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中午下班了。我等钟依萍走了之后,准确地说是看着钟依萍走远,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原地思考,深思熟虑之后发现钟依萍就是我寻找的心灵相通的姑娘。良久,我才慢慢站起来,高兴地向食堂走去。

        木山和刘大娇在餐桌旁,紧挨着坐在一起,饭桌上放着我的一个饭盒,里面装满了饭菜。

        我走了过去,说了一声:“谢谢啊。”然后,坐下来吃饭。

        刘大娇伸出拳头打了我的后背一拳,笑着说:“吃饭都不积极了。”

        木山看着我微微笑着,用勺子从刘大娇碗里舀起一勺菜,塞入口中。

        郑青梅端着饭碗过来,来到我的旁边坐下来,将碗放在桌子上,摸出餐巾纸在板凳上擦了又擦,才坐下来。

        “新的工作,新的搭档,感觉怎么样呢?”郑青梅刚坐下来就问,好像有另外一层意思。

        我支支吾吾一阵,说:“没有什么,没有什么。”

        “我看你和钟依萍在一起很开心的,有说有笑,王主任在你们身边,你们都没有看到,还好你们没有影响工作。”郑青梅阴不阴阳不阳地说,“真的准备把李雪梅抛弃?”

        我吃了一惊,问:“王主任来了?”

        郑青梅噗呲一笑,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吃饭。

        郑青梅的话让我感觉到对不起李雪梅,我想,应该尽快对李雪梅说清楚;然后抬头看着郑青梅素面朝天的脸,惊奇地发现,郑青梅的没有以前的那样令我神魂颠倒了。

        木山笑着说:“离开李雪梅,是我的责任,要怪就怪我吧。”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就凭你是齐汛的叔叔,但在爱情的这件事情上,也没有发言权啊。”郑青梅理直气壮地说,“我做的媒,你们休想过我这一关,我就反对喜新厌旧的人,我今天跟你们说啊,在我这,这一关过不去。”

        “李雪梅现在怎么样?”我问。

        “还那样,好好的。”郑青梅吃着饭,没有看我。

        “那都是你开玩笑闹的,”我故意说,“人家还是个孩子。”

        郑青梅看着我笑,小声问:“是谁当众吻人家?”

        “那,还不是太无聊了吗?”我解释说,“还是不是为了那顿晚饭。”

        郑青梅很生气的样子责问:“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郑青梅,”木山说,“请你转告一句话,就说齐汛和她不可能有未来。”

        “这样的话,你们亲自去说。”郑青梅说,“我说不出口。”

        “我当面解释吧。”我说,“责任在我,一切都是我的错。”

        “郑青梅,想个办法,让齐汛和李雪梅分手吧。”木山固执地说,“他们完全不般配,你想啊,要是李雪梅考上了师范,或者考上大学,还看得上齐汛吗?”

        “为什么就看不上了呢?”郑青梅同样没有抬头,吃着饭问。

        “哈哈。”木山笑了两声,说,“再说,李雪梅妈妈是卖烤红薯的呀。”

        “原来,你们是这样想的啊?真正的爱情,不能只看家庭环境,物质方面……”郑青梅说着猛地抬起头,她的眼睛里饱含着泪水,“你们都不懂爱情,对你们说的有用吗?”

        刘大娇一个劲地将自己碗里的瘦肉,都夹给木山碗里,小声说:“你吃肉。”

        郑青梅冷冷地看了看刘大娇,忽地又笑起来,骂道:“你个没心没肺的,我们正在谈伟大的爱情,你呀。哈哈。”

        “我没有想过爱情,就是简单地过日子呗。”刘大娇轻描淡写地说。

        木山默默点头,微笑着,然后快乐地吃饭,嘴边故意吧嗒吧嗒响。

        郑青梅和我对视了一下,学着刘大娇把饭碗里的瘦肉夹给我。

        刘大娇此刻似乎明白了什么,叫道:“你们两人好坏,你们好坏。当着我的面这样做,哈哈,我不理你们了。”

        我忽然感觉眼泪都流下来了,我想,如果郑青梅不是开玩笑,如果一开始我和郑青梅就这样开始,现在也不会结束吧,那该有多好啊。我毫不掩饰地说喜欢郑青梅,但我还需要郑青梅喜欢我。希望的是那种相互喜欢,相互尊重的感觉。虽说我对郑青梅的那种喜欢一直没有改变,但不会因为自己喜欢就不顾一切去追求她,我想,我也需要郑青梅真正的喜欢我,就像我喜欢她一样。很显然,郑青梅做不到这一点,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我抬头扫视了整个食堂,眨巴在眼睛,模糊中发现钟依萍不远的饭桌上默默地吃饭。

        于是,我很想端着饭碗向钟依萍那边走过去,但最终没有那样做,只是一边吃饭,一边注视着钟依萍那个方向。

        “你是不是现在认识了钟依萍,然后就想抛弃李雪梅?”郑青梅站起身来,认真地看着我问。

        “我不是,”我的眼睛不敢看郑青梅的眼,继续说,“现在,我才发现和一个学生谈恋爱不道德,而且这样的思想一直困扰着我,不得安宁。”

        “那你,就是不负责任。”郑青梅杏眼圆瞪,怒目而视。

        “冲动,”我说,“当时,不是你们希望的吗?”

        “冲动是魔鬼。”郑青梅笑着说,“还是你直接和李雪梅说,好吗?”

        “我们好久没有见了,见了面,我会说的。”我说。

        “这件事情,是我提出来的,”木山说,“那天,我还带齐汛去见了李雪梅的妈妈,证实了,李雪梅的妈妈就是卖烤红薯的。”

        “木山,那你不要说了,这个跟你说的没有关系。”我说,不想木山因为这个背负压力和负担。

        “希望你们用平和的方式,不要伤害李雪梅。”郑青梅不依不饶地说:“做人要负责。”

        “负责,”我笑着说,“一定负责,我会对她说清楚的,请你放心。”

        “多么单纯的女同学啊,”郑青梅说,“就被你糟蹋了。”

        木山站起来,正视我的眼睛,厉声问:“你把李雪梅睡了?”

        郑青梅忍不住笑了起来,浑身抽搐着笑个不停,“木山,你冷静,冷静。”

        我毫不示弱地低吼:“我没有。”

        郑青梅忽然一本正经地说:“那怪谁,你不主动,还有女生主动。”

        “你是什么意思?”我冲郑青梅低吼。

        郑青梅还是那副正经的样子,小声问:“我就不信,你还是处男?”

        我气不打一处来,看了看四周,依然很小声地对郑青梅说:“我还真是,处男。”

        郑青梅捂住了脸,默默地吃饭。

        刘大娇这才小声说:“公共场所,还是文明一点。”

        “我真的是为了李雪梅好,”我苦笑着说,“你说,我一无所有,我有什么,真有那么一天,以后还不是害了人家。”

        “人家都跟我说了,不在乎你有没有钱,愿意和你一辈子厮守。”郑青梅说着,难以掩饰地笑了。

        “她对你说的?”我张开嘴问。

        “你心里要有数。”郑青梅说,“是不是超级喜欢你,任由你摆布?”

        “我们没有做什么啊。”我说。

        “不要说了,都看着我们呢。”木山冲着我低吼。

        我这才抬头看四周,所有的目光都看着我和郑青梅,包括钟依萍。我立刻低下头,只顾着吃饭。

        “齐汛,你到底有没有对李雪梅做什么?”刘大娇问。

        我摇摇头一本正经地极为小声地说:“真没有干别的,要说干了什么,那是李雪梅强吻了我。”

        郑青梅低下头笑起来,佯装着吃饭。

        “你要是做了什么,你可要负责,”刘大娇杏眼圆瞪,说,“不要玩了别人,就把别人甩了。”

        “没有啊,”我说,“我真的是冤。”

        木山嘿嘿一笑,说:“你都当众吻了人家,你还喊冤?”

        我狠狠地瞪了木山一眼。难道,木山和刘大娇就是这样认为我的吗?我想,别人怎么想,那是人家的事情,我能改变的就是自己,还有,我真的需要那么在乎别人的感受吗?

        下午上班的时候,我提前来到了工作台前,找到一把油壶,为机械的齿轮上油,又用粘满油渍的布块擦拭机械上的灰尘,把简单的机械擦得锃亮;然后,把工作的地方打扫得干干净净,凳子摆放整齐。

        钟依萍也来上班了,看到干净的工作环境,很开心地笑了,问:“你干的?”

        “不是我。”我故意说。

        “做好事,还不想不留名。”钟依萍笑着说。

        “钟依萍!”我大叫之后,认真地看着钟依萍,感觉心跳猛然加快。

        “什么事?”钟依萍坐下来问。

        “没有什么事。”我不好意思地说,“就是想喊你一声。”

        钟依萍低着头偷偷地笑。

        我很不好意思地也笑了,四下里看看,然后冷不丁地说:“钟依萍,我们下班后到外面走走,好吗?”

        钟依萍听见了,脸霎时间红了,头低下去了,低下去的时候,点了两下头。

        我感觉到心跳厉害,眼睛里潮湿起来,不停地眨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