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席间,王进生总是劝我喝酒,我不好意思推却,一会就喝了一杯。

        王进生立刻给我倒了酒。

        王进生自己也能喝酒,一杯接着一杯喝。

        只是钟依萍的爸爸不怎么说话,偶尔吃一口菜,不喝酒,但一个劲抽烟。

        王进生总是举杯一饮而尽,我只得跟着王进生的频率一口喝完。

        王进生又给我倒上酒,一边说:“听说你们在沙市做事认识的,钟依萍平时很少和我交流,所以,我想对你的一些情况,了解了解。”

        “好的,你问吧。”我说。

        王进生听了高兴地笑,端起酒杯示意我喝酒,自己又一口喝下。

        我只好端起酒杯,一口喝干。

        “那好,年轻人爽快。”王进生说到这里,拿着酒瓶,又给我倒了一杯,说,“我也很爽快,就直说了,钟依萍认识你,是你们的缘分。”

        我点点头,看着王进生说话。

        “听说你又去小学教书了?”王进生问。

        “是的。”我说。

        王进生听了点点头,大加赞赏的样子举起酒杯,说:“老师,是个好职业啊。”

        我只好再举杯,一饮而尽。我不知道喝了几杯了,这个时候有点晕乎乎的了。

        王进生又递烟给我,我一个劲地摆手说:“我不会抽烟,不会抽。”

        钟依萍在一旁默默地听着,时不时吃点菜。

        钟依萍爸爸对着王进生说:“你就直接说吧。”

        王进生点燃烟,吸了一口,说:“齐汛,有什么打算?”

        我脑子里有点昏沉沉的,说:“我想一直教书。”

        王进生听到这里,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用强调的语气问:“你就没有别的考虑吗?”

        “我答应了我的老师,也就是校长。”我说,“好好教书,过平淡的生活。”

        钟依萍低下头,也是一言不发。

        王进生说:“钟依萍是老大,要找上门女婿的,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不假思索地说:“小萍可以留在家里啊。”

        王进生说:“小萍成绩很好,打算培养她上大学。”

        我这才想起肖华珍说过的话,不想真是这样的情况。明白自己要做出一个选择,感觉到了与钟依萍的交往遇到了巨大的阻力,起先我担心钟依丽反对是最大的阻力,现在看来还不是。真正的阻力在今天出现了,这是原先没有考虑过的问题。

        王进生说:“齐汛,钟依萍的情况比较特殊,如果可以嫁出去的话,我们不会和你谈这样的事情,钟依萍以前是有个弟弟,六岁时夭折了。”

        我听到这里,虽然之前听肖华珍说过,但心底还是有一种生疼的感觉,吃惊地看着王进生。

        王进生继续说道:“钟依萍很善良,很听话,我们才考虑她留在身边,这样,对钟依萍的父母来说,含辛茹苦养育了钟依萍,应该来说钟依萍负责养老,这也是她的责任,每个人老了总想有个依靠。”

        我听到这里,感觉自己无法去改变什么,唯一的只是一种服从,或是说,必须听从这样的安排,我想到这里感到很失望,心想,我现在还在培训啊,以后工作,事业呢,怎么办?怎么办?

        我看看钟依萍,钟依萍一直没有抬头。我几乎绝望地问:“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王进生肯定地说:“是没有办法,这是我们早就决定好了的,不能改变。”

        “这件事情,应该问钟依萍愿不愿意,钟依萍她有选择幸福的权利,如果她愿意嫁出去的话,为什么要阻止呢?”我大声申辩,“你们也要尊重我和钟依萍的选择啊。”

        王进生没有说话,猛地抽烟,默不作声了。

        钟依萍的爸爸又重新点烟,猛抽起来。

        屋子里满是烟雾,像是置身于迷雾之中,找不清想去的方向。

        许久,王进生才说:“齐汛,让钟依萍嫁出去是不可能的,抚养她一二十年的父母怎么办,谁来照顾,谁来养老呢?”

        我听到王进生这么一说,顿时隐约感觉钟依萍或将离去,可能不久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想到这里,我再次去看钟依萍,钟依萍依然无语,低头思索着什么。

        我猛然有种领悟,很多事情总是考虑不到,任凭自己怎么去辩护,怎么去说也是无法去改变的,不由得长舒一口气。

        王进生生硬地举起酒杯,说:“来,我们一起喝完。”

        我木然地举杯,一口将酒喝下,感觉酒是一种苦苦的味道,同时感到莫名的孤独,和悲伤,更没有人理解,没有人愿意站在另一个角度去想。

        钟依萍此时放下了碗筷,小声说:“我吃饱了,你们都慢吃。”钟依萍说着话,抬起头,强装着微笑,但眼睛里饱含着泪水。

        我也佯装着微笑,心想:钟依萍,我一定回来娶你,等工作稳定了,就来接你,不管他们放不放你,我都要带你走。

        王进生叹了一口气,说:“按道理来说,我不能干预你们的婚事,但是,钟依萍家里是个特殊情况,你能不能为了钟依萍考虑呢,就来我们这里生活呢。”

        我想,几乎没有这样的可能,内心里充满了怒气。

        王进生借着酒劲,大声说:“齐汛,我今天就问你一件事情。”

        “你问吧。”我头昏得厉害,迷迷糊糊地说。

        王进生说:“你到底愿不愿意上门做女婿?”

        我像被逼到墙角了,越来越感觉到害怕。难怪木山让我不要做上门女婿,我想,这还是第一次来到肖家,就这么强势只能听从安排:做上门女婿,否则,就只能和钟依萍分手,无论如何都不能改变。于是,我一字一句地说:“等二三年行吗,因为,我不能刚答应老师,立马就反悔啊。”

        “你作为男伢,可以等,可以等二年,三年,五年都行,但是,钟依萍是个姑娘,现在都十九岁了,明年就是二十岁正是结婚的年龄,她不可能再等二三年,一年都不能等了。”王进生近乎咆哮着说。

        我也被激怒了,但控制着情绪没有大声的说话,心里乱糟糟的,我想:当初的梦想就当一名老师,现在刚好有这样的机会了,难道,非要把这些都抛弃吗?我想:无论怎么说,都不能答应王进生做上门女婿,至少现在不能答应;那么钟依萍怎么办?我想着这一系列的问题后左右为难。

        王进生看我一直不说话,和钟依萍的爸爸交换了一下眼色,钟依萍的爸爸显得很生气,猛地抽烟,桌子的上空全是来不及扩散的烟雾。

        我看着云雾一样的空间,不知怎么办才好。

        “齐汛,到底行不行?”王进生斩钉截铁地问。

        “不行。”我坚决的口气说。

        酒桌周围一片沉默。

        “散席!”王进生喊了一声。

        “我去外面走走。”我腾的站起来说,非常气愤,感觉自己停留一秒钟都是不值得或者多余。我站起来时,站都站不稳,摇摇晃晃地冲到屋外面,外面的空气清新多了。

        可怜的钟依萍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气愤地走出去,我也跟着走出去跟着我后面,两个人一前一后慢慢地往前走。

        外面飘着丝丝小雨,无声地飘落到头发上,一丝丝凉意。

        我故意拉着沉默不语的钟依萍,一边走,一边说:“今天走得很匆忙,什么都没有买,我去买点什么水果。”

        “不用了,来了就行了。”钟依萍说,脸上露出微笑,温柔得就像一只羔羊。

        “钟依萍,你怪我吗?”我问。

        钟依萍眼里虽然溢满了眼泪,但立刻露出微笑的脸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摇头。

        我的眼睛也湿润了,一腔热血涌上心头。很想吻一下钟依萍的脸,便说:“我想吻你一下。”

        钟依萍使劲推我一把,立刻走开了,说:“你胆子好大哟,好多人在看我们哟,你以为这是傻事啊。”

        我环顾四周,果然是有几个人在观望,只好作罢。

        两个人走上大堤,继而往前走。我万分感慨地说:“当我下车走到大堤的时候,真是激动不已,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你,我恨不得立刻飞到你的身边。”

        钟依萍幸福地抿嘴笑着,羞愧地低下头。

        公路相交的交叉口,一位老妪坐在地上,面前堆放着一堆地瓜,一堆梨子。

        我和钟依萍选了几斤梨子,两人高高兴兴提着梨子,有说有笑重新走回来。

        两人走进屋里,钟依萍的爸爸,妈妈,妹妹都在客厅里看电视。

        钟依萍妈妈让我坐在一起看电视,我只好坐下来,钟依萍的爸爸还是那样的冷漠,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钟依萍削梨子先给她的爸爸,然后是给妈妈,妹妹,最后削了一个梨子给我,我无比爱惜地吃完梨子,坐了一会,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总想睡觉,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和钟依萍爸妈打了一个招呼,起身去房间里了。

        我蹒跚地走进房间,好心的钟依萍跟着走进房间。房间里收拾得很干净,漂亮,给人一种舒适,温暖的感觉,让人心里充满了暖意。

        我回转过来看钟依萍,钟依萍忽然泪流满面的样子不说话。

        为什么?我很想问钟依萍,怎么打算,但看着可怜兮兮的依萍,什么话都说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