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19章:我家小姐很美吧?

第19章:我家小姐很美吧?

        “小姐,我们要不要管一管?”人群中,一个黑脸汉子小声询问着身旁女子。

        “我们这次来,正是需要【竹花帮】帮忙。”

        “万一惹得邵令周不快,耽误了事情,恐对我李家大业不利。”

        “回头多给他些银两,让他离开扬州就是咯。”

        女子不大,似乎也才二十岁出头,当机立断,语气中隐隐藏着一丝上位者的威严。

        要是秦寿在这定会认出。

        黑脸汉子就是他初入扬州城时,差点撞到自己之人。

        而女子就是让他生起几分兴致的大家闺秀。

        “哈哈,不钻也不行!”

        “这条街我言宽说的算。”

        言宽见寇仲已经到了裆下,不免得意地大笑起来。

        “言宽!你个混蛋…”眼泪在寇仲的眼中不断滴落,他头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这般的弱小。

        想要反抗却丝毫没有反抗的力量。

        “住手!困远点!”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寇仲的耳边响起,如同一盏明灯,驱散他心中的绝望。

        用力抬头看去,正见秦寿从人群中出来,直直走向言宽,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丝迟疑,为自己出头。

        “我擦,你是哪来的小瘪三,也敢管你宽爷的事。”

        言宽不过是一个街边小混混,目光短浅,哪能看出秦寿的不凡。

        把他当成了寻常好管闲事的公子哥,小白脸。

        “你啊,真该死!”秦寿没有废话,一把掐住言宽的脖子。

        将他如同小鸡仔般,提了起来。

        语气中充满了一股骇人的杀意。

        兴许,是见到了寇仲的惨样,激发了秦寿的【原始天魔体】,让他的力量在这一刻,提升了数倍。

        “呃…你…放开我,放开我。”

        “信不信,我让你活着离不开扬州城!”

        言宽还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居然出言还好威胁秦寿。

        “呵呵,区区【竹花帮】而已,你认为,你败爷爷我会怕?”

        秦寿举起沙包一样的拳头,对着言宽砸去。

        嘭——嘭——嘭——三拳。

        打的言宽鼻骨尽碎,牙齿落口,满嘴鲜血,不停哀嚎,而他的几个小弟,见秦寿如此凶狠,竟无一人敢上前制止。

        “呜呜呜呜…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言宽疼的眼泪鼻涕满天飞,双手合十作出乞讨状不断求饶。

        “岳大哥!”徐子陵生怕秦寿闹出人命,赶忙出声劝阻。

        “嗯!”秦寿看了眼地上的寇仲,只是些不打紧的皮外伤,冷静下来后,一把将言宽如同死狗般丢到地上,沉声道:

        “以后再让小爷看到你欺负我弟弟,我剁了你的爪子!”

        “明白,明白,我这就滚,这就滚!”言宽捂着嘴,不敢再说任何过激之言。

        听到秦寿指令后,转身就跑,生怕耽搁了一分钟小命就没了。

        …

        啪啪啪——

        “小英雄啊,小英雄!打跑了坏蛋,真解气。”

        “打跑了一群欺软怕硬的混蛋。”

        周围百姓见秦寿打跑了言宽救下寇仲,纷纷自发为他鼓掌。

        秦寿故作淡定的扶起了寇仲,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安慰道:

        “大丈夫能屈能伸,今日吃亏,明日讨回来。”

        寇仲擦了擦眼泪,倔强的表示明白:

        “岳大哥我知道。”

        “等有朝一日,我定要让言宽好看。”

        秦寿“哈哈”大笑,搂着寇仲就朝“家”里走去,打趣道:

        “好在肉和菜都在,回去接着喝,接着吃!”

        寇仲见秦寿高兴,也跟着“哈哈”大笑似乎忘了疼痛。

        “小姐,这小兄弟倒是有点意思,身手也不弱。”

        “要不,咱去请他们吃个饭认识一下?”人群中黑脸汉子再次开口请示。

        “我李家广招贤良,结识一下倒是可以。”

        “但要切记莫要与【竹花帮】发生矛盾。”

        女子这次倒是没有反对,留下黑脸汉子转身离去。

        秦寿带着徐子陵、寇仲向着“家”走去,没有几步就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

        “喂,喂,前面的小兄弟,等一等。”

        “嗯?”秦寿驻足回头看去,脸上的表情立时变得不爽,大叫道:“是你个没素质的大老黑!”

        “嘿嘿!”黑脸汉子凑到秦寿面前唏嘘道:“在下尉迟敬德见过小兄弟。”

        “你可还记得,咱们的约定不?”

        “呸!”秦寿不爽道:“鬼才和你有约定!”

        尉迟敬德爽朗大笑也不生气,反而真心实意的道起了歉来:

        “先前是个误会,你别生气。”

        “带上你这两位弟弟,我请你们去【望仙居】好好吃一顿?”

        秦寿瞥了眼寇仲与徐子陵渴望的小眼神,不免气消了一半,回头看向黑脸汉子惊讶道:

        “你说,你叫尉迟敬德?李家门阀中的那位?”

        尉迟敬德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憨笑道:“想不到,我尉迟敬德这么有名?”

        “连【宋国】百姓都知道我。”

        秦寿眼前一亮,猜测起来:

        “那前天,你身边骑马的女子,莫不是李秀宁,李郡主?”

        尉迟敬德“嘿嘿”一笑,一副我懂的贱样,反问道:

        “怎么样,我家小姐很美吧?”

        秦寿老脸一烫,尴尬道:“美是美了点就是有些不爱笑。”

        尉迟敬德似乎是个自来熟,搂着秦寿肩膀,朝着【望仙居】走去,一路上就开始讲起他家小姐不爱笑的原因。

        直到酒桌上跟秦寿连干七碗烈酒后,才换话题赞道:

        “岳小兄弟,想不到你也是好酒之人。”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菜还没上,酒就喝了半坛子的主儿。”

        嗝——

        秦寿打了个大酒嗝,白了眼尉迟敬德,拍拍他的肩膀:

        “尉迟老哥啊,你啊,没我能喝,酒是什么?酒是粮粮食酿,越喝越年轻。”

        “你要多练。”

        二人说话间,店小二已经将好菜摆上了一桌。

        寇仲偷偷给了秦寿一个眼神,见他同意,才高兴地动起筷子,夹了块五花三层的红烧肉。

        “你这两个小兄弟不错,日后,必有出息。”

        “不如,你们三位随我回【隋国】,投入在李家门下,想来定能做出一番成就。”

        寇仲、徐子陵知礼守规,不自觉让尉迟敬德高看三分。

        “你们两个要是想去,大可随这位尉迟老哥过去。”

        秦寿也希望能给寇仲、徐子陵找个好归宿。

        “岳哥,我们想跟着你。”

        “行不行?”

        寇仲与徐子陵小声坚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