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文娱:重生后,我和富婆青梅双向奔赴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诶?这谁啊?伴舞吗?

第一百六十二章:诶?这谁啊?伴舞吗?

        两边投票的分数在两人背后不断的上升。

        徐申申凭借着自己的表现,最近圈了不少的粉丝。

        而且有自己经纪人的辅助,将自己的粉丝们管理的滴水不漏。

        东皇娱乐最擅长的永远都是管理粉丝,将粉丝化为手中的一把武器。

        现在他的经纪人也在盯着节目,现在各个粉丝群都已经通知下去了,今天必须要到位。

        各种等级的团员需要投的票不一样,投票完成之后要截图发给管理员才可以。

        而且这一次投票不同,数据必须要做的自然!

        等待这一次的节目过后,就是徐申申展翅高飞之时!

        原本投票数据涨幅不如李夕颜的徐申申却是在后期暴涨,强行的压过了李夕颜。

        不过压过的不多,只是几百票左右而已。

        【不是吧,到底是谁在投徐申申啊,有一说一,第二首歌,确实是差了火候,完全就是ktv的水平!】

        【李夕颜能输我是不理解的,原本我还挺喜欢徐申申的,便是他这一次该不会又把东皇娱乐的那一套捡起来了吧?】

        【你们都去死啊,哥哥第二首歌明明唱的很不错好吗?我们才没有刷票,谁刷票会刚好只多刷几百票啊?】

        答案揭晓,四场挑战全部失败。

        陈难作为第二场挑战熊猫的,也是差一点点成功。

        陈难拿出了这四首最好的一首歌,也是和她的唱法最为接近的一首歌。

        只可惜还是输给了熊猫。

        【熊猫!真的好想让熊猫火,可是又怕熊猫太火……】

        【我藏了这么多年的宝藏歌手,终于被别人发现了。】

        【现在还没到感慨的时候,各位,目标第二!冲!】

        小唯阿光现在也都在看着直播。

        古风圈的大家都已经站在了一条线上,所有人都是熊猫坚实的后盾!

        熊猫坐在那里把雪梨汤喝完了。

        林泽发现他的身上还穿着一身紫檀记的衣服。

        并且是紫檀记所推出的第一款国风服饰。

        这身衣服有些年头了,虽然有些旧,但是却干净整洁。

        下位区的四人开始了自己的演唱,现在已经无关排名了,大家反而都发挥的异常出色。

        徐申申隐隐有些紧张了,最后一首歌也是最难的一首歌。

        石老在最后的几天里面突然灵光乍现,这才写出了这首歌。

        这也导致了他练习的时间不足。

        很快,熊猫也站在舞台上唱完了他的最后一首歌,有一种帅是无关脸的。

        熊猫站在舞台上,就像是往常一样用心的唱完了这首歌曲,向着台下微微鞠躬,谢谢观众们的捧场,也向着支持他走完这一季节目的朋友们道谢。

        接下来就到了徐申申了。

        徐申申走上了舞台,有些紧张的用手搓了搓话筒。

        底下的观众们兴奋着。

        在大家高水平的发挥之下,现在也开始喊起了徐申申的名字!

        毕竟徐申申也是曾经赢过林泽的选手!

        林泽看着镜头里面徐申申的样子“他怎么状态不对啊,之前演唱的时候状态都很好,是这一首歌没有练熟吗?”

        林泽说话的样子好像是在问石老一样。

        石老犹豫了一下,第一次和林泽搭话了。

        “嗯,可能是吧,但是节目开始的时候,我听他唱了一遍,感觉还可以。”

        在场的歌手们看向电视。

        徐申申深呼吸几次,强行稳了一下心态,随后握住了麦克风。

        最后一首也是一首说唱歌曲,但是并不是现在的那种风格,而是十年前的风格了。

        里面讲述的一个故事,是一个同乡在东海捅了另外同乡一刀的故事。

        大多数的人听着这个故事都没什么感觉,可是在场的几个老资历的人,听着这个故事却是脸色越来越怪。

        这……

        不就是石老当年自己干的事情吗?

        要不是当年捅的那个同为词曲人的同乡一刀,现在被称为词曲之神的人说不定是谁呢。

        徐申申唱着唱着突然一顿,随后口中爆发出了极快的速度。

        前两句速度又快又字又精准,可是到达了第三句的时候,嘴里突然一绊,从那以后,整个场面都变惨不忍睹。

        这一首歌也算是全部崩掉了。

        【???】

        【好家伙,嘴里面突然开始蹦魔神语了是吧?】

        【垮掉!整段垮掉!】

        徐申申崩了之后心态也开始越来越崩了,到最后完全不知道自己嘴里面唱的是什么,好不容易这一段速度最快的结束了。

        关于后面的字,徐申申也开始唱的敷衍,现在没有别的想法,就只是想尽快的把这首歌唱完然后下台。

        “吁……”

        台下已经传来了嘘声,石老也是面色铁青。

        这一次把自己丢人的事都拿出来了,好不容易写出一首这么炸裂的歌……

        徐申申和林泽擦肩而过,林泽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徐申申走下去之后,舞台就已经黑了。

        最后一堆工作人员冲上台来,用一些简单的道具,在舞台上竟然搭建出来了一个亭子。

        反而现在在后台的林泽快速将身上的衣服和裤子脱下来。

        谁都没想到在林泽那身衣服的下面竟然穿着汉服的内衬。

        而且……

        后面的工作人员迅速给林泽披上了外衣,并且把衣服整理好,林泽在脸上挂了一道纱。

        林泽手里面还拿起了一柄道具长剑。

        然后摸着黑上了台,跑到了那个亭子当中。

        随后灯光亮起,大家看到了坐在亭子当中的那个身影。

        “……”

        【是伴舞吧?】

        【决赛已经让带伴舞了吗?】

        【不是吧,你们看那个侧脸怎么有点……】

        舞台上安静了片刻,随后前奏声才响起。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

        一个女声出现,这声音悦耳,也带着几分温暖。

        大家有些迷茫的看着舞台。

        【不对啊,这场不是林泽吗?】

        【虽然,但是……】

        【不,你们记不记得,林泽会伪声的啊!】

        离得近的观众们已经看到了,那个女子坐在那里,身材修长,但是……

        这个肩膀是不是有点宽了,而且也有点太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