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真的?”我半信半疑。

        “做双职工啊。”钟依萍开心地说。

        “我们这个厂,太差了。”我说,“要是换一个厂就好了。”

        “工厂的形势会慢慢好起来的,放心吧。”钟依萍说。

        “好的,”我说,“我就等着厂里的形势好起来。”

        “走吧,”钟依萍说,“你看这人都走了。”

        果然,湖边的游人也渐渐地少了。

        两个人站起来往宿舍走,半路上看到路边卖雪糕的摊位,我便拉着钟依萍去买雪糕。

        “雪糕多少钱一根?”我问卖冰棒的摊主。

        “三毛。”摊主热情大声说,迅速掀开了盖在箱子地上的旧棉袄。

        “不吃。”钟依萍拉着我说。

        “吃吧。”我很坚定地说。

        “不吃。”钟依萍依然拉着我的手说,“真的不吃。”

        “我就想买给你吃。”我更加坚定地说。

        钟依萍无奈了,问摊贩:“冰棒多少钱一支?”

        摊贩声音小了些,回答道:“一毛。”

        钟依萍说:“拿两支冰棒。”

        我冲摊主说:“拿雪糕吧。”

        “就吃冰棒,还凉快些。”钟依萍笑着说。

        “你吃雪糕,我吃冰棒。”我笑着说。

        “你吃雪糕,我吃冰棒。”钟依萍像是学着我说的,笑笑。

        “你们到底买什么?”冰棒摊主不耐烦地大声问。

        “雪糕。”我说。

        摊主再次打开冰箱,钟依萍迅速从里面拿起二支冰棒。我只好付了两毛钱。钟依萍这样的一种举动,深深地感染了我,她勤俭持家,很会体贴人,一股暖意传遍了我的全身。

        两人手牵着手,持着冰棒走在树影下,路灯的光线从树叶的缝隙里穿透过来,形成美丽的斑斑点点散落在钟依萍的身上,随着钟依萍的走动那些斑斑点点就像流水一样滑动,让人浮想翩翩,多么美丽的夜啊,让人陶醉。

        我颇有感触地说:“夜色太美了。”

        “哈哈,”钟依萍笑着说,“是啊,美得让人陶醉。”

        “主要是因为和你在一起,才感觉到快乐。”我说。

        “谢谢。”钟依萍小声回应。

        我的心被触动了,幸福一下子包围了他,我激动地说:“我们明天来看电影吧?”

        “不看。”钟依萍说。

        “为什么呢?”我问。

        “干嘛要乱花钱呢?”钟依萍反问道。

        “明天还出来吗?”我问。

        “可以啊,就这样走走,很好。”钟依萍举着冰棍很开心地说。

        “好的。”我说,眼睛里噙满了眼泪,心想,早点上班吧。

        宿舍就在不远的地方了。心想,这么快就到了啊,真想再重新走一遍。我目送着钟依萍走进3号寝室。

        第十五章:

        李雪梅见我进来,眼睛立刻就湿润了,有点嘶哑的声音说:“齐汛,我考上了。”

        我心里一怔,拉着李雪梅来的8号寝室。

        寝室里光亮些。我十分高兴地问:“真的吗?”

        “我考上了师范,今天是我来就是来告诉你的。”李雪梅说着,一把抱住了我。

        我一动不动,也没有推开李雪梅。

        “你怎么啦?”李雪梅问。

        我想了半天,没有找到一句合适的话。

        “你近来还好吗?”李雪梅关心地问。

        “你现在考试师范了,”我说,“有些话,我也对你明说吧。”

        “你说。”李雪梅说。

        “我们还是不合适,”我咬着牙说,“我就是一个农村人,你考上了师范,是商品户口了。”

        “这些,”李雪梅说,“有那么重要吗?”

        “非常重要,”我说,“等你毕业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所以,我提前为你作出正确的选择。”

        “你决定了吗?”李雪梅问。

        “我早都决定了,准备等你考上师范再告诉你。”我很认真地说,“我们还是朋友,永远是朋友。”

        李雪梅沉默起来,好像要哭起来。

        “你那天给我的二十块钱,我发工资后还你。”我说。

        “什么二十块钱?”李雪梅不解地问。

        “你上次送给我的书,里面夹了二十块钱。”我看着李雪梅的表情说。

        “我没有夹钱啊,”李雪梅说,“再说,我也没有那么多钱啊。”

        “那是谁放的呢?”我问。

        “上次,我到郑青梅那里坐了一会,郑青梅还看了书,会不会是她放的?”李雪梅说。

        我想想,按照李雪梅的说法,会不会是郑青梅放的二十块钱呢?我说:“我找个机会问问。”

        “不用问,”李雪梅像似想起什么来,说,“一定是她放的。”

        “那她为什么要放这二十块钱呢?”我像似自言自语地说。

        “同事之间,她可能觉得你困难,又怕你不接受,所以,夹在书里面。”李雪梅笑着说,“这样避免当面的尴尬。”

        我点点头,这样推理确定是郑青梅干的。我看看李雪梅,说:“那你现在应该好好读书,将来做个教师。”

        “嗯嗯,”李雪梅笑起来高兴地说,“谢谢你啊,你当时那么鼓励我读书。”

        “这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我说,“对了,以后,你就安心读书,争取优异的成绩毕业。”

        “那我们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李雪梅摇着我的胳膊问。

        “李雪梅,”我顿了顿,眼睛里沁出眼泪,小声说,“我们做朋友更好。”

        “为什么?”李雪梅大喊一声。

        “你是国家教师。”我控制着情绪说,“我就是一个农民。”

        “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李雪梅吼叫着。

        “等你,”我依然控制着某种情绪,小声说,“等你长大就明白了。”

        “我现在已经长大了。”李雪梅大声喊道。

        “李雪梅,”我握住李雪梅的肩膀,说,“你需要冷静一下,冷静。”

        “你是不是认为我不漂亮?”李雪梅低声说。

        “没有,”我说,“这里面有误会,就是一个玩笑。”

        “什么玩笑?”李雪梅不解地问。

        我不想再说什么,思考着什么,好半天才说:“李雪梅,忘了我吧。”

        “我不在乎你说的这些,农民怎么啦?教师又怎么啦?”李雪梅发疯地喊叫,“我可以不当老师,就做农民,和你一样进工厂。”

        “李雪梅,你冷静,冷静。”我摇晃着李雪梅的肩膀,吼叫道。

        李雪梅一把搂住我的腰,喊叫着:“我喜欢你,我爱你。”

        我推开李雪梅,说:“我不喜欢你,也不爱你,你不要逼我,好吗?”

        李雪梅松开手臂,后退一步,泪水从她的脸上流淌下来,喊道:“骗子,你就是骗子。”

        “我们之间,就是一个玩笑。”我咬着牙关说。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李雪梅喊叫着,哭着冲下楼去了。

        我本想追赶过去,但跑出8号寝室就停住了,我不想让钟依萍看到。看见李雪梅飞快地跑着,我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李雪梅孤独的身影在夜色中奔跑着,一会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的眼泪再一次奔涌而出,转身跑向楼顶。到了楼顶,看到一个很熟悉的人默默地仰视着月亮。

        我悄悄走近,小声问:“你给我的二十块钱,等我发工资还给你。”

        过了很久,郑青梅才说:“不过,你要答应我保守秘密。”

        我郑重地点头答应。

        “这钱,是我放进去的,但是,是刘小娇让我给你的。”郑青梅的声音很低,但字字清晰,“凤娇都不知道,不过,希望你谁都不要告诉。”

        我的眼泪再次奔涌而出,想起自己的碌碌无为,总是靠这个,那个资助,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呢。想到这里,我恨不得从这楼顶跳下去。

        “记住了吗?”郑青梅依然低声问。

        “记住了。”我的声音嘶哑。

        “你可以不爱小娇,但你不要伤害小娇。”郑青梅正色道,“不希望再出现下一个李雪梅。”

        月光之中,我默默地点头,任凭眼泪悄悄地滑落。

        裴春梅站在我和钟依萍工作的地方看了一会,笑呵呵地说:“你们都熟悉了。”

        我说:“很简单的,哈哈。”

        钟依萍也是笑笑。

        裴春梅对钟依萍说:“钟依萍,你脾气好,你去那边指导一下,教她们吧,刚进来的员工,什么都不会,烦都烦死了。”

        我说:“这不是你的工作态度啊。”

        “人啊,总是有点变化的吧。”裴春梅说,勉强地笑了笑。

        我愕然地看了一眼裴春梅,感觉这个时候,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钟依萍站了起来,过去指导别人去了。

        我心里也有点失落的情绪。裴春梅开始和我工作,但是两人怎么弄,都是配合不好。

        裴春梅把铁丝一扔,吼道:“不弄了,你也休息一会吧。”

        我心里面苦苦的,不知道裴春梅怎么变成了这样的一种工作情绪。

        过了一会,裴春梅还是忍不住问:“现在生活怎么样呢?”

        “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我说。

        “我看你和钟依萍,配合得很好啊。”裴春梅勉强的样子笑着说。

        我笑笑,试探着问:“你呢,怎么样?”

        裴春梅苦苦笑了笑,轻声说:“外甥打灯笼——照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