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钟依萍家人要我做上门女婿,本没有错,只是我不想放弃在学校的工作,也不想让严老师失望。这就是我的事业,我想,一个男人应该有自己的事业。还有,想到今后可能要在这样的环境生活,该有多么难受啊,难道,这就是很多男人不愿意做上门女婿的原因。我想,因为各自都站在自己的立场考虑问题,站在自己角度去要求别人,这本来就是一种矛盾;如果双方换一个角度,站到对方的角度去说话,去考虑问题,结果会完全不一样。

        我此时此刻只想好好抱着钟依萍,为她擦去眼泪,好好安慰钟依萍。

        “钟依萍,出来。”钟依萍爸爸在客厅里吼叫。

        钟依萍迟疑了一下,只好走了出去。

        我非常气愤,浑身燥热,一把抓住钟依萍的手,但钟依萍还是挣脱了出去,我的泪水顿时掉落了下来。感觉一颗火热的心进入到一个近乎冷酷的时间,我的心碎了。

        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和钟依萍好好说说话,好好说说相思之苦啊,说上一整夜的话也行啊,哪怕不说话,两个人相互陪伴也行;然而,钟依萍被叫走了,是被她的严厉近乎冷漠的父亲叫走了。

        我感觉站立不住,浑身发抖,只有躺在钟依萍床上。于是,我倒在床上,任凭眼泪奔涌而出。

        许久,仔细地打量着房间,多么惬意的空间啊,为什么,钟依萍的父亲是一种近乎冷酷的态度,无情地拆散我们呢?难道就是因为不愿意做上门女婿吗?难道,我们不能有自己的选择和追求吗?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我想来想去,依然无法入睡。

        半夜醒来,口渴难耐,我想到房间里没有水喝,干脆就没有起床,还有,我想就这样煎熬自己,就像是为了依萍赎罪一样。

        天快亮的时候,我忽然有个念头想离开这里,赶紧回到松滋,开始我的学习,而且越快越好。我想尽快到松滋灯泡厂去,争分夺秒地学习技术,用最短的时间来接依萍去普济,我们在普济建立新的生活。想到这里,便立刻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白茫茫的一片。依萍,还没有起床,我想,等依萍过来,我跟她说出计划,就离开这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依萍,还没有来。我焦急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终于,钟依萍终于出现在眼前,她端来洗脸水。

        “昨晚睡得好吗?”钟依萍小声问,她的眼睛一直往地上看。

        我非常生气,直接说:“钟依萍,我想走,离开这里。”

        钟依萍吃了一惊,抬起头问:“你怎么啦?”

        “我待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也改变不了什么。”我心里一阵发酸,强忍着眼泪说着话,看着钟依萍那红肿的眼睛,眼泪再一次流落下来。

        “为什么?”钟依萍问。

        “我心里好烦,窝火。”我咬牙切齿地说,“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嗯嗯,那你吃了早餐再说吧。”钟依萍也快要哭起来。

        “不了,马上就要走,赶回去。”我说,昨天的一幕一幕,感到极大的不安,无法控制情绪。

        我说完固执地走到楼下,同钟依萍的妈妈道别。

        “伯母,谢谢你的款待,我今天回松滋。”我不敢看女友钟依萍的妈妈,含着眼泪说。

        “怎么就要走呢?”钟依萍的妈妈极力挽留。

        “我要走,现在就走。”我依然坚决而果断地说。

        “吃了早餐再走吧。”钟依萍的妈妈说。

        “不用了,不用了。”我倔强地走出大门。

        女友钟依萍的爸爸,急忙走出来,虽然没有说话,但表现出挽留的意思。

        我没有说话表示一种愤怒。

        钟依萍妈妈催着钟依萍说:“快去送齐汛。”

        钟依萍跑到里屋,提着一个袋子泪流满面地跟着我,两人一前一后,没有任何言语。

        两个人急冲冲走上了大堤,我再次看到天空中飘扬的五星红旗,想起昨天来的激动心情,不禁感慨万千。

        别了,钟依萍,别了,我心爱的人。我心里反复念叨,泪水连续不断地流下来。

        我走到路边的临时车站,张望远方,看看有没有公共汽车。

        钟依萍擦着眼泪,从袋子里拿出一件白色的毛衣,强装着微笑说:“试试吧,不知道合不合身。”

        我一把抱着钟依萍,泪水再一次奔涌而出。

        钟依萍帮我穿上毛衣,毛衣大小合身,穿在身上就像置身于火炉旁。钟依萍也很高兴,立刻跑去买了四个包子,二根油条,递到我面前,说:“你吃点吧。”

        我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强忍悲伤咀嚼着。

        钟依萍,眼睛里满是眼泪,还是在哭,身体抖嗦不止。

        我内心里极为难过,强忍着情绪对钟依萍说:“你在家里好好保养身体等我,过一段时间,就来接你去普济,你就在普济生活。”

        钟依萍摇着头,又点头,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我大声说:“你不要哭了,哭又有什么用呢。”

        此时此刻,我希望钟依萍高兴一点,不要那么悲伤,为了争取自己的幸福坚强一点。

        钟依萍,开心一点送我上车吧,我想,我还会回来的,等到那个时候,我接着你去灯泡厂。

        看着钟依萍伤心欲绝的样子,我能想象得到钟依萍受了好多的委屈,我心疼她,但是,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

        钟依萍身体依然不停地抽泣,她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我心里更不是滋味,眼泪也随之奔涌而出;我只有转过头,不想让钟依萍看到自己奔涌出来的泪水;并努力地强咽包子,但包子却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去,无形的怒火突然升起,索性将包子吐出来,将手上的剩余的包子重重地扔到地上。

        我怒火中烧,但看到哭泣的钟依萍更是委屈,努力控制着情绪,走近钟依萍,安慰着说:“钟依萍,不用哭,不用哭了,你总是哭,我走得也不安心啊。”

        钟依萍低着头,依然非常的伤心,但听了我的话逐渐停止了哭声。

        我无法改变现状,我想,唯一想做的是尽快离开这里。

        这时,一辆红色的汽车开过来了,我迟疑着向汽车招手,汽车在不远处开始减速,渐渐地停下来了。

        汽车减速的一刹那,我心里开始后悔了,无论如何,不能在钟依萍最伤心,最无助的时候不负责地匆匆离开;想起来的时候那么开心,那么急切,那么忘我,那么激动不已,多么的快乐的时候,此时却要这样急冲冲地离开,还有好多的话没有来得及说,却又要分手了。我多么希望汽车因为什么原因不停下来。

        渐渐地,汽车缓缓停下来,就在我的脚下停了下来。

        车停下来了,车门打开了。我顿时后悔不已,无论如何不要这么着急地离开啊。但被售票员着急地拉上了车。

        这个瞬间,我心里彻底崩溃了,就这样离开钟依萍?这样做对得起她吗?我想到这里,眼泪再一次奔涌而出,内心里阵阵隐痛。

        汽车启动了,我踉踉跄跄跑到车后,透过后车窗去看呆立在原地的钟依萍。

        钟依萍依然站在原地,慢慢地举起了手,无力地在空中摇摆,一动不动地望着我远去……

        我的眼泪奔涌而出,离钟依萍越来越远,心越来越痛:钟依萍,对不起,钟依萍,对不起,钟依萍,真的对不起啊。

        我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此时的难受的心情。

        钟依萍,久久地站在那里……一会,公共汽车在转弯处消失了……

        猛然间,我感觉内心里的所有东西都被掏空了,但一动不动地看着依萍消失的方向。汽车像个魔鬼一样拖着我后退,后退。

        回到学校,我把自己关在寝室里,前思后想,也无法作出选择。

        于是开始写信:

        亲爱的依萍:

        你好!

        那天从你家匆匆忙忙回来,内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写到这里,便写不下去了,叹一口气,莫名地一把撕掉信纸,揉搓成一个团,随意扔了。

        想想,重新写道:

        亲爱的依萍:

        你好!代我向你家人问好!

        我非常想念你。

        上次是我的不对,都怪我太冲动,太固执,应该多陪你二天。

        你爸妈都好吗?希望你爸妈能原谅我的冲动和鲁莽。

        依萍,我很想你。

        好了,今晚就写到这里吧。

        永远爱你的人。

        齐汛

        一九八九年十月三日晚

        写完信,我躺在床上,一闭眼,眼前就浮现满面泪痕的钟依萍,我想着想着,泪水再一次悄悄地滑落下来。内心里暗暗地念叨:钟依萍,我多么希望你能来我们这里,我们两个人可以好好在一起工作生活了。我想着想着,迷迷糊糊之中,依然能感受到冰冷的泪水,渐渐地清醒时,还是不想挪动那冰凉的地方,似乎,这是应该去承受的,为了依萍,也为了我自己,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