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二个月工资发了四十多块钱,我心里十分高兴,我买了两双鞋,一双运动鞋,我自己穿;一双解放鞋,邮寄到家。

        厂里实行三班倒。我预感到厂里的发展有了新的希望!

        我被安排在夜班,下午六点上班,到凌晨两点下班。

        下午六点,我准时来的车间,看见裴春梅在各个小组认真检查。裴春梅对工作的认真负责,这样的一种精神一直影响和激励着我。

        我从口袋里搜出钱,小心翼翼地递给裴春梅。

        裴春梅笑着问:“干什么呢?”

        “你给我的饭菜票,”我认真地说,“今天发工资了,还钱给你吧?”

        裴春梅摇摇头,笑着说:“不用了。”

        我再次把钱放到裴春梅手里。

        “不用,真的不用还,”裴春梅笑着说,“我都忘记这事了。”

        郑青梅站在旁边偷偷地笑。

        我不好意思的继续要还给裴春梅,但裴春梅还是不愿意要了。再一次感觉裴春梅像姐姐一样,给予我的东西,是不需要还的,内心里泛起一股像是亲人般的温暖。

        “班长,你让我怎么感谢你呢?”我小声问。

        裴春梅看了一眼我,笑道:“这是怎么回事啊,这点小事老说,老说什么呢?”

        我有的懵,不知道怎么说了。

        “好好工作吧。”裴春梅正色道。

        “厂里招了这么多人,”我转换话题问,“是不是接了很多单子?”

        “是啊,”裴春梅笑着说,“所以,你要好好干,厂子会重新火起来。”

        “好。”我说,内心里盼望着厂子做大做强。

        “呵呵。”裴春梅笑了笑。

        “厂里最红火的时候,有多少人?”我试探着问。

        “二百多人。”裴春梅笑着说,“那时候,没日没夜地生产。”

        “但愿,”我说,“再次回到那个时候。”

        裴春梅点点头,问:“你工作之外,有什么爱好?”

        我想到自己没有什么爱好,唯一喜欢的就是看看小说,于是说:“没有什么爱好,就看看书吧。”

        “什么书?”裴春梅问。

        “最近,我在看《简.爱》。”我说。

        “是那个家庭老师的爱情故事吧?”裴春梅问。

        “你看过?”我问。

        “几年前看过。”裴春梅不好意思地说,“现在好久都不看书了。”

        我“哦”了一声,感觉到两个人之间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个人爱好上没有可以交流的了。

        快下班的时候,裴春梅走到我跟前,不时对我笑笑,像是有话说,几次欲言又止。

        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问:“班长,什么事情?”

        “对了,问你一下,你有女朋友吗?”裴春梅问。

        我吃了一惊,不知道裴春梅怎么问我这样的问题,只好如实说:“没有。”

        裴春梅听了,微微一笑,放心地问:“你能不能和小郑一起回去呢?”

        “为什么?”我忽然疑惑不解地问,内心里一下子激动不已。

        “现在马上要下班,她说这个时间回宿舍有点怕。”裴春梅笑着说。

        “她自己怎么不说呢?”我说,“我们认识的呀。”

        “她只是问问,看你同不同意?”裴春梅笑着说。

        这时,我才想到好久都没有说过话了,心想,刚好有这样的机会,我想和郑青梅好好地聊一聊,比如,男伢怎么去接近姑娘,或者男伢和姑娘交往应该注意什么等等,想到这里连忙答应说:“行,行。”

        “你要当好‘护花使者哟’。”裴春梅眨眨眼,意味深长地说。

        我一正言辞地说:“班长,小事一桩,一定完成任务。”

        “那,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裴春梅小声说,“这么晚了,路上注意安全。”

        我看着裴春梅可爱的样子,笑了笑。心想,我有什么担心的啊。想起即将和郑青梅一块回宿舍,不由得又紧张起来,突然又遇到这样的时刻,心怦地跳得厉害。几次想去看郑青梅,都很不好意思。

        一直到下班的时间到了,郑青梅找到我,小声地问:“班长都跟你说了?”

        我看着郑青梅有点难为情的样子,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点头,然后不由自主在她丰满的胸脯上停留了几秒钟。

        郑青梅依然小声说:“我打开水就过来了,你在厂门口等我。”

        我顿时激动起来,心想,一定要冷静,控制自己的情绪,想着想着快步走到厂门口。

        我站到厂门口,焦急地等待着郑青梅,但不知什么原因郑青梅迟迟没有来。

        抬头看看天空,无数的星星围绕着小船一样的月亮,多么美丽的夜晚。四周一片朦胧,静悄悄的!

        裴春梅和郭永珍打着电筒,骑车经过厂门口,裴春梅看见我问:“怎么还没有回去?”

        “等郑青梅,”我连忙解释说,“她去打开水去了。”

        郭永珍阴奉阳违地问:“你怎么不陪她一起去打开水呢?”

        我顿时感到恶心,但当着裴春梅的面没有回应郭永珍的话。

        “今天可要当好‘护花使者’哟。”郭永珍继续说,咯咯地笑个不停。

        我刚要说什么,听见裴春梅说:“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是的,班长。”我大声说,心想,这个你就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郭永珍先骑车驶出大门,裴春梅跟在后面,两束电筒光一前一后在路上晃动,渐渐地消失在朦胧的夜色里。

        车间里另一班的同事已经开始了工作。下班的同事差不多都走了,厂门口再一次安静下来。我更加激动,果然有机会单独和郑青梅在一起了,我想,今天问问到底有没有男朋友,还有一些白天不好问的问题,既然是单独在一起,那就看临场发挥了。我越想越开心,越想就越兴奋。

        郑青梅终于提着热水瓶走过来,离我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站住,怯怯地冲我叫道:“走吧。”

        我吃惊地看了看不远又不近的郑青梅,不明白郑青梅为什么要这样做。夜色之中的郑青梅更加妩媚动人,犹如仙女一般。

        “好吧。”我虽然感觉到一丝不快,但还是很愉快地回答。

        郑青梅从我的身边走过,随风飘散着浓浓的醉人的香味。我想紧紧跟着郑青梅,希望能和她好好地说说话;但郑青梅走得很快,一下子就走出了厂门,我一阵紧追,郑青梅也一阵快步走,两个人总是保持着一段距离,我的思绪一下子打乱了。

        “怎么啦?”我落到郑青梅后面,总是不近不远的距离,非常纳闷地问了一声。我像是一个被抛弃的人,充满了无助和心酸。本想在此刻有这样的机会,单独和郑青梅好好说话,但那样的一个距离,怎么交流呢?我一下子懵了。

        我依然反复想着和郑青梅交流的几个问题,精简字数,便于说出:第一,你有男朋友了吗?第二、你平时有什么爱好?第三,问怎么样去追求姑娘?我不停地想,然后反复组织着语言,看怎么问得巧妙,让郑青梅能回答。

        郑青梅还是保持原有的距离,依然走得飞快;我为了赶上郑青梅不得不跑起来。郑青梅看我跑,她也小跑起来。两个人距离始终是两米多的距离,这样的距离,好像不方便交流这三个问题,或者说,这样的距离根本无法进行语言交流。

        我终于泄气了,不解地停下来慢慢地走着。郑青梅也慢了下来。我心里反复问自己,心想,这是怎么啦,怎么啦?难道是我哪里做错了吗?我做错什么了吗?但百思不得其解。

        眼看就要到宿舍了,我再一次想靠近郑青梅,于是快步向前走,郑青梅发现我又加快了步子,不由得也加快了步子。我看到这个样子,不觉好笑吗,只好慢下来,郑青梅也慢了下来。我再次快步走上前,郑青梅非常灵敏地快走几步,总是保持着“安全”距离,我几乎绝望了。

        就要到宿舍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鼓起莫大的勇气,大声问道:“你有男朋友吗?”

        郑青梅头也没有回,用肯定的语气喊:“没有。”

        我心中一喜,也感觉不要问另外两个问题了,内心里感觉到了一些安慰,所有的不快和绝望立刻消失,内心里无限满足。我想,虽然和郑青梅没有并排走着,但郑青梅的“没有”,就像一剂镇定剂注入我的体内,内心里水一样平静,平静而舒坦,一种说不出来的快乐,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一种愉悦。

        郑青梅换了一下手提热水瓶,她显得很累的样子。

        我带着一种怜惜的心情跑上去,怯怯地喊:“我帮你提着吧。”

        郑青梅就像受惊的小鹿猛地加快了脚步,喊:“不用了,不用了。”

        我再次纳闷,这又是为了什么?

        周围依然安静,只有两个人急促的脚步声。我忽然有种担心,这个时候如果遇见坏人怎么办?

        我看着像奔跑一样的郑青梅,她那样的脆弱,忽然有一种想保护她的冲动。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感觉非这样做不可。

        “可不可以走慢一点?”我竭尽全力地喊,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绝望。

        郑青梅没有说话,也没有停止,两眼望着前方,好像看到了什么一样。

        我顺着郑青梅的眼光看去,发现前面有个人影急冲冲地走来。

        我冲了上去,夜色中看清那个人影是个文质彬彬的男伢。我想着,感觉身后的郑青梅明显放慢了脚步。

        我依然毫不犹豫地冲向那个男伢,想在男伢和郑青梅之间建起保护圈,猛然感觉到了无限大的勇气和胆量!正当我走到那个男伢跟前的时候,郑青梅在后面立即喊了一声:“齐汛,你先回去吧。”

        郑青梅的话,让我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和勇气。片刻之间我明白了什么,没有任何言语,没有任何反应,我选择了木然的离开,头也不回地向前走。

        余光中看到那个男伢戴着眼镜,穿着西装,居然打了领带。

        男伢在我身后似笑非笑的声音说:“谢谢你,送我女朋友。”

        我想:好你个郑青梅,刚刚问你,你都说没有男朋友,现在怎么就有了?想到这里,又有很多的无奈,快步往宿舍走去。

        守门房的王老头的寝室开着门,他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下晚班的工人。王老头见我来了,出来开大门的锁。

        我走进了小院子,王老头急忙问:“还有没有人没有回来?”

        我没有理会王老头,此时的心情极为不快,什么都不想说。

        王老头见我没有回答,也没有再问什么,默默地将大门锁好。

        我上楼,走进7号寝室。木山熟睡之中。我推了推木山,熟睡中的木山翻身又睡着了,我不忍心再打扰木山,猛地看着木山手臂上那个“忍”字清晰可见。

        稍后,我悄悄地拿了毛巾,肥皂,衣物,到楼下的洗漱间。我小声自言自语说什么,今晚和郑青梅之间,算是一个了结,但心里却燃起了一堆火无法平息;我索性将一桶凉水举过头顶,然后从头顶泼下来,水从头部一直流到全身,感觉身体一阵冰凉。

        我叫了一声:“好爽!”又泼第二桶水,第三桶……也不知泼了多少桶,只感觉身体冰凉,也舒服多了。

        我上楼回寝室睡觉,翻来覆去睡不着。过来好久听到了铁门的撞击声。我连忙起床出去看,果然看见郑青梅像猴子那样很熟练地翻过铁闸门,弄得铁闸门咣当咣当响,在安静的夜里响声更加大。院门口还站立着一个人,就是刚才路上遇见的那个男伢,我不想看他,把目光转移到上空,漫天的星辰。我好像是在寻找一颗星星,找啊找,找啊找……不知不觉,感觉漫天星光的夜晚多么安静,多么美丽啊。

        郑青梅翻过铁闸门,悄悄地走上楼,经过7号房间时,猛然看见我站在走廊地上的栏板旁,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平静下来,又像一只猫一样溜进了自己的寝室。

        我重新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想着郑青梅怎么这样撒谎呢?这一次是想着把郑青梅这个人从在脑海里彻底清除,永远不要再想到这个人,或者说,再也不想和她交往了,哪怕是说一句话;随后,忽然想起冬梅,想起很多很多的同学,又想起了科任老师,想着想着,再一次懊悔不该从学校出来,告诫自己以后做事不要冲动,要三思而行。

        我躺了很久,还是睡不着,索性起床;然后悄悄地来到走廊上,小院子非常安静,抬头再次看到漫天星光,天空依然是那么美,那么安静。我想着,忽然之间,发现了一颗非常亮的星星。我一直望着那颗非常亮的星星,思想万千。星星虽然遥远,似乎给予我安慰和陪伴。一阵微风吹来了,院子里传出沙沙的响声,低下头看见两棵树依然像两个巨人一样默默地矗立着,也像是陪伴着我,或者,我陪伴着树,也陪伴着这美丽的夜,美丽的遥远的星空。

        中午,我忽然醒了,发现寝室门是打开的,刺眼的阳光射了进来,今天天气真好啊。

        我拿了牙刷毛巾下楼洗漱,在洗漱间碰到郑青梅也在洗口。郑青梅对着我笑笑,我没有理睬,但内心里那些不快的情绪一下子就消失了。

        郑青梅依然那样漂亮的脸,眼睛里发射出灼热的光。我一边洗口,一边想着内心里还有郑青梅存在,明明想忘记这个人,却忘不掉,或者说郑青梅并没有完全从内心里抹去。我想,既然郑青梅有了男朋友,那么,就祝福她吧,内心深处再次涌现出无限的遗憾。

        郑青梅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讨好地说:“带你去溜冰吧?”

        溜冰?我摇摇头,表示没有兴趣了。再次听郑青梅说到溜冰,想到只是在水泥上滑行,并没有多大兴趣。我想,既然是溜冰,怎么的也要在冰上溜啊,在水泥面上溜,那叫什么溜冰,顶多算是滑行,不能叫溜冰。

        郑青梅大笑了起来,说:“溜冰很好玩哟。”

        我只好不解地说:“不想去。”

        “我一开始也不想去。后来去了一次,就想去第二次,哈哈。”郑青梅笑着说。

        “在哪里溜冰?”我问。

        “少年宫。”郑青梅笑着说。

        我似乎明白了,本想再次拒绝,但选择默认,很快就十分好奇,真不知道水泥地面是怎么溜冰,忽然来了兴趣,又担心郑青梅说话不算,强调问:“什么时候?”

        “过几天,休息的话,我带你们去溜,一定教会你哟。”郑青梅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十分有趣的说。

        “多少钱一张票?”我问。

        “我请客。”郑青梅爽快地说。

        “好的,到时候不要忘记了哦,可不要说话不算话哟。”我说,再次强调。

        郑青梅冲我笑笑,点点头,表示出一种肯定。此时的郑青梅依然漂亮,虽然我的心里涌现出无限遗憾,但郑青梅的笑脸依然让我为之动容,我希望两人还能做朋友,还有,即使很多年之后,依然会记起这样的一位美丽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