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木山看到我的表现,高兴地哼着小曲,走出7号寝室,往6号寝室走去。

        我一个人在寝室里,很想去看看钟依萍,但感觉不好意思去3号寝室了,害怕看见钟依萍,更害怕面对钟依丽。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这个时候确实非常理解这句话。

        夜幕降临的时候,木山才从6号寝室回到7号寝室。

        “走吧。”木山说。

        我立刻感觉到害怕,愣愣地看着木山。

        “不要怕,”木山安慰着说,“只是到食堂里弄点米,和油。”

        我感觉到不对,但又说不出反对的理由,心想,一定要这样做吗?

        “走啊。”木山催促道,“厂里又没有人,谁知道呢。再说,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

        我默不作声走出7号寝室,从走廊弯腰往下看,看到一楼的3号寝室的门半掩着,对木山说:“你先走,我跟在你后面。”

        “现在最重要的是,能吃上饭。”木山说,“我先走了啊。”

        我点点头,慢慢地走下楼,然后悄悄地走过3号寝室,溜出了小院的门。来到大街上,感觉到压抑的情绪一下子舒展开了。

        木山站在不远处等着我,我赶紧跑了几步,来到木山跟前。

        “这件事,对谁都不要说。”木山狠狠地说,“包括钟依萍和刘大娇。”

        我点点头,与木山并肩前行。两个人来到厂门口,果然,里面很安静没有人。

        我猛然想起了第一次来到厂门口的情景,我想,那个时候就不该进厂,也不会过这样的日子,也绝不会来食堂拿东西,说好听是拿,说得不好听就是偷,我越想越害怕,四下里张望,再一次确定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你在这里打掩护,我进去了。”木山说完,双脚一跳,手就扒到了围墙里面的砖,然后用脚蹬几步就翻越到里面了。

        我心里平静了一些,若无其事的样子四下里看看,依然是没有人。

        木山勾着腰走到厨房门口,门上挂着把大锁。他只好从打饭的门进去,然后从打饭的窗口钻了进去。

        不大一会,木山背着一个蛇皮袋走出来,来到围墙边,从里面跑了出来。木山再次冲进食堂,不大一会,再次来到围墙边,从里面再次抛过了一个蛇皮袋子。

        我和木山一个人背着一个蛇皮袋,匆匆忙忙往宿舍赶。

        木山十分高兴地说:“米高了三十多斤,装了一壶油也是十多斤,哈哈,这够我们吃十天半个月的了。

        路边是一块块菜地,长着茂盛的白菜和萝卜。木山毫不犹豫跳下去,用手拧了几颗白菜,又飞快拔了十几个萝卜扔到路上。

        我连忙捡起萝卜和白菜装到蛇皮袋,蛇皮袋十分沉重。木山若无其事地回到公路上,两个人依然各自背着一个鼓鼓的蛇皮袋高高兴兴地往宿舍走去。

        我紧跟着木山,趁着夜色,小心翼翼地经过3号寝室,然后快速回到7号寝室,两个人累得满头大汗。

        魏华松和黄平见木山和我拿回来的米和油,十分开心。

        早上,我和木山还没有起床。黄平就开始淘米,洗菜。

        木山一骨碌爬起来,他赶紧安装好电炉子。

        魏华松也动手洗铝锅和铁锅,笑着问:“食堂里还有吧?””

        “多得很啊。”木山笑着说。

        “吃了饭,我和黄平再去拿回来。”魏华松笑着说。

        黄平高兴地点头答应。

        木山把电炉子放到桌子上,插上电,电阻丝立刻烧红了,一股热量传递过来。

        “这多少瓦啊?”黄平问。

        “估计2000瓦。”魏华松说。

        “反正不用交电费。”木山说,“以后就用电炉做饭,烧水。”

        “太好了,哈哈。”黄平笑着说。

        “我去买点盐,味精和酱油啊。”魏华松说着,就走出去了。

        “带包烟上来啊。”黄平从寝室门口伸出脑袋喊道。

        “饭都没有吃的了,你还要抽烟?”木山说。

        “我宁愿抽烟,也不吃饭。”黄平嬉笑着说,“烟是必须要抽的,饭可以不吃。”

        饭菜都做好了,四个人狼吞虎咽吃了个精光。

        我走出寝室,站在楼道上,心态平静地看着安静的院子。一会,钟依萍和钟依丽回来,她们手里还提着几个塑料袋子,塑料袋里装着快餐面,面包等生活用品,我想,她们手里有钱,对生活没有什么影响。

        魏华松和黄平商量,想去一趟厂里,把食堂的东西都拿过来。

        “等几天不行吗,这还有这么多米,还要半桶油呢。”木山说。

        “你们进院子的时候,人家都看见了。”魏华松说,“他们不敢说,但是,有可能去偷偷地拿呀,就像我们一样啊。”

        “对,对,我们得先下手为强,等几天下手,就什么都没有了啊。”黄平说,“中午,让6号寝室的姑娘上我这里吃饭,你说,八九个人吃饭,你这够吃几天?”

        木山恍然大悟,说:“好的,我们晚点去接应你们,齐汛,你就不去了,看家,别让到手的米再让人偷走了。”

        “早点去吧,”魏华松说,“说不定去晚了,就被别人拿走了。”

        三个人立即就出发了。

        我一个人待在寝室里,又想起了钟依萍,如果让钟依萍来寝室吃饭就好,我想,下楼去看看钟依萍。到了3号寝室,钟依萍和钟依丽正在吃饭。于是,只好悄悄地回到7号寝室。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魏华松,黄平,木山高高兴兴回到了寝室。

        “大丰收啊。”黄平尤为高兴地说。

        魏华松也难得的高兴,优哉游哉的样子吹起来好久不吹的口琴。

        木山用毛巾擦去身上的汗水,就冲出寝室跑向6号寝室去了。

        不一会,6号寝室的姑娘们都过来,七手八脚地洗菜,淘米做饭。饭熟了,大家围在一起高高兴兴吃了饱饱的一餐。

        一周之后,王主任来到小院子里,通知大家去厂里去清理一个仓库,没有人愿意去。

        王主任只好说:“明天去工作的人,每个人可以每个人借十元生活费。”

        院子里的人都踊跃报名,我和木山挤在人群里报名。

        第二天早上,大家兴致勃勃地就赶到厂里,先到办公室借了十元钱生活费,然后到仓库去清理物品。

        仓库在食堂的二楼,这是一个废弃的仓库。

        大家站在仓库里议论纷纷。

        我再次看见裴春梅,有点不好意思地走过去,问:“班长,你好。”

        裴春梅笑着问:“你还好吧?”

        我低下头,小声说:“还那样吧。”

        “你们找过别的厂吗?”裴春梅小声说,“现在厂里工资也不发,一个月也上不了几天班,也发不了几个钱,你们要是能找到别的厂,就去试试看。”

        我无言以对,挠了挠后脑勺走开了。

        王主任走到中间,用手使劲拍了几下,仓库里才安静下来。王主任说:“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物品,现在就是要你们仔细归类,需要扔掉的清理出去,需要当作废品出售的也扔出去,注意,有些物品,需要清理干净,摆放整齐,各班班长带头工作啊。”

        大家又开始议论纷纷。

        木山东看看西看看,他发现了一箱开箱的花灯,用根棍子拨弄开纸箱,里面装的是花灯。木山拿起一个放到桌子上,拆开包装后插上电源,打开花灯上的开关,花灯开始旋转,玻璃花瓶和玻璃丝做成的花,变幻着七彩的光亮,漂亮极了。

        木山悄悄地关掉开关,花灯五彩的光亮顿时消失了。

        “这是花灯,”木山说,“这种花灯,一个可以卖一百多元呢。”

        我听到之后,大吃一惊,然后,附在木山的耳边小声说:“你可以拿一个去卖,试试呗。”

        “拿一个?”木山小声说:“还不如全部拿走,这十个彩灯可以卖一千多块,然后,我们二一添作五,你就可以去买一辆公路车,还给熊礼英,我也可以多给刘大娇买些衣服。哈哈。”

        我听了吓了一跳,感觉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你看到没有,好多人也注意到这几个花灯,我们不拿,别人也拿走了。”木山一边打扫一边和我用商量的语气说。

        我想,与其别人拿走,还不如自己拿去呢。观察了半天,终于看到了一个地方,晚上可以进来。那就是从墙体上的楼梯,经窗户进来,我想,等一会趁人不注意把窗户的插销抽上来,晚上推开窗户就能进来。

        下班的时候,我趁机把窗户的插销拔起来,随着大家一起下楼。

        路上,我把搬走花灯的计划和木山说了。

        木山大为赞赏,压低声音说:“太好了,我们拿出来,在夜市里卖,卖了之后我们就发了。”

        我也高兴地手舞足蹈。

        魏华松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黄平和木山去6号寝室了。我一个人在寝室里想着搬走花灯的事情,冷静之后,感觉到后怕,此刻明白这就是偷盗行为,如果被发现那要判刑啊,想到这里,心想,决定不做这样的事情。

        我从口袋里拿出那十元钱,计划着能用多久。心想,用完之后呢,怎么办?我看着寝室里已经没有多少米的蛇皮袋子,那桶油也没有多少油了,生活还要继续,怎么办呢。

        钟依萍,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想着想着,感觉无法面对今后的生活,更不敢去见钟依萍。

        半夜里,魏华松才回到寝室,不知道从哪里背进来几根一二米长的门窗铝合金,然后用钢锯轻轻地锯断,每根大约30厘米的长度,刚好能放进蛇皮袋里。

        我被锯子的声响吵醒,看了一眼忙碌中的魏华松,感觉不好意思说什么,就佯装睡着的样子,心想,原来魏华松真的是贼啊。

        木山醒来,笑呵呵地问道:“值个一百多块钱吧。”

        黄平揉了揉眼睛,惊喜地叫道:“哥们,撮一顿啊。”

        “小点声,”魏华松压低声音笑着说,“好说,哈哈。”

        一百多块,可是一人一个月的工资啊,我想,如果自己有这些钱,还愁什么呢?

        魏华松锯好铝合金,装好后放入床底下,然后下楼去洗澡去了。

        我忽然想起了钟依丽的说的话,魏华松真的和梦进城是一伙的啊。我这个时候才明白了,为什么钟依丽那么憎恨魏华松和梦进城了。我想,目前的情况就是不发工资,没有钱就没有吃的啊,都是没有办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