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梦进城没有把握了,他似乎也猜不透警察们的真正的意思,于是说:“你们就在我这里住几天,这里条件虽然差一点,但有吃有喝。”

        “安全吗?”我问,突然感觉到冷,身体哆嗦着控制不住。

        “我这里是难民营,绝对安全。”梦进城说完,到床边的衣柜里挑选了二三件西服扔给木山和我说,“你们穿上,这里绝对安全,不用担心。”

        木山穿上一件夹克衫,说:“真合适啊。”

        “送你了,哈哈。”梦进城笑呵呵地说。

        我穿上西服,把身体裹得紧紧的才暖和一些。

        梦进城很正式地看着我,说:“齐汛,你把公路车都卖了,我知道,但一直没有跟你说,也是想跟你买一辆公路车之后,还给你的,但现在一直是严打,手气也不好,所以……”

        我摆摆手,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说完,我勉强笑着。心想,熊礼英啊熊礼英,怎么就一直不见你呢?

        “我们自己做的吃吧。”木山说:“你去我们宿舍打听一下。”

        我依然放心不下,小声问:“这里真的安全吗?”

        “这里是难民营,安全得很。”梦进城笑着说,“从来没有警察来,你想啊,警察来这里干什么,哈哈。”

        “哈哈哈哈。”三个人一同大笑。

        梦进城放了一包烟在桌子上,吼道:“木山,自己拿着抽,随便啊,那你们自己做饭啊,我先去打探消息。”

        我看着梦进城远去的背影,心里还是很不放心。

        “放心吧。”木山说,“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话了吧,这人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犯了事。所以,要给自己留后路啊。”

        我感觉到人生的艰难,在老家的时候,穷困潦倒,鞋都没有得穿;在沙市,很多时候都没有饭吃。

        木山乐观的样子抱着一棵白菜走了进来,然后在屋子里到处寻找,他看到几根腊肠,笑着说:“我们搞火锅吃。”

        “木山,我应该听你的走大路,那样的话,就不会被抓了。”我终于说出口,感觉很对不起木山。

        “说这些干什么?”木山依然笑呵呵地说,“好事也会变成坏事,坏事也可能变成好事。”

        “你说的是‘塞翁失马’吗?”我问。

        “老师说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木山笑着说。

        “哈哈。”我的心结终于打开,高兴地低头看看炉子,用火钳拨了拨,让下面的空气进入,然后添加木柴在上面,火渐渐地燃烧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暖和了。

        饭煮好了,木山放上另一口铁锅,把切好了的腊肠放到锅里炒,然后放上水,加了佐料,等到水煮沸了,用手抓着白菜叶放到煮沸的锅里。

        木山再次四下里看看,看到了半瓶酒。

        “我们庆祝一下啊。”木山找来两个杯子,洗净,放到桌子上,然后倒酒。

        “想不到,你真乐观啊。”我无比感慨地说。

        “喝酒。”木山端起杯子,说,“人生总有不得已的时候,当你跌倒,再爬起来的时候,就是重新开始。”

        “好的,干。”我用酒杯重重地碰了木山的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木山一仰脖子,一饮而尽。

        “吃菜,吃菜。”木山笑呵呵地用筷子夹起腊肠吃。

        我感觉到眼泪都流了出来,低着头任凭眼泪掉落到地上,默默地夹菜吃。

        梦进城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大声说:“警察去了二回了,留了话了,让看见的人报警,看来问题很严重。”

        我和木山立刻放下筷子,准备逃跑。

        “唉哟,”梦进城一跺脚,说,“你们去哪里,我这里才是最安全,”

        “那,我们怎么办?”木山问。

        梦进城看见香气扑鼻的腊肠火锅,笑着说:“我肚子也饿了,我们先吃了再说。”

        我放下筷子,紧张得不知所措,我想,万一警察来到这搜查,怎么办啊?

        “吃啊。”梦进城大声说,“晚上走,吃完饭,先睡一觉,听我的没错。”

        木山端起酒杯,叫道:“干杯。”

        三个人一起酒杯相碰,然后各自一饮而尽。

        “城哥,你真够义气。”木山竖起大拇指说道。

        “这就是江湖,”梦进城像是回忆什么似的,说,“行走江湖,就是一个义字。”

        “对,对。”木山附和道。

        “你们四大金刚,”梦进城笑着说,“徒有虚名,哈哈。”

        “我们什么都不是,厂里的同事,开玩笑的,哈哈。”木山不好意思地说。

        “不过,”梦进城笑着说,“你们把金大全干掉了,你们不知道,之前,魏华松和我,和金大全干过几场架,那时人多,打群架,现在你们厂都没有几个人了。”

        “听魏华松讲过。”木山说,“对了,你是哪里人?”

        “我都不知道是哪里人,说起我的身世,”梦进城忽然流出眼泪,“我都不知道我的爸妈是谁,我就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被我现在的爸爸捡来的,像捡垃圾一样被捡到的,在这沙市城里,想上个户口,他妈的就是上不去,要是能上户口,我也能找份工作啊。所以,我爸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叫梦进城。”

        “哪三个字?”我问。

        梦进城在地上,用筷子写下“梦进城”。

        木山用手拍打着梦进城,安慰着说:“城哥,你够义气,兄弟我,敬你一杯。”木山说完,端起酒杯。

        梦进城抹了一下眼泪,笑着说:“谢谢,谢谢兄弟看得起我。”

        “其实,”我说,“我一直拿你当朋友,只是,我没有资格做你的朋友。”

        “你也够义气,就是平时见你很少说话。”梦进城又说,“上次,我进去了,害得你把公路车都卖了。”

        “我,我……”我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了。记得那天,还是木山提醒我,然后这样做的。

        “人各有志,就不多说了,总之,我们兄弟有缘,相聚一场,什么都不说了。”梦进城喊道,“都在酒里。”

        三人一饮而尽,木山说:“其实,我不想回去。”

        “怎么啦?”梦进城问。

        “我主要是舍不得你,兄弟。”木山笑笑说。

        “过奖,过奖,兄弟我,没有照管好你们的生活;但现在你们这点事情,遇到严打,依我看,你们暂时撤退,所谓战略转移,离开沙市回老家去吧。现在风头上,这样的事情说大就大说小就小,警察的心思,我们也弄不清楚。”梦进城迂回着说着,然后一拍桌子,果断地说,“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我和木山无比感激举起酒杯,再敬梦进城。

        梦进城喝完杯里的酒,拿起酒瓶,准备往酒杯里倒酒,发现酒瓶里没有酒了。他站起来,步履蹒跚地回转身去,站起来走到一个破烂的木柜子旁,从里面摸出一瓶“白云边”,然后转身慢慢走到桌子旁,一屁股坐下,吼道:“来我家里,没别的,酒管够。”

        三个人兴致正浓,一边说着肺腑之言,一边尽情喝酒,一直喝到晚上十点钟。

        梦进城忽然想起什么来,说:“你们稍等,我去宿舍侦查一下,然后告诉刘大娇和钟依萍,你们在凌晨四五点钟见一面就走。”

        “算了,我们没那心思。”木山说。

        “放心,我一定保证你们的安全。”梦进城笑着说,“警察也要睡觉,三四点钟,你们这点事情,警察不会守在宿舍里。”

        “你喝酒了,能行吗?”木山泛红的脸笑着问。

        梦进城笑着说:“我千杯不醉,呵呵。”梦进城摇摇晃晃地走了。

        我依然有点不放心梦进城,说:“我们走吧。”

        “去哪里?”木山问。

        我说:“我们见刘大娇和钟依萍,就跑啊。”

        “等梦进城来了,再说。”木山说,看着渐渐远去的梦进城,若有所思。

        夜,很深了,我和木山站在寒风中等待梦进城。

        我仰望天空,寻找着什么,焦急地看着天空中遥远的星辰,比较着,寻找着那颗最亮的星星,寻找了好久,依然没有看到那颗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