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354章 猫狗传说

第354章 猫狗传说

        几百年前,猫和狗是一对姑表兄弟,在洪泽镇上开一家皮货店。猫逮老鼠,狗撵兔子,扒下鼠皮、兔皮吊皮袄,做皮箱,还做皮包、皮鞋......肉留着当菜吃,吃不完就上街卖。真是生意兴隆,日进斗金。

        可这猫疑心病多,狗小心眼儿也不少,表兄弟俩你猜他疑,日庚一长,就分裂了。猫那两只前爪子就不是好东西,今天这里抓抓,明天那里挠挠,一心想抓到小狗的把柄。狗呢,那一对鼻孔,这里嗅嗅,那里闻闻,一心想嗅到猫的过错。

        有一天,狗到田野里撵兔子去了,猫在家里逮老鼠带做饭。到了晌午,狗挑一挑子兔子回来了,猫也逮了不少老鼠。狗从来没逮到过这么多兔子,再苦再累也欢喜。到家一见猫,却不大高兴,猫一副棺材脸板得叫人看也不敢看。心想,为什么呀,跟顾客吵嘴了吗?

        往日,狗撵兔子一到家,猫早把饭菜做好了,摆上桌子,还斟上了酒等狗回来。今天怎么啦?哪里不舒服?狗想问,看猫样子不想理它,只上一眼下一眼地端详着它提来的兔子尾巴,又看看墙上挂着它自己逮到的老鼠尾巴。狗呢,慢慢似乎有点明白了,也在上下打量,左右端详着它自已逮来的兔子耳朵和猫捉到的老鼠耳朵。

        双方不言不语好一会,还是狗先开口了:"怎么啦,表弟?还不拾当吃饭。"猫也不理它,直瞪瞪地望着兔子和老鼠的尾巴。狗去盛菜装饭,把酒摆好了,又喊道:"表弟,吃饭吧!"猫故意舔嘴抹唇说:"我兔子尾巴早都吃饱了。”

        原来猫寻找几个月,一直要抓狗的把柄,今天可给它抓到了。它见自己逮的老鼠身子都比兔子身子小,可尾巴只只都比兔子尾巴长,那么大的兔子尾巴弄哪去了?准是狗在外面把兔子尾巴弄吃了!

        这狗呢,它见猫打量着兔子和老鼠的尾巴,它也慢慢地明白了:"怎么我的兔子耳朵又长又大,它老鼠的耳朵却那么小,它在家偷吃了老鼠的耳朵,反到怀疑起我来了。"狗说:"我可以发誓,兔子从来就是短尾巴,我看倒是有人偷吃了老鼠的耳朵吧!”

        猫也赶紧说:"老鼠根本就是小耳朵。"表兄弟俩越吵越凶,后来就打了起来。狗掀翻了桌子,猫打坏了碗碟,连锅灶也砸坏了。一赌气,表兄弟俩拆了伙,皮货店不开了。

        最后,狗和猫表兄弟俩一同发誓赌咒:什么时候狗能撵到长尾巴兔子,猫能逮到大耳朵老鼠,什么时候表兄弟俩就言归于好。就这样,狗天天撵兔子,猫天天逮老鼠,猫见狗就嗤鼻子,狗见猫就红眼睛,两下里不理不睬,从此成了冤家对头。

        很久以前,有个樵夫,大家叫他牛娃子,终年靠打柴为生。有一天,牛娃在砍柴的路上,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小蛋,他拣起来一看,这小蛋白生生,光亮亮,便把它揣在怀里。

        不久,牛娃打柴后回到家里,觉得怀里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解开上衣一看,啊!原来是一条蓝花小蛇。牛娃就编了个竹笼子,把它放在里面精心饲养起来。过了几个月,小蛇慢慢长大了。

        有一天,牛娃打柴回家,一看竹笼,蓝花蛇竟然不见了。当天晚上,牛娃躺在床上,思念蓝花蛇,好久才睡着。突然,他看见那条蓝花蛇向他溜来,心想:原来你在这里,叫我找得好苦啊!不料蓝花蛇抬起头突然对他说:“我是龙虎山张天师的女儿,谢谢你将我孵化养大,我难以报答你的恩德,请你明日黄昏在后山岔路口等着,我要和你相会。”牛娃一眨眼,那蛇早已不见了,原来是一个梦。

        第二天,牛娃来到后山岔路口,果然看见一个身穿蓝色衣裳的女子。喜得牛娃连忙上前施礼问道:“小姐你是--?”那女子答道:“我姓张,名叫兰香,家住龙虎山,昨晚和你相约。”于是,他俩欢欢喜喜地在荒郊里拜了天地,结成了夫妻。

        过了些时,兰香坐立不安,对牛娃说道:“我本是龙虎山的人,为了报答你的恩德,特来和你结成姻缘,现在我出来的时间已很长了,有心回去看看,但又不忍离开你。”牛娃听说后,心愿陪她去龙虎山走一遭。

        他俩走了许多时间,才到龙虎山。兰香领着牛娃拜见岳丈张天师。张天师一见,大吃一惊,暗里想道。原想把女儿许给长江龙王九太子,不想她违抗父命,变形逃走,并与这俗人结为夫妻。只有杀掉牛娃,再许龙君,才能了却心愿。

        第二天,张天师吩咐牛娃道:“今天你去后院砍楠竹,编几个篓子吧!”

        牛娃把这事告诉了兰香,兰香说:“这楠竹是我爹收伏的一条大蟒,接触了竹叶就会送命的!”牛娃听说后,心里害怕起来,兰香悄悄地告诉了他怎么砍法。

        牛娃拿着斧子,来到后院,只见一根楠竹,身高数丈,吐着白雾。牛娃不慌不忙地绕着竹根,左转了三圈,右转了三圈,举起斧子便砍,楠竹流着青血倒了下来。牛娃顺手拿住竹尖,头也不回地倒拖了回来。

        张天师见一计未成,又设一计。第二天,又吩咐道:“牛娃,山后有一片树林,你去把它放倒。”

        牛娃向兰香问计,兰香道:“这树林是父亲锁住的一群豺狼虎豹,人若接近树干,就会被吃掉,明天我随你去吧!”

        牛娃、兰香来到后山,只见黑森森的一大片树林,雾气腾腾。兰香找来两根葛藤接好,叫牛娃拿着一头,站着不动,自己拿起一头向树林那边奔去,葛藤越拉越长,拉紧了。他们同时向山下走去。这样把一片树林刷刷地全给放到了。

        几天以后,张天师又对牛娃说道:“今天上午,你把十袋芝麻搬上山,撒在新开的田地上。”

        牛娃问兰香怎么办,兰香说:“这芝麻是父亲收住的蚂蚁精,已有两百年的道行了,一旦被它咬伤,就会死去。”牛娃听说,吓出一身冷汗,兰香低声向他说了一番,牛娃方才转优为喜。

        牛娃提着布袋角,来到山上,便把袋底提起一杨,顿时,芝麻犹如细雨,均匀地撒在田里了。

        回到家里,张天师见他未被蚂蚁毒伤,又对他说:“我搞混了,那块田是种小麦的,你还是把芝麻都给我收回来吧!”

        兰香躲在旁边,听到了父亲的吩咐,便和牛娃来到后山,叫牛娃把布袋扯开。兰香一声口哨,顿时上万只麻雀直扑田间,不一会儿,芝麻都从麻雀口里吐了出来,刚好十袋。

        这三条毒计都未害死牛娃,张天师巳晓得是兰香相助,就想了一个兰香无法解救的绝招儿。

        没过几天,张天师对牛娃说道:“现在干旱,你去把屋东角井内的泥沙挖出来,我好接天泉备用。”

        牛娃听后暗想:这有什么为难的!他把这事和兰香说,不料兰香听后,大为吃惊地说道:“这哪里是井?这是前年我爹收住的赤龙精的嘴。人一下去,龙嘴立刻闭合,不要一天,就化为清水了。”牛娃佗问有无法子解救,兰香说道:“这只有武当山的李真人才能破,我是没有办法了。”

        牛娃听后急得团团转,兰香说道:“不如今夜咱们就离开这里,看来我爹杀人之意难改了。”

        牛娃问怎么走才能逃得脱。兰香说:“只能向东方走,野猪精贪睡,看守不太严;西边是老虎精,南方是狐狸精,北方是蜘蛛精,看守都很严。你走时,务必将床边的雨伞带着。记住路上不要撑开。”牛娃点了点头。

        当夜,牛娃慌忙拿了雨伞,从后门里出来,往东方直奔山下。

        这时,夜空中,乌云滚滚,电闪蓄鸣,倾盆大雨直泻下来,牛娃一时忘记了妻子的嘱咐,把雨伞撑开遮雨。不料刚一撑开,伞里落下一条蓝花蛇。它就地一滚,原来就是兰香。牛娃又喜又惊。兰香责怪道:“我叫你不要撑开,你却偏不依我,我现在显露原形,发出的蓝烟,被爹知道后,他必然要追来相害。”

        果然,张天师天亮起来,不见了牛娃、兰香,放眼一望,只见东方一缕蓝烟在移动,立即随后追来。

        牛娃两脚不停步地跑着,张天师恶狠狠地在后面追赶,他身上散发的红光,早已引起兰香的注意了。只见一把锤从空中直落下来,兰香左手接住,顺手往回一掷。捶刚一出手,一把飞刀又向他们刺来。兰香接住飞刀,刺破自己的中指,沾上鲜血,丢了转去。张天师接过飞刀,嗅嗅腥气,看有血迹,以为他俩已被飞刀杀死,就停住脚步,返回龙虎山去了。

        兰香见红光退去,才放心地对牛娃说:“爹已回山了。”

        雨过天睛,夫妻俩手拉手,欢快地朝着东方,远走高飞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