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文娱:重生后,我和富婆青梅双向奔赴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还有多远……

第一百四十章:还有多远……

        林泽这一次抽了个好号。

        第六号。

        而石老和徐申申则是第三号。

        这一次陈难坐在舞台上,这里边唱的是他很早以前的一首作品,这叫做石头。

        这首歌竟然意外的贴合这一期的主题。

        可惜这一首歌不是新歌,他也不再是选手了。

        陈难唱完了这首歌,向着台下的观众鞠躬道谢。

        在这个舞台上,他的路就走到这里了。

        虽然有一些不甘心,但是合理。

        陈难回到了休息室当中,并没有离开。

        抽到一号上场的是熊猫。

        熊猫这一次的歌同样很不错,这样的命题似乎很契合熊猫原本的音乐圈子。

        歌中是一只飞入少女桌前的纸鸢。

        整首歌古韵悠扬,加上熊猫的声线,再一次带给了大家一个惊喜。

        第二个是李夕颜,她的歌曲完成度比上次有了很大的提升。

        林泽看着休息室电视不仅有些感慨。

        看来大家都在这种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当中适应了下来啊。

        现在徐申申上场了。

        歌名《永不停滞的列车》。

        徐申申穿了一身和地铁配色很接近的运动服。

        然后搬了一个跑步机在台上。

        徐申申缓慢的向前方奔跑。

        随后开始了演唱。

        这一张嘴林泽愣了一下。

        rap作品?

        石老头还会写这种的?

        林泽注意到徐申申脚下的跑步机开始加速了,徐申申的嘴也跟着跑步机一块开始加速。

        这rap的速度越来越快,背后的屏幕,事先准备好了图像。

        就像是一辆地铁穿过人山人海,穿过黑暗孤独的隧道。

        后面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半分钟的时候徐申申就像是在狂奔一样。

        原本完整的歌曲,在狂奔的速度之下也变得残缺不全。

        毕竟人力是有极限的,徐申申冒着缺氧的风险在极限的速度之下仍在不停往出蹦字。

        就像是开到了极限的列车,摇摇晃晃的奔向自由,拼着随时都有可能解体的风险,冲出安全,踏入旷野。

        这样的一段也为这首歌带来了不一样的魅力。

        “……卧槽?”林泽发出了一声原始的赞美。

        要是一天能写出来这样的作品的话,那石仲印那个词曲之神的称号真是没有叫错。

        其他的几个休息室里面大家的这首歌也都是发出了不一样的赞叹。

        这一次,林泽难了啊。

        底下的一众观众看着躺在地上的徐申申,纷纷长大了嘴巴。

        意外之喜啊!

        徐申申在地上休息的差不多了,这才勉强的从地上爬起了身,有些虚弱的向大家聚了一躬,然后便腿软着下场了。

        工作人员连忙把厂上的那些道具都搬了下去。

        下一个上场的是梁湘,不过好在两个人的风格不一样,梁湘蹦蹦跳跳,整个人显得十分甜美可爱,倒是硬生生的把之前石老和徐申申带来的强大影响给躲了过去。

        第五个是周侨,周侨的词曲人用一只乌鸦做为视角。

        加上周侨本来就是伤感歌的歌手,这首歌的质量也可以堪称上乘。

        之前还在说着现在歌曲质量越来越不行的那几个观众现在也听得十分入迷。

        原来大家都不是不行了,而是在陆续的发力啊……

        林泽现在已经来到了后台。

        今天的林泽穿了一身纯黑色的衣服,衣服还有一些宽大。

        主持人叫到了林泽的名字,就在林泽踏上舞台的那一瞬间,灯光暗下来了,只有一点微弱的光指引着林泽走到了舞台中间。

        面对着下方的欢呼声,林泽没有出声,只是微微的闭眼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下方的观众们缓缓的安静了下来,看着林泽在微弱光影当中亮起的那张脸,心也陷入了平静中。

        林泽缓缓的睁开眼睛,也在这一刻,伴奏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这个伴奏带着一种孤独,在观众席当中传开。

        “着迷于你眼睛,银河有迹可循。”

        “穿过时间的缝隙,它依然真实地。”

        “吸引我轨迹。”

        “这瞬眼的光景,最亲密的距离。”

        “沿着你皮肤纹理,走过曲折手臂。”

        “做个梦给你,做个梦给你。”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等到分不清季节更替。”

        “才敢说沉溺……”

        林泽的声音带着一种空洞,沉寂感缓缓的荡漾开来。

        这一刻,黑暗的演播厅中,大家只能看到那被微弱灯光映出的林泽脸颊。

        就好像是一颗星星一样,向大家诉说着孤独。

        伴奏沉寂了那么一刻,随后有一点点的光从林泽的胸口出现。

        这是一个圆型的球,上面还有一些斑驳,然而在这个球的四周隐隐又有一些小球散发出了光芒。

        随后还有一圈一圈的轨迹出现。

        这……

        这是太阳系!

        有观众认了出来。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

        “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

        “也等着和你相遇。”

        “环游的行星。”

        “怎么可以,拥有你。”

        林泽身上的星星一颗一颗的淡去,最终只剩下最中间的太阳,还有围绕在他旁边的那一颗水星。

        在林泽背后的屏幕上也缓缓的出现了三个字。

        “《水星记》。”

        底下的观众们坐在那里,没有几个人去了解过星星之间的事情,看着屏幕上面的那三个字,大多数人心中都有些迷茫。

        林泽的歌缓缓走到了最后,背后的屏幕上,突如其来一场爆炸,随后全部静音。

        光影迅速地收回,屏幕上看到了银河系,然后又看到的太阳系,直到最后屏幕上面只剩下太阳和水星。

        “当我还可以再跟你飞行。”

        “环游是无趣。”

        “至少可以,陪着你。”

        林泽身上,太阳也缓缓淡去,只剩下了最后的水星。

        排在最后的荣正宇微微张开了嘴巴。

        我还在写远行的风筝,你就写星星了?

        关键是虽然我没听懂里面的意思,但我也能感觉这歌……

        真好听啊。

        大休息室里的众人面面相觑。

        “你们……听懂了吗?”陈难问道。

        没有人搭理陈难,因为大家也不知道说啥。

        林泽推门进来了,向大家微微抬手。

        “怎么气氛这么压抑?今天大家不是都很努力嘛。”

        陈难看看大家,问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嗯……小林啊,虽然没听懂已经很让人共情了,但是……为啥是水星啊,啥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