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文娱:重生后,我和富婆青梅双向奔赴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林泽,三分钟独白

第一百三十三章:林泽,三分钟独白

        两个人走上舞台去,唐川对张雅现在的状态还是感觉到有些不放心,可是现在已经上了舞台,也没有机会再去调整了。

        奇了怪了,是因为刚才林泽看了他一眼?

        唐川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在屏幕上放出了他们要演的那一个片段。

        是一个在雨下的表白。

        男主是一个有臆想症的男生,有时候突然臆想会让自己感觉到过一年两年,所以对爱玩的游戏都会很快失去兴趣。

        而这一幕是他鼓起勇气,淋着雨表白。

        女主撑着伞,听着男主的话,在这个片段里面,女主的眼神变化是点睛之笔。

        但是现在台上并没有雨滴下来,所以唐川这里还要演出那种在雨下的感觉。

        “请选择道具!”

        根据主持人的提示,两个人去到了道具区,一人挑选一件道具。

        张雅去拿了道具伞,唐川则是用一瓶水把头发打湿。

        “那么,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主持人退到一边,随后整个舞台的灯光熄灭了,在亮起来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剧里面,淅沥沥的雨声响起。

        “萍萍,我爱你!”

        唐川饰演的男主在喊完这一声之后,就进入了一个不好意思的阶段,有些手足无措的不知道后面该说些什么。

        可是因为女主就站在不远处的位置,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虽然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但是现在必须得说了。

        “我爱你,我知道很突兀,但是我爱你。”

        “我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爱上你了,我觉得我们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了,或许又是我再臆想,但是……”

        “即便是我在臆想,我也想过我们以后一起生活的千年万年,可是即便我的臆想中过了那么长的时间,我依然还爱着你。”

        他们两个人的表演都会被摄像头放到后面的大屏幕上,让观众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们的面部变化。

        而观众们激动起来的心,却在看到张雅的时候突然熄火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精神有点恍惚,眼神当中甚至有一些恐惧。

        唐川也认识到了这一点,咬了咬牙,把自己的声音加大了几分。

        “萍萍!”

        这一声大声的呼唤才把张雅叫醒。

        张雅眼神迅速的变换一下,这才意识到该自己说词了。

        这个节目也因为这短暂的慌神出了瑕疵。

        这也让评委席上面的几位老师纷纷摇头。

        这一场表演结束,两个人站在舞台上,张雅已经把自己的脑袋低了下去。

        “今年唐川的表现依旧很出色,但是问题出在了张雅这边,张雅你在今天表演的时候在想什么?为什么心思完全不在表演上面?”

        宋茗春表情严肃的问道。

        张雅是个可造之材啊,而且之前也一直都很努力。

        今天犯的这个错误有点太离谱了,宋明春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我……”张雅看了一下观众席上面的林泽,欲言又止。

        “今天确实是出了一点特殊状况,有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等一会我们再说吧。”

        唐川带着歉意的向着几位评委老师鞠了个躬。

        其他的两人点评也差不多,问题确实是出在了张雅这里。

        随后很快,其他两组也都场上表演了,这两组之间也都相互熟悉,只是演技上面都差着一点。

        而且他们选择的片段都有点太简单了,对于这些片段的选择,其实各位观众和评委的心里面都是有一些难度分的。

        他们选择简单的,所以难度分上打分的各位也要更少一些。

        现在到了林泽上场。

        当林泽站在了舞台上面的时候,台底下的各位观众什么表情的都有。

        林泽撇了他们一眼,脸上的笑意带上了一丝讥讽。

        虽然这笑容从表面上看来只是普通的笑容,可不知道为什么,把它看在眼里之后,总感觉有点不太舒服。

        背后的屏幕开始播放这个片段,现在大家再一次看了这个片段,心里面对于之前的那位演员老师的敬佩更深了几分。

        一想到林泽竟然选择的是这个片段,大家就忍不住的讥笑……

        笑容笑不出来了,有几个人咽了口吐沫。

        有工作人员给林泽拿来了一个凳子,而林泽走到了当道具的那里,左右看了看,竟然拿来了一个放道具的小桌子。

        那个小桌子就是像火锅店里放菜的小推车一样。

        林泽把他放在面前,怎么看怎么怪。

        可这个时候已经没人笑了。

        “请开始你的表演!”

        舞台的灯光暗了下去,再次亮起来的时候,林泽双手放在小桌子上,十指交叉,坐姿十分随意。

        “就老马那边找到我,说还是原来那个事。”

        “当初他们嫌我要的多,这个事不让我弄了,现在要不回来,又找到我,说给我多加半个点……”

        林泽感觉到鼻子旁边有点痒痒,先是抿了抿嘴,没有缓解,便只能把手抬起来,用大拇指抠了抠。

        抬起这一只手的时候,另外一只手好像也被扯动了一下。

        尽管在林泽的手上并没有手铐,可是大家恍惚之间看见林泽现在就坐在审讯桌前。

        “然后我就到了德县,陈狗他们就是这边的,然后我就给他电话,让他过来。”

        “我当时也没想到他还带着俩人,就是那个……小六嘛,那来都来了,我就带着他们去了那个别墅。”

        林泽目光有些涣散,看着下方的观众,就好像真的在回忆那天的事情一样。

        林泽目光落的地方,有一个女孩坐在那里,一直被林泽的目光盯着,有些鸡皮疙瘩开始翻涌了。

        “谁动的手?”背景音响起。

        “我。”林泽活动了一下下颚。

        “他们在那里呲哇乱叫的,我就动手了么。”

        林泽从牙缝里叹了口气,看了看两只手上那并不存在的手铐,还试着拽了一下。

        “其实他们都不行,他们都不敢下手。”

        “然后不就到了那个水库边上么,狗日滴,这三个怂是真的下手啊。”

        林泽说到这直接笑出了声,手还摸了摸自己后脑伤疤的位置。

        “刚才不敢下手,打我的时候倒是下了死手。”

        台上台下鸦雀无声,都在静静听着林泽的口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