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第四章:

        我们四人回到7号寝室,魏华松十分神秘地关上门,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包袱放到桌子上,打开包袱,包袱中间躺着几十根很长的针,针长十厘米,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魏华松将几颗针夹在两根筷子中间,用线密密麻麻地绑结实,然后用酒精消毒;接着用酒精把自个手臂洗净,晾干;再用毛笔沾墨水在手臂上画着什么,不一会一条飞龙盘踞在手臂上,栩栩如生。最后沿着画的痕迹涂上一层浓墨水,手臂上浮动着一条飞舞的墨龙。

        木山目不转睛地看着,惊讶不已:“真像啊!”

        魏华松一只手解下绑在腰间的红腰带,约有五六米长,递给黄平,说:“把我绑在椅子上。”

        “我不绑。”黄平说着,止步不前。

        魏华松抖了抖红腰带,吼道:“我让你绑,你怕什么?”

        黄平只得接过魏华松的长长的腰带,先从腿开始绑,一直绑到腰间。结结实实地把魏华松绑在椅子上。

        魏华松用手指再次仔细检查每一根针是否绑结实,然后用针试着扎了几下,嘴边发出“嘶嘶”的叫声。

        魏华松坐端正,把绑着长针的筷子递给黄平,叫道:“帮我扎。”

        黄平一言不发地接过筷子,迟疑着不动手。

        “扎啊!”魏华松大声吼道。

        黄平的左手握紧魏华松的胳膊,右手上下飞快地抖动,手里拿着的针像缝纫机那样快速地上下抖动,在魏华松手臂上的墨水中细细密密地抖动。

        魏华松一只手使劲抓住椅子,用力忍受着疼痛,脑门上立刻沁出汗水,明显能感受到魏华松非常痛苦,但他没有喊叫出来,只是身体不停地扭动,就像是一条被打伤的蛇在痛苦地挣扎。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魏华松坚持着紧咬牙关,嘴巴偶尔因控制不住而发出“嘶嘶”的声音,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但他还在坚持!

        我和木山看到这样的情景,都惊呆了。

        几分钟后,黄平终于停下来了,一个劲甩着手臂,另一只手擦着汗水,大声叫道:“妈呀,累死老子了。”

        魏华松的脸上全是汗,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就像是被大雨淋了一样。他用一只手解开绑在椅子上的腰带,然后迅速站起来大叫:“成了。”

        魏华松对着木山问:“你搞不搞?”

        木山兴奋地喊道:“搞。”

        “你想搞什么?”魏华松问。

        “你帮我搞个字吧?”木山说着,撸起了袖子。

        “搞个‘忍’字吧。”黄平笑着说,“你也爱冲动。”

        木山笑着说:“好的,有时候,要忍。”

        黄平立刻说:“‘忍’字心上一把刀。”

        我拿出笔,在纸上写下“忍”字,是啊,就是一把刀。只是平时没有这么注意这个字罢了。

        魏华松在木山的手腕上用毛笔写出“忍”字,魏华松平时写字很一般,但是这一个字写的字像是刀刻一样;然后,用墨汁涂一层墨水,就像是荷叶上的露珠,然后把针放入酒精里消毒,而后拿出来就在浮动的墨汁上扎起来。

        木山用力咬着嘴唇,疼痛使他不时大声喊叫起来,黄平只有用力抱住木山,使劲不让他挪动身体。

        我冲到木山跟前,一只手按在木山的肩膀上,能感受到木山的肌肉在颤抖着。木山痛苦万分,但咬牙坚持着。

        魏华松手法很好,一会就帮木山扎完,又问我:“齐汛,你想搞个什么字?”

        我听到魏华松给我文身,本来是很害怕的,但看到大家都文了,咬着牙也想参与其中。

        此时黄平也撸起袖子,想着准备问什么的时候。

        我的内心里涌现出亢奋的情绪,试想文一个很有意义的字,想来想去,我想到了文一个“梅”字。梅香,郑青梅,裴春梅,她们都有一个梅字。我想,不敢管人家对我是什么态度,但从我的心里希望能把她们当作一辈子的朋友。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忘了她们。此时无以为报,就问一个“梅”字吧,这样我就能时时看到,时时想起了。我想到这里似乎不是那么害怕了,大声喊:“文个‘梅’字。”

        黄平不解地问:“为啥文‘梅’字?那么多笔画?”

        木山笑着说:“梅香,裴春梅,郑青梅,都有梅字。”

        我的想法一下子被木山识破,就像一个气球被人扎破了一样,瞬间恢复原来的样子。我的脸立刻红了,立刻放弃文梅字的想法。

        黄平立刻惊叫道:“你也太花心了吧?”

        我摇摇头,心想,恰恰相反,没有一个人能看上我的,我是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

        木山笑着说:“文个笔画少的字。”

        “你们说什么字好?”我红着脸掩饰着情绪不好意思地问:“那你们说,文什么比较好?”

        魏华松说了一个字:“刀。”

        木山笑着说了一个字:“专。”

        “吉。”黄平笑着说,“这个字笔画少。”

        我摇摇头,这几个字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唯有“梅”字符合自己的心理,也只有梅字能让我鼓起勇气问。

        黄平在自己的手臂上已经画了一把匕首,请魏华松帮他涂墨水。

        魏华松帮黄平修改了匕首的形状,使得匕首看上去更加锋利,更加逼真。魏华松为黄平涂上墨汁后,问:“用腰带绑住吗?”

        黄平摇摇头,轻蔑的语气说:“谁像你啊。”说完,爽快地坐上了椅子。

        魏华松立刻将针头放入酒精里消毒,而后,迅速拿起来沿着黄平手臂上的匕首墨迹,快速刺扎。

        黄平疼得大叫,站了起来喊:“妈呀妈呀,不叫了。”

        魏华松笑着说:“木山抱着他,我扎轻点。”

        木山上前抱着黄平的腰。黄平只好等魏华松来扎针。魏华松先是细细地扎着匕首的棱角,黄平疼得受不了了,身体扭来扭去,木山用了全身的力气都不能按住他。

        “兄弟,”魏华松咬着牙说,“坚持一下,做了一半,不做更丑,像个什么东西。”

        黄平只好同意继续扎针,魏华松改变方式扎针,围绕着匕首的轮廓像跑步一样,刚扎完一圈。黄平实在是忍受不了疼痛,一把推开魏华松。魏华松没有防备,后退几步差点摔倒在地,手里的针也掉落在地上。

        魏华松捡起筷子,猛冲过来,一只手迅速拽着黄平的手臂不放,另一只手加紧刺扎匕首的刀刃。

        “饶命啊,救命啊!”黄平嚎叫着,用脚踢向魏华松,魏华松只得松开手躲开。黄平继续奋力挣脱了木山的手,向寝室外面跑。

        魏华松拿着针跟着追了过去。黄平回头一看,飞也似的跑到楼梯口。

        魏华松这才止步,无奈摇头只好作罢。黄平见魏华松没有追来,也就放松下来,另一只手护着刚才被扎的手臂往7号寝室走。

        魏华松这才用酒精洗自己手臂上的墨水,墨水清洗之后,手臂上面慢慢肿胀起来,像是被无数的蚊子叮过之后留下的红疙瘩,凸起的红疙瘩其间混杂着墨色。魏华松时不时感觉到疼,但咬咬牙并没有叫喊出来。

        木山也用酒精洗去墨水,不时发出非常疼痛的声音。

        黄平这个时候回到寝室,也用酒精洗墨迹,疼得不停地叫唤,一边洗,一边大吼魏华松:“叫你停,你还不停。”

        魏华松看着黄平的手臂,遗憾地说:“我说要绑吧,你还不愿意。”

        黄平更加生气地大吼道:“我要是绑住了,还不被你整死。”

        魏华松忽然大笑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魏华松这样笑。

        木山看着我笑着问:“齐汛,你还文不文?”

        “齐汛,你还想问什么?”魏华松像是想起什么来。

        “别听他的,他就是恶魔。”黄平强忍住疼痛,依然大吼,然后劝慰我说,“齐汛,你千万别文了。”

        我笑了笑,看看魏华松手臂上的龙形,又看看黄平手臂上的匕首,再看看木山手臂上的忍字。心生羡慕,但不敢文了。

        魏华松从床底下拿出一根双截棍。

        木山夺了过去,握在手中,胡乱比划了几下。

        魏华松握紧拳头,吼道:“金大全,我和他迟早还要干一场。”

        “揍死他。”黄平伸出握紧的拳头附和道。

        木山也伸出拳头,大喊:“揍。”

        三个男伢的目光同时聚集在我身上,我只得说:“好。”

        四人男伢在无比亢奋的状态下,理解了团结的力量,尔后,无比自豪而开心地大笑起来。

        一个月后,工厂发了工资:我领了三十五元钱。木山也领了三十五元。

        没有发工资之前,是想给我哥买解放鞋。现在发了工资,我想配一副眼镜。

        “你都没有读书了,还配什么眼镜?”木山笑着问。

        “五六米远,就看不清人了。”我说。

        “行吧,”木山说,“我邀凤娇一起去。”

        木山走进6号寝室,过了好一阵才出来,刘大娇穿扮一新,脸上化了妆,就像一个去唱戏的人。郑青梅也出来了,她依然浓妆打扮,穿着艳丽。

        刘大娇拉着郑青梅先下楼了。木山勾着我的肩膀,我们走到后面,四个人一起下楼,沿着宿舍门口的那一条土路走向青少年宫那边的市场。

        “你和刘大娇算是好上了?”我问木山。

        木山愉快地点头,说:“你要是喜欢郑青梅,就大胆地追求。”

        “你觉得有可能吗?”我问。

        “你得试试啊,你看我,一开始,刘大娇还不是不愿意,死缠烂打,现在还不是追到刘大娇了。”木山很自豪的样子笑着说。

        “看不到结果的事情,我不想做。”我说,“就我这样的,谁能看得上啊。”

        “你怎么总是这样自卑啊?”木山问,又鼓励我说:“你要专一。”

        “我只是交个朋友,普通的那种,经常能交流的,不行吗?”我大声说,但尽量控制着情绪,不想惊动前面的刘大娇和郑青梅。

        “你别自暴自弃。”木山说,“我们就在厂里好好干几年,赚点钱就结婚。”

        “真的,假的?”我问。

        “我是这样想的,跟刘大娇也是这样说的,她同意了。”木山十分愉快地说。

        我笑笑,都不知道为什么结婚,怎么结婚呢?我才十七岁啊。

        经过青少年宫的时候,郑青梅问了一句:“你们会溜冰吗?”

        听郑青梅说到溜冰,忽然想起某一年的冬天,天下大雪,地上的雪有一尺厚,村子里的河结了厚厚的冰。我很想知道冰有多厚,用石头都没有炸开冰。很多小伙伴在冰面上奔跑、嬉戏。还有几个大人也走到冰面上,还有人在冰面上骑自行车。

        “不会。”木山笑着说。

        “等有机会带你来学,”郑青梅兴致勃勃地说,“溜冰可好玩了。”

        我惊愕地看了看木山,悄悄地问:“现在能溜冰?哪有冰啊?”

        “旱冰。”木山笑着说。

        “水泥?”我问。

        “嗯。”木山捂着嘴巴,不让自己笑出来。

        我明白了,但更加好奇地想,水泥上是怎么溜冰的呢?又不好问郑青梅和刘大娇。

        我终于来到了一家眼镜店,配了一副向往已久的近视眼镜。

        “哇塞,”郑青梅大声说,“戴眼镜多有气质啊。”

        我突然感觉心里舒服极了,却不好意思到镜子跟前查看是否真像郑青梅说的那样。

        当我深刻的感受:世界都变得清晰。也看清郑青梅艳丽的脸上一层薄薄的粉,就像是花瓣上的细小的花粉。

        远处,所见之处都清晰可辨。我想:当初在教室里要是有这样一副眼镜,就能看清黑板上的板书;能看到板书,成绩也不会下降;如果成绩不下降,我也就不会辍学;如果是没有辍学,我现在在高中读书。想到这里,不由得感叹,也许这就是人生。

        从眼镜店出来,我喜欢看远处,因为我能看到远处的景物。原先是看不远,就喜欢看近处的景物。

        木山在市场里精心为刘大娇挑选衣物,一会儿买上衣,一会儿买裙子,一会买凉鞋,手里的钱一下子就花光了。

        “你就给你哥买一双解放鞋,然后邮寄回去。”木山说,“你买双人字拖就行。”

        我买了一双解放鞋,紧紧地握在手里,然后买了人字拖穿在脚上,然后把那双破了几个洞的解放鞋装进塑料袋里。

        四个人继续向前走,走到t恤衫的摊位,木山看中了一件蓝色的t恤衫,和一条白色的裤子,伸手去摸了摸,感觉很好,就怂恿我买。

        我不理会木山的劝说,想到手里的仅有二十元了,那是我和木山两个人的生活开支,说什么也不能用了。

        郑青梅问店主,“一套多少钱?”

        店主笑着说:“八元一套。”

        郑青梅果断的语气说:“十元,拿二套。”

        店主迟疑了一下,还是摇摇头。

        郑青梅却没有丝毫犹豫,抬腿就走。

        店主大声叫嚷:“你们试试看。”店主说着,就取下衣服递给木山。

        木山笑着接过衣服,直接穿在外面,刘大娇帮着木山整理了几下,点点头,表示还可以。

        木山又怂恿我试穿。我毫不犹豫地摆手拒绝。

        郑青梅从店主手里接过衣服,塞到我手上。我笑着摇头,却不好推辞了。只好学着木山把衣服套在身上时,郑青梅大叫一声,“真帅。”

        四个人十分开心的,不约而同一阵大笑。我连忙付了十元,买下了两套衣服。一套是送给木山。

        木山也不客气,爽快地接受了。

        刘大娇看好一双皮鞋,让木山试穿,然后花钱买下来送给了木山。木山喜不自禁地拎在手里,像是捧着一个宝贝一样。

        郑青梅买了一条喜欢的裙子,尼龙长袜,还买了一双高跟凉鞋。

        四个人这才高高兴兴提着新买的物品,往宿舍走。

        回到寝室,黄平和魏华松都不在。

        木山扔下刚买的衣服和皮鞋,又去6号寝室了。

        我再次想起梅香,希望有机会去看看她。想着想着走到走廊上双手趴在栏板上,默默地注视小院。

        小院里总有人走动,树上已经长出了茂密的叶子,叶子之间结出了许多绿色的果子。这是什么果子啊?

        黄平和魏华松高高兴兴地回来了,手里提着好几个袋子。

        “木山呢?”黄平问。

        “6号。”我简短地说。

        “怎么啦?”黄平看出了什么,关心地问。

        “没有什么。”我勉强笑了一下。

        “我们也去6号寝室玩?”黄平试探着问。

        我摇摇头,感觉没有必要去6号寝室,相反去了6号寝室更加别扭,喜欢一个人,远远地注视她,或者祝福她就行了。不要勉强她,我想,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她。

        黄平换上了刚买的衣服,精神抖擞地走进6号寝室。

        魏华松在寝室里吹起口琴,琴声从寝室里飘出来,在小院子里飘荡。我想学点什么,比如学吉他,或者别的什么。

        木山从6号寝室走出来,后面是刘大娇,郑青梅,几个人走进7号寝室。

        “来一首《童年》吧。”郑青梅说。

        一会,7号寝室里传出《童年》的口琴声。

        我依然一动不动的用手支撑栏板上,感觉到身体那样的没有力气,回转身来,屁股靠着栏板,从7号寝室的窗户看到里面,郑青梅坐在我的床上,一边听着口琴,一边看着枕边的小说,郑青梅随手拿起一本书,放在腿上,并没有翻开。

        郑青梅也喜欢看这样的小说吗?我立刻感觉到嗓子里有种冒烟的感觉,我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郑青梅拿起书,站起来的时候,从窗户看到我,我立刻掩饰地转过身去。

        郑青梅疾步走出来,举着书对我说:“我看看。”

        我来不及说话,一个劲点头。我感觉内心一下子亮堂了,变得兴奋,快乐。

        郑青梅拿着小说走进6号寝室。我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个部分也被郑青梅拿走了,然后看看小院花草树木,看看小院之外的景物,似乎一切都显得那样美丽,可爱!

        沙市,我爱你!我感觉到内心里有个声音愉快地叫喊。

        木山从窗户看着我,用手招呼我。

        我愉快地走进寝室,木山说:“你穿上t恤衫,裤子,我们看看。”

        我看看刘大娇,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背过去,”刘大娇笑着说,“我不看。”

        大家一起笑起来。

        我趁刘大娇转过脸去,迅速换上新买的衣服,然后穿上拖鞋,感觉自己变换了一个人似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地笑起来。

        “佛靠金装马靠鞍,”黄平开心地说,“多帅啊,我早都说过,齐汛是厂里第一帅。”

        刘大娇连忙转过身来,拍掌叫道:“真帅!”

        我被刘大娇这样夸赞搞得很不好意思,但又不好马上脱下衣服,只好走出寝室,来到走道上,内心里感到莫大的满足。

        郑青梅站在走道上看书,看见我穿上新的衣服,不觉一惊,笑着说道:“潇洒。”

        我的脸立刻红了,感觉自己飞起来了,虚荣心受到极大的满足。我不好意思继续待在走廊,急忙躲进了7号寝室。

        “我们厂,第一帅,我早就说过。”黄平再次见了我,不由自主地就竖起了大拇指,无比自信地说。

        木山立刻换上了t恤衫,看上去精神,帅气。

        黄平再次伸出大拇指,夸奖道:“第二帅,但,牙齿第一白啊。”

        刘大娇笑呵呵的样子,直不起腰来。过了一阵,抬起头看着黄平笑着说:“黄平,你也买同样一套衣服,三个人穿一样的衣服,就像‘小虎队’那样。”

        黄平像是受到启发,大声回应:“好的,你们在哪里买的?我去买一套。”

        郑青梅不屑地看了一眼黄平,笑着说:“你要是穿这套衣服,和他们站在一起,影响整体的美感,还是不用了吧。”

        黄平气不打一处来,但又不好发火。

        郑青梅拉着刘大娇回6号寝室去了,木山跟着走出了7号寝室。

        黄平这才愤愤地骂道,然后伸出中指,吼道:“我操!”

        我默默地用剪刀剪去新衣服的商标,然后把换下来的衣服放到塑料桶里,拎着一袋洗衣粉,走出寝室来到一楼的洗漱间,默默地洗衣服。

        洗漱间好几个姑娘在洗衣服,姑娘们叽叽喳喳,有说有笑。我不敢去看姑娘们,只顾默默洗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