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文娱:重生后,我和富婆青梅双向奔赴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三章:寡妇终结者

第一百九十三章:寡妇终结者

        这个民间大神现在账号上只有一首歌,就是刚才在舞台上唱的那一首。

        沈鹿看着这个人也有点诧异,99.5?不会是那边的设备比这边的设备先进吧,怎么可能?

        还有这名字也够离谱的,一个神秘的娱乐圈教父?

        “诶?这个人!这是林泽吧?”

        不知道是谁看着路人拍的照片突然提了一句,旁边的人翻了个白眼。

        “别什么什么都林泽,这个世界上会唱歌的就只有他一个吗?”

        可是话是这么说,那张照片看起来体型好像林泽啊,而且底下他的女朋友也有点像苏紫檀。

        沈鹿也看了看这个账号,不管他是谁,如果设备都是一样的的话,那他确实有几分本事。

        先给他关注上,然后……

        如果他没有公司的话,就挖到自己这边来,以自己现在的名望,很快就可以出去开工作室了。

        ……

        双庆晚会很多节目都已经定下来了,什么歌舞,小品,现在就只剩下这两首歌需要挑选。

        如果这一次投稿的那些歌曲水平实在太低的话,那就用老歌来代替。

        秦宝川秦老已经连着听了这么多天了,好不容易才把初审给听完。

        差,这也太差了。

        很少有人写那种适合中秋的歌曲,大多数人都是拿月亮表达什么对爱人的思念,对爱人表白什么的。

        虽然沾点月亮,可是他不沾中秋啊。

        秦老勉强挑选出来了几首,随后把其他人挑选出来的进行了一个汇总,然后就开始了第二轮的复审。

        之前他这里给很多歌手都发了邀请函,现在他们投的稿也汇总在这里了。

        秦老眼睛落在其中一个名字上面,眼睛一亮,不过还是没有点击下去。

        嗯……

        现在那些差的太多了,他有点怕这个被他予以厚望的年轻人投稿上来的也是一首次品。

        算了,先放在最后一个吧,但愿这个小子能给自己来点惊喜。

        国庆组那边白玉槿也开始了第二轮。

        白玉槿在进入复审的这些歌里面扫过,目光停留在了那个两个字的名字上面。

        同样听了那么多只是歌颂爱国,却没有真情实感的歌曲,那么现在只要把这一首歌拿出来,就足以冲击所有评委的耳朵了!

        白玉槿轻轻的笑了两声。

        说着,白玉槿亲手点下的播放键。

        恢宏的音乐声响起,这段前奏非常完美,任何一个细节都填补的很好。

        这也让听了好多次品的评委们精神一震。

        “不错,不错啊这个。”

        “嗯,光听他的前奏就知道绝对是一首佳品!”

        “大气恢宏!不错,说不定这又是一首可以留在我们曲库当中的的优秀作品。”

        “踏风雪,迎……”

        这第一句刚刚开口,在座的不少评委就皱起了眉头。

        不是这歌出了什么问题,而是这个歌手。

        大家都把目光放在演唱者的名字上面。

        沈鹿!

        看到这个名字,有人遗憾的叹了口气。

        沈鹿不错,可是她的声音绵软,在这首歌演唱的过程中,她尽可能的放宽了声线,可是任然感觉差点意思。

        听到叹气声,白玉槿心中感觉不妙,立刻不动声色的开口了。

        “嗯……”

        “歌是不错的,但是她故意放粗声线,倒是有些别扭了。”

        白玉槿先一步的开口说话了,想听听大家都有什么样的意见。

        “没错,要是换个歌手的话,可能会更好一点。”其中的一个评委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其他人也都纷纷符合。

        “嗯,我倒是有点不一样的看法。”白玉槿摆出了老前辈的架势“其实换成她原声来唱的话,应该也不错嘛。”

        “啊?”

        “她原声?不行不行,她的声音太细了,这首歌的大气,她唱不出来的!”

        底下的一位老歌手摆了摆手。

        白玉槿瞥了他一眼“就是因为这首曲子恢宏大气,再让她来唱的话,就能在这种恢宏大气当中添加一份柔情,反而会让这首曲子更上一个台阶……”

        白玉槿在歌坛的地位比他们更高,唱歌这种事没必要和她争吵。

        可是旁边的这位老歌手可不一般,就是性子特别犟,好几次都得罪了歌坛前辈,受了不少打压,好在自己实力过硬,硬是扛过来了。

        眼看着这位老歌手又要说点什么,大家赶紧拉住他好言相劝。

        剩下的歌还有那么多呢,又不一定非得投这个票。

        白玉槿在其他的歌曲中扫了几眼,扫到了林泽的,但是却不着急把它放出来。

        这才是复审,没必要让他的歌和沈鹿的歌碰到一起。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懂比赛~

        就算是你林泽的歌能比这首歌强上一些,我也有把握把沈鹿的歌推上去!

        白玉槿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那条项链。

        心中想的却是自己的儿子白燃。

        哎,碰什么不好,偏偏就碰了赌,这要是被曝光出去,他这明星还怎么做?

        ……

        “你放心,该打点的我都打点好了。”于枕坐在吴谦的面前“我们这边已经开始给你写歌了,现在一个雏形已经完成,稍微润色一下,就可以赶在岳沙台收稿结束之前投出去了。”

        “岳沙台啊。”吴谦有些遗憾,为什么不是中央台呢。

        “岳沙台不错了,单从娱乐性上来说,绝对是第一名。”

        于枕笑道。

        吴谦身体往后一靠,两只手搭在了靠背上。

        “为什么你们不捧自己的人呢?有这样的资源给我写歌,还不收我的钱?”

        “林泽嘛,我实话实说,对上他我们这里也有压力,但是你有没有发现,好像现在是你和他对立以来唯一没有倒的明星了。”

        于枕看向他的眼睛当中有一些光芒绽放。

        “说不定你就是那个注定能够战胜他的人,也是那个……”

        “寡妇终结者。”

        “……”吴谦沉默着看着他,没有从他的眼睛当中看出什么嘲笑来。

        “后面的这个称号大可不必。”吴谦捏了捏太阳穴“或许我没倒,只是因为我没做什么不该做的事。”

        “呵呵。”于枕很明确的用笑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那现在好处说完了,你总得说说我这里需要做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