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郑青梅一个人在走廊里默默地绣花。

        我还是认为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想好好地和郑青梅待一会。悄悄地搬出一把椅子,然后佯装着坐到椅子上看书,不时观察着郑青梅的反应。

        郑青梅全然不管我的操作,一直认真地绣花。

        我只好走到郑青梅跟前问:“绣的什么花?”

        “我也不知道,”郑青梅面无表情的样子,“混时间。”

        我看到郑青梅一张清白的脸,她今天没有化妆?我想,忽然有点可怜她了,故意说:“其实,你素面朝天比化妆更漂亮。”

        郑青梅勉强地笑笑,说:“其实,一个人的美,应该在于内心。”

        我吃了一惊,没有想到郑青梅会说出这样的话,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你是指梦进城吗?”

        郑青梅笑起来。

        “说实话,一开始看见梦进城,就想,怎么有这样丑陋的人呢?”我淡淡地说,“这么长时间了,发现梦进城是一个好人,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而我,自愧不如。”

        “你怎么啦?”郑青梅好奇地问。

        “我胆小,怕事,还自私,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也不去追求喜欢的人,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活该这样。”我对着郑青梅说,像是发泄一般,更像是对着郑青梅忏悔。

        “我也一样,爱慕虚荣,爱化妆,总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郑青梅笑着说,眼角里流出眼泪,“谁知道,他有女朋友,还脚踏两只船。”

        “我帮你去修理他。”我大声喊道。

        郑青梅轻轻地摇头,“算了,没有意义,那样的人,不值得。”

        “对不起啊,”我感觉很不好意思,说,“我不会说话办事。”

        “没有什么,”郑青梅勉强笑着说,“你和熊礼英怎么样了?”

        我摇摇头,“我们仅仅就是朋友关系,估计人家早忘记我了吧。”

        “齐汛,我发现你帅气了,也成熟一些了。”郑青梅说,感觉像是悟到了什么。

        “真的吗?”我热切地看着郑青梅,感觉看郑青梅的感觉不一样了,不再是那个只注重美貌的人了。

        “什么时候,再跳霹雳舞?”郑青梅故意笑着说。

        “好啊,随时都可以。”我也故意笑着说,“你唱的歌真好听,比原版都好听。”

        郑青梅终于笑起来,但笑的声音有些嘶哑,小声说:“我有点想我表姐了。”

        “你表姐在哪里?”我吃惊地问。

        郑青梅捂住脸,身体不停地抽泣,小声说:“她在尼姑庵。”

        “尼姑庵?”我极为好奇地问。

        “她,还是大学生呢。”郑青梅一边擦眼泪,一边小声说。

        “你表姐怎么去尼姑庵了?”我追问。

        “很多人对于这样的选择不理解,”郑青梅伤感地说,“其实,就是谈了几年的男朋友,分手了。”

        我长叹一口气。

        “现在,我感觉,”郑青梅忽然止住了眼泪,神情坚定地说,“我也想出家了,看破红尘了。”

        “你可别这样啊,”我急切地说,“你不要因为一棵树死了,而放弃整个森林啊。”

        “进入空门,无牵无挂,多好啊。”郑青梅冷冷地笑着说。

        “我觉得还是不要进空门,”我故意说,“想想你的那个人,该多么痛苦啊。你看我一个人,多么孤单啊。”

        “你,孤单?”郑青梅问。

        “是啊,”我说,“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你其实是个花心大萝卜,一点都不专一。”郑青梅笑着说,“处处留情,最无情。”

        “你说我吗?”我问。

        “是啊。”郑青梅笑着说。

        我感觉到脸红,其实,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或者说,一个很好奇的人。

        “你看木山,那才专一,重感情。”郑青梅说。

        我点点头,深深地自责。

        郑青梅难过地说,“我再也不相信什么爱情了。”

        “什么是爱情?”我忽然问。

        “我也不知道,”郑青梅愣愣地看着我,“你认为,有爱情吗?”

        我摇摇头,说:“我从未谈过朋友,不知道有没有爱情,我想,应该有吧。”

        “你一进厂,就和裴春梅好?”郑青梅轻声问。

        “我没有啊?”我吃惊地说,像是在问自己,心想,那只是对一个人的好奇心。

        “你对慕再荣又产生好感,是不是很滥情?”郑青梅依然冷笑着说,“对了,还有熊礼英。”

        我感到震惊,想不到郑青梅时时关注着我,而我却一无所知。

        “你应该向木山那样,你看黄平对燕子,魏华松对付敏,哪个像你那样见一个喜欢一个?”郑青梅厉声说着,不时环顾四周。

        “我是关注一个人,说简单一点就是交朋友,普通朋友,不是去追求一个姑娘,再说,我害怕追求谁,因为,我一直都很自卑,那种自卑是骨子里的,我认为很多事,都不可能发生,但是,内心里又充满好奇,喜欢,担心会害了人家,但我会默默地祝福。”我怯怯地说。

        郑青梅愣愣地看着我,她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过了一会,说:“既然喜欢一个人,就要想千方百计得到她,然后全力以赴对她好。”

        “我不是这样想的,喜欢一个人,希望她幸福快乐。”我肯定地说。

        “只是建议,希望能喜欢一个人,就喜欢到底。”郑青梅笑着说。

        我点头,很想问郑青梅是否曾经想对我好,但很快就否定这样问的必要,因为我想,如果这样问,无论结果怎么样,对彼此都会很尴尬,我想。

        我说:“我一个人,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啊,什么样的苦无所谓。”

        “你到底喜欢谁?”郑青梅问。

        “远在天边……”我鼓起勇气说,脸一阵发烫。

        郑青梅四下里看,然后又站起来往院子里看,仔细想想,但还是没有猜出是谁。

        我很想说出郑青梅的名字,看着有点伤心的郑青梅,只好说:“一楼的。”

        “一楼?”郑青梅更加疑惑,问:“谁啊?”

        我忽然想起那个和慕再荣一样发型的姑娘,还不知道别人叫什么,不由得笑笑,说:“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和慕再荣一样的发型的姑娘。”

        “你真逗,慕再荣走了,你又移情别恋了?”郑青梅笑着说。

        “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十分好奇地问。

        郑青梅不紧不慢地说:“她叫钟依萍。”

        “钟依萍?”我问,感觉这个名字很有意思。

        “表姐一年也只有几次的机会回家,每次回去的时候都是半夜回家,天没有亮就回庵里。”郑青梅思索着说,“我想回去,但担心见不到表姐。”

        “你可以写信,”我立刻说,“约时间见。”

        郑青梅点头。

        我心中涌现出各种各样的想法,顿时觉得好奇,更为这样一个看破红尘的女大学生惋惜,接着问:“我能不能见到她一面呢?”

        郑青梅说:“可以啊,我写信打听一下表姐什么时候回家,然后我带你去见表姐。”

        我高兴地问:“真的吗?”

        “真的。”郑青梅笑着说。

        我看到郑青梅的眼睛里闪着奇异的亮光,感觉这样的一天一定会到来。于是,我怀着无限的美好希望,等待着有这样一天尽快到来。

        一天傍晚,我在寝室里躺在床上看书。

        郑青梅悄悄走进7号寝室,等我反应过来,郑青梅已经走到了很近的位置。

        我吓了一跳,手里的书都掉落到地上。

        “哈哈,胆子这么小?”郑青梅笑了两声,说,“马上去6号寝室去一趟。”郑青梅说完就走出7号寝室,回到了6号寝室。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跟着郑青梅来到6号寝室,发现7号寝室的男生都在这里坐着。心想:这不是很平常了吗,最近7号寝室的男伢除了我,有事没事都喜欢到6号寝室来玩。

        郑青梅关上门,像是审讯似的问我:“齐汛,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

        我不知所措,就目前实际情况看确实没有,于是,我淡淡地说:“没有。”

        “梅香不是你的女朋友吗?”郑青梅故意问。

        我的脸顿时发烫。

        “是不是女朋友?”郑青梅继续问。

        “同学,那时是小学二年级同学,听说订婚了。”我赶紧分辩。

        “齐汛,你有一个优点,”郑青梅像是对着众人说的,“诚实。”

        寝室里的人都大声笑起来,有的还鼓掌。

        我一连说了几个,“谢谢,谢谢。”

        郑青梅很高兴地说:“我帮你介绍一个,行不行呢?”

        我顿时极为紧张,不想找什么女朋友,或者谈女朋友,因为厂里的效益不好,目前生活都存在问题;但想到是郑青梅的介绍,不想拒绝她,于是大胆说:“早就预料到了。”

        “你的第六感很准。”郑青梅笑着说。

        “真的?在哪?”我有点迫不及待。

        “远在天边,”郑青梅笑着对我说,“近在眼前。”

        我感觉到了什么,用极快的速度扫视着整个房间,果然发现有一个陌生的小姑娘:大约十六七岁,学生模样的姑娘,双肩书包放在胸前,有点怯怯的神情注视着我。

        “我相信你的眼光。”我大胆地说,猜想这个姑娘,就是郑青梅要给我介绍的女友。

        “人家可是校花哟。”郑青梅说完,果然走到那个学生模样的姑娘跟前,双手附在姑娘的肩上。

        真的是她呀!我心里面一阵紧张,再一次打量那个姑娘:白白的脸庞,泛起了一丝红晕,穿一件蓝色t恤,比郑青梅要胖一点,更为丰满。

        这时,寝室里的人都开心的大笑起来,吵吵闹闹的说些什么,十分的开心。

        我这时有点难为情了,因为这件事一点准备都没有。我有意识地向后退,想找个机会溜出去。

        魏华松和黄平跑到门口堵住房门,那样的一系列的动作,逗得寝室里的人,一阵大笑。

        郑青梅又说:“我们是认真的,你难道还不相信我们吗?”

        “没有,从来没有。”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急急地补充了一句:“她叫什么名字?”

        本来很平常的话,寝室里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姑娘大方地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来,示意握手,说:“我叫李雪梅。”

        我感到头皮发麻,身体无法控制地紧张,但装着镇静地握住了李雪梅的手,立刻感到姑娘的手无比柔软,那样的柔软进入到我的内心里。终于,算是有了严格意义上的女朋友了。

        “我叫齐汛。”我故意大胆地说。

        “早告诉李雪梅了。”郑青梅笑着说。

        寝室里前一秒都极为安静,有人控制不住发出细微的笑声。猛然地,寝室里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我和李雪梅的相识,使得我不再孤独,不再是寂寞,时不时地站到走廊向宿舍旁边的小路望,经常可以看到李雪梅上学,放学。

        李雪梅总是回头望望,向我挥挥手。

        一次李雪梅放学经过,我终于鼓起勇气喊:“李雪梅,李雪梅。”

        李雪梅果断地走进宿舍小院,然后沿着楼梯上了二楼。李雪梅的举动让我感到既紧张又高兴。

        李雪梅渐渐地走近我,我再一次感觉到头皮发麻,没有地方可去。忽然想到8号寝室是空的,没有人住,就迅速躲避冲进8号寝室。

        李雪梅跟着走进8号寝室。我看见李雪梅大口喘息,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不知所措。

        我想到人家还是学生,便立刻调整了心绪,不好意思地问:“放学了?”

        李雪梅高兴地点点头,说:“嗯。”

        我看着李雪梅放书包,还是有种内疚,人家还是一个学生,这样做是不是不道德,又想到黄平的女友燕子比李雪梅还有小一两岁,也就觉得心安了。

        李雪梅大方地问:“你是哪里人?”

        “普济。”我说。

        “这个厂,”李雪梅说,“前几年很火,这几年不太好了。”

        “所以,我们来改写。”我很狂妄地说。

        “你不打算回去了?”李雪梅问。

        “不回了。”我果断地说。

        “你们也拯救不了这工厂。”李雪梅看着我的眼睛,实事求是地说。

        我的心像是被激浪撞击了一下,感觉不久就要离开这个厂,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李雪梅对我笑笑,这样的厂很多,再找一个呗。

        我摇着头说:“不过,没有文凭,没有技术,没有人要啊。”

        “那就等等,总有机会。”李雪梅很轻松的样子说。

        我像是看到了希望,同时感觉到自己激烈的心跳,“谢谢你的鼓励,支持。”

        “听说你会跳霹雳舞?”李雪梅惊奇地问。

        我微微地点头。

        “我想看看,好吗?”李雪梅兴奋地叫道。

        我不好拒绝李雪梅的要求,自从上次跳了霹雳舞之后,也感觉自己自信多了,像卸下了沉重的包袱。

        “跳啊,教我跳吧。”李雪梅用手推了推我。

        我顺手抓住了李雪梅的手,手把手教她跳霹雳舞。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一日黄昏,我倚坐在走廊上看书。

        两个寝室里的人聚在一起闲聊。

        李雪梅背着书包,慢慢地走进小院。

        “齐汛,你女友来了。”郑青梅冲我喊了一声。

        “看,齐汛的女朋友多漂亮啊。”刘大娇也跟着说。

        我抬起头,果然看见李雪梅走进院子了,高兴地叫:“李雪梅。”

        李雪梅也兴奋地向我挥手,笑着走了进来。

        郑青梅突然走到我跟前,问:“你敢不敢吻你的女友?”

        我笑笑,心想:这有什么呢,又不是没有吻过。

        黄平说:“他没有那个胆量,敢赌,赌什么都可以。”

        郑青梅带着挑逗的语气鼓励我说:“勇敢一点,赌一赌。”

        我看着郑青梅十分投入的样子,心想:吻就吻。

        付敏问:“赌什么?”

        黄平挠挠头说:“赌晚饭,输了请大家吃晚饭。”

        付敏说:“你哪里有钱呢?”

        黄平说:“你不管啥,我赢定了。”

        “要是输了,不兑现怎么办?”郑青梅一脸认真地问。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黄平脱口而出。

        郑青梅双手击掌,啪的一声,叫道:“好,今天就看你们谁赢了。”

        我犹豫起来,因为担心李雪梅不会同意,便说:“还是不要打赌吧。”

        “认输了吧?”黄平猛地大笑,叫嚷道:“那好,你请客。”

        木山笑着给我打气,叫道:“不能输啊。”

        我一阵脸红,又不好说什么。

        “谈朋友,一个吻,没有什么,你要是吻了,我这个媒人也有面子。”郑青梅着魔似的说,“就算感谢我这个媒人了。”

        刘大娇说:“齐汛,别怕,跟黄平赌,让黄平请我们吃晚饭。”

        黄平在一旁挑逗地说:“敢不敢,敢不敢?”

        木山使劲推我,示意我大胆去做,走廊上的男伢姑娘用各种方式都像是在为我助威。

        我深吸一口气,也许是为了郑青梅的要求,也许是为了今晚的晚饭。我装着轻松的样子微微笑笑,点点头。

        走廊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叫喊声。

        这时,李雪梅已经上了二楼了,我急忙迎了上去,拦住了李雪梅,装着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与李雪梅商量一样,低头附在李雪梅的耳边小声说:“李雪梅,有件事情,请你务必配合一下,好吗?”

        李雪梅笑着看着我,一边走一边问:“什么事?”

        我的话到了嘴边,又缩回去了,感觉不好意思说出口。

        李雪梅还是往前走,我拦也拦不住,最后鼓起勇气说:“我想,吻你一下。”

        李雪梅推开我,继续向寝室的方向走去。

        我的心也凉了,同时感觉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但像似着了魔一样小声说:“帮帮忙,就这一次。”说完,一只手使劲拉住了李雪梅,李雪梅的身体失去平衡,我赶紧双手抱着的她的腰,还没有等李雪梅站稳,我就立即当众吻了李雪梅。

        李雪梅十分气愤,等身体站稳一把推开我,跑进了6号寝室。男伢们大都尖叫起来,然后是大声开怀大笑,魏华松拉起了哨音;姑娘们大都捂住脸来笑。

        我忽然感觉到自己被人愚弄了,十分愧疚地强装着微笑。

        郑青梅突然大叫:“不好,黄平不见了。”

        此时,大家才发现黄平跑得无影无踪。

        魏华松喊道:“早该想到的,我们下楼去找。”

        魏华松和木山首先到6号寝室里找,没有看到黄平;接着到二楼所有的寝室找,依然没有找到;魏华松和木山飞快地跑到一楼,然后一个个寝室去寻找,还是没有找见。

        门房王老头问:“你们在找什么?”

        “看见黄平了吗?”魏华松小声问。

        门房王老头指了指洗漱间。魏华松和木山立刻明白,两个人从两边的门冲了进去,硬是用武力把黄平押解到二楼的7号寝室门口。

        燕子急忙挤了过来,冲到黄平跟前,担心别人要把黄平怎么着似的。

        黄平被魏华松和木山押解到我跟前,第一句话就说:“哥们,我服了你了,你还真的吻啊。”

        “别废话,”郑青梅说,“快拿钱请我们吃晚饭吧。”

        黄平说:“饶了我吧,我没有钱。”

        郑青梅说:“没有钱,你赌什么呢?”

        “我以为齐汛不敢吻李雪梅,”黄平说,“以为赢定了的,哪里知道这哥们现在这么疯狂。”

        郑青梅固执地说:“不耍赖了,拿钱。”

        “我真的没有钱。”黄平求饶似的说。

        木山一本正经地说:“你没有钱,那你当众吻一下燕子。”

        黄平说:“我可不敢,我们手都没有拉过。”

        郑青梅问:“不会吧?还这么纯洁?”

        黄平转过头来看了燕子一眼,小声说:“真的。”说完,低下头,一言不发。

        燕子的脸通红,捂着嘴巴笑,冲进了6号寝室。

        郑青梅对木山说:“你搜搜黄平的口袋,看有没有钱?”

        木山也不客气,将黄平的所有口袋都翻了一遍,除了几张废纸,什么都没有。

        魏华松和木山松还是使劲地摁着黄平,魏华松吼道:“钱,藏在哪里?”

        “说,说。”木山也吼叫起来,“说了就放你。”

        黄平使劲扬起脸来,脸憋得通红,大吼道:“你们两人,把我往死里整啊,我的手臂都酸了。”

        木山吼道:“谁让你耍赖?”

        “快点说,”魏华松使劲摁住黄平的胳膊,叫道,“老实交代。”

        “放了我吧,我手臂快断了。”黄平绝望地喊道。

        魏华松和木山这才松手,黄平站直了身体一个劲甩膀子。

        我看着黄平狼狈的样子,心有所不忍,我想,不该和黄平赌这类事情,他赶紧走进6号寝室看李雪梅,李雪梅默默地坐在郑青梅床上掉眼泪。

        “我不是故意的,”我站立在李雪梅跟前,十分愧疚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啊。”

        李雪梅抬起头,她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说:“你还是赶紧去找工作吧,我看你们天天不上班,都是闲着无事尽出幺蛾子。”

        是啊,我想,天天不上班,大家都闲着没有事情,找乐子呢。

        燕子从口袋里搜出十块钱,递给黄平。黄平不好意思接,犹豫了片刻,还是拿到手里,说:“谢谢,发工资还你二十块。”

        “这才是小两口啊。”刘大娇笑呵呵地说。

        燕子伸出拳头,砸在刘大娇肩膀上。

        大家一阵好笑。

        黄平拿着钱飞快地跑下楼去了。

        我拉着李雪梅走出来,两个人站立在走廊上。

        “别动,我给你们照个相啊。”郑青梅说着,起身走进6号寝室。

        大家都哈哈大笑,没有当一回事。

        一会,郑青梅拿着一个长方体的皮包,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照相机。

        大家都吃了一惊。刘大娇问:“你什么时候买的?”

        “我表姐邮寄过来的,”郑青梅笑着说,“今天,给大家照相,但是,洗照片得自己出钱啊。”

        大家一致同意,一阵欢呼。

        我吃惊地看着郑青梅把照相机的镜头对准我和李雪梅,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烫。

        “你们再靠近一点。”郑青梅对着我和李雪梅说。

        李雪梅开心地靠着我,露出了喜悦的微笑。

        郑青梅一连拍了三张,叫道:“好了。”

        刘大娇立刻拉着木山,也站在刚才我和李雪梅照过的位置,说:“帮我们照一张。”

        郑青梅勾下腰,将镜头对准了刘大娇和木山,拍了二张。

        这个时候,黄平提着几包副食,饮料之类的东西上楼来了,让大家自己拿东西吃,大家早就饿坏了,都没有客气,一阵风似的一扫而光。

        郑青梅吃完面包,继续给燕子和黄平照相。

        我拉着李雪梅走到楼顶,两个人在楼顶的一个角落坐下来。

        李雪梅问:“你们几天没有上班了?”

        “二星期了。”我有气无力地说。

        “工资发了吗?”李雪梅问。

        “没有。”我小声说。

        “那你,”李雪梅关切地说,“那你,还有钱吗?”

        我一声不吭,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打转,眼前渐渐地模糊起来。

        “我手里,就这五块钱。”李雪梅说着,从口袋里搜出一张五块的纸币,递给我。

        我摆摆手,说:“不要。”心想,再怎么也不能要你的钱啊。

        “你在沙市,”李雪梅担心地说,“你手里没有钱怎么生活啊?”

        “还能在食堂赊。”我眨眨眼,控制着眼泪说。

        “你今后怎么办呢?”李雪梅问。

        “什么打算,过一天算两个半天。”我想起了黄平的那句话,消极地说。

        “那你要去找别的工厂啊。”李雪梅说。

        “找了,效益都不好,不招人。”我实事求是地说。

        “你拿着。”李雪梅再次把手里的五块钱递到我的胸前。

        我转过头去,坚定的语气说:“不要。”

        李雪梅的举动,可能是出于好心,但这似乎触碰到了我的尊严,眼泪从他的脸颊往下流淌,我想,无论如何不能要李雪梅的钱。

        “齐汛,也许,我不该告诉你,”李雪梅说,“我经常看到你在走廊上发呆,有时候看书,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转过头,看着李雪梅,欲言又止,却说:“我就是一个流浪者,一辈子都会漂泊,就像是没有根系的浮萍,随波逐流。”

        “你就不能稳定下来吗?”李雪梅问。

        “我又不想学什么手艺,也没有一技之长,还有就是吃不了苦,干什么都干不久。”我说,算是彻底对李雪梅交代了。

        “希望,”李雪梅认真地说,“你有所改变。”

        “我辍学之后,心如死灰,一切都无所谓了。现在只有一个愿望。”我哽咽地说,“希望你,好好读书,就算是为了我实现梦想。”

        “我想考师范,早点上班。”李雪梅说,泪水再一次滚落下来。

        “好,好好读书吧,”我依然很愧疚的说,“刚才,刚才吻你,真的不应该,对不起啊。”

        “没有什么,”李雪梅摇摇头说,“你知错就改,我原谅你了。”

        “无聊,”我低下头,低声说,“太无聊了。”

        “其实,”李雪梅说,“你应该找一条属于你自己的道路。”

        “我……”我说,“我一直迷茫。”

        “不要悲观,”李雪梅说,“只要你勇往直前,坚持到底,就会有收获。生活会慢慢好起来的。”

        我摇摇头,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抱怨道:“每天无所事事。”

        “大家都是这样在生活,”李雪梅安慰着说,“也许,你们工厂马上就开工了呢?”

        我摆摆手,感觉这样的想法已经不可能了,等待了这几个月,似乎明白了不久的一天,也会像那些离职的同事那样,默默地离开。

        “认识你,让我享受到了很多快乐,谢谢你。”我说着,拥抱住李雪梅,此时唯有拥抱才能表达彼此的情感。

        “为了你,也为了我,我一定好好读书。”李雪梅的头靠着我的胸脯,喃喃地说。

        我拍拍李雪梅的肩膀,说:“以后,你不要老来这里,这样耽误你的学习时间来看我,等你考上师范,我请你吃饭。”

        李雪梅已经泣不成声,她默默地点头,然后说:“我想你了,怎么办?”

        “就想想,我对你说的话。”我说。

        “你说的哪一句?你说的话多了。”李雪梅笑着说。

        “那就每一句话都想想,”我说,“一个月见一次吧。”

        李雪梅点点头,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用力地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