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文娱:重生后,我和富婆青梅双向奔赴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隔墙有耳啊!

第一百八十八章:隔墙有耳啊!

        “什么?”

        导演猛的站了起来。

        “快……快……”

        “不,别打120,立刻开我的车把他送到医院去!”

        刚刚吩咐下去,却看到助理站在那里表情怪异。

        “那个……导演。”

        “已经来不及了,小李吐的实在太夸张了,在剧组里面的一些同事已经打了120,车恐怕已经在路上了。”

        导演张了张嘴,一屁股坐回了自己的椅子当中。

        要命了……

        为什么自从林泽来了这里之后就什么事情都不顺呢……

        难不成林泽真的就是什么娱乐圈的黑寡妇?

        在现在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有120开进剧组这种事情,出现在备受关注的《钢铁森林之恋》剧组当中。

        一瞬间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先是黄亭打人事件,再加上和黄亭有关的那个大老板被黄亭打住院的事情。

        最后还有大老板疑似拿着别人给他买的果篮,送给全剧组人员吃,并且导致人家得了急性肠胃炎的事情。

        这三件事情就像是叠buff一样叠在了这个剧组。

        黄亭的名声一下子就臭了。

        现在剧组里面其他三个主演,只要是拍完了戏都躲着他走,生怕沾染上这个瘟神。

        就连黄亭此刻也有些郁闷,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像电影里的主角那样,在这种时候叼上一根烟。

        是不是真的……不该招惹林泽?

        正当这个思绪稍微有点苗头的时候,旁边一个声音传来。

        “走啦,去洗洗吧。”甜笙笙说道。

        “哦,好。”

        ……

        “哈喽,张老板。”

        咖啡厅里,一个穿着时尚的中年男人,看见自己请的客人来了,向着他招了招手。

        来的人身上穿着一些休闲的服饰,带着一些笑容,头发从发根开始已经有些发白了。

        这人正是张槐,张槐也向着他挥了挥手,然后坐在了他的对面。

        “于老板,不知道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哈哈,就是我们许久未见了,这不是约你出来喝杯咖啡聊聊天吗?”

        于枕向着张槐笑笑。

        两个人确实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了,张槐看到于枕邀请自己便知道他是有事了。

        因为愚蠢,就像是曾经的他一样都是一个在娱乐行业里面挥洒着热血的人,永远不知疲倦。

        他能在这种时候突然联系自己,要说只是和自己出来喝杯咖啡,张槐是怎么都不信的。

        “好啊。”张槐点了点头,听着耳边悠扬的音乐,自己点了一杯咖啡,就坐在这里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咖啡没一会就上来了,张槐拿起两粒方糖放进咖啡里面,然后用小勺子搅拌一下,把杯子凑到鼻子旁边,轻轻的闻了一下咖啡的香气,然后抿了一口,细细的品味着。

        “好香啊。”

        于枕眼睛露出一些奇怪的目光看着张槐。

        有点不敢相信这是很多年前那个和自己一样的人。

        听几个朋友说了,张槐现在好像进入了养老生活,对于一些资源不争也不抢。

        甚至于他那个创造厂都不引什么热点了,真的就任由着那些练习生在上面十分和谐的唱跳。

        平等的给任何人一个竞争资源的机会。

        如果是自己公司的练习生唱跳进行的不好,张槐这边也会给他们削减资源。

        于枕叹了口气“啊……别人都说你这只雄狮已经开始沉睡了,果不其然啊,难不成你就被那只年轻的猴子给打下王座了吗?”

        “……”

        张槐眉毛皱了起来,目光有些不善。

        于枕看到了张怀这个表情之后,心中顿时一喜,心中明白自己的猜测可能是正确的。

        “既然如此,你也不配当我的对手或是朋友了。”

        说过之后,于枕站起了身,一甩袖子就要离开。

        走了几步之后,却发现张槐根本没有出声挽留他的意思。

        于枕干咳两声,又坐了回来“张总,我知道你不甘心就这样沉寂下去,你也是在暗中潜伏寻找机会……”

        “于总,你要是再这么说的话,我可就走了啊。”张槐打断了他的话。

        于枕看见张槐是想说点什么的样子,自己就闭了嘴,重新坐好。

        “你也别玩尬的行吗,我儿子十二岁沉迷热血日漫的时候可能都没你尬。”

        张槐揉了揉自己的眉头“你有事就说事,像咱们这个年纪的人,已经不需要这种奇怪的热血了你能明白吗?”

        于枕沉默片刻。

        好像自己心里有什么很珍贵的东西已经被他否定掉了。

        “我的意思是,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现在的林泽已经不是我一手能捏得住的了,咱们要不要联手?”

        于枕想了想措辞,随后说道。

        “你儿子是被他所害的,现在你公司被打下神坛,也是他害的,其实我也知道你的心里压着复仇之火,现在咱们可以把这股邪火释放出来了!”

        于枕说着说着,又奔着热血漫里面的话术去了。

        “嗯……”

        张槐沉默了片刻。

        “其实吧,我心里面没有什么邪火。”

        “再然后……”

        张槐的脸上露出了一些为难的神色。

        “就算是有邪火,我也不可能跟你释放啊。”

        “你这个想法有点太变态了,你实在不行,你和你们公司的那个黄亭释……”

        说到这里,于枕赶紧一瞪眼睛站了起来,向着周围看了一圈。

        “嘘!嘘!”

        “隔墙有耳啊,你怎么什么都敢往外说?这里是公共场合,要是被人听见了算怎么回事?”

        黄亭的这个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也不少,像是他们这些娱乐公司的老板,大概都知道这种事情。

        不过大家心照不宣的都不会说出去罢了。

        大家都是做这一行的,手里面还能没有彼此当家花旦的一些黑料了?

        真要拼个鱼死网破的话也不划算。

        “你也别在这插科打诨了,我就问你,你到底要不要和我联手去制裁那个林泽?”

        于枕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不想和张槐绕弯子了。

        “不要。”张槐摇了摇头,坐在这里稳如泰山。

        于枕皱起了眉头“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你儿子都被他送进去了,你怎么……”

        张槐目光闪过一丝复杂,又恢复如常。

        “那是他自作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