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一章

第一章

        木山的哥哥金山是泥瓦匠,金山去沙市做泥瓦工,就带着木山去沙市做小工。

        两个月之后,木山一个人从沙市骑着自行车回到村里。这对于从未去过沙市的我看来,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创举。我希望有朝一日也像木山那样从沙市骑着自行车回村。

        木山穿着十分流行,看上去很潇洒。尤其是牙变白了,白得像珍珠。木山见到我,故意露出牙齿问:“我的牙白不白?”

        我看着木山白得发亮的牙,羡慕不已,便问:“你的牙,怎么这么白了?”

        木山很得意的样子说:“一天,刷三次牙。”

        我非常吃惊的问:“沙市人一天刷几次牙?”

        木山笑着说:“三次。”

        我听木山这样说,也想一天刷三次牙。但想到村里人大都是早上刷一次牙,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的自行车多少钱买的?”我问,心生羡慕。

        “五十块钱。”木山很自信的说,“去沙市做小工,一天的工钱两块五。食堂卖的肉包子这么大,只要两角五;洗澡到澡堂子里洗,那都是热水,随便洗;睡在楼房里凉快,不挂蚊帐也没有蚊子。”

        我听木山这样说,非常动心,下决心要和木山一起去做小工。心想,一天的工钱两块五,照这样计算,一个月就是七十五块,干一个月足以买一辆自行车;要是再干半年,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可是,几天之后,木山来邀我一起去沙市做小工。我又不想去了:认为做小工被人看不起,尤其是担心梅香因此看不起我。

        梅香是我小学二年级的同学,她二年级没有读完就去了沙市帮亲戚带孩子。这几年在沙市上班,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脑海里还是梅香二年级的样子:

        总是看到梅香脸上露着甜甜的笑意,像是在说话一样,脸蛋上随之显现出小酒窝,十分可爱。梅香见我直直地看着她,害羞地转过头去。这时脑后的一对小辫子展现到我眼前,小辫子辫的很好看,尤其是末端用红毛线一轮又一轮的缠着漂亮极了。我很想伸手去触摸,但又不敢。那时就想等长大了也和她在一起。

        木山知道我的顾虑,“等我二叔帮我找到工作,我们一起去上班吧。”

        我立刻点头答应。于是,一心一意等待木山二叔的消息。

        过了很多天了。木山该回来了吧,我想到这里,猛然一路奔跑,惊得一群群鸡子咯咯叫声一片,四处躲藏,居然有一只鸡飞上了小树枝上;几只狗夹着尾巴四散逃跑,惊恐的样子不停地狂吠。

        木山家的大门半掩着:木山回来了。

        木山看见我,很开心地笑了,故意冲我露出牙,问:“我的牙白多了吧?”

        “你二叔那边有消息没有?”我赶忙问。

        木山摇着头,“一个小厂。”

        “什么厂?”我激动地问。

        木山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牛皮纸信封,递给我。

        我接过牛皮纸信封,上面一行宋体铅印字:沙市xx用品厂,下面还有一排小两号的字,是厂的详细地址。

        我赶紧问:“那,什么时候去沙市?”

        木山摇摇头说,“这个厂不好,我不想去。”

        我赶紧问:“怎么不好啦?”

        “没听说过这个厂。”木山一本正经的说,“沙市日化,沙市电冰箱厂,才是好厂。“

        我摇了摇头,不知说什么了。

        木山安慰我说:“再等等,等到好厂,我们一起去。”

        我顿时万念俱灰,低下头看到自己的赤脚:虽然是春天,但赤着的脚冻得通红。我像是自言自语:“我就想买一双鞋子。”

        木山的目光也落到我的赤脚上,很无奈地样子。忽地转过头去看不远处的什么东西。

        我问:“你在看什么?”

        木山摇摇头,没有说话。

        我顺着木山的眼光看去,并没有看到什么新奇的东西。当我回转头发现木山的眼里溢满了泪水。

        “你怎么啦?”我问。

        木山眨眨眼,笑着说:“眼睛里进灰尘了。”

        此时,风平浪静,怎么会进灰尘呢。我想,一定要离开贫困的家去沙市,去沙市就会改变自己的命运。我想到去沙市就穿我哥的解放鞋:虽然那鞋破了洞,但哥依然很爱惜舍不得穿,总是晾晒在屋檐下。

        “你真想去?”

        “真想。”

        木山推着自行车向荆洪公路走去。我默默地跟着木山,心里忐忑不安。

        木山把自行车卖给了卖包子的银海,对我低声说:“我们去沙市。”

        我内心里顿时五味杂陈,急急忙忙回家收拾了被子行李:把书桌上的几本小说,日记本,几摞稿子,钢笔和墨水也一并装入蛇皮袋,用一根绳子扎紧口袋。

        当我扛着蛇皮袋,回望这间陪伴我十几年的老屋时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虽然很多时候都想离开老屋,但真到要离开的时刻,却又十分的不舍。蛇皮袋里装着我所有的财产,也许,我不会再回来了。我走出门时,顺便穿上哥哥晒在屋檐下的解放鞋。

        我急冲冲赶到木山家里。木山已经收拾好了被子行李,用的是花花绿绿的编织袋。

        “怎么啦?”木山看着我,有点慌张的样子问。

        我迅速抬起脚,幸福而激动地说:“我哥的解放鞋。”

        我深刻的感受到穿上鞋的幸福。那种幸福只有长期没有鞋穿的人才有的体会。

        木山大笑起来,说:“那快走吧。”

        我和木山各自拿着行李,急急忙忙地来到荆洪公路上,焦急地等待去沙市的公共汽车。

        我四下里看着,内心里激动而紧张:终于要去梦寐以求的沙市啦,还有,可以去看望梅香了。

        “梅香,在沙市哪里?”我试探着问。

        木山笑起来:“我带你去。”

        “你说,梅香还记得我吗?”我很担心地问。

        “上次见了,梅香还提起你。”木山说。

        “你怎么说的?”我赶紧问。

        “齐家凤在干什么?”木山诡异地一笑。

        齐家凤是我父亲给我取的名字,在三年级时,我自己改了一个名字。我想,梅香还记得我,真想去看看梅香啊。

        一辆红色的公共汽车从远处拐弯处驶来,木山伸长手臂在空中疯狂摇摆,大声喊:“停车,停车!”像是一个落水的人呼救一般。

        我也学着木山举起了手,举到一半却僵住了。

        红色的公共汽车滑过去十几米远,车门“咣当”一声打开。

        木山提着两个袋子,猛地冲了进去,像老鼠钻洞一样敏捷。

        我也学着木山冲进公共汽车里。这时汽车开动了,我的身体摇晃不定,又不知所措。木山扶着我,走到车厢里后面的空座位坐下来。

        这一刻,我才长舒一口气,与木山相视一笑。

        汽车很快就驶过村子,我想,从此以后,我都有鞋子穿了。还有,不会种地了。

        我很不好意思的对木山说:“等到沙市,我也每天刷三次牙。”

        木山冲我笑,再一次露出白的发亮的牙。

        一个梳着长辫子的女售票员走到木山跟前,肥硕的屁股靠着座椅上像海绵一样凹了进去。女售票员用不屑的眼神扫视了我和木山,目光再次回到手里握住的木板上,木板的一面固定的几摞车票,另一面是叠得很整齐的纸币。她稍微等了一会,就用沙哑腔调冷冷地问:“到哪里?”

        “沙市。”木山瞪着眼憋着腔调吼道。

        “一个人,两块八,两个人五块六。”售票员依然不屑的眼神,在我和木山之间来回观察着。

        木山不吭声。我也不敢吭声。

        售票员依然不屑的表情问:“哪个买票?”

        我很紧张地推了推木山。

        木山迟疑了一阵,然后又朝我笑笑,这才从口袋里掏出六块钱递给售票员

        售票员麻利地接过钱,实际上是从木山手里抽走的,然后快速撕下几张车票,又反转了板子抽出两张纸币,合着车票一并递给木山。最后迅速转身而去,像是逃避什么似的走开,扭动的屁股随着汽车颠簸而颤动,像是装满豆浆的包袱。

        我看着那飘动的长长的辫子,再一次想起梅香,我想,要是梅香还留着辫子,估计也有这么长了。售票员的态度让我意识到什么,希望梅香在沙市没有变。

        公共汽车快速前行,驶出了熟悉的普济镇。我感觉自己像一只飞鸟,正飞向自由的天空。

        “上班一个月多少钱?”我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问。

        “怎么也有五六十吧。”木山笑着说。

        “我想先给我哥买双解放鞋。”我说,“然后,给你买自行车。”

        “不用。”木山说,“你先给你哥买鞋子,你自己也买双鞋子,再买两套新衣服。”

        我哦了一声,平时只是关注了鞋子,因为我没有鞋,却不知身上穿的衣服也很破旧了。

        “你到了沙市,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学沙市话。”木山一脸严肃的交代。

        “梅香是不是说的沙腔?”我有点不好意思地问。

        “当然,她的一口沙腔咧。”木山说,“就像沙市人。”

        我吃了一惊,有点害怕见到梅香了。

        “我还跟梅香说,你会跳霹雳舞呢。”木山说。

        我很不好意思的样子问:“你怎么跟她说这些呢?”

        木山又笑着说:“我总不能说,你天天放牛吧。”

        我笑了,很想在梅香面前跳霹雳舞。

        “我一定要好好干。”我说,“争取买辆公路车,然后骑着公路车去见梅香。”

        “买公路车,不吃不喝,要攒一年的工资呢。”木山说,那样的语气认为我不可能办到这件事。

        “事在人为啊。”我说。心想,为了风光地去见梅香,付出什么都无所谓。

        我想起木山在四年级的时候故意留了一级,问:“你怎么留了一级?”

        木山笑着说,“就想和邹红艳在一起读书。”

        “现在呢?”我问,“你们关系怎么样?”

        木山摇着头说,“她家要招女婿。”

        “那好啊。”我笑着说,“她那边姊妹多,没有男孩,你过去正好啊。”

        “我不想做上门女婿。”木山笑着说。

        我叹了一口气说:“我认为是一样。”

        “你有点志气,好不好?”木山变得生气的样子说,“再穷,再怎么样,都不要做上门女婿。”

        “做上门女婿,有什么不好呢?”我问,真不理解做上门女婿有什么不好。

        “第一点,改名换姓,就不能接受;第二点,生的孩子还要跟女方姓;第三点,不能进祖坟了。”木山咬牙切齿地说。

        我感觉到非常可怕,心想,这三点确实有点过分。再怎么也不要做上门女婿。

        汽车飞驰,离沙市越来越近,也离梅香越来越近。我不由得激动起来。我想,要是在沙市见到梅香,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我立刻想象出骑着公路车去见梅香的情景。

        木山突然兴奋起来,用手指着窗外,大喊:“看,沙市日化。”

        我顺着木山手指的方向,看见一栋高楼上竖立着“活力28”字样的牌子。厂门口有很高大的门房,很宽的铁栅栏,铁栅栏上也焊接着“活力28”字样,十分美观大气。穿着工作服的工人进进出出,让人羡慕不已,好一派繁荣的景象。

        “这就是电视上放的‘活力28,沙市日化’?”我无比激动,兴奋地问木山。

        “对啊。”木山也兴奋地大声说。

        “你就是想来这里上班?”我故意略带讥笑地问。

        木山有点不好意思地笑,小声说:“谁不想呢,就是当临时工都进不去。”

        “不要想那些遥不可及的,”我拍着木山的肩膀说,“做手边清楚的事吧。”

        “你还不是想买公路车吗,买公路车是你的梦想吧。”木山笑着说,“我的梦想就是来这里上班。”

        我点点头,心想,其实,我的梦想是看望梅香,买公路车就是为了见梅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每个人都是在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

        公共汽车在沙市繁华的街道上缓慢地行驶着,我东张西望,繁华的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流如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