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潘干妈一大早风风火火地进了院子,上楼来到7号寝室。

        我赶紧向潘干妈点头,佯装微笑,生怕潘干妈来要账。潘干妈看了我一眼,脸上没有表情。

        潘干妈走到魏华松跟前,魏华松还在睡觉,潘干妈用脚踢着床铺,喊道:“钱该结了吧。”

        魏华松一骨碌爬起来,一看是潘干妈,就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纸币,说:“你先拿着,剩下的,还得过几天。”

        “赶紧的啊,要不然,我不赊给你们了。”潘干妈吼叫着。

        “好的    ,抓紧。”魏华松赔笑迎合着说。

        潘干妈出去了,她看都没有看我,丢下一句话,“你也抓紧点,不要多说啊。”

        潘干妈这样说话,我背心里直冒汗。

        魏华松走了出来,对我说:“幸好留了点钱,嘻嘻。我去买点菜,你们煮米。”

        黄平裤子都没有穿好,冲出了,叫道:“记得买烟啊,多买点菜,6号的都过来吃的。”

        魏华松没有回头,无奈地举起手中的几张钞票,在空中摆动了几下,表示收到。

        黄平立刻穿好衣服,然后淘米,洗碗忙碌起来。

        木山也起床,下楼去提水。

        “现在到了什么阶段了?”我轻描淡写地问。

        “还那样。”黄平吊儿郎当的样子说。

        “你也够执着啊。”我有点冷嘲热讽的语气。

        “你说,”黄平有点不明白的样子说,“你说,我那位怎么就不开窍呢?”

        “还是年龄,”我分析说,“太小啦。”

        黄平偏着脑袋,想想,说:“可能吧,太小了,不懂?”

        “对啊,”我笑着说,“你看那刘大娇,多成熟啊,多疼木山啊。”

        “那我怎么办,”黄平插上电炉,继续说,“我也不能揠苗助长啊。”

        “她多大?”我问。

        “十五岁。”黄平笑呵呵地说。

        “未成年啊,”我故意说,“你这可是诱骗未成年少女。”

        黄平忽然想起什么来,问:“齐汛,我看咱们寝室里的人,就你变化大啊。”

        “怎么啦?”我问。

        “你说你以前一天都不说一句话,”黄平依然笑着说,“现在,什么都问,什么都说,为什么?”

        “想听真话吗?”我问。

        “你说呢?”黄平坐到床铺上,翘起二郎腿。

        “我以前就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我说什么啊。”我继续说,“现在,不管怎么说,经历了一些,所以,话自然就多了。”

        “你和钟依萍怎么样了?”黄平问。

        “两人挺好,”我说,“就是她家里有点不同意。”

        “为什么?”黄平问。

        “我也不知道,”我说,“估计,是看我没有什么本事,你看,就我们这样的厂,生活都成了问题,你说,人家父母能同意吗?”

        “我也是这样想的,”黄平说,“燕子吧,也不是说年龄小,不懂事,我是没有给她买过一个像样的东西啊。那点工资,抽烟都不够啊。”

        “你要把抽烟的钱攒起来,给燕子买礼物,那效果就不一样了。”我说。

        黄平听了之后为之一动,不停点头,“嗯,有道理,喜欢一个人,就要像木山那样,全心全意。”

        魏华松买了菜回来,把买的烟扔给了黄平。

        黄平连忙摆手说:“从今以后,我他妈得戒烟了。”

        “真的假的?”我问。

        “这回真戒烟,齐汛,你整天看书,看来知识分子的观点那还是很有道理的哟。”黄平笑着说着,“这回,听你的,就冲你把慕再荣的一箱子书看完的份上。”

        木山提了一桶水上来,洗锅准备炒菜。

        魏华松去6号寝室了,不一会,6号寝室的姑娘们默默走进7号寝室里帮忙择菜。然后七手八脚地忙着做饭。

        我忽然想起钟依萍要是在7号寝室该有多好啊。

        大家各自都不怎么说话,等饭菜做好了,围在一起吃饭。

        魏华松问:“大家有什么打算没有?”

        刘大娇说:“我去老爸那里住过一段时间。”

        我看着刘大娇这样说,猛地看了看木山,木山似乎知道这样的消息,没有什么表情,头低了下去。我感到一种心酸,这样是不是意味着分开。

        郑青梅说:“我回家一趟,表姐要回来了。”郑青梅说的那个表姐是尼姑,我想,上次郑青梅说带我一起去的,看来,郑青梅忘了这事。

        燕子说:“我去堂姐那里,帮她带孩子。”

        黄平故意笑着说:“燕子,带着我一起去吧。”

        燕子不做声,脸通红,“星期天的,我回来。”

        黄平顿时开心地笑起来。

        付敏说:“我还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魏华松说:“我在外面找到了工作,隔三岔五也回来。”

        黄平问:“今天,这算是最后的午餐吗?”

        魏华松说:“怎么叫最后的午餐呢?我们还会聚餐的。”

        “哦,阶段性的,我们还会见面。”黄平说着,快要哭起来。

        “我一定会回来看望大家的,一定。”刘大娇说着就哭起来。

        郑青梅乐观地笑着说:“怎么啦,不就是回去一下吗,我还来的啊。”

        大家一起又笑起来。

        郑青梅回家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我只是默默地看着郑青梅背着简单的行李从6号寝室走出来,默默地向我摆了摆手就走下楼去了。我目送着郑青梅走出小院,不知不觉感觉心有点痛,或者说很多不舍。

        天亮的时候,刘大娇和刘小姐两个人提着换洗的衣服,木山背着一袋什么东西送她们走了。

        燕子也走了,那天是黄平去送的,回来之后,又呜呜地哭了一场。

        几天之后,魏华松和黄平背着行李站立在寝室里看着我和木山。

        魏华松说:“兄弟们,有什么事,就去找我们,我们在铸造厂。”

        “要是金大全来找你们的麻烦,就来找我们,”黄平的眼睛里流出眼泪,“好兄弟,我们永远都是兄弟。”

        木山笑着说:“兄弟们,一路走好。”

        我说不出话,只好抬起手,举起来挥动着,表示再见。

        木山和我跟在魏华松和黄平的后面,一直走出小院,然后又跟着走了一段路。

        魏华松感动地说:“兄弟们,你们回吧。”

        黄平叮嘱道:“小心啊,兄弟们。”

        木山和我一直送魏华松和黄平走着,才沿路返回小院,然后慢吞吞回到宿舍。

        能走的人都走了,6号寝室里只有付敏。7号寝室,就只有我和木山了。8号寝室一直是空的,感觉到二楼一下子清静了许多。

        木山走上二楼,又走过7号寝室,快到6号寝室的时候,才想起来刘大娇白天不在6号寝室,这才停住脚步,神情沮丧地回到7号寝室。

        木山点燃一支烟,对我说:“真的好想刘大娇。”

        “她不是晚上就回来吗?”我说。

        “你是没有这样的感受啊。”木山苦笑道。

        “你去找她啊。”我说。

        “都不知道去哪里了。”木山说。

        “那你怎么办?”我问。

        “等吧。”木山说,“晚上就回了。”

        “你们还真恩爱。”我说。

        “没有钱啊,愁死了,”木山忽然说,“今晚行动啊。”

        我摇摇头,说:“我不干了。”

        “为什么呢?”木山不解地问,“不是商量好的事情吗?”

        “我不想失去钟依萍。”我认真地说,“钟依萍老是说让我不要学魏华松和梦进城。”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木山生气地说。

        “我真的不干。”我用肯定的语气说。

        “寝室里没有米了。”木山沉重的情绪说。

        我吃了一惊,这将意味着饿肚子,我问:“还有别的办法吗?”

        “没有了。”木山肯定地说。

        “要不,”我忽然说,“你回老家吧,当初,你就不愿意来沙市。”

        “现在还是说这些有用吗?”木山问。

        “我去找钟依萍借车费,”我说,“你回去呗。”

        “我走了,刘大娇怎么办?”木山说。

        “你还是去做小工,经常来这里玩耍。”我像似自言自语。

        “凌晨,二点行动吧!”木山的语气沉重的说,“保证没有事,你就放心吧。我也认真考察过了,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有点豁出去的感觉,没有钱,生活都没有保障了,还有什么犹豫呢?

        夜里,我的心绪极为矛盾,今晚的行动去还是不去,还有,再去和钟依萍见面,说点什么,但一直犹豫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