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文娱:重生后,我和富婆青梅双向奔赴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八章:道不同,不相为谋!

第两百一十八章:道不同,不相为谋!

        林泽的强势回应瞬间引爆网络。

        林泽和加了官v的诗词协会打起来了?

        林泽的一大部分中老年粉,收到信息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立马就开始了劝说。

        “哎呀,你这个年轻人不要这么狂妄嘛,人家都说你这样写的不行了,我听着也是,你就好好的跟着学习跟着改,不能太自满的呀!”

        “年轻人不听老人言,你是要吃苦头的!人家可是诗词协会的人,那知识比你渊博多了,你快把这条评论给删掉,然后虚心求教。”

        “狂,这是一个年轻人必须要具备的东西,你不狂你叫什么年轻人?但是你该低头的时候也得低头,你现在不低头的话,将来社会也会让你低头。”

        林泽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招中老年人的喜欢。

        幕后的人可就等着林泽的这几句话了。

        狂!太狂!

        这个诗词协会可是华夏诗词爱好者的聚集地。

        想明确的加入诗词协会,变成里面的会员,甚至需要一些全华夏,甚至于世界级别的奖项。

        林泽?

        不过只是一个歌手罢了。

        ……

        “魏倩倩,你疯了?”

        “那是我诗词协会的官方账号,你竟然用它去完成你一己私欲?”

        “是啊,凡是懂一些古诗词的谁看不出来?那两首诗词完全是可以流传千百年的!你怎么敢发那种话?”

        诗词协会当中,古诗词这一脉的人都在这里指着桌子对面的那个女人破口大骂。

        他们都只是会员而已,而桌子对面的那两个人正是会长和魏倩倩这个副会长。

        魏倩倩像是往常那样眯起了眼睛。

        “呵呵,分什么古诗和现代诗?这些不过都是由着韵律美的文化作品罢了,再说了,要是古诗那么好的话,为什么到了今天,现代诗会出现并且占领了诗坛的一大半领土呢?”

        对面这个老人气得面红耳赤,指着魏倩倩骂道。

        “你闭嘴,不要在这里诡辩,你写的那些东西里面全都是屎尿屁,低俗,不堪入目!”

        “现在我们的账号凭什么在你的手里?你想发什么就发什么?”

        魏倩倩本身的文化水平并不高,除了那些东西她根本不知道还能写点什么。

        什么手捏一块*,像一个归来的王。

        什么在别人办公室门口尿尿。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的作品依旧是出了一个诗集并且出版得奖了。

        魏倩倩听到他们又提起来了这些事情,一股怒火便冲了出来。

        “你们……”

        “砰!”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那个诗词协会的会长,重重的把他手里面的那个书砸在了桌子上面。

        “好了,都不要再说了,尤其是什么古诗词和现代诗词。”

        “自古都是一句武无第二,文无第一。”

        “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面,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字。”

        “我赞同魏倩倩的发言!此事无需在议!”

        桌子这边坐着的这些会员,每一个人都是气不过的重重拍桌。

        随后就气鼓鼓的离开了这里。

        道不同,不相为谋!

        既然你们要打压是吧,那我们就偏偏要站在他后面支持他。

        更别说他林泽本来就值得支持!

        这些老人可能是哪里的教授,老师。

        能加入协会的,都是得过奖项的。

        ……

        “这只黑狗,五万。”

        “这只大橘,十万。”

        “也接受租借,租借一天千元起。”

        十三区宠物咖内。

        陈江面带微笑的向着面前这个叫王雪的小姑娘介绍着店里的宠物。

        一个又一个宠物柜走过,陈江也报出了一个比一个恐怖的价格。

        其中一只羊驼和仓鼠的价格最为恐怖,仓鼠五十万,羊驼九十九万。

        王雪面容惨白,双眼有些无神,身上散发着一阵一阵不正常的冷意。

        不少宠物咖里的猫狗员工都饶有兴趣的围在王雪身旁。

        昨天晚上,王雪在一个破旧电线杆上看到这家宠物咖的广告,预约了今天来看狗。

        可是谁能想到这宠物店买的猫狗这么贵。

        “老板,虽然它们很可爱,但是这个价格……”

        王雪说的很委婉了。

        讲道理,这宠物柜里大多都是成猫成犬,还都不是什么名贵种类。

        就说这个五万的黑狗,看样子至少两三岁了,还不知道是什么的串串。

        虽然长的有些可爱,但是卖五万?

        这老板想钱想疯了?

        “姑娘,你第一个去的店应该不是我家吧?”

        陈江的笑容不变,指了一下周围这些猫狗。

        “说句冒犯的话,你在其他宠物店里,有愿意和你亲近的毛孩子吗?”

        这话一出,王雪的表情僵硬了起来,有些震惊,又有些生气,不过很快就失落起来。

        “从小都是这样,猫猫狗狗对我避之不及,要不是昨天在街上碰见了一个算命的……”

        那个算命的,上来就就喊她的名字,别说身高体重了,就连门牌号,学生证编号都说的一字不差。

        又询问了王雪是不是半夜噩梦袭扰,无来由的浑身冰冷,还若有若无的闻见臭味。

        这些症状完全对应,那人算命也不要钱,只是说王雪印堂发黑,身上被鬼气侵扰,必须尽快买一条黑狗回家。

        这也容不得她不信了。

        现在世界鬼气复苏,世界各地出现了一种阴森恐怖,没有实体,以杀死人类为本能的能量体。

        就和传说故事中的鬼一模一样。

        加上上网一搜,身上的这些症状正是早期被鬼缠上的征兆。

        昨天晚上王雪吓了个半死,今天一早就早早出门出来买黑狗。

        昨天那个算命的还提了一句。

        这狗啊。

        必须心甘情愿跟你回家才行。

        这转了几家店,那些猫狗一见她就吓得嗷嗷叫,甚至有胆子小的直接吓晕过去。

        就只有这家店里的猫狗不怕她,一个个还挺亲切。

        只是价格有点太贵了。

        陈江看王雪还在犹豫,二话不说把柜子打开,然后把柜子里摇尾巴的黑狗抓出来,塞到王雪怀里。

        黑狗摇着尾巴,伸出舌头在王雪惨白的脸上使劲舔了几口。

        王雪突然感觉最近身体中透出的冰冷感都少了好多,一狠心,一跺脚。

        “买!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