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361章 老财主

第361章 老财主

        从前,滕南有个老财主,家里常年供奉着财神,梁头上雕着元宝图案,大门上写着“招财进宝”的横披,衣服上绣着大制钱的花样,啦起呱来也三句离不开“财”字,当地老百姓给他起了个外号:“老财迷”。

        老财迷虽有万贯家产,阔得淌油,但对长工们却十分苛刻。长工们挣命劳力干上一年,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那是恨在心里,骂在嘴上。

        老财迷院子里有棵老槐树,树上有个大老鸹窝。他老婆整天夸这个老鸹窝象聚宝盆,他家就是靠着这个“聚宝盆”才富起来的。时间长了,长工们都听腻歪了。有一天,张三、李四、朱五、杨六四个人凑到一起,嘀咕了半天,想了一个主意,要让老财迷自己亲手把这个“聚宝盆”拆掉。

        这一天早五更,老财迷起来催长工们下地干活,刚一出屋门,就见老槐树下模模糊糊有几个人影,还嘀嘀咕咕在喊喳什么。他忙不迭地躲到假山后,竖起耳朵,想听个究竟。只听张三说道:“咱又不认识什么样的是隐身草,怎么找法呀?”李四说:“反下是编在老鸹窝上,不行我上去一根一根地挑。”朱五说:“不妥当!老鸹一叫,惊醒了东家怎么办?”杨六说:“那好办,咱先用长杆子把老鸹赶跑,再躲到一边,就是东家起来,一看没人,他准回去睡觉。等他一关门,咱就行动。就这么定了!赶明天半夜里动手。”停了霎,又听杨六说:“刘老道说的这棵隐身草,可是无价之宝。有了它,谁也看不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咱先说下,不管谁用这根隐身草发了财,可千万不能忘了咱弟兄们。”

        老财迷又听他们几个嘁嘁喳喳了一阵子,可没听清说了些什么,就看他们下地干活去了。老财迷兜了这个底,又气又喜,气的是长工们要偷他家的宝贝;喜的是他马上就能弄一件无价之宝。他急忙回到屋里,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老婆,他老婆只了半信半疑。接着又商量了半天,趁着天还不大亮,就开始行动了。

        老财迷慢慢地爬上树杈,就拆起老鸹窝来。他老婆在树下仰起脸看着,老财迷拿起一根枯枝子问:“看见我了吗?”“看见了。”老婆应着。他又拿起一根问:“看见我了吗?”老婆还是回答看见了。就这么一连问了二十五、六回,他老婆仰得脖子疼,实在受不了了,便低下了头。谁知上边又问:“看见了吗?”他老婆气得随口说:“没见!”老财迷一听,喜出望外,如获至宝,忙把手中的树枝揣到怀里,下了树,回到屋里,把它藏在了大木柜里。

        这一阵子,可把个老财迷折腾毁了,他一边倒在床上休息,一边琢磨着发财的点子。想来想去,金银财宝再多,也不如做官光棍,去偷县太爷的大印,弄个七品县令做做。

        第二天晌午,他取出隐身草插在脖领上,备上马直奔滕县城里去了。一个时辰的工夫,就来到县衙门前。守门的衙役可巧正在打盹,衙役都没看见我。于是他放心大胆地来到大堂上,直奔公案桌,抱起官印转身就走。值班的衙役们一看,哪里来的愣种,竞偷到县太爷头上来了!就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把老财迷打倒在地,捆绑起来,夺回官印。这时县太爷从屏风后闪出,问清原由,责令衙役重打四十,押入南牢,听候发落。

        89、民间故事一半明月

        整个安宜古城会制作老式草炉烧饼的,只有城北的老陈头一人。

        无论寒暑,每天一大清早,老陈头便点着炉子,然后左一层右一层的把个面团叠来叠去地擀,动作熟练得如行云流水。内行人都知道这道叠面工序是万万不能少的,若这道费时费力的工序没做足,打出来的烧饼咬在嘴里便如死面一块,难以下咽。把擀好的面饼放入炉中更如起舞一般,老陈头伸出青筋暴露的瘦黑手臂,一伸一缩间,“啪啪”响声中,面饼便如听话的孩子一般乖乖粘连在炉壁上。接下来老陈头继续埋头反复擀面,对炉中烧饼看也不看,大伙正担心会烤过头,却见老陈头拿出长柄铲子,右手铲、左手扶,动作飞快,眨眼间一块黄澄澄、香喷喷的烧饼便出炉了。

        老陈头草炉烧饼的制作与众不同,首先他的炉子紧靠墙壁用砖砌成,而不是常见的桶炉;其次,一般桶炉以炭火熏烤,而草炉以麦草为燃料,故名“草炉”;第三,草炉烧饼用自然发酵而成的老酵面,即“老肥”和面,相比于超市里买的酵母,“老肥”更天然、更卫生、口味更佳。此三点特色造就老陈头的草炉烧饼风味绝佳全城无双,每天来买烧饼的人即使排队都不一定买得到。

        但最近大伙发现要吃到老陈头的烧饼有点难了,不知是什么缘故,老陈头开始限购。先是一人只许买五个,说是五路财神;时间不长却又变成事事如意,每人限购四个;谁知再然后又三羊开泰了,每人只许购三个;可今天一大早人们急急去买的时候,却惊见又有了新规矩:一,只许五十岁以上的人购买;二,每人限购两个。

        大伙一肚子诧异,有年轻人不乐意了,问:“陈师傅,您为什么歧视年轻人?”

        老陈头头也不抬,一边忙活一边说:“年轻人哪能吃出其中的味道?”

        这话引得老年人频频点头,是的,上了年纪的人为什么爱吃草炉烧饼?不仅仅是它松软香酥余味绵长,更重要的是像老歌一样,能从中品出少年乃至童年的味道;能回到那个化学制剂还没有大举侵犯的本色年代;能引发对往昔的美好回忆。这是岁月的味道。

        有老者发话了:“陈师傅,这第一点我们还能理解,可第二点,每人限购两只又是怎么个说法?”

        老陈头的动作明显不如以前快了,每擀一下面都得把全身重量压上去,再喘口气,听得此言愣了一下,然后轻叹一声,叹声里说不尽的寂寞和悲凉:“我老了,快打不动烧饼了,每人限购两只是让大伙都能尝到,只怕再过几天我连一只也打不动了……”

        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一天天、一年年的,老陈头真的变老了,几十年来一直弯腰忙碌,且饱受麦草之火烘烤,以致于老陈头腰弓如虾、面黑如炭,而老陈头的儿子跟着父亲干了一阵后无论如何也不肯干了,其他年轻人更是如此。吃辛受苦烟熏火燎不谈,现在都是电动烤箱和西式点心的天下,这纯手工的,哪能赚到大钱?

        这天早晨,在卖完最后一只烧饼后,老陈头正一边捶腰一边慢吞吞地收拾家什,就在这时来了一群人,中间是位跟老陈头差不多年纪的老先生,身体看上去也差不多的弱。只见老先生神情激动声音打颤地问道:“老哥、老哥,烧饼还有吗?”

        老先生一边问一边紧盯着草炉看,伸出竹枝似的手指摸了又摸,那手指抖个不停,还张开鼻翼贪婪地嗅了又嗅,口中喃喃说道:“就是这种炉子,就是这个味,我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老陈头大愕,这时陪同老先生来的其他人忙作解释:原来老人来自台湾,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一晃几十年了,这番重回故里除了寻根祭祖外,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品尝一下故乡旧物,好找回当年的点滴回忆。可是几天下来,老人没有品尝到任何一样当年的旧物,一切都在飞速前进中旧貌换了新颜。就在老人伤心失望之际,今天早晨无意中看到有人吃烧饼,他远远只一嗅便惊叫起来:“这是草炉烧饼,对对对,就是这个味!”亲友们一听连忙领着他寻来了。

        老陈头听完激动得直搓手,好像遇多年未见的知音,可又一脸的为难,说:“面都用完了,那面是老肥发的,要一夜时间才能发得起来,现在一时半刻的哪能有?要不,老先生,您明早来吧。”

        那老先生一听可怜巴巴地说:“我明早六点就动身回台湾了,老哥你能赶得上吗?”

        老陈头挺挺佝偻的腰板,斩钉截铁地说:“一定能!”

        老先生双眼满是渴求的目光,让人不忍直视,说:“可我要100个啊,听说老哥你限购……”

        老陈头一愣,问:“你要这么多干什么?”

        老先生凄然一笑,说:“我这把老骨头孤悬岛上时日不多了,这回拼死拼活地回来就是为了看最后一眼,最后的日子内也只有这些烧饼能给我一丝安慰了,因为它有家乡的味道,有童年少年的回忆,它会告诉我,我也是个有根的人……还有,我要让我的后代、让岛上其他孩子也都尝尝,告诉他们这才是正宗的故园气息……”

        大伙侧过脸去不忍听,老陈头慢慢伸过手,两双长满老人斑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一时无言,良久老陈头说:“我为你破个例,100个,明早来取,一言为定!”

        这一夜老陈头尤其兴奋,这一夜老陈头分外难熬。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急切赶来,不见草炉柴火旺,不见老陈头弯腰忙,却见老陈头的儿子静静守候在门前。

        老陈头儿子的身边有一个大大的草捂子,就是那种用稻草织成绳再编成的圆盒子,这是以前人们用来保温的。老陈头儿子说:“老先生,我父亲一再嘱咐,一定要用草捂子保温烧饼,父亲说草捂子除了能最好地保留烧饼的味道外,还能带给您最美好的回忆,因为这样的草捂子太古老了,全安宜城也找不出第二个了。老先生,这里面是整整100个烧饼。”

        老先生看到草捂子果然激动得一阵唏嘘,好似当年老母在寒冷的冬天为他捂粥捂饭……他忽然瞪大眼睛:老陈头儿子的左臂上赫然套着一个黑袖章!男左女右,左臂上套黑袖章,一定是走了男性长辈。

        老先生惊恐万状地问道:“老哥呢?”

        老陈头儿子再也把持不住,低头双手掩面,说:“我父亲三点即起来打烧饼,谁劝他他就骂谁,当硬撑着打完最后一个时,父亲走了……”

        老陈头儿子又说:“老先生,我父亲让我告诉您一件事:这100个烧饼是用老肥发的酵,都按古法反复折擀十道,一道不少,最后用木铲子从炉子内铲出来。父亲说用铁铲子会沾上铁腥味,一句话,全用老法打成,他说这是为了让您牢牢记住最纯正的家乡味道……”

        在场的人心里堵得厉害,老先生好半天才开口说道:“请带我到老哥面前。”

        按古城丧事风俗,老陈头此时已穿上寿衣,静静地躺在门板上。老先生取下盖在老陈头脸上的草纸,老陈头像熟睡一样,一脸的安详,似乎刚刚了了一件大大的心事。老先生认真端详着,然后深深三鞠躬,抬起头,整个身子微微颤抖,悲怆地说:“老哥,我不单为你哭,也是为我哭,你走了,我再也吃不到草炉烧饼了。”

        老先生说完从草捂子内取出一个依旧热气腾腾的烧饼,一分为二,老先生把半块烧饼放在老陈头头边,说:“老哥,分你一半明月。”然后便颤巍巍地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陈头儿子把老先生留下的半边烧饼与父同葬。第二天早上,草炉准时点着了火,老陈头儿子挽起袖子干了起来。传承已久的美食、老一辈人的回忆、异乡人魂牵梦萦的故园之恋,不能断!他年轻力壮头脑敏捷,手艺得父亲真传且又创新,生意红火极了,以至于闲暇时不止一次遐想:要不要开个分店啊?

        这天正筹办着分店事宜,意外收到一张明信片,注明是父亲收,从台湾寄来的,上面笔笔用心地写道:“老哥,我马上也要到另一个世界了,那一轮明月,海峡这边我升起一半,海峡那边你升起一半,它们终将合二为一的,不是吗?一定的。老弟绝笔。”

        90、民间故事桃花霉运

        布鲁克是纽约一家公司的普通职员,他的妻子三年前因车祸去世,留下六岁的女儿伊莎。生活总是那么不幸,伊莎二岁时,就被查出得了一种很难治愈的血液病,每年都要去医院做一次昂贵的治疗才能维系生命。医生说,等孩子年龄大一些就可以做手术,相信手术后伊莎就能成为一个健康的孩子。不过那笔手术费是非常昂贵的,为了筹集到这笔钱,布鲁克曾在报纸上刊发过求援信,可惜收效不大,只收到了一笔好心人的汇款。那汇款人没留姓名,也没留地址。

        周一早上,布鲁克赶早班列车上班。刚在火车上坐下来,列车员就来到他身边验票。他一摸口袋,竟忘记买票了。他掏出钱包,打算补票,可钱包里空空如也。“见鬼,我忘记去提款机取现金了。”他尴尬地看着列车员。列车员鄙夷地勒令他在下一站必须下车。“可我今早还要开会,我必须在9点到公司……”“这我管不着。”布鲁克试图再做些辩解,这时,只听身后一位女士对列车员说:“我来替这位先生买票吧。”

        列车员走了。布鲁克感激地对女士说:“真是太感谢你了,我一定会把钱还给你的。”女士微微一笑:“一点小事,不必挂怀。”布鲁克注意到,女士容貌迷人,衣着得体,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该下车了,女士和布鲁克在同一个站下了车。布鲁克不好意思地问:“如果你没有急事,可否跟我一起去提款……”女士说:“如果你一定要还钱,那就明天吧,我每天都坐这趟车。”女士临走时,冲他丢了一个很迷人的笑。

        这一笑,让布鲁克好像看到了妻子在世时那动人的笑容……

        第二天,布鲁克刚上了火车坐下,耳旁就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讨债的来啦!”布鲁克抬头一看,正是昨天那个女士,她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边,正微笑着望着他。布鲁克心中一喜,两人聊了几句,布鲁克知道了女士名叫黛丽丝,在菲勒希克投资公司工作,是个出色的金融投资专家。“我每天的工作就是‘诈骗’客户的钱。”黛丽丝幽默地说。布鲁克发现她举止优雅,谈吐风趣,与他过世的妻子竟有几分相像,心里一下子喜欢上了她。

        在一整天乏味的工作中,布鲁克不时地回想着早上与黛丽丝在一起的情景。虽然他没有黛丽丝的电话号码,但菲勒希克是家大公司,想找到她并不难。终于,快下班时他忍不住了,他查到了菲勒希克公司的总机电话,想找黛丽丝。总机为他接通了黛丽丝的电话。“喂——”电话那边传来了她的声音。“黛丽丝。”布鲁克有点紧张。“哦,布鲁克,是你吗?我正在想你。”看来黛丽丝对他也很有好感,布鲁克就提出了想见见她的要求,她答应了。两人约好共进晚餐。

        这顿晚餐他们吃得非常愉快。布鲁克向她倾诉了工作上的烦恼和生活的压力,黛丽丝也讲了她自己的生活、她的丈夫,以及她的一个女儿,可惜女儿并不在她的身边,但那个女儿是她的最爱。谈到女儿,她的声音哽咽起来。布鲁克问她,她的女儿为什么不在她的身边?她好像有难言之隐似的,支吾着没有说出来。用完晚餐,依依不舍的他们都不想就这样结束,于是他们避开繁华市区,走进了一家偏僻的旅店。在房间里,当两人终于独处时,布鲁克很紧张,他拥抱着黛丽丝,感觉她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可怜又可爱的黛丽丝!他动情地吻着她,激情之火已经点燃了!

        突然,布鲁克后背被人重重一击,痛苦地倒在了地上。黛丽丝还没有反应过来,也被人打倒在地。“不许动!”随着一声低喝,两人才看到,房间里不知何时进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正用枪指着他们。完了,遇到抢劫的了!这种情况下当然是保命重要,布鲁克和黛丽丝对视一眼,配合地交出了各自的钱包。

        男人拿到了钱,却并不离去,色眯眯的眼睛往黛丽丝身上转。“你们好像不是夫妻呀!”一句话说得黛丽丝低下了头。布鲁克挡在黛丽丝前面,说:“这不关你的事,你拿到了钱,请赶快离开吧!”

        “离开?这么漂亮的女人不享受一下怎么能离开?”男人得意地说。布鲁克大怒,要与男人搏斗,却被男人一枪托砸在头上,昏昏沉沉倒在地上,耳边传来黛丽丝的哭泣与求饶声……

        布鲁克醒过来时,那个抢劫的男人已经不见了。他看到黛丽丝半裸着身体蜷缩在床角,目光呆滞。她被强暴了!布鲁克心疼地看着黛丽丝,试探着问她要不要报警。“不,警察会询问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怎么回答?我不能让自己的丈夫知道我被强暴了。”这也正是布鲁克担心的,女儿太在乎她去世的妈妈了,有时她甚至不让他这个做爸爸的和别的女人走得太近;如果报警,女儿就会知道他和别的女人上床的“丑事”,这样会给她幼小的心灵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她会怎么看他……布鲁克不敢再想下去。他对黛丽丝说:“对不起,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布鲁克没想到的是,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第二天一早,布鲁克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你好,布鲁克,你的伤好了吗?”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你是哪位?”“你忘记了?你的钱包里有你的名片,你的电话住址一应俱全。”布鲁克脑袋“嗡”地一胀:“你打电话来干什么?小心我让警察抓你!”“是吗?布鲁克,你的家人一定很想知道,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你……”布鲁克张口结舌。“放心,我不会去打搅你家人的,前提是你要配合我,我要2万美元……”

        在贫民区一所废弃的房子里,布鲁克见到了那个男人。那男人自称叫老乔治。老乔治从布鲁克手里接过了钱,得意地吹着口哨,说:“很好,你和你的情人一样识趣。”布鲁克一听,火冒三丈,抓着老乔治的衣领问:“你也去敲诈黛丽丝了?”“当然,她比你更害怕被我揭露你们偷情的事。不过现在,你还是放开我为妙。”老乔治说着,用枪抵住了布鲁克。布鲁克无奈地松开了双手。

        在菲勒希克公司的大厦下,布鲁克打电话给黛丽丝,他很关心黛丽丝现在的情况。可黛丽丝不愿意出来见他。她说她很后悔,想尽快忘掉这件事。这样也好,布鲁克想,让一切就这样过去吧。

        一个月后,在布鲁克开始淡忘这件事的时候,老乔治的电话又来了。这次,老乔治张口就要10万美元。天哪,家里的钱那都是留给女儿的呀!

        其实,伊莎不是他亲生的,是妻子在世时,坐地铁时捡到的一个孩子。伊莎很乖,为了这孩子,他们夫妻后来再也没有生育,即使孩子生了那种病,他们也从来没后悔过。可布鲁克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时糊涂,竟遭人勒索。他狠了狠心,决定报警!

        布鲁克到菲勒希克公司找到了黛丽丝,说了老乔治又打来电话的事,接着他非常痛苦地将女儿的事说了出来。他随身带有女儿的照片,拿出来给她看了。哪知黛丽丝看了那张照片,突然浑身一抖,叫了一声“天哪,你……你不能报警啊……”就掉头跑了。布鲁克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那样。

        布鲁克去了酒吧。他昏昏沉沉地坐在那里,痛苦极了。“嘿,布鲁克,你怎么在这里?”一个人走过来跟他打招呼。

        布鲁克抬头一看,是公司以前的勤杂工皮特。皮特是个小混混,曾因打架斗殴进过监狱。后来因为工作不守纪律而被公司开除,不过他以前在公司工作时受过布鲁克的照顾,两人关系还不错。听到皮特关切的问话,布鲁克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皮特。“这样吧,看在咱们当初关系不错的份上,你给我5000美元,我来帮你解决这件事。”皮特说。

        “你打算怎么解决?”布鲁克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很简单,你和他约好地点,我跟你一起去。对付这种人只能以暴制暴,打他一顿,威胁他,让他以后不敢来敲诈你就是了。”

        第二天晚上,布鲁克带着皮特到了老乔治说的地点——废车场。可老乔治并没有出现。皮特看着布鲁克紧张的样子,说:“你不用担心,这种人只想要钱,吓唬吓唬他就行了。”话音刚落,一声枪响,皮特突然中弹倒在了地上。

        布鲁克惊得目瞪口呆,老乔治举着枪从一辆废车后面转了出来,恼怒地说:“你竟然还带了人来!你以为一个小混混就能吓得住我吗?我可是狠角色!”

        布鲁克瘫坐在地上,看着皮特,他头部中弹,已经死了。老乔治说:“明天如果我还收不到钱,我就给你也来一枪。”老乔治走了,布鲁克也慌乱地离开了废车场。

        晚上,布鲁克坐在女儿的床边,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泪水夺眶而出。“亲爱的伊莎,”布鲁克悲伤地说,“爸爸是混蛋,如果没有你,爸爸也活不下去的……”第二天,他忍痛取出了积攒多年的钱,交给了老乔治。

        没想到,两天后警察找上门来了,来的是警察局的约翰探长。约翰探长是来调查皮特案子的,因为皮特死的前一天,有人看见他与布鲁克在一起。布鲁克故作镇定地说,他们只是偶然碰到了一起,聊了聊天而已。约翰探长相信了他,可还是问:“那么案发的时候你在哪里?”布鲁克说:“我在公司加班。”“有人证明吗?”“这个……没有。”布鲁克回答。“你最好能说明案发当晚你在哪里,否则你可能会有麻烦。今天我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以后有线索我还会来找你的。”约翰探长说完起身告辞。

        约翰探长走后,布鲁克痛苦地抱着头趴在桌子上。万一警察找到他和皮特一起出去的证据,他是无论如何也说不清的了。再说,谁能保证老乔治那混蛋不再来敲诈他呢?布鲁克思前想后,决定还是把整件事情向警察说清楚。去警察局前他先去找了黛丽丝,因为必须有她作证,警察才会相信他说的是实话。

        在菲勒希克公司,前台小姐告诉布鲁克,黛丽丝去开会了,他可以坐下等一会儿。布鲁克焦虑不安地等待着,不一会儿,前台小姐叫他:“先生,黛丽丝女士来了。”布鲁克急忙起身走了过去,可他看见的是一位微胖的中年女士。他奇怪地问:“黛丽丝没回来吗?”中年女士说:“我就是黛丽丝,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不,我找的是另一位黛丽丝。”布鲁克形容了一下黛丽丝的外貌。“哦,你说的是吉安娜小姐。”中年女士说,“她是我们这儿的一个临时工,平时帮我接接电话、打打文件什么的。”“什么?”布鲁克一惊,“她现在在哪里?”“哦,她昨天辞职了,我看她根本就没打算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布鲁克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菲勒希克公司的,黛丽丝——不,应该是吉安娜不知去向,没有人能证明发生过的事情,现在自己要怎样才能摆脱梦魇呢?回想整件事情,布鲁克脑中浮现了一个可怕的假设,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他不敢再想下去。

        布鲁克请了假,乔装打扮后在车站搜寻着。车站内外都是忙碌的上班族,没人注意到他。几天后,他终于在一个车厢里看到了她——吉安娜。她又变得光彩照人了,正与身边的一位男士愉快地聊天。车到站后,男士同她一起下车,恋恋不舍地分别。吉安娜和男士分开后,走过一个街区,转进了一条小巷。布鲁克悄悄地跟在她的身后,只见她站在小巷里,像是在等什么人。这时,一个男人出现在吉安娜身后,布鲁克正要叫吉安娜小心,两人竟拥抱在一起——布鲁克的呼吸都要停顿了,那个和吉安娜拥抱的男人竟然是——老乔治!

        只听老乔治说:“宝贝儿,怎么样,鱼儿上钩了吗?”“当然,他约我下午下班后,在拉达饭店共进晚餐……”

        一切都明白了,整个事件就是一个骗局。回想起自己这些天的惶惶不可终日,布鲁克握紧了拳头,他一定要想办法把被敲诈的钱要回来,那是女儿的救命钱!报警是不可能的了,他们是一伙儿的,警察不会相信布鲁克的一面之词。该怎么办呢?

        傍晚,躲在拉达饭店角落里的布鲁克,果然看到了吉安娜和早晨那位男士。

        吉安娜和男士离开饭店后去了酒吧。布鲁克一直跟着他们。午夜,他们也去了那家偏僻的旅馆,因为这种旅馆的保安措施非常差。没一会儿,老乔治也走了进去。是时候了,布鲁克将一根球棒藏在衣服里,悄悄跟了进去。

        他看到电梯指示灯在5楼停住了,就也上了5楼。果然,在5楼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门口,老乔治正蹲在那里专心致志地捅门锁。

        门悄无声息地开了,老乔治正准备起身进去,布鲁克在他身后挥起球棒将他打昏在地。布鲁克拖着老乔治进了房间,把正在床上缠绵的吉安娜和那位男士吓了一跳。“你好,黛丽丝!你是否又给自己起了新名字?”布鲁克戏谑道。吉安娜看到这个场景,一下子愣住了。“天哪,这太可怕了。”那位男士很快明白了事情的大概,慌张地拿起自己的衣服就想走。布鲁克拦住了他:“你不能走,我们要报警,你来为我作证,把他们送进监狱。”

        “不,不能报警,我可不想让我妻子知道这件事。”男士说着还要走。“你们谁都不许走!”地上的老乔治不知何时醒了,他掏出枪对准了他们。

        男士一见老乔治醒了,更加惊慌,想夺路而逃,被老乔治一枪打死了。老乔治又将枪口指向了布鲁克。“不要……”吉安娜扑上前去,挡在了布鲁克前面。“砰”的一声,枪响了,吉安娜一头栽在了地上。老乔治呆住了:“吉安娜……”趁老乔治分神,布鲁克夺过老乔治的枪,对准老乔治开了一枪。老乔治倒地死了。

        “布鲁克……”是吉安娜微弱的声音。布鲁克走了过去,吉安娜的伤口汩汩地流着血,气息越来越微弱。“对不起……你的钱在楼下蓝色汽车的后备厢里,拿去给你女儿治病吧……”布鲁克看了一眼这个他差点爱上的女人,转身走出了房间。

        在楼下,布鲁克找到了自己的钱,在那里还有一封信。他将信拆开一看,里面有一张银行卡。只见那信上写道:

        布鲁克:

        对不起,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实在不是那种坏女人,我是为了给我女儿筹集治病的钱,受老乔治要挟才走上诈骗这条路的。你知道我的女儿是谁吗?他就是你现在的女儿伊莎!

        早在我年轻时,因为无知受了别人的欺骗,生下了一个女孩子。我怕被别人嘲笑,将她扔在了地铁里,在她的身上,我放了一块中国特有的玉佩。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单身的,在我的心里,一直惦记着那个被我扔掉的女儿,我不知道她在哪里。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你写的求援信和伊莎的照片,在她脖子上我看到了那块玉佩,我一眼认出来了,她是我的女儿。为此,我特地用匿名方式给你汇去了我多年积攒下的一笔钱。我知道那些钱不够,只得配合老乔治寻找对象诈骗钱财,但我做梦也想不到,我所寻找的第一个对象竟是你——一个收养我女儿的恩人……布鲁克,其实在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你了,真的……这时,我是多想和女儿见上一面啊……

        信还没读完,布鲁克早已泪流满面。他撒腿跑回了旅馆,这时,吉安娜已经气绝。“其实,你是一个很好的妈妈……”布鲁克伏下身子,在她脸上深深地吻了一下。

        吉安娜好像有了感应似的,蓦地,从她眼角滚下一串泪珠来……

        91、民间故事孙二娘之女“赛无盐”袖箭射祝牛

        孙二娘的女儿叫张剑,从小学了一身本领,长到十八岁时,外人看她好像齐国的无盐娘娘,就送她个外号“赛无盐”。

        梁山义军受招安时,张剑只有十二岁。小时,是孙二娘教她念书习武。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惯使一口大刀,还会一手好袖箭,百步之内穿杨。她和留在山上的女英雄们一起练武保卫梁山大寨。

        却说梁山北六十里处的祝家庄有个祝牛,他是祝家五虎的后代,和梁山英雄有世仇。后来他投降了金兵,光想着报仇。

        有一回,金将叫祝牛领着兵来水泊抓船,张剑知道了这件事,就领小英雄们来到了金山村。张剑对渔民说:“你们快撑三只大船到石碣村,应如此如此。”三只大船往石碣村开去。张剑和小女英雄们打扮成渔女,每人驾一只小船,在石碣村南三里处下网。金兵见是几个渔女,没放在眼里,还是在石碣村找船。正在这时,见有三只大船向石碣村开来。船刚靠岸,祝牛就带五十名金兵登船,叫他们去追渔女的船。三只大船上的人乱叫乱喊:“我们来卖鱼。”祝牛说:“谁要不去,杀头。”大船向南驶去。

        张剑一看,祝牛领金兵入了圈套,佯装害怕,驾船就往湖中跑。大船眼见准上小船,祝牛在船头咋呼开啦:“再跑我就要射箭了。”说时迟,那时快,赛无盐张剑甩出一袖箭,不偏不歪,正中祝牛咽喉,扑通一声栽进湖内。张剑眼明手快,嗖嗖又是两箭,两员金将落入湖中。三只大船上的渔民,抡开船篙,打得金兵如下饺子般的落入水里。金兵被杀死的杀死,淹死的淹死。没死的几个被抓上船,张剑喝道:“绕你几个不死,回去给你们主将捎个信,就说我水泊八百里,不容侵犯。”

        正在这时,远远的传来渔歌声:

        祝牛来侵犯哎,

        湖内兵百万哎;

        祝牛箭下亡啊,

        金兵亲眼见啊;

        水泊英雄地呀,

        义军英雄汉呀;

        胆敢再犯境哎,

        立即就完蛋哎!

        从那以后,金兵只要听到“赛无盐”三个字,不战而逃。

        92、民间故事赶骚

        赶骚是土话,下农村时听农民说来着,指的是发情的牲口雄性追赶雌性,你比如公牛追赶母牛,叫驴追赶骒驴等,当然只要追赶上了,就会发生交配,你像那个公牛如果发情起来不用火攻不能阻止其性侵行为,尤其是那个叫驴,每当此时总是端着冲风枪就往前冲,然后爬到骒驴背上,直接就把驴大的货塞进去了,农民认为交配就是“骚”,所以称之为赶骚。

        人因为也属于动物范畴,也会发生类似于牲口的追赶事件,人们对于这类人也借用“赶骚”一词。

        早上赶着去上课,在国道上招手拦了一辆中巴,车上坐满了赶着去上班的人,司机和售票员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车子开得很快,我多了一份担心,下雨路滑,有时候欲速则不达,我跟年轻的司机说:“小伙子,稍慢一点,路滑留神!”

        司机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年纪比较大,说话还算客气:“老爷子,没事,我天天这么开,您就放心好了!”

        我和司机坐同一排,在驾驶室右边,听了司机的话觉得还是不太靠谱,随手抓住了前面的扶手。

        中巴车继续前行,赶上了另一辆中巴,可巧那一辆中巴车上司机和售票员都是女孩,我乘坐的中巴车司机把车开到女司机并排隔着车窗对女司机说:“妹妹,嫁给我吧!”

        女司机猛踩一脚油门骂道:“猪八戒的外公死远一点!”那一辆中巴屁股一冒烟把我乘坐的中巴远远甩在后面跑了。

        我见男司机也猛踩油门加速追赶,我说:“小伙子,大清早可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大家都赶着去上班,你还是悠着一点吧!”

        司机发起骚来,已经不理我了,那个不知死活的售票员却插嘴说:“马哥,追!”

        很快我们这辆中巴就超过了那辆女孩开的车,女孩不甘示弱立刻加速,又超过我们这辆中巴,我在心里暗暗叫苦不迭,恨不得学学佛教徒念一念“南无阿弥陀佛”。

        当我们乘坐的中巴再次追上前面那辆中巴的时候,只听“咣当”一声爆响,发生了追尾事故,司机紧急刹车,车上的座椅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把后面的两颗螺栓拔了起来,一车人除了司机和我以外全都摔了狗吃屎,包括那个不知死活的售票员,有脸擦伤的,有手刮伤的,可能也有腿被座椅压伤的,我因为早有心理准备,一直用手抓住扶手,脚顶着车前板,扭回头一看车上的乘客惨不忍睹,这时候一车乘客都骂开了:畜生,你就赶骚吧!害得老子们受伤,赔钱!赔钱!“

        司机和售票员都傻了眼,我对呆若木鸡的司机说:”把车门打开,我得换车赶去上课。“

        也有伤势不太重的人捂着流血的地方自认倒霉跟着我下车的,但是大多数受伤的乘客等待交警来处理,这时候前面那辆中巴的女司机也把头从窗口伸了出来骂道:”你妈的逼,一大早你就发骚,这下好了吧?“

        我一看时间不够了,赶紧招了一辆的司离开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