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文娱:重生后,我和富婆青梅双向奔赴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啊啊这个人就是娘!

第十九章:啊啊这个人就是娘!

        “张总,查到了。”

        张槐的秘书急匆匆的走进张槐办公室。

        “给节目投资的就是紫檀记,别的娱乐公司没有一家插手。”

        张槐一听这个,笑容顿时就浮上了脸。

        “以紫檀记现在的规模来说,要想投资这样的综艺,就算说是倾家荡产也不为过吧?”

        “那如果这个节目办失败了,那对于苏紫檀,可就是致命打击了。”

        张槐用手搓着自己的下巴,低沉的笑了两声。

        傍上一个苏紫檀就狂成这样,那等苏紫檀没了,看看你还怎么和我们斗。

        就让你知道知道,才华在资本面前不值一提!

        不得不说,张槐的手段还是高的。

        找了一个外国人,这让林泽这边很难起诉到那个外国人。

        再加上一些民众的崇洋媚外的心理,总觉得国外的钢琴大师,就一定不会干出抄袭,诽谤他人的事情。

        在这个事情里面,他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只要能花钱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情。

        “咱们一直准备的那个练习生综艺怎么样了?”

        “随时都可以开拍!”秘书立刻回答“各个公司的练习生都等着这个综艺了!”

        “很好!周一开拍!”

        张槐看着电脑里的几个画面,有些无趣的摇摇头。

        “同样的直播模式,这一群国企明星直播卖菜做饭有什么可看的?咱们直播小鲜肉的爱恨情仇勾心斗角,他们凭什么和我们斗?”

        一款好的综艺,要把故事性弄的跌宕起伏。

        张槐准备的这一款综艺,就连请人写剧本都花了百万。

        当那些一个个皮肤细腻,长相美腻的练习生哥哥出现在镜头前的时候。

        《我们的爱情》?

        谁的爱情都没用!

        “不光如此,那个潼县不是竞选什么县文艺代表团吗?”

        张槐用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击着。

        “李翔羽的母校不是潼县的吗,让他去回去卖卖情怀,然后初赛就别参加了,直接参加那个县文艺代表团的复赛。”

        “这一次,别给林泽翻身的机会!”

        ……

        “哎?”

        “今天这菜怎么不一样了?”

        一个阿姨夹了一块干煸肥肠。

        原先的干煸肥肠是先炸过的,今天送来的干煸肥肠是煎的。

        林泽也捧着一盒米饭,夹了一筷子放进口中,顿时就传来了一种熟悉感。

        “阿姨,今天这菜从哪订的?”

        “叫什么阿姨,叫姐!”阿姨有些不满的看了林泽一眼“就是广场旁边有个叫碗碗菜的店。”

        “是雪姐他们?”苏紫檀小声问道。

        “应该是吧,过两天咱们去店里看看。”林泽点了点头。

        今早出门,张导给了二十块钱,这算是启动资金了。

        两人早上买了两个饼子,只花了八块钱,现在还剩下十二块钱,中午的这顿饭是叔叔阿姨们掏的钱。

        林泽现在吃着饭就得想赚钱的事情了。

        去哪赚点钱呢,该不会真的要去一边乞讨,一边做任务吧。

        这些叔叔阿姨们的热情高涨,很快就将这首曲子练的差不多了。

        不能说完美,只能说是可以上台了。

        当曲子能合到一块的时候,林泽就把小钱赶到一边去,免得这首曲子提前透出来,影响了节目效果。

        第一遍合完,老王就激动的了不得了。

        “小周啊,这次可要多亏你们了。”

        “这歌,好啊!”

        “不仅这曲饱含国风的元素,就这歌词也充满了诗意。”

        “王叔,有信心了吗?”林泽笑道

        “有了!”老王认真的点了点头“初赛绝对能过,可是后面的复赛,决赛……”

        “放心,什么样的都有。”

        林泽和苏紫檀两人把这些叔叔阿姨送到公路上,大家抱着乐器自己离开了。

        老王说要打探敌情,跑去了西洋乐团那边。

        “咱们是不是也该去做任务了?”林泽有些无奈“啥破任务,还得伪装成乞丐?”

        苏紫檀喝着水,声音明显已经有些沙哑了。

        “那咱们咋办?”苏紫檀把空瓶子扔进垃圾桶里,傻呵呵的笑道“要不你给我化一个老年妆,然后你演个傻儿子。”

        “那谁唱歌啊!傻儿子唱啊?”

        林泽撇了撇嘴。

        “你们还不走啊?”老王乐呵呵的从公园里面出来了,看到了还在门口的两个人。

        “诶?王叔,有没有什么不要的衣服,最好是那种特别宽松的裤子。”林泽突然问道。

        “啊?”

        “要多宽松多宽松的那种,衣服也要越破越好的。”

        “……”

        ……

        夕阳西下,临近潼县商业广场的一个小巷子里面,一个脸上长着白斑的女孩用一辆小推车推着一个缺了腿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小推车上面还放着一个音箱。

        这个女孩推着男人一路来到了商业广场前面。

        现在这个点广场上面人很多,既有一些年轻人,也有一些带着孩子的。

        在不远处还有像林泽一样拿着音箱的老阿姨,准备一会在这里跳广场舞。

        这一路上,这一队组合引的周围人连连注目。

        这一对自然就是林泽和苏紫檀了。

        苏紫檀最终还是妥协了,由她来扮演女儿。

        然后某个路人脸摄影师躲在人群里拍摄,林泽拿出来一个不锈钢碗放在面前的地面上。

        “大家好啊,我是一个父亲。”

        “我们来自隔壁台县,一场无情的车祸摧毁了我的家庭啊!”

        林泽手拿着麦克风,声泪俱下的嘶吼着。

        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只见林泽两条裤腿空空。

        旁边的苏紫檀穿着破校服,手机拿着一个脏兮兮的课本。

        林泽将嗓子打开,哭腔沉重。

        “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

        “你入学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

        “你爱吃的……谢谢好心人!好心人一生平安!”

        林泽一声吼,给放了两块钱的那个大哥吓了一跳。

        林泽把声音压制的像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声音沙哑低沉。

        “啊啊这个人就是娘……”

        “啊啊这个人就是妈!”

        “这个人,给了我生命,给我一个……”

        “谢谢好心人!”

        【不是,这真是林哥啊?林哥腿呢?腿呢!?】

        【林哥为了节目自截双腿?】

        【好老的调啊,这是林哥原创吗?】

        【腿……你们看林哥裤子,林哥的屁股好像变大了。】

        就在马路对面,一个小饭店老板娘跑了出来,有些好奇的往这边一看。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