”爸爸的眼神里有些怒火。

        “不想了。”儿子说得有气无力,“功课跟不上。”

        “我就不该生你到世上来啊!”

        儿子不吱声。

        “老陈家的小子都考上县一中了,他老陈连一百斤的石头都搬不动,可是人家的孩子争气啊!胡麻子的孙女上了军校,他胡麻子家哪块门枕石不是我錾的?他一双猪爪子手,样样不会!我吴……傻子就傻子,我一辈子錾了多少石碑啊!你可倒好,跟不上跟不上,把书念家里来了!”

        “我……记不住……我头疼。”

        “咋没疼死你!那你想干啥?咬山啊?你可别后悔!”

        “我……不后悔……”

        “你再说一遍!你想气死我!”

        咔嚓一声,当爸的撅断了一根空心木的老烟杆,虎口划破了,鲜血直流……

        3

        老山神看见,一个细胳膊细腿的孩子跟在他爸爸屁股后面勾着头进了山。那老山虫,是一脸的阴沉,他儿子则是影子般的轻飘。

        山脚下机器轰鸣着粉碎石渣,振动筛卷起的粉尘扑面而来。儿子事先有准备,掏出一只口罩戴上,却被爸爸一把捋下,丢在一泡牛粪上,还踏了一脚。“你甭给我装公子!当了泥鳅,就莫怕泥糊眼!怕泥糊眼就别当泥鳅!”

        “泥鳅”望了望口罩,没敢去捡。

        过了这地段,步步登高,被人类炸开的山崖迎了过来。它的颜色与周围的植被形成了反差。有几个人像蜘蛛悬丝一样吊在高处做清理,把被炸裂却没有脱落的石头撬下来,避免危及下面施工人员的安全。

        三拐五拐,爸爸带儿子来到自家的山塘里。没了烟杆,爸爸掏出荷包,卷了一根烟,却迟迟没点着。

        “你……”老山虫望了一眼儿子,厌恶地说,“把这十几副门枕石料子垛起来,改天拉下山去!”

        儿子点点头,猫腰去搬其中的一块,却脱了手,石头一动没动。

        老山神哈哈地笑了。这娃子会吃饭不会干活。

        “你笑个屁!”爸爸骂儿子,他以为是儿子在笑呢。

        儿子说:“我没笑啊。”

        老山神是不会轻易被人看见的——除非他乐意。

        “连块石头你都搬不动,那怎么办?那你錾门枕石吧,灶王爷不会白给人粥吃!”

        “不,我能搬石头。刚才我没用上劲。”

        儿子想起在学校的艰难,回家的解脱让他义无反顾。他从初一的第二学期就赶不上功课了。他不爱听讲,更不爱做作业,遭白眼受嘲讽自然是在所难免。他发过广告,夜宿过网吧,现在再说奋发努力,已经跟水里捞月亮没啥区别了。少年的学业已经荒废,奋起直追找不到起跑线,闭着眼睛说瞎话没有用,他只能面对现实。

        儿子脱掉了上衣,天热啊。可是爸爸非逼着他穿上一条帆布围裙不可。他咬着牙搬石头,一块,又一块。

        “爸爸我渴——”

        “渴就渴着,晌午回家有水喝。”爸爸冷冷地说。

        儿子使劲儿咽了一下,却没有一丝口水。两条胳膊的内侧已经磨破了皮,腰痛得直不起来。爸爸瞪了他一眼,说:“你搬的那几块石头够你换饭吃啊?磨磨蹭蹭的,你以为山虫好当啊!”

        儿子流下了眼泪。

        “流眼泪有什么用!”老山虫心硬如铁,“搬完了用钢钎錾窝窝!”爸爸踢一脚尺把长的钢钎,再踢一脚手锤,说:“快晌午了,你振作一点好不好?”

        男孩撩起帆布围裙,抹一抹脑瓜上的汗,忽然小腿抽筋,闭上眼睛一声不响地坐下去。

        “爸爸,我们该歇歇了。”

        “你睁眼看着,我歇了你就歇!”

        “我太累了!”

        “你不累,这比念书轻松多了嘛!念书多难!你给我起来!”

        爸爸不是揳楔子就是搬运条石,一口气干到日头歪过顶。吴锋央求爸爸道:“我不回家了,给我捎些水和饭吧!”

        他说完就躺了下去,把脑袋放到一块石头上,不管身底下有多么硌得慌。

        老山神嚷了一声:“差不多了!”

        “你刚才说什么了?”爸爸问儿子。

        儿子闭上眼睛就睁不开,说:“我要睡一会儿……”

        “你以为桌子上长馒头啊?你裤子破了包不住屁股,敢在大街上走啊?我哪辈子欠你的,这辈子来还账。没钱咋修房子?没房子咋给你讨老婆?老牛效力刀头死,我比牛强,不至于效完力挨一刀。你不好好念书,成心要我的命。我们不干活哪有钱?”

        爸爸和儿子在山塘里默默地干活,就像两个不认识的人在较劲,常常是一天下来都没有言语。或者搬运料石,或者用钢钎錾楔窝,男孩真觉得度日如年啊。

        他没跟任何人说,偷偷地进了八角城。他想去母校看看。如果有可能,他想上学。山塘里的生活,像一柄烙铁,烙着他的身,烙着他的心。

        他走进校门的时候,没碰上一个熟人,这让他很踏实。可是当他在一块公告牌上看到参加全市奥数大赛的名单时,就像有另外一柄烙铁在他的心上又烙了一下。自己荒废得太深了,还想走这条路,太难了!

        他不再往里走,默默地转身,回家去。

        4

        似火的骄阳,把山塘炙烤得像一口冒着烟的锅。

        老山神把男孩摇醒了。

        “孩子啊,你不可以当山虫啊!”

        男孩不想起来,他觉得自己像散了骨架断了筋,只想睡觉。

        “那我……当什么……呢?”他心不在焉地问。

        “你不论当什么,也不能够当山虫。你起来说话!”

        男孩龇牙咧嘴地坐了起来。他看见了一个老头,就问:“老祖宗不是说靠山吃山吗?”

        “山,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这鲸山不是被我们吃掉许多了吗?差不多有五分之一了吧!”

        “那你可知道,人吃山,山也是要吃人的。40年来,已经有28个人被山吃了!”老山神一回想起自己魔法,就难免激动。

        “我听说过。我爷爷摔断过一条腿,老陈的二叔是弄响了哑炮炸死的……”

        “那你就应该另谋生路嘛,你们人类常说……”

        “我们人类?那……你是干啥的哟?”男孩听出了疑问。

        “我……”山神下了决心,说,“你问我,我告诉你,我是山神!”

        “胡说呢!”少年说,“你这老头真逗。你是山神,我就是玉皇大帝了!”

        老山神说:“我奉劝你别当山虫,当山虫没有好下场。”

        “《捕蛇者说》里是怎么说的?我记不住了,反正好像是说过,死的就死了,该捕蛇的还捕蛇。”

        “你铁心了吗?你不怕报应?”

        “现在没有什么能让我怕的了。报应?走着瞧吧!”

        老山神非常失望,他化作一缕清风,随着一片山花的摇动倏地不见了。少年这才感到事情的蹊跷,他回忆着老头刚才说过的话,倒是觉得被挑战了一下。报应?我们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5

        吴傻子买了一辆用槽钢焊就的拉山车。

        牛是原有的,养好几年了。洋槐木的旧车散了架,鸟枪换炮了。

        从螺旋般的盘山道上拉石头下山,一步一个危险,所以谚语说:宁可跟阎王闹翻天,不要赶大车拉山。

        把石头拉下来,连装带卸,一车的脚钱30块,起早贪黑一天拉上七八回,日子不愁过。

        “爸爸,我要学赶车。”吴锋已经变得强壮多了,他一顿饭吃得下四五个馒头。

        “赶车?你小子这辈子别琢磨。陈葱叶子的二叔就是拉山被砸死的。你进塘錾楔窝吧,一道道要錾得直溜,每道间隔要匀称,你手生,可以先画上线。听见没?”

        “我就是想赶车。让我去拉山吧!”

        “不行!錾楔窝就是錾楔窝!”爸爸的脾气有了岩石的基因,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老山神就看见,那后生弯着腰虾子似的蹲在山塘里,一锤子下去,钢钎的尖尖啄在石头上,随着火花的绽放,一簇簇石屑像蝗虫一样飞迸,争先恐后叮得那张嫩嫩的脸蛋浸出鲜血来。幸好爸爸给他一副网丝的护镜,不然非崩瞎了不可。

        “你还是拉倒吧,孩子。”老山神变作一条腿的山虫,站在了男孩的对面说。

        咔!咔!咔!男孩不停地錾着,说:“我已经知道你是山神。谢谢你,可是我现在只想做山虫了,我想绝处逢生!”

        老山神化作清风而去,他为自己悲哀,为人类悲哀。他久久地呆坐在雷公崖顶,如木雕一样。

        shuosky.com      jjwenxue.com      quanben8.com      xiaoshuoo.com



        wanjie.cc      sgxiaoshuo.com      book520.net      biquge00.com



        xiaoshuo84.com      smxiaoshuo.com      biqugem.com      k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