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都市言情 - 被青梅拒绝后,我获得了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14章:舒兰

第14章:舒兰

        舒兰打开门时,看到的是泪眼婆娑的女儿和她身旁一脸无奈的闺蜜洛依依。

        “清清,这是怎么了啊?”舒兰心疼地将她抱住,询问道。

        她太清楚自己的女儿了,如果不是遇到了特别严重的情况,她根本不会哭。

        “没事,妈,我先回卧室了。”徐清抽了抽鼻子,低着头走进了卧室。

        她的身上带着一种肉眼可见的失落与沮丧,仿佛被整个世界背叛了一般。

        “阿姨,那我也先回去了。”把徐清送到家后,洛依依也是没有要坐一会的打算,她现在有太多问题要问潘达了。

        比如他为什么不见了,苏雨凝又是怎么一回事,陆离真的不喜欢徐清了吗……

        “依依等一下,阿姨送送你。”舒兰给自己披上一件棕色的风衣,急急说道。然后也不等洛依依拒绝,就跟着她一起走了下去。

        舒兰想知道,自己女儿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哭得这么伤心。

        她倒是想直接去问徐清,但她敢肯定,如果自己就这么直接去问,徐清绝对不会告诉她。

        所以现在唯一的破局关键就在洛依依身上了。

        “依依,你告诉阿姨,清清这是怎么了?”一下楼,舒兰就急切地问道。

        看着舒兰脸上焦急的表情,又想想徐清现在这副样子,洛依依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将实情全盘托出。

        毕竟当妈的总不会害女儿吧。

        “阿姨,是这样的……然后陆离就……清清就有些受不了……”洛依依用最简短的语言概括了这件事情。

        舒兰的表情则是由一开始的焦急变成了疑惑,最终变成了凝重。

        “唉。”舒兰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然后用感谢的眼神看向洛依依。

        “依依,今天阿姨要谢谢你,阿姨很高兴清清有你这样的朋友,清清她在一些方面确实……”

        “没有没有,清清她很优秀的,能跟她做朋友我很开心,她现在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而已,阿姨您多劝劝她,我先走了。”

        “好,注意安全。对了,清清到时候要是问你,你就跟她说伱只跟阿姨讲了她跟陆离闹矛盾。”

        舒兰最后又补上一句。

        看着洛依依越走越远,万千的思绪涌上舒兰的脑中,但这些思绪最终也只是化作了一声叹息。

        她太清楚自己的女儿了,清楚自己的女儿是能够做出这些事的。

        从洛依依的话中她也明白了,就是人家陆离表白失败,然后对清清不像以前那样了,身边还多了个女孩子,清清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可这能怪陆离吗?

        舒兰搬来这里也已经有十五年了,可以这么说,她是看着陆离长大的,所以她知道这个孩子对清清有多好。

        甚至她有时候都劝过陆离,不要这么偏袒顺从清清,可那個住在对门的大男孩,始终只是羞涩地笑了笑。

        而清清有时候的做法,让她这个当妈的都看不下去,说她几句,她还总是不当回事,现在好了吧。

        现在人家表白失败,然后决定放弃了,有问题吗?

        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这事闹得。”舒兰无奈地叹了口气,裹紧身上的风衣,朝着楼上走去。

        ……

        “陆离你混蛋,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徐清趴在床上,将头埋进枕头,小声抽泣道。

        明明很伤心,可她却不敢大声哭出来,生怕让人察觉到。

        一想到陆离今天头的没回就走开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在她心中蔓延。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以前她只要感到一点点伤心,陆离就会不厌其烦地安慰自己,直到她的心情好起来,可像现在……

        想到这,徐清心中的痛意又深了几分。

        “清清,妈妈可以进来吗?”敲门声响起,同时传来一道温柔成熟的女声。

        徐清抹去眼角的泪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装作一副没事发生的样子,说道:“嗯好,你进来吧。”

        今天她回来时的样子太反常了,肯定瞒不过妈妈的眼睛。

        门被缓缓推开,一个穿着白色丝绸睡衣的女人缓缓走了进来。

        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哪怕已经有了一个18岁的女儿,但她的外表看上去却依旧年轻。

        而且因为长期练舞的原因,舒兰的身材十分完美,柔软的丝绸睡衣贴在她的身上,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胸前的小西瓜饱满而又圆润,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两条裸露在外的大腿更是修长且丰腴。

        哪怕是现在,当她一个人外出时,时不时会有年轻人上前搭讪,跟徐清走在一起时更是经常被路人当成姐妹。

        而且比起徐清,她的身上有一种更加迷人的气质,仿佛陈年佳酿一般,让人忍不住就会沉溺于其中。

        “妈,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徐清率先开口打破沉默,“我只是今天看了一部比较伤感的电影,所以才会这样的。”

        舒兰哪里不知道女儿这是在掩饰,无奈的同时又感到些许心疼。

        她坐在床尾,温婉地说道:“清清,听依依说,你跟陆离闹矛盾了,能跟妈妈说说你们为什么吵架吗?”

        虽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真相,但舒兰并没有直接说,毕竟她知道自己女儿脸皮薄,要是直接说,没准她会因为尴尬而放弃与自己沟通。

        但如果是通过“俩人吵架”这一方面插入,那就会轻松很多。毕竟比起陆离单方面不理她,“闹矛盾”听上去显然要更好一些啊。

        “一一都跟你说了啊?”徐清没有回头,依旧把头埋在枕头里,闷声道。

        “她跟我说你跟陆离闹矛盾了。”舒兰轻轻摇了摇头,温柔地拍了拍徐清的肩膀,“能跟妈妈说说你们两个为什么闹矛盾吗?妈妈记得你们两个之前关系不是很好吗。”

        “陆离昨天跟我表白,我拒绝了。”徐清嘟着嘴,缓缓说道:“然后他就故意搞冷暴力,还直接不理我了。”

        接下来,徐清将陆离的“罪行”一一列出,当然,她将自己的过错以及在面对陆离冷漠时的无助模样全部省略。

        在她的描述下,陆离是一个幼稚、情绪不稳定的问题少年,她是一个理智,试图让陆离认识到错误的人生导师。

        她哪里知道,洛依依已经将事情全部都告诉了舒兰,包括她当时那副仿佛被全世界背叛的模样。

        看到自己女儿的嘴如此之硬,舒兰觉得有些好笑,但她面上不显,而是温柔地说道:

        “清清,你的意思是陆离故意不理你。可妈妈怎么觉得,这里面也有你的问题呢。”看徐清想要反驳,舒兰轻轻摆了摆手,继续缓缓说道:“你看,陆离并没有说对你恶言相向,也没有说你一句坏话,他只是对你不像以前那样了对吧。”

        “对啊,他就是故意搞冷暴力,故意不理我啊。他现在这种表现,哪里还把我当朋友啊。”徐清坐了起来,有些委屈地说道:“他以前明明都很温柔的,现在就很冷漠,一点都不像朋友的样子。”

        “清清,你说会不会陆离现在这样才是朋友的样子。”舒兰轻笑着摇了摇头,温声说道:“陆离先前对你的态度,已经超出了朋友这个界限,他现在这样,才是作为朋友的态度。”

        “你之所以会不适应,是因为他只是把你当成了朋友,不会再对你偏袒或者百依百顺了。”

        舒兰的声音很温柔,可在徐清耳中却仿佛是一根针,刺破了她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她就是希望陆离能够一直无条件偏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