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我走上前,小声问:“婆婆,请问,这是钟依萍家吗?”

        “这是钟依萍的家,你是?”老妇人有点惊奇地问。

        “我是她的一个同事,以前的同事。今天顺路,来看看。”我说,看着陌生的老妇人说。

        “好的,到屋里去坐。”老妇人让我走进里屋。

        “钟依萍呢?”我问。

        “到外地打工去了。”老妇人说。

        “去哪里打工了?”我更加迫切地问。

        “北京。”老妇人说,“钟依萍的妈妈在厨房做饭。”

        我急忙走到厨房,果然看到了钟依萍的妈妈。

        “伯母,您好,你还记得我吗?”我问。

        “哦,认识认识,都十年了啊。哈哈。”钟依萍妈妈惊奇地看着我,笑着说。

        我的眼泪差点流下来了,说:“是啊,我总是想起钟依萍。所以,今天来看看钟依萍,早都想来看看你,看看钟依萍,但……”

        钟依萍妈妈急忙说:“小刘的妈妈也在这里,小刘是钟依萍的那位。”

        “钟依萍去北京了?”我问。

        “这几年都在北京。”钟依萍的妈妈说。

        “在北京做什么呢?”我问。

        “做装修。”钟依萍妈妈说。

        “她什么时候回家?”我问。

        “春节就回来。”钟依萍妈妈说。

        我的心,一下子凉透了,心里面巨大的落差,此时,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怎么不常来玩呢,钟依萍的一些朋友,总是过来玩。”钟依萍的妈妈说。

        这时,从后面走来一位老妇人,我看时,就是刚才见到的那位。

        “这是小刘的妈妈。”钟依萍妈妈很平淡地说。

        我敏感的知道钟依萍妈妈的话里面有种意思就是说,说话不是很方便,要多加注意一下。

        我很明白这一点,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嘴巴停下来了,装着很平淡的样子。但心里,好像再一次失去了钟依萍一样。心里空闹闹的,这都是上天的安排吗?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吗?

        小刘妈妈也感觉到我在这里有什么不妥一样,借故走了。

        我问:“钟依萍过得好吗?”

        “好,很好。”钟依萍妈妈平淡地说。

        “有孩子了吧?男孩,姑娘?”我问。

        “男伢,六岁了。”钟依萍妈妈说完,又问:“你呢,结婚了吗?”

        “我……”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很想哭,控制一下情绪,良久,我说:“依萍结婚的时候,要我参加她的婚礼,当时,我不方便就没有来,这次来,算是弥补那一次吧,我想去钟依萍的房间看看,好吗?”

        钟依萍妈妈连忙说:“好的,我带你去看。”

        我跟着钟依萍妈妈上了楼,走进卧室,里面的一切经历十年,不再光亮,但依然摆设整洁,朴实,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我立刻退了出来,感情上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这些本来应该是我和钟依萍拥有的生活环境,但这些却是钟依萍和另外一个人的生活空间。

        我越发不能控制情绪,想立刻就离开,一刻都不想停留了;又想起上一次那样冲动,却等待十年再一次来。于是强忍着情绪,不让自己的腿迈动。

        这里的一切,早已不属于我,我想,忽然想着带点钟依萍的什么东西,或是做个纪念。日后应该是不会来了,所以这一次来,应该是人生的最后一次来访。能带什么东西走呢?我左思右想,不知道能拿走什么。

        “我还想看看她的照片。”我说,希望钟依萍妈妈能找来钟依萍的相片。

        钟依萍妈妈拿出一个册子,钟依萍个人的照片很少,主要是结婚时的照片,钟依萍一家人的老照片,还有小男伢的照片。我一一看着,眼泪再一次无法控制不住掉落下来。

        “我想要一张钟依萍以前的照片,没有结婚之前的照片。”我喃喃自语,像是对自己说的,心想,也许带走一张钟依萍的照片,内心里或多或少一些安慰,算是不虚此行。

        钟依萍妈妈和我认真寻找着,终于,找到一张学生时期的照片,一张黑白的照片,我仔细看着:

        那时候的钟依萍,一张稚嫩的脸。

        钟依萍母亲笑着说:“这是她上中学时照的,呵呵,还有一件衣服的扣子都扣错了。”

        我忍着伤心的情绪,笑笑,说:“就这张吧。”

        钟依萍妈妈取出来,递给我。

        我郑重地接过来,放在上衣贴胸的口袋里;同时感觉到钟依萍在我的胸口上,暖暖的感觉。

        我随即下楼,钟依萍妈妈留我吃饭。

        我说:“不吃了,我要走了。”说完,装着很开心的样子。

        “你就这样走了,钟依萍会怪我的,她会不高兴的,吃了饭再走吧。”钟依萍妈妈说。

        我听了钟依萍妈妈这样说,想到十年前的匆匆离别,我想:以后,凡事都不要这样急躁,应该成熟一些,今天既然来了,还是多呆一会吧,不知道下次来,是什么时候呢?或许,不会来了。我还想问问关于钟依萍的许多事情,所以答应留下来吃饭。

        我随着钟依萍妈妈重新来到厨房,厨房的格局基本没有变,那根吊着水壶的绳子不见了;看着灶台,自然想起当年为我煮鸡蛋的情景,眼睛里沁满了泪水。

        我泣不成声地说:“真的错过了一次机会,我真的是爱钟依萍的,钟依萍也是爱我的,我们应该在一起的……”

        钟依萍妈妈突然打断了我,说:“我们也很后悔,不该强行要你来做上门女婿,二姑娘也没有考上大学,嫁出去了,我们也是错了。”

        “依萍过得好吗?”我问。

        “哎呀,怎么说呢。孩子,话又说回来,事情都过去这么些年了,都不好说了,哎——”钟依萍妈妈用手抹了一下眼泪。

        “我的真的是……”我的感情像闸门一下子打开了,犹如奔腾的洪水,我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一个劲抹眼泪。

        此时此刻,依然能感受到我心底的真爱,就是钟依萍,但现在的情况是,钟依萍已经结婚。

        我压抑着内心的情感,小声问:“这些年,钟依萍有没有提起我?”

        钟依萍妈妈摇摇头,一言难尽的样子,过了一会,才说:“开始三年,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吵架。这几年在北京做装修,钟依萍在那做饭。”

        我听到这里,心里不免有一种酸楚。

        钟依萍妈妈又说:“我们日子还是过得去,没有什么。”

        这时,一个六七岁的男伢走了进来,黑黑的脸,穿一套学生服装,跑了进来。

        钟依萍妈妈说:“这就是钟依萍的孩子。”

        我看到一个皮肤黝黑的小男伢,大约五六岁的样子。

        小男伢也好奇地冲我笑笑。

        我拿出一张纸币,塞给小孩,说:“叔叔今天没有买什么,你拿着去买点糖果吃。”

        钟依萍妈妈不让小孩接钱,但是小孩笑着接住钱。

        钟依萍妈妈催小孩叫叔叔。小孩子顽皮地笑了,没有叫。

        我看到了钟依萍的孩子,和钟依萍有点像。这是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一个现实,我还是想离开这里,内心里再也无法接受这一切。

        我向钟依萍的妈妈告辞,没有说出话来,就走了。

        我走出来,恰好在路上遇见钟依萍姑姑。

        钟依萍的姑姑笑着说:“齐汛,我早就看到你来了,所以来看看你。”

        “你还记得我啊?”我好像要哭起来。

        “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也不要提它了。”钟依萍的姑姑说。

        “我理解,十年了。我会很理性的面对这些事情的,你放心吧。”我说,“当时,我写了好几封信,都没有回信?”

        “你和钟依萍的感情,我是很清楚的,但是钟依萍家里的情况,就是为了招上门女婿。”钟依萍姑姑顿了顿,说,“钟依萍结婚,都是父母逼迫,没有办法,开始三年,两人感情一直不和,如果你那个时候来一趟,就好了,钟依萍好苦哦,到了第三年,他们被迫住在一起,第四年才生了这个孩子,这几年去北京打工去了。”

        我听了,大吃一惊,侧过脸去,我不想让钟依萍的姑姑看到我的脸,此时的我,眼里的泪水,奔涌而出。

        许久,我才回转过头来,问:“你知道钟依萍在北京什么地方吗?”

        “你想去找钟依萍?”钟依萍姑姑问。

        我没有说什么,愣愣地看着钟依萍的姑姑。

        “齐汛,你们都结婚了,都有孩子了,为了各自的家庭,为了孩子们,都不要再想这些了。”

        我很想说,自己结婚了,但又离婚了,想了想,不想给依萍增加烦恼什么都没有说。

        “春节的时候,你带着你的爱人和孩子来钟依萍家里,来我家里也行,来玩玩,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