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我低下头,无地自容:当初一心想好好教书,然后迎娶依萍,岂不知等待依萍结婚的消息。

        “依萍结婚,你参加了吧?”我问,怯怯的看着肖华珍。

        “我去了啊。”肖华珍摇着头上,“依萍一直不同意,还不是她父亲逼迫的……”

        我没有等肖华珍说完,怒火中烧,气急败坏的说:“这对依萍也太残忍了。”

        “依萍邀请你参加婚礼,是想和你商量,可是,你又没有去。”肖华珍依然摇着头说,“要是你去了,依萍都愿意和你私奔。”

        我惊呆了,想起去依萍家,依萍的姑姑还有些话没有告诉我。

        “我当初是想参加依萍的婚礼,”我的声音有些嘶哑,“我担心自己无法控制自己,还有,既然依萍要结婚了,我还是祝愿她,尊重她的选择,哪里知道是这样的情况?”

        “你看到他们的小孩了吧,他们结婚十年,小孩才六七岁。”肖华珍低声说,“那三年里,他们争吵过,闹到离婚,但你总是没有出现……”

        “怨我啊,都怨我啊。”我泣不成声,“我哪里知道这些事情……”

        “十年了,都过去了。”

        “没有过去,依萍一直在我心里。”我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现在,还能怎么办?”肖华珍说,“现在,还是不要去打扰依萍。他们的生活刚刚平静……”

        我点点头,想起依萍妈妈的说依萍去北京打工去了。于是问:“依萍在北京哪里打工?”

        肖华珍刚想说什么,但很快就摇摇头:“这个,我不知道。即使知道,我也不能告诉你。”

        我依然点点头,发现自己在很多事情上都是混混沌沌,没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还有,不该犯那一次错误;如果没有那次错误,我也不会潜逃回家;如果我没有潜逃回家,我依然和依萍在一起工作和生活;如果和依萍在一起,就不可能分开……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人生也没有彩排,一切就像流失的时间,一去不能复返。

        “你还没有吃饭吧?”肖华珍十分关心的问。

        我摇摇头,不想吃饭,也不想让肖华珍破费。

        肖华珍却笑起来,说:“依萍交代过,说要是看到你来沙市,一定代她请你吃饭,安排你的住宿。反复交代一定要办到,就像她在的时候一样。”

        我的眼泪再也无法控制,滚落下来,连忙转过头,不想让肖华珍看到我泪流满面的样子。

        “走吧,我答应依萍了。”肖华珍坦然的说,“依萍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所以,我必须说到做到。”

        我强忍着情绪,小声说:“谢谢你,我真的不吃饭,我不饿。”

        “那就等一会吧,反正,我要代依萍请你吃饭。”肖华珍笑着说,“好了,都过去了。你们都要面对各自新的生活。你也要振作起来,要是依萍知道你这么伤心,她也会伤心的;为了依萍,也为了你自己,好好面对新的生活。”

        我点点头,心想,依萍,我会做到你希望我做到的样子。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现在当了老板啦。”

        “谁啊?”我问,但不是很关心。

        “去了,你就知道啦。”肖华珍笑着说。

        看得出肖华珍很希望我去看看,我只会点头答应。

        我和肖华珍走出小院,天已经黑了。马路上的路灯照得地面清晰可见,就像白天一样。这是十年前所没有的景象。十年,还是很多的改变,路修宽敞了,路边也修了人行道和绿化带。

        肖华珍指着一家名叫“进城餐馆”,笑着说:“你应该知道是谁开的了吧?”

        我看到那间餐馆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梦进城开的?”

        肖华珍点点头。

        我立马止住了脚步,头也低下去了。我说:“我还是不去了。”我想起依萍曾经交代不要和梦进城混在一起,那时候梦进城就是一个小偷,可如今他变成了餐馆的老板。

        “你进城可好啦,我们去那里吃饭,他总是给我们打折。”肖华珍笑着说,“你去了,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去吧。”

        我依然犹豫不决,还是跟着肖华珍走进餐馆。我始终埋着头,不想让梦进城看到我,对了,那时候,梦进城和秀珥在谈朋友,他们是不是结婚了?

        肖华珍问我吃什么,我只会说:“随便。”

        肖华珍点完菜,又对拿着菜单的小姑娘说了什么。

        不一会,就听到有人喊:“齐汛,齐汛。”

        我听出来是梦进城的声音,立刻想起梦进城送我们的那天晚上,眼泪再也无法控制住奔涌而出。

        梦进城站立在我跟前,我迅速拥抱住梦进城,梦进城拍拍我的后背,喊道:“兄弟,我好多次都盼望你们来玩啊。”

        我紧紧地握着梦进城的手,久久舍不得松开。

        “木山呢?”梦进城问。

        “去佛山了。”我说。

        “学武功去了?”梦进城开玩笑的说。

        我笑笑,摇摇头,想起魏华松和黄平,问:“他们呢?”

        “在沙市啊。”梦进城说,“前几天都来喝酒啦。”

        店里又来了几位顾客,我忙说:“你去招呼客人吧?”

        “说什么呢?你才是我的尊贵的客人。”梦进城肆无忌惮的的口气说,“这样,在这里玩几天,吃住都在店里。”

        我不好意思起来,看了肖华珍一眼。

        “我们是好兄弟啊。”梦进城喊了一声,想要哭一样。

        这时,一个中年妇女走过来,像是秀儿。

        “我老婆,秀珥,”梦进城笑着说。

        秀珥看了我一眼,说:“我是看像是你呢。”

        “真羡慕你们啊。”我说,还想说什么,不知怎么咳嗽几声。

        梦进城想起什么来,笑着说:“我打电话要魏华松和黄平来喝酒。”

        我连忙制止,很不好意思的说:“不要麻烦,这个时候,他们刚回家。”

        “你还是这么斯文,这么理解别人。”梦进城笑着说,“明天,我明天一早就告诉他们。”

        我点点头,也想知道他们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