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木山却说:“齐汛,早就开始写了。你们没有看到,他的桌子抽屉里都是稿子。”

        郑青梅再一次愣住了,就像是被孙悟空使了定身术。

        “我会写一部纪实小说,完全尊重事实。”我不慌不忙地说,“等你们老了,还能通过文字,回忆年少的生活,还能记得某人某事。”

        郑青梅一下子像是害怕起来,走到我跟前,“你千万不要把我写进去哟。”

        我感觉到郑青梅是有点害怕了,于是故意轻描淡写地说:“哈哈,我都是用的假名字,谁也不知道哟,但通过事情知道是自己,也知道是某人。”

        木山也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

        我忽然想起什么来,问刘大娇,“凤娇,你是不是因为木山的牙,喜欢木山的?”

        刘大娇突然捂住嘴巴,笑着说:“谁跟你说的?”

        我看看木山,然后笑着说:“你说是不是吧?”

        刘大娇依然捂着嘴,笑着说:“妈呀,木山,这些话,你也跟齐汛说?”

        木山连忙说:“我没有说过。”

        我笑着问:“这么说吧,木山哪里打动你的?”

        刘大娇不好意思的样子,说出了一个字:“牙。”

        大伙一起大笑起来。

        寝室里,桌子已经摆好了啤酒和白酒,还有一些饮料。

        魏华松正在和一个人说话,走近看时,确实梦进城。只见梦进城瘦得不成样子了。

        梦进城见了我们走近,立刻站起来面对着我们笑着,很客气的样子,脸色惨白得吓人。

        木山半开玩笑地说:“兄弟,你受苦了。”

        梦进城眯着小眼笑了两声,说:“你也黑了。”

        木山说:“电阻丝烤的。”

        我带微笑说:“祝贺你回来。”

        梦进城连忙拱手作揖,微笑面对。

        这时,秀珥端着一个茶盘,茶盘里放着三个菜走进来。

        木山突然说:“秀珥,这几天要好好慰劳梦进城哟。”

        秀珥红着脸急忙放下菜,就走出去了。

        木山问梦进城,“这是哪里的菜?”

        “干妈餐馆弄的,嘿嘿。”梦进城说。

        “怎么,你也喊干妈?”木山问。

        梦进城说,“秀珥的干妈,跟着叫的。”

        我点点头,明白了。

        梦进城忽然又对我说:“快去叫钟依萍来吃饭哟。”

        我故意说:“叫谁?”

        黄平呵呵笑着说:“别装了。”

        梦进城笑着说,“我一回来,就听说,你可是开窍了啊,还别说,你们之间还真的般配,都有那么一种文艺,嘿嘿。”

        “梦进城,慕再荣走了,我刚认识的,叫钟依萍。”我本来不想说的,但还是担心梦进城把人弄混了。

        “哦,知道了。”梦进城摆摆手说,“等会,一起喝酒,都在酒里头。”

        木山也催我喊道:“快去叫钟依萍吧,我们今天大聚会。”

        我只好走出门来,向3号寝室走去,硬着头皮走进3号寝室里面,里面坐着几个姑娘,看到我进来,都有点吃惊的样子。

        我冲进3号寝室,一眼就看见了钟依萍,但钟依萍旁边还坐在一个人。忽然感觉到什么不对,不知道怎么说了。我想,但要是不说又无法上楼对木山他们交代,想了一会,紧张而怯怯地说:“我们今天一起聚餐,钟依萍,我来请你上去聚餐。”

        “谁请客呢?”一个姑娘用一种尖厉的声音问。

        “魏华松。”我说,压住火气,心想:你是谁啊,这样的态度。

        “请谁呢?”还是那个姑娘的尖厉的声音。

        我本来不想回答,看着钟依萍,钟依萍一声不吭。我还是实话实说:“请梦进城吃饭,还有6号寝室的姑娘,还有……”

        “梦进城,哼。”还是那个姑娘严厉地说,“他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听了,立刻就生气了,正要发作。

        钟依萍拦住我,说:“这个是我的堂妹,钟依丽。”

        我听钟依萍这样说,立刻改变了一种态度,用一种和气的态度看着钟依丽,讨好地说:“哦,钟依丽,一起去吧。”

        “我才不去呢。”钟依丽果断地说。

        “那下次,我单独请你们,”我怯怯地说,“钟依萍,我们去吧,他们都在等我们呢。”

        “你怎么和梦进城他们混到一起了呢?”钟依丽继续问。

        “不是混到一起,他是魏华松的朋友,我和魏华松,木山他们一个寝室的……”我没有把话说完。

        “对了,你们是四大金刚呀。”钟依丽用嘲笑的语气说。

        我无言以对,愤怒地看着钟依丽。

        钟依萍摇摇头,看着我,小声说:“齐汛,你去吃吧。”

        我看了看钟依丽,钟依丽的表情更加不好看了。看样子,钟依萍也不好参加聚餐了。

        我无比失落地退出3号寝室,回到7号寝室。木山问:“钟依萍来了吗?”

        我只好说:“她吃过了。”

        “吃了,也可以上来坐坐啊。”魏华松说。

        “哈哈,她有点不舒服,没事,谢谢大家了。”我解释说。

        梦进城说:“我亲自去请。”

        “不用了,不用了。”我急忙拦着梦进城说。

        “你去还不把人家吓死。”黄平说,大笑起来。

        梦进城这才笑起来,一点也不显得尴尬。我想,要是自己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郑青梅,刘大娇,付敏,燕子,刘小娇都坐在桌子旁边。我特意看了看刘小娇,还是想不出刘小娇为什么要给我二十块钱。此时,我内心里依然有种失落感。

        秀端又来了两个菜,梦进城慌忙迎了上去接,梦进城笑着的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叫道:“菜都上齐了,大家开始吧。”

        木山笑着说:“你怎么又上两个菜,哈哈。”

        梦进城一看,挥了挥手,“洒雨啦。”

        大家开始忙乎,各自倒酒,或者倒饮料。

        男伢姑娘都举起杯,一起说道:“祝贺梦进城平安回来!”

        梦进城感动地端起酒杯,举得高高地说:“谢谢大家,今天一醉方休。”

        黄平趁机大声叫道:“总是说一醉方休,就没有见你们哪个人喝醉过。”

        “你以为,都像你一样,爽快。”魏华松一本正经地说。

        黄平低头装着吃东西,并不理会。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燕子瞪了黄平一眼。黄平极为小心地为燕子夹菜,弄得燕子满脸通红,拒绝不是,不拒绝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

        刘大娇夹了一块鸡肉直接放到木山嘴里。

        黄平立刻说:“看看,这就是教材。”

        我故意打趣地说:“弟妹,你也给我夹一筷子呗。”

        刘大娇伸出胳膊,对着我就是一拳。她还是头一次听说“弟妹”一词,脸又红了起来,叫道:“我听木山说了,你还是晚辈呢?”

        黄平大笑道:“那就叫婶娘吧。”

        刘大娇又给黄平一拳。

        郑青梅夹了一筷子菜,送到我嘴边,说:“齐汛,你张嘴。”

        大家再一次大笑起来。

        刘大娇大声说道:“郑青梅,你讨厌,你们都讨厌,讨厌,讨厌。”

        “那我,该叫你什么呢?”我笑着继续问。

        刘大娇伸手打我,雨点般的拳头,落到了我的背上。

        黄平说道:“男女授受不亲,切勿动手。”

        刘大娇狠狠地又给黄平一拳,“叫你授受不亲。”

        大家一阵大笑。

        黄平笑着说道:“打是亲骂是爱,哈哈。”

        刘大娇叫道:“燕子,你看看黄平,你管管吧。”

        燕子不好意思说话,低下头去了。

        郑青梅故意问:“齐汛,怎么也不请客呢?”

        “请什么客?”我不解地问。

        “钟依萍。”郑青梅不漏一点神色的说。

        我看了看郑青梅,直接说:“才认识的。”

        郑青梅举起杯子,碰了我的酒杯,说道:“所以,要吃你的喜糖啊。”

        大家有一阵大笑。

        “郑青梅和齐汛可谓男才女貌,齐汛,现在郑青梅可是单身,你现在去追准成。”黄平打趣地说。

        我默不作声,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郑青梅,要是齐汛追求你,你真会答应吗?”刘大娇紧跟着问。

        郑青梅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笑着说:“这个,得让齐汛追看看。”

        我忽然有种心疼,无比惋惜地看着郑青梅,郑青梅的脸上也显得成熟一些了,从她目前的素面朝天的样子,似乎能感受到她内里之中的某种痛苦。我大胆地碰了一下郑青梅的酒杯,像是安慰和鼓励她而大声喊道:“都在酒里!”

        郑青梅爽快地一饮而尽。

        大家鼓掌叫好。于是,相互之间敬酒,一下子,空中传来一阵阵清脆的玻璃杯的响声,大家都沉浸在喝酒的欢乐之中。

        魏华松和梦进城一连喝了好几杯,两人似乎醉了,说着感人肺腑的话语。

        我和木山,也说着许多平时不说的肺腑之言,然后碰杯豪饮。

        一阵狂饮之后,男孩和姑娘们坐在凳子上,屁股总在晃动坐不稳的样子。

        男伢们开始抽烟,郑青梅和刘大娇居然也点上了烟。

        这时,寝室外面站立一个人,大家的眼光都注视着门口。

        “钟依萍。”我叫喊着。

        “来来来,钟依萍。”梦进城摇晃着身体连忙站起来找空酒杯。

        我想站起来,但是腿有点不听使唤了。

        刘大娇起身去迎钟依萍,在我的旁边加了一个凳子,让她坐在我的旁边。

        我见钟依萍来了,内心里充满了温暖,但一言不发。

        钟依萍说:“刚才有点不舒服,不好意思,现在好点了,还是来陪大家。”

        梦进城摇摇晃晃站起来,冲钟依萍叫道:“嫂子,敬你一杯。”说完,摇晃着拎着一只空杯倒酒。

        钟依萍连连说:“谢谢你,不会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