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文娱:重生后,我和富婆青梅双向奔赴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无人能出其右

第三十二章:无人能出其右

        第二天一早,林泽和苏紫檀正准备出门,张导就先找了过来。

        还没开始直播,张导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小林啊,给你看个东西。”

        张导拿出来一个平板,把“创造厂”拿给林泽两人看。

        这还是后来剪辑的版本,把一些自我介绍不太好看的都给剪了出去,只留下那些第一遍筛选过后的优质练习生。

        就这一段短短的视频,给两人看的眉头紧皱。

        “这啥玩意啊……”

        早上还没吃饭,但是苏紫檀就已经感觉到没有食欲了。

        “这是东皇娱乐在昨天放出来的练习生综艺。”

        张导面色凝重,忧心忡忡的说道。

        “不是,这种东西跟咱们应该没什么可比性吧?”林泽有些奇怪“这有点太抽象了啊。”

        张导叹了口气“正是因为太抽象了。”

        “如果你把它当成一个选秀的节目,那么他无疑是失败的,但是如果你把它当做一个恶搞的节目,那么现在整个业界无人能出其右。”

        “再加上他们公司买热搜,宣传,第一天就抢走了我们不少的观众。”

        “昨天早上的时候倒还好说,中间的时候迎来低谷,但是到了傍晚,这个节目里面的观众暴增……”

        林泽听张导给自己诉苦,有些奇怪的问道“那我们能干什么?以凤凰公园的身份去参加这个综艺吗?”

        “你搁这玩套娃呢?”苏紫檀又看了一眼屏幕“你要是参加这个玩意,那你可别回家了。”

        “不是,其实咱们节目最主要的流量就是你们两个的直播间,这两天你们的直播效果非常好。”

        “观众很爱看两位整活,麻烦两位多整,能不能保住观众可就得看两位的了。”

        整活。

        林泽沉默片刻“我们啥时候整活了,我们每天不都过的挺正常的。”

        “……成,继续保持就行啊。”

        小钱已经在门外等着了,等张导走了之后,小钱便打开了直播。

        车开到了公园,民乐团的叔叔阿姨们也在老位置练习。

        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叔叔阿姨们是真的喜欢乐器。

        仅仅昨天一天的时间,这个曲子就排练的比较流畅了。

        苏紫檀抱着空灵鼓,给叔叔阿姨们炫耀了一下。

        “厉害啊,这个东西我都没有见过。”

        老王轻轻的敲了一下,听着这种可以净化内心的空灵声音,老王喜欢的了不得。

        “对了,服装今天中午就能送到。”

        苏紫檀和大家说道。

        “哎呀,谢谢小苏啦,等衣服到了,多少钱我们转给你。”一众阿姨们笑道。

        现在他们儿女看过节目都和他们说了,就不像之前还叫他们周柯和木棠了。

        【我老婆炫耀的时候好可爱哦,小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林泽!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羡慕我爸,明天我想穿我爸衣服去和林哥见面。】

        “朱阿姨的事还没搞定吗?”林泽突然问道。

        那个叫朱娟的阿姨在初赛的那一天就没来,结果今天还是不在。

        这个事情也没那么难解决吧?

        说到这个,老王脸色就变得奇差。

        “她儿媳没有把孩子带走,孩子……丢了。”

        “啊?”

        林泽和苏紫檀对视一眼“孩子丢了?”

        “怎么丢的?在哪儿丢的?”

        “那天她老伴儿就在公园门口那儿下棋,孩子也放在车里。”

        “本来都没啥问题,那天走的时候她老伴象棋还没下完,朱娟就先带着孩子回去了。”

        老王拿起保温杯,喝了口水,又把枸杞吐掉。

        “家里给小孩的纸尿裤用完了,他们家小区门口就能买,就朱娟出去买了个纸尿裤再回来,十分钟都不到,孩子在家没了!”

        “那门又没人撬,当时就想着是他儿媳过来把孩子给偷跑了。”

        “孩子为啥没判给妈?”林泽皱着眉头问道“一般情况下那么小的孩子应该判给妈才是啊。”

        “别提了!”乐团中一个阿姨摆了摆手“他那儿媳啊,打麻将。”

        “之前正给孩子热奶,楼下有人喊她打麻将,火都没关就跑去了,等家里有人回来之后,锅早干了。”

        【怎么能有这种人的?】

        【真的假的?当了妈还能这么不靠谱?】

        【你能信石头开花都不能信沾了赌的人。】

        几个阿姨一人说一点,林泽顿时就明白了。

        “门没被撬,孩子没了,那不就说明偷孩子那人有钥匙吗?”

        苏紫檀皱起眉头“她儿子怎么样?”

        “挺好的,挺老实的一小伙子,每月工资都交到他媳妇那,辛辛苦苦挣了几年钱,本来打算买辆车的,谁知道存款被他媳妇打麻将全输没了。”

        “报警了吗?怎么说啊?”林泽接着问道。

        老王摇了摇头“不是她儿媳,他儿媳那天都没离开麻将桌,有监控又有人证。”

        “……”林泽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这些事也轮不到我们管。”老王重新拿起了自己的笛子“练习吧。”

        很快就到了中午,老王说为了明天一切顺利,今天中午大家一起去好好的吃一顿。

        于是整个团就来到了县里的一个涮牛肉馆。

        林泽看了看这些饮料,没什么想喝的。

        “我去买点饮料,叔叔阿姨们有什么想喝的吗?”

        “我要个茉莉清茶吧。”老王想了一下。

        “我要无糖乌龙茶,他要个外行人电解质水……”

        大爷要的还挺潮。

        林泽嘿嘿一笑。

        “咱们一块去吧,你也不好拿。”苏紫檀把包放下。

        小钱也屁颠屁颠跟出来了。

        旁边不远处就有个超市,林泽和苏紫檀向那个方向走去。

        “要点什么?”

        “最近有点睡不着,有没有什么安眠药?”

        听这声音有点耳熟,林泽偏头看去。

        旁边的药店里,有个男人站在柜台前面。

        店员微笑着摇摇头。

        “没有的,安眠药只能是医生给开,您要是睡不着的话,可以去医院查查。”

        “那个啥,网上说什么褪黑素好用,这个能买吗?”

        男人挠了挠头,看他的头发,好像很久都没洗过了。

        “这个是可以的,我给你拿?”店员转身去找,嘴里慢悠悠的问道“一种是五十九,一种是一百零八,你要哪种?”

        “五十九的!”男人丝毫没有犹豫。

        林泽在门外已经认出来这个人了。

        这人正是装乞丐卖唱那天,给了十块钱的那个男人。

        林泽脱下钉子衣交给苏紫檀。

        “紫檀姐,小钱,站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