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在沙市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梦进城拿了一个塑料酒杯,来到桌旁坐下来,笑吟吟的说:“我们今晚一醉方休。”

        我很想制止梦进城这样,却没有说出话来。十年前,我们一群年轻人在一起,多么单纯的交往啊,可是如今,很多东西都变化了。

        “兄弟,”梦进城笑着说,“我是当你一辈子的兄弟啊。你来沙市不要客气啊,吃饱喝足,就到我家里去住。”

        我摇摇头,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不好打扰你。”

        “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啊。”梦进城看了看四周,小声说,“当初,你和木山还不是帮过我。”

        我倒是想不起来帮过梦进城什么,心想,即使帮了他什么,也不能索求回报。

        “你呀,还是十年前的样子,生怕麻烦别人。”梦进城笑着说,“没事的啊。”

        渐渐地,我感觉回到了十年前的场景,梦进城还是那样热情,他愿意和我们分享生活中的快乐。我想,是不是这样的性格才会交朋友,有了朋友就好走?我想到这里,忽然放开了。我看看肖华珍,想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心想,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是一种学习,看来梦进城的处世之道值得我学习。

        肖华珍看着我说:“进城,可是好兄弟啊,你好不容易来沙市,再说,你们之前也是兄弟相称,理应梦进城做东,安排你的生活起居啊。”

        “对对对。”梦进城听着肖华珍说的话,连连点头,“明天,我一定让魏华松和黄平来这里陪你喝酒。”

        我连忙摆手,内心里有些自卑了。梦进城开了餐馆,那就是老板了。此时和梦进城在一起感觉矮了一截,而十年前和梦进城在一起,我是明显在他之上。我想起自己也是因为那厂里的花灯逃走,与梦进城走过相同的路。不由得感叹:人生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我想在沙市立足,重新开始,想到这里笑着问梦进城:“你说,我要是来沙市,找个什么事情做呢?”

        梦进城来了精神:“你这些年在做什么工作?”

        “教书。”我说,无奈的摇着头。

        “那你继续教书呗。”梦进城说。

        “我只是一个民办的代课老师。”我说完,低下了头。

        “那你想做什么事情呢?”肖华珍问。

        我看了肖华珍一眼,问:“厂里,还能招我进去吗?”说完,我又感觉不合适了。

        “明天,我去问问裴春梅,”肖华珍笑着说,“她现在是副厂长。”

        我惊了一身冷汗,连忙摆手说:“不用,不用了。”我明显是害怕看到裴春梅,还是因为自己犯下的错。

        “都过去十年了,你还记在心里?”肖华珍笑着说,“再说,也不是你得错啊。”

        我陷入了思考之中,忽然问:“刘凤娇呢?”

        梦进城笑着说:“她现在开店子卖水酒呢。”

        “她妹妹呢?”

        “也在店子里帮忙,”魏华松说,“她的店长就叫‘姊妹花水酒店’。”

        我又想起了木山,感觉到遗憾。木山去了佛山,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两个人就这样分开了。

        “木山结婚了吗?”梦进城问我。

        我很不好意思的说:“好久没有联系了,不知道他的情况。”说完,我感觉到愧疚。

        梦进城举起酒杯,和我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我找到了一种感觉,也是一饮而尽。

        梦进城拿着酒瓶倒酒,笑着说:“你们四大金刚,就差木山了。”

        我苦笑一下,看着梦进城,试想梦进城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他心里总是有兄弟的情谊,而我,只是想着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我是一个孤独者,一个可悲的孤独者。我再次下决心留在沙市,心想,做什么工作呢?我想到这里,再次把眼光投向肖华珍。

        “我明天去问问裴春梅,看她能不能介绍别的厂?”肖华珍说,“你别急啊,现在沙市玩几天。”

        梦进城也劝慰道:“不要急,想好了再去干。”

        我点点头,感受到来自梦进城的真诚,还有肖华珍的踏实,而我,却是畏畏缩缩的样子,或者说,对待朋友比较自私,包括对钟依萍都是。当初,我要是不在乎学校的工作,同意到钟依萍家做上门女婿,就能和钟依萍相伴一生。当初,我为什么就不呢?

        梦进城拿着酒瓶给我倒满了酒,我端起酒杯一口喝干。梦进城连忙端起酒杯也一口喝干,疑惑的问:“你怎么啦?”

        我的眼泪流下来了,几乎是哭诉着说:“当初,我为什么那样倔强?”

        梦进城拍拍我的肩膀,“那时候,年轻。”

        我愕然的看着梦进城,心想,梦进城的生存手段比我强多少倍啊。

        “进城,帮我找个租房,”我咬着牙说,“然后,自己找工作。”我想,一定要靠自己的能力在沙市生存下来。

        梦进城点点头,在我肩膀上拍了拍:“兄弟,在沙市,还有我。什么时候需要兄弟帮忙,说一声就行。”

        我伸出了手,紧紧地握住梦进城的手,感觉到了新的勇气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