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一碗面下肚,肚子舒服极了。

        钟依萍笑着说:“你们可以天天来我这里吃饭。”

        我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

        “依丽不会说的,我都交代好了。”钟依萍依然温和地笑着说。

        我很想答应,但久久没有开口。我和木山在3号寝室,不便久待,主要是担心钟依丽回来又给我难堪。于是拉着木山走出3号寝室。

        “你们是不是串通好了?”我问木山。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木山爽快地说。

        “你还跟钟依萍说什么了?”我冲着木山吼道。

        “没说什么,实事求是地说呗。”木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你不去6号寝室了?”我问。

        木山这才想起什么,一溜烟就去了6号寝室。

        我和木山今天在这里凑合一顿,明天在那里吃一顿,一天之内吃上一顿,就吃得饱饱的,也能管一天。等再饿,就喝水,生活十分的艰难。

        魏华松看到我和木山十分可怜的样子,迟疑的一下,才说:“我这几天出去一趟,你们在寝室里多留心吧。”

        木山愣愣地看着魏华松,不知道魏华松要干什么。

        魏华松说:“都是兄弟,我也不能看着你们挨饿啊,你们不方便的时候,就去潘干妈那里赊一点帐吧,我去打了招呼了。”

        木山可怜巴巴地说:“谢谢,谢谢魏兄,那现在就去一趟吧。”

        于是,三个人来到潘干妈的餐馆,刚说赊账的事情,潘干妈笑着说:

        “你们这四大金刚,怎么变成四个老鼠了。”

        “工厂里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魏华松说,“你帮忙,让他们赊几天,工资一发就还钱。”

        潘干妈像似没有听懂,恶狠狠地说:“我的冰箱坏了,你们弄去修修吧。”

        我还准备说什么。

        潘干妈吼道:“怎么不想去啊?”

        “我们饿得都走不动了。”木山可怜巴巴地说。

        “那就去别处吃去。”潘干妈瞪着大眼吼道。

        木山只好低声下气地说:“马上去,马上去。”

        潘干妈继续吼道:“在菜市场的林记修理部,修好了拖回去了,我还等着用的,快点。”

        魏华松帮助木山和我把冰箱抬到三轮车上。

        魏华松说:“兄弟,去吧。”

        木山和我点点头,我们俩饿着肚子推着沉重的三轮车前行。

        木山骑着三轮车,我在后面推着。

        木山说:“别推了,上来吧。”

        “你还有力气蹬车?”我问。

        “去赊账,还不装得可怜兮兮的,哈哈。”木山笑着,乐观地唱起歌来。

        两个人行进了一段路,我问:“还有多远,我好渴。”

        木山骑着三轮车,一边往路边看,终于看见一个滴水的消防栓,高兴地说:“走,到那里去喝水吧。”

        木山骑车来到那个滴水的消防栓墩子旁边停下来。我高兴地跑过去,口接着流下来的自来水喝,我又渴又饿,坐在地上,张开嘴接一滴一滴的水喝。

        “卖红薯喽,卖红薯喽。”旁边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卖。

        “齐汛,你丈母娘又在卖红薯,嘻嘻。”木山依然调侃着说。

        “你还别说,当初结了这门亲,我也许学了这一门手艺,至少,不用饿肚子啊。”我像是埋怨自己。

        “你后悔了?”木山问。

        “没有想到混成这样了?”我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说,“上次遇见李雪梅了,我都没脸见她了。”

        “你想象一下,”木山说,“你现在卖烤红薯,什么感觉?你一辈子,就卖烤红薯吗?”

        我听木山这样说,忽然想到困难只是暂时的,没有必要自暴自弃,悲观失望。

        “李雪梅和钟依萍相比,你喜欢谁呢?”木山问。

        “我啊,只想填饱肚子,”我拍拍肚子笑着说,“温饱思淫欲,现在饿着肚子,什么都不想啦。”

        “考验钟依萍的时刻到了,”木山说,“你向她借你点钱,借得多少,取决于,她有多爱你。”

        “我不去。”木山摇摇头说。

        “你就当是做一道题目,”木山笑着说,“这就是考验。”

        我依然摇头。

        “我总是找刘大娇借钱,这有什么呢?”木山笑着说,“不过,刘大娇借给我不少钱了,我不好意思再开口借了。”

        我看了看木山,问:“刘大娇借给你多少钱了?”

        “没有细算过,百八十的总有了。”木山笑着说。

        我转过头去,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这才知道,每次木山到刘大娇借到钱,就会喊我一起去吃点东西。还真是没有木山,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过下去。平日里总以为自己比木山节省,以为自己如何如何帮助木山,岂不知木山对于我的帮助要大得多啊。

        木山跳下三轮车,说:“我也喝点水。”

        我坐上三轮车,手扶着车把,大声喊道:“我骑一骑吧?”

        木山喝完水走过来,说:“这个和骑自行车不一样,要用力搬动车把。”

        “好吧,我试试。”我说。

        木山在一旁推,三轮慢慢行驶。

        我扶着车把,一开始很难掌握车把,慢慢的就熟练了,我一路骑行,木山在后面推。

        “你上来啊。”我催促着木山,但木三就是不上三轮车,一直推着三轮车前行。

        两人把冰箱送到林记修理部,林记的修理师傅忙着修电视机。

        “师傅,帮我们看看冰箱吧。”木山笑着说。

        “没有看到我在忙吗?”修理师傅面无表情说。

        “帮帮忙吧。”木山哀求着说。

        “等着用的,师傅。”我指着冰箱说。

        “说了,让你等着。”修理师傅还是那副冷漠的表情。

        木山和我只好坐在三轮车上焦急地等着,太阳照射到两个人的脸上,那些晶莹透亮的汗水不断地从脸上往下流淌。

        等了一个多小时,修理师傅依然不紧不慢地忙自己手里的活。

        我们不敢说什么,忍着饥饿,坐在屋檐下等待。

        到了下午三点,修理师傅向我们招手,“这是老干妈的冰柜吧,怎么又坏了。抬过来,看看吧。”

        木山和我拼尽全力,抱住冰箱慢慢地挪到修理店内。

        修理师傅不紧不慢的检查,维修,时间大约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木山和我感觉到头晕目眩,只能强挺着,煎熬着等待修理师傅修理冰箱。

        终于,电冰箱修好,两个人再次拼命地抱住电冰箱,用尽最后的力气抬到三轮车上。

        两个人差点摔倒在地,强撑着身体,推着三轮车往回走,走到刚才喝水的地方。

        “再喝点水吧。”我说,指着刚才喝过水的地方。

        木山依然笑着,点头,走了过去,趴在那个消防栓那里喝水,好半天才直起腰来。

        我弯下腰喝水,看见木山的眼睛里流出眼泪。我装着没有看见,装着喝水,再也控制不住眼泪流了出来。我努力控制好情绪,故意用水洗洗脸,然后对木山笑了笑,然后走到三轮车旁,推着三轮车往前走。

        两个人扶着三轮车站立很久,再也没有力气骑行。两个人全力推行,一直坚持到潘干妈的餐馆。

        “抬进去,放好啊。”潘干妈站在原地吼叫。

        两个人咬着牙拼命抬着电冰箱,走到原来摆放电冰箱的位置。

        潘干妈看了看冰箱,说道:“坐那等吧。”

        过了好久,潘干妈端过来两个菜,一个土豆丝,一个炒千张。

        两个人狼吞虎咽,木山吃了四碗饭,我也吃了四碗饭,盘子里的汤汁都倒到碗里拌饭吃了,因为我们不知道,吃了这一顿饭,下一顿会在哪里去吃。

        吃了饭,我们不敢待在老干妈的餐馆,立刻走出来,向宿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议论。

        “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木山摇摇头说。

        我也摇头,意识到厂里的情况会不会好转。

        “我还是舍不得凤娇。”木山苦笑着说。

        “说实话,我也舍不得离开钟依萍。”我说,心想,无论如何都要在厂里等待,等待厂里的效益好起来,还有等待和钟依萍有个好结果,因为爱钟依萍,主要是想坚守那份感情。

        木山忽然想起什么来,说:“晚上,我们到厂里去看看。”

        “晚上去厂里干什么?”我不知道木山想做什么,但想到晚上去,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想起和钟依萍的承诺,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打算就这样饿肚子吗?”木山很直白地说。

        “你说,想去做什么?”我问。

        “我想去食堂看看,有没有东西。”木山说。

        “有没有什么东西?”我担心地问。

        “去食堂看看,搞点油,米,”木山笑着说,“我做了两个电炉子,我们在寝室里做饭吃。”

        “啊?”我惊呆了,从内心里不由得佩服木山。当初和木山一起来沙市,就是看到木山的聪明和义气,毕竟木山早踏入社会,经验丰富。

        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在寝室里做饭的情景,我想,首先解决吃饭的问题,不用去看潘干妈的脸色赊账吃饭,也不用低三下四去拼命干活,修电冰箱,或者干其他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