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356章 茅山

第356章 茅山

        有句歇后语叫:茅山的菩萨——照远不照近。这话怎么说起的?要讲,就得先说说茅山的来历。

        从前,茅山并不叫茅山,叫句曲山。山上遍地长满药草,什么山药、何首乌、枸杞、明党参,满山满岭都是。

        茅山脚下住着姓茅的弟兄三个,茅大、茅二和茅三。弟兄仨从小死了父母,家里穷得叮当响,三个人守着一间破草屋,两亩薄地,平时靠上山挖药草度日。

        那辰光,挖了药材,要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卖。山上虎狼比人多,一个人出外怕有失闪,弟兄仁总是结伴去卖药草。

        有一天,他们卖了药材回家,快到家门口时,看见一个瘦精精的老太婆昏倒在路旁。弟兄住心肠软,连忙上前把她救醒,谁知老太婆眼一睁,就号陶大哭起来。左问右问,老太婆才讲出苦处,原来她是外地人,家乡闹灾,逃荒到此,举目无亲,无依无靠,饿昏在这块的。

        茅三听了,说:“老太也是受苦人,我们又没有上人,不如把她背回家,供养起来吧。”

        茅大为难了,说:“我们弟兄三个年轻力壮,起早摸黑,还糊不住三张口,能再添一张吃闲饭的嘴吗?”

        茅二望望哥哥,又望望弟弟,他觉得两人说得都在理,自己又没有主见,就不敢张口了。茅三心好,口直,见两个哥不吱声,便说。“我们弟兄仁从小死了娘,从来也没有孝敬过娘,此刻路上遇到这位受苦老人,比如她是我们娘,你们不养,我来孝敬!“说完,背起老太婆就往家里奔。

        茅大、茅二听小弟弟说得在理,便依了老三,一起认了娘。从此后,老太婆就和弟兄仁过日子了。老太婆烧烧煮煮,缝缝补补,整天忙得手不停,脚不歇,弟兄仁也十分孝敬老人,对她吩咐的事,总是说一不二。一家人过得安安逸逸,比亲骨肉还亲。

        转眼到了秋天。这年弟兄仁种的两亩稻子长势特别好,灌了浆,转了黄,一棵棵稻穗头像狗尾巴,低头耷拉在那块,再停十天八日就好开头镰了。这天晚上,老太婆把弟兄仁喊到跟前,说:“你们弟兄仁,听不听我的话?”

        弟兄仁说:“娘,你说的话,我们哪句没听呀!”

        老太婆说:“好,都听,你们明天早起把两亩田的稻子全部割回家。”

        弟兄仨一听,全傻了眼。

        茅大想:“今天娘莫非昏了头!稻子长势这么好,过几天割不是收成更好吗?“他忙说:“古人讲,麦要抢,稻要养,这稻万万割不得!”

        茅二也觉得娘这事做得大蹊跷,他本来少主见,就放在肚里咕噜,又不吱声了。

        茅三说:“常言道,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娘比我们岁数大,见识多,我们听娘的。”说着拿起镰刀,连奔带跑下了田。

        茅大、茅二没有办法,只好也一起跟老三下田割稻子。第二天,稻子割好,堆得像座小山,老太婆又叫弟兄仁用泥巴把四周封起来,封得滴水不漏。第三天,天边忽然飞来黑压压的一大片蝗虫,见什么啃什么!不要说庄稼,连山坡上的青草、树木也给啃得光秃秃的,这下百姓可遭了殃。

        茅三说:“亏得听娘的话吧!不然田里稻子长势再好,也要颗粒无收。”

        茅二说:“是呀,我总觉得娘说的话,还是……还是有点道理的。”

        茅大说:“娘,这回,我算是服贴你了。”

        从此,弟兄仁对老太婆更加孝敬。又过了十天,老太婆又把弟兄仁喊到面前,说:“你们弟兄仁听不听我的话?”

        弟兄仁忙说:“你老说的话,我们哪次没听呀?”

        老太婆说:“听就好,你们替我赶快把粮食扒出来,装上船,往北开,那块的人正受灾,百姓没得吃,粮食比金子还金贵哩!”

        这回,弟兄仁二话不说,七手八脚把粮食囤子扒开,扛的扛,背的背,连夜装上大船,驮着老太婆上船离了家。大船开到半路,忽然老天爷翻了脸,又是风,又是雨,大船装满粮食,江水齐了船帮,船在江里直晃,浪头越来越大,眼看大船经不住浪打了。

        老太婆又把弟兄仨喊到眼前。说:“今年年成不好,又闹虫害又闹水灾,多少老百姓受苦受难,保住船上的一粒粮食,就能多救活一口人命。如今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减轻船上的重量,不然船就难保了。”说完,她就要往江中跳。

        茅三一把抱住娘,说:“娘,你不能跳,救人要紧。“说完,他把娘一放,自己往浪尖一跳,大浪吞下了他,转眼不见了。茅大、茅二一看小弟弟为了救穷人,保粮食跳了大江,也就跟着“卜通、卜通”跳下了大江。

        说也奇怪,弟兄仁跳进江后,转眼大江又风平浪静了,据说这船粮食运到受灾的地方,老百姓执不完,扛不尽。扒完了,转眼粮食又满了,就这船粮食救活了无数受苦受难的老百姓。

        后来,在茅家弟兄仁住的地方,长出三座大山,后世的人称顶高的山为大茅峰,传说是老三变的,为人最好;老二在二茅峰;老大呢?有点私心叫三茅峰,最矮。那些被茅家弟兄仨救活的远方受灾的老百姓,翻山越岭替茅家弟兄塑像。从此,就留下这么句歇后语,茅山的菩萨——照远不照近。

        句容县有座茅山,山上供的茅山菩萨,是道家圣地,这茅山菩萨哩,不是生下来就成为菩萨,是茅氏三兄弟。后来,他们怎的成为菩萨呢?

        茅大、茅二,这两个人吃斋念佛,。心很善良:蚊子咬,他们不拍一下;蚂蚁当道,他们不踩一下,一心想成一个正神。茅三呢,好佬,他呀,拦路抢劫、偷鸡摸狗。

        两个哥哥想想啊,我们已经吃斋半世,可以见如来佛祖了。这天,两人就带了香烛纸马,准备到西天取经。

        茅三问:“二位兄长,你们到哪里?”

        “我们到西天去求如来佛祖。

        “我跟你们一起去。”

        茅大心想,你一生坏事做绝了,还能去西天呢?

        茅二说:“他要去就尽他去,走到途中他吃不了这个苦头,会不去的。”

        茅大说:“也好,就和我们一道走吧!“兄弟三人肩背包裹,走了几个月。这天,走到两山夹一凹的一个深山老林,雪中只有一条小道,道旁边,有一棵大树,还有一口井。井边上呢,有个身穿重孝的年轻女子,在井边哭得很伤心。

        茅大、茅二合手在胸前念了几声阿弥陀佛,看都不看一眼就走过去了。茅三呢,他止住了脚步,问道:“你为什么在井上哭啊?”

        这位大姐就说了:“我公婆和丈夫都已生病死了,家中留下小男小女,我又无依无靠,这日子怎么过呢?我哭我这个苦命,只有跳到井里一死算了!”

        茅三一听到这话呢,说:“大姐呀,你不必哭了,你家不是没劳力吗?我到你家去,帮你种田种地,把你儿女带大成人。“说着就随这个大姐进了草棚棚,两个哥哥只好随他去了。茅三进了草棚棚,说:“大姐啊,你这个山谷豺狼虎豹多,我就住在你前头一进,你带孩子睡在后头,好壮壮胆子。”

        第二天,这个大姐起来忙好了早饭,再到前头一看,这个香客不在房子里面,再看前面的门也开了。大姐失望了,说:“这个香客在我这个地方骗住了一夜走了。”

        她再跨出门槛一看,这个香客没有走,正在山上开荒呢!

        以后,茅三就同这位大姐到山上开荒,芝麻、黄豆什么的到处种。渐渐地这位寡妇就有了爱慕之心,她才二十七岁呀。有一天,她实在忍不住了,就去摸茅三的手,调戏他了。茅三说:“大姐呀,我一生走了很多弯路,做了些坏事。今天我为什么叫你大姐,好比是同胞姊妹呀,我是想把这几个外甥男女带大成人,补我前半生之过呀!”

        茅三在她家里耕种了三年,在这三年里,他身上晒脱了皮,手上的老茧结了多厚的,家里的粮食就像花果山上的猴儿洞样的,到处都是的。

        一天,茅三说了:“姐姐呀,我要辞行了。”

        大姐说:“你到哪去?”

        “我是去西天敬香的,我两个哥哥已去了西天。我留下来三载,你的孩子已够上饭碗了,我也该走了。”

        第二天早上,茅三背着包裹起程,大姐送行。大姐就把手牵着茅三说:“你心肠好,去西天一定能见到如来佛祖。要是见不到,还回到我这块,你的外甥男女都长大了,要报答你对我家的养育之恩!”

        茅三走啊,走啊,前面有一条大河堵住了去路,他一看没有渡船,就自己游过去,由北岸向南岸过。一到河岸,前面就有一位佛太太和胖墩墩的一个大和尚,手拿佛珠问:“你从哪块来的?”

        茅三说:“我是去西天见如来佛祖的。”

        “心到神知,不要去啦,你前半生做了很多坏事,但是后半生,三年功劳为仙。你尽快回江南句曲县县,那地方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