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359章 三劝

第359章 三劝

        吉斯娜·娃吉原是一个女神,长得很漂亮。她同父亲一起住在天上,但她向往地球上的生活。她看到地面上川流不息的人们,时常叹息,说:“要是我当个凡人多好!”

        当父亲到地面同风神打仗时,她要求带她一起去。但父亲——巴打拉·古鲁从来没有答应过。吉斯娜·娃吉对父亲的这种态度很不满,在父亲结束战争回家时,她便噘着嘴,不跟他说话。巴打拉·古鲁看着老是生气的女儿,也生气了。

        “吉斯娜·娃吉,我已经无法忍受你的任性胡闹了!我可以让你到地面上去过一个凡人的生活。但遗憾的是,这又不可能,因为你已经喝了长生酒,所以你只能嫁给一个神,让他来关心你的命运。”

        “父亲!”吉斯娜·娃吉激动地说,“我自己已经找到丈夫了!”

        “是谁?”巴打拉·古鲁问,“我不希望是风神的儿子。你去找我敌人的儿子做丈夫,我是无法忍受的!”

        “父亲,不是他,根本不是他!我的丈夫不在天上,在地上。你只要往下看,就能看见他。他正在那山坡上播种稻谷。”

        “但这是人!”巴打拉·古鲁狂怒了,“这是凡人!你是神仙的女儿,不能嫁给他!”

        “但是我想当他的妻子!”吉斯娜·娃吉不甘示弱,“我不愿嫁第二个,只有他才是我的丈夫,不管我以后要永远离开天堂,永远当凡人,我都认定了。”

        “我再说一遍,你不能嫁给凡人!”巴打拉·古鲁凶狠地说,“如果你不听,我要把你变成一棵稻,你懂吗?”

        吉斯娜·娃吉有些害怕了。她的父亲从来没有这样对她生气过。过去他总是满足女儿的要求的。她想到自己的命运要象维湿奴神的妻子捷维·湿丽一样,更是不安。捷维·湿丽就是因为不听丈夫的话,才被丈夫变成一棵稻的。不过吉斯娜·娃吉不象捷维,湿丽那么软弱,她不想使自己成为一棵稻,也不想嫁给神,她只是要做在山坡上播种稻谷的人的妻子!

        第二天,当巴打拉·古鲁准备为吉斯娜·娃吉去找丈夫时,传来消息说,风神又来挑衅寻事了。巴打拉·古鲁只得去同风神打仗。出发前,他对吉斯娃·娃吉说:

        “我回来时,给你带来冰的丈夫。”

        吉斯娃·娃吉恭恭敬敬回答说:“好的,父亲。”

        但是她不等父亲回家,就从天上飞下去了。风很高兴地帮助她,一直把她送到那个山坡上。

        “现在我可以很好地仔细看看他了。”吉斯娜·娃吉这么想,也希望青年来看看她。

        青年农民看见吉斯娜·娃吉了,马上朝她走过去,他当然不知道这姑娘是神的女儿,便问道:

        “美丽的姑娘,你在这儿找什么?”

        “我在找丈夫。”吉斯娜·娃吉微笑着说。

        农民听到这神奇的回答也微笑了一下。

        爱情给他们无限的力量,两人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开怀大笑。

        这笑声却给吉斯娜·娃吉招来灾难。她的愉快爽朗的声音传到了正在同风神作战的父亲的耳朵里。尽管仗打得异常激烈,巴打拉·古鲁还是听到了,他看见女儿下到地面,同一个凡人在一起高兴地笑,笑得越来越响。

        巴打拉·古鲁对女儿的行为大为恼火,他马上停止战斗,飞到那块山坡上,吼叫:“回到天上去,快点!”但是女儿根本不想回到天上,她感到同青年农民在一起才是幸福。她的爱情超过了巴打拉·古鲁的意志。

        她说:“不回去,我不愿回到天上去!我宁愿当凡人,同我丈夫一起劳动生活。”

        “好,你留在地面上。但是你再也不能是神,也再不能是女人。你得变成稻束,让灵魂永远留在这儿,在这块山坡上。”

        巴打拉·古鲁说完,吉斯娜·娃吉就变成了一株细细的稻束。

        “捷维·湿丽的命运降落到我身上了。”吉斯娜·娃吉深深地叹息,忧伤地低下头去。青年农民没说一句话,只是亲切地抚摸着自己的情人——稻束。

        这时,巴打拉·古鲁可怜起青年农民来了。

        ”为什么不让他们在一起呢?虽然吉斯娜·娃吉永远成了稻束,她的灵魂留在这山坡上,何不把青年农民也变成稻束……”

        青年农民变成了稻束。两株稻束互相弯腰,好象表明,它们之间的爱情多么深厚。

        一劝

        年轻的楚庄王1继承王位后,当上了楚国的国君。可是庄王从继承王位那天起,就没有管理过国家大事,外族人侵扰楚国的边境他不管,国内连年发生灾荒他不问,每天不是出游打猎,就是饮酒作乐。看到这种情景,满朝的文武群臣都十分焦急,但谁也不敢劝谏一句,因为庄王有令,劝谏者斩。

        樊妃对庄王只顾寻欢作乐,长年不理朝政也深为优虑,几次想规劝,总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这一天早晨,庄王正准备出游打猎,因为连日来在宫饮酒作乐有些腻烦了,想换一换口味。樊妃见庄王准备出猎,便立即上前对庄王说:

        “我有几句话要禀大王。”

        庄王一边往身上穿护甲一边说:

        “等我回来再说吧,怎么样?”

        樊妃见庄王连自己说几句话都不肯听,心里很委屈,鼻子一酸就哭了起来:

        “看来大王是有意疏远我,不知我什么时候得罪了大王!”

        庄王很喜爱樊妃,因为樊妃不仅生得美貌,而且十分贤德,王公贵族和满朝文武也都很尊敬她。庄王见樊妃真的哭了,马上脱掉护甲,向樊妃说:

        “爱妃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说一天我也不嫌多。”

        说完哈哈笑了起来,引逗得樊妃也破涕为笑了。她揩掉泪痕,对庄王说:

        “大王这些天一直不和我在一起,一定是我对大王服侍不周,所以大王才冷落我。今天我备了一点薄酒,要向大王谢罪呢!”

        庄王一听心里格外高兴,连忙说:

        “你不要多心。今天难得你一片心意,别说一天,就是喝上三天我也高兴。”

        樊妃马上拜谢庄王,并立即传出话去,大王要在后宫饮酒三天。

        前面两天樊妃在酒席宴上刚要开口劝谏,庄王就假意喝醉了酒,樊妃只好作罢。第三天,樊妃和庄王入席以后,她替庄王斟满杯中的酒,对庄王说:

        “我知道我的话大王不愿意听,今天我不再劝了,我弹一支曲子给大王助助酒兴吧。”

        樊妃操起琴来,边弹边唱,曲调是那样的凄凉,唱词是那样的哀婉,樊妃泪流满面。庄王看着樊妃的泪眼,听着这感人的歌声,心里明白不该辜负爱妃的一片好心。不等樊妃唱完,庄王就拉过她的手说:“本王明白你的心意,从明天起我就上朝理事。”

        第二天楚庄王果然上朝理事了。

        二劝

        樊妃苦苦劝了三天,庄王只上朝理了一天的事,以后又旧病复发了。他为了摆脱樊妃的劝谏,干脆出游打猎去了。

        庄王出猎到今天已经十二天了,这些天天气很不好,不是起北风,就是下大雨。樊妃正在担心庄王衣服穿得单薄会不会生病的时候,就听门卫报告:“大王回宫了。”

        楚庄王是被卫士们抬进宫来的。樊妃担心得一点不错,庄王生病了。因为连日来天气不好,庄王不慎夜间在野外受了风寒,发着高烧,病情很重。樊妃把庄王安顿在床上以后,马上命令卫士去请太医。经过太医的治疗和樊妃的精心照料,庄王不久就病愈了。

        樊妃心里暗暗盘算,这次他总该接受教训了,便来到庄王床前:

        “大王觉得好些吗?”

        庄王微笑着点头道:

        “好些了。不是什么大病,不要紧。”

        樊妃苦笑笑:

        “这个病可不轻呀,太医说是伤寒病,如果不是治疗得快,大王就……”

        庄王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樊妃见庄王不说话,就又对他苦苦劝了一番:一个国君就应该以国事为重,就应该率领群臣治理国家,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死去的列祖列宗,才能不辜负群臣和百姓们的拥戴,也才能不受别的国家的欺侮和耻笑。

        樊妃坐在床边滔滔不绝地劝着,庄王躺在床上安安静静地听着,不知什么时候庄王打起了鼾声,樊妃听到鼾声,不禁长叹一声,停止了劝说,心里十分苦恼。

        三劝

        楚庄王病好以后在宫中调养,樊妃既不准他喝酒又不准他外出,关在宫中心里烦闷得不知如何是好。

        有一天,趁樊妃不注意,庄王悄悄溜出王宫,带上几名卫士又骑马打猎去了。樊妃知道后,又气又急,一时没有了主张。庄王出宫以后心里也很不踏实,走出城外心里更觉不安,后悔不该偷着出来。半路上庄王忽然掉转马头,命令卫士们回宫,当庄王走进宫门时,樊妃正坐在宫中垂泪。听说庄王回来了,她想:我今天就是死了,也要劝他悬崖勒马,回心转意,楚国的盛衰就在此一举了。于是,她打开满头的青丝,一剪刀将长长的一缕头发剪了下来。

        楚庄王推门进来,恰好看到樊妃跪在他面前,双手捧着斩断的头发,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看到这个情景庄王怔住了。

        樊妃哭诉着:

        “大王如果再不回心转意,我就将和这断发一样,以死劝谏大王!”

        说完已经泣不成声了。庄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感到自责和内疚,接过樊妃手中的断发,沉痛地说:

        “爱妃对楚国的一片赤诚是不会白费的,本王如果再不励精图治,就枉为一国之君了。”

        樊妃这才破涕为笑,说:“大王,但愿您能说到做到啊!”1楚庄王(?一前591)春秋时楚国君。■(mi)姓,名旅(—作吕、侣)。公元前613一前591年在位。

        43、民间故事真龙宝藏

        1、初露端倪

        明朝末年,宦官魏忠贤当道,杀害了许多忠臣良将,明思宗朱由检即位以后,大行改革之风,除掉了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为许多名士平反。但是明朝小朝廷也处于内忧外患,风雨飘摇的境地。

        这一天,朱由检在御花园踱步,思索着如何整顿朝纲,突然门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朱由检不由得警觉起来,“启奏皇上,臣在外不辱使命,终于探听到了有关于真龙宝藏的消息,看样子是祖宗佑我大明,不绝我主啊。”说话的正是自己的亲信,御前侍卫华如风,朱由检一听这话,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了,心想,有望壮大我明朝了,原来,魏忠贤死了以后,抄家的官员前去搜查魏忠贤的钱财时,竟发现九千岁府只有区区的几箱子黄金白银,而派去搜查家宅的是自己的亲信,不可能欺骗自己,那么魏忠贤搜刮的那么多的金银珠宝藏在了那里,这让朱由检,百思不得其解,就在这时,民间的各种关于魏忠贤财宝的传说也纷纷出来了,有的说是魏忠贤把宝藏转移到了外面,等到自己出事的时候跑到转移财宝的那个地方,也有的说魏忠贤的财宝被自己的仆人丫鬟分了,也有的说根本没那么多财宝,总之是众说纷纭,朱由检刚继位,内忧外患并存,国库已经空虚,根本拿不出钱财来充当军饷,没有军饷,谁会给你卖命,原以为魏忠贤搜刮的民脂民膏足够军费开支,没想到是空欢喜一场。正当自己担忧的时候,崇祯皇帝想起来那笔财富,他断定不会空穴来风,于是派自己的亲信华如风去民间暗中调查,拿到那笔不义之财。

        2、    神奇卷轴

        当然他也不是那种无故听信民间传言的主,是亲信去搜查九千岁府的时候,一副不起眼的画轴,被朱由检重视了,那副卷轴表面粗糙,画工很差,而且也不是什么名家之笔,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卒,上面画的是一副龙吟虎啸图,一条龙和一只虎相互搏斗于山野之间,图画上还有几句题词,真龙来时万世静,龙腾虎跃啸天地,宝物一时观不透,藏于山林田野间,这幅画引起来朱由检的好奇之心,魏忠贤素来有钱,为何将一副不值钱的画挂在家中,朱由检望着这幅画许久,突然一惊,原来这是一首藏头诗,这几句连起来就是真龙宝藏,“看样子,真是祖宗保佑,真的有宝藏,看样子,朝廷有救了啊。”朱由检高兴的大叫起来,但是随后他有冷静了下来,因为这幅图看来看去也只是一副普通的图画,没什么特别,就算知道了有这宝藏,也不知道藏于何处,此时,朱由检有忧伤了起来,不经连连叹气。

        3、    因祸得福

        真当朱由检在思索宝藏的秘密时,闯王李自成的义军已经势如破竹的杀退明军,战报连连传来,都是败绩,这更让朱由检坚定了寻找宝藏的心,这一天,朱由检又拿着画,对着发呆,旁边的太监一看时间都已经是二更时分了,便让御膳房去准备崇祯皇帝的夜宵,清清淡淡的一晚茶和一碟花卷,很快放到了崇祯皇帝的龙书案上,此时的崇祯皇帝那里还有心思吃饭,满脑子都是宝藏的事情,便不耐烦的说,“还吃什么,再吃人家都打过来了,拿走拿走。”旁边的小太监也不好违背皇上的意思,便走过去准备端走,不料那小太监一个踉跄,碰翻了茶杯,将茶水倒在了画上,“你怎么回事,还嫌不够乱嘛,来人呐,给我拖出去斩了。”那个小太监马上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皇上饶命,小的这不是故意的。”说话的空档,崇祯转眼望画轴望去,看看画的损坏程度,不料,画轴上的龙虎图消失了,渐渐显出了一副地图,地图有个红色的标记叉叉,上面写着真龙门,崇祯皇帝因祸得福那里还记得那个小太监,当即命他喊来自己的亲信华如风,命他拿着这幅图画寻找地址,取出宝藏。

        4、一波三折

        过了3天,华如风求见朱由检,说找到了地上的位置,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块石碑,朱由检当即又失落了起来,过了一会,他命令华如风带领一队亲信,自己和他两个人出发去了这所谓的真龙门,去了那里,朱由检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里四处都是崇山峻岭,只有一块石碑,写着真龙门,旁边还有一行小子,因为雨水的冲刷,看起来模糊不清,依稀可以辩解,但是很奇怪,上面的字,一行横着,一行竖着,而且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话,横着哪行写着文王始当马车夫,竖着哪行的字,字数不多,但是却从石碑上面写到了下面,写着,始皇统一度量衡。正当朱由检百思不得解这两句话的时候,中间有一位文臣站了出来说:“陛下,臣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说。”此时朱由检那还有什么礼数,“但说无妨”,“大王,这文王拉车,将姜子牙置于车上,拉的是200步,而这始皇统一度量衡,看那个石碑的长度,老臣估计是一仗,臣以为,这藏宝之地,就是往前200,往下1丈处。”朱由检一听,不由得大喜,这说的的确有道理,于是命人在往前200步,往下一丈处开挖,果然,挖到了一处石板,掀开石碑,华如风带着火把先进去,在地道地下,是越走越黑,走了一段路,只见有一块大石门,推开石门,朱由检不由惊呆了。

        4、    转眼为空

        里面到处都是金灿灿的黄金,地上到处都是奇珍异宝,最边上有一处龙壁,还在往外吐着金沙,眼前的珠宝足够军费了,朱由检心里不由得开心起来,于是命人马上搬运珠宝,将这些充实国库,用作军饷,正当他们一伙人在搬运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墙上的龙壁,瞬间塌了下来,华如风马上前去查看,就见几行小字刻在了龙壁的后面,华如风回来,将此事禀报了朱由检,朱由检呆立了许久,久久说不出话来,原来这并不是什么魏忠贤的宝藏,而是太祖朱元璋留给朱允文以备不时之需的,朱元璋断定朱棣会造反,于是留了许多钱财给朱允文让他招兵买马,东山再起,只是后来朱允文出家做了和尚,才没有去挖,而后辗转,魏忠贤得到了有藏宝图的画,私心去挖宝藏,没想到,没挖宝藏,人就死了,朱由检望着国库的钱财,只是仰天大笑,可笑自己挖了祖宗的产业,此时,外面的喊杀声已经很近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