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国庆节放假的第一天,天气下着小雨。我兴高采烈地乘车去沙市,到了沙市再坐车去弥市。

        我走上大堤,感觉已经看见钟依萍就在某一个地方。一边走一边四下里张望,内心里无限激动。

        远处的棉花地里,好像有个小黑点在飞奔。

        我沿着大堤往前走,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在空中飘扬,走着走着,果然看到五星红旗下面就是一所小学;我更加激动不已,于是加快脚步走去,走近了看到五星红旗下面是弥市镇小学;小学的对面果然有一条从大堤上斜下的路,从那条路往下走,果然看到有水塔,水塔旁边就是钟依萍的家。我想,猛地加快了脚步。

        我终于走到钟依萍的家门口,心跳加快而情不自已。这是一座二层楼房,门口晒着棉花,一个老爷爷坐在屋檐下晒太阳。

        “老爷爷,你好,请问你,这是钟依萍的家吗?”我很客气地问,一面往里屋看,屋里似乎没有人。

        老爷爷打量着我,问:“你是找萍儿吗?”

        我听到老爷爷叫“萍儿”时,惊喜万分,此时,不住地点头。

        老爷爷站起来,走进里屋,一会就听到很大的喊声:“萍儿——萍儿——”

        老爷爷的声音传得很远,我的心“咚咚咚”地跳得好慌。

        老爷爷从屋里走出来,说:“你进屋里坐一会,她马上回来了。”老爷爷说完就走了。

        我刚走进里屋,就听见屋后“哐啷”一声响,是门撞开了。

        一个人影冲动眼前。我定睛一看,正是钟依萍!

        钟依萍看着近在咫尺的我,不敢靠近,她久久地凝视着我,眼睛里噙满了眼泪。

        我看着久违的钟依萍,忽然大喊一声:“依萍!”

        钟依萍气喘吁吁样子,终于开口说了一句:“你终于来了!”说完,呜呜地扑到我跟前哭了起来。

        我搂住钟依萍的双肩,激动地说:“我不是在做梦吧?”

        钟依萍喃喃地说:“不是做梦,不是做梦,是你来了,你真的来了。”

        我紧紧地抱着钟依萍,用手指抚摸着钟依萍的后背,确确实实感受着钟依萍的存在。

        钟依萍一把推开我。

        我泪流满面,看着钟依萍脸黑了,也瘦了,还在急促地喘气,腰间系着捡棉花的大包袱,里面装满了棉花。

        我慢慢走近钟依萍,帮她解下大包袱,扔到一边。

        这时,钟依萍强忍着泪水说:“我在棉花田里看到大堤上走的一个人,我猜想就是你,就跑回来了。”

        “真的吗?”我激动地说,“我也看到一个小黑影在飞奔,真的是你啊!”

        钟依萍一个劲点头,喊道:“那就是我啊。”

        我看着眼前的钟依萍,犹如做梦一样,内心里充满了幸福。

        我看着钟依萍,好几次像是置身于梦幻之中,内心里反复几次告诉自己,这不是梦,这是事实,不是在做梦!

        我再一次拥抱住钟依萍,钟依萍也搂抱着我,瞬间,钟依萍生气地一把推开,再次认真地看着我。

        “是我,钟依萍,我是齐汛。”我大声喊着,深感很对不住钟依萍,喃喃地说:“对不起,钟依萍,对不起,钟依萍。”我说着,眼泪唰地奔涌而出。

        钟依萍的怔怔地看着我,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再冲到钟依萍身边,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激动得一句话都不说不出来,相拥在一起好久好久。

        “你还没有吃饭吧?”钟依萍小声问。

        “我不饿,一点也不饿,就这样抱着你就行。”我喃喃自语,“我只想这样一直抱着你,抱着你。

        “我弄点东西给你吃。”钟依萍说完,拉着我的手,来到后面的一排平房,走过去一看,是一个猪圈,里面好几头猪,看见有人来直叫唤。

        我说:“你家里喂好多猪啊。”

        钟依萍说:“是啊,你家里没有喂猪吗?”

        “我们家里最多就二头。”我说。

        “我们这里每家都会养七八头猪。”钟依萍笑着说。

        我跟着钟依萍来到厨房里,又长又大的灶台上并排两口大铁锅,灶口上面一根很粗的草绳,草绳吊着一个水壶。

        我拿着火柴点火,两只手抖嗦不止总是划不着火柴。

        “我来吧,呵呵。”钟依萍看着我的样子说,然后笑起来。

        我望着钟依萍,担心地问:“你在家里还好吧?”

        钟依萍看了我一眼,没有作声,点燃柴禾,将柴禾放到灶里,然后转到灶台旁洗锅,问:“先吃几个鸡蛋吧?”

        我点头,看见钟依萍熟练舀起一瓢水放入洗净的锅里,然后拍了三颗蒜头,捡起蒜瓣表面的蒜皮,用刀切碎蒜瓣,又切生姜,生姜切得很细很细的丝,然后横着有细细的切口,就像是一粒粒小米。钟依萍把切好的蒜瓣和生姜放入水里,盖上锅盖。钟依萍这样细心的样子做家务,让人倍感温馨。我默默地看着钟依萍细致入微地做事,想象着以后的生活也是这样美好的画面,多么幸福啊。

        钟依萍拿了六个鸡蛋来,一个一个敲碎蛋壳,双手掰开,让鸡蛋流入碗里,这时水烧开了。

        钟依萍揭开锅盖,一股热气扑面而来。钟依萍将一碗鸡蛋一并倒入锅里,又盖上锅盖。从橱柜内拿出一个干净的瓷碗,一把勺子,红糖和猪油;先用勺子舀了三勺红糖放入瓷碗,再舀了二勺猪油放入瓷碗。

        厨房里弥漫着鸡蛋煮熟的香气,钟依萍揭开锅盖,用锅铲盛起煮熟的鸡蛋放入碗里,然后盛了一些汤水放入碗里,用勺子搅拌搅拌,递给我。

        我端着满满一碗鸡蛋,心想,这怎么吃得完呢?过了一会才小声说:“我们两人一起吃吧,我一个人吃不完。”

        “你都吃了。”钟依萍用命令的口气说,眼睛里依然含着泪水。

        我吃了两个鸡蛋,就吃不下了,然后勉强喝了点汤,又说:“你吃。”

        钟依萍又催我吃,我只好又吃一个。

        “吃完。”钟依萍还是命令我的口气。

        “我真的吃不了。”我确实感觉吃不下了,看着钟依萍笑笑。

        钟依萍也笑起来,说接过我的碗筷,放入到碗柜里。

        “你回家之后,家里有什么事情没有?”我问,还是担心钟依丽从中作梗。

        钟依萍不说话了,眼泪依然止不住往下流。

        两人走到大门口,钟依萍翻动晒在门口的棉花,我也帮着翻动棉花。

        一个中年妇女经过门口,钟依萍赶忙和她打招呼。

        中年妇女问:“钟依萍,这是谁啊?”

        “我的朋友。”钟依萍说。

        “哎呀,怎么不去叫你妈妈呢?”中年妇女激动地说,以后因为忙自己的事就走了。

        钟依萍也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她有点慌张的样子而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也紧张起来,感觉来这里变成了极为重要的人一样。

        我劝慰钟依萍说:“没有关系,我们就这样等你爸妈回来吧。”

        钟依萍说:“他们都很晚才能回家的。”

        “那有什么关系呢?”我说,“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就行。”

        “我还是去找我爸妈吧,”钟依萍有点慌张地说,但想到自己走了,扔下我一个人在家里也不好,显出左右为难的样子。

        “那你今天怎么不和伯母一起做事呢?”我故意转移话题说。

        “你要来,特意等着你来。”钟依萍笑着说。

        正说着话,一个女学生背着书包走过来,看看钟依萍,又看看我。

        钟依萍赶紧说:“这是我的妹妹小萍。”

        小萍笑着,看着陌生的我,一个劲地笑。

        钟依萍的脸一下子通红,说道“小萍,你去叫妈妈回家。”

        小萍很爽快地答应了。

        钟依萍说去做饭,我十分愉快地跟着一起去厨房。我想,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去心爱的女朋友家玩,多么开心啊。

        午后,钟依萍的妈妈挑着一担青菜回家了,看见了钟依萍和我在厨房忙碌着,又看看我,默默地不说话。

        我感到紧张,连忙叫了一声:“伯母。”

        钟依萍妈妈听到之后,很高兴的样子应了一声,说:“你们去玩吧,我来做饭。”

        钟依萍和我来到客厅,钟依萍的爸爸也回来了,小萍也回来了。

        钟依萍连忙叫道:“爸爸,你回来了。”

        我赶紧叫:“伯父,你好。”

        钟依萍的爸爸点点头,说:“坐吧。”

        我只好找个椅子坐下来,钟依萍的爸爸也坐了下来。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话要说,过了一会,钟依萍妈妈从厨房里端出几个菜来,放在餐桌上。

        钟依萍的爸爸对着小萍说:“去叫姑父来吃饭。”

        钟依萍的爸爸很少言语,一个劲抽烟。

        一会,小萍领着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走进屋里,中年男人穿着中山装,上衣口袋里插着一支钢笔,见了我热情地打招呼,并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我的手像似被一把钳子夹住一样生疼,动都动不了。

        中年男人笑着说:“我叫王进生,钟依萍的姑父。”

        “你好,叔叔。”我说,“我叫齐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