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28章:李阀郡主找上门

第28章:李阀郡主找上门

        “好,那你快些去找人,只要把他带来让红拂姐姐认一认,就知道是不是他了。”

        李秀宁当机立断,就让尉迟敬德去寻寇仲。

        “可…这里怎么办?万一石龙过来,你们不就危险了?”尉迟敬德担忧问道。

        “放心,要来早就来了,他之前不来,之后也不会来。”

        李秀宁智慧极高,早就猜到了石龙的心思,对方不愿和【李阀】撕破脸皮,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明知红拂女在这里,也不曾派人讨要过人。

        “好,那我去了。”

        尉迟敬德离去后,第一时间找到言宽,费了一些拳脚后,套出了寇仲所住的地址,请来李秀宁一起过去。

        “岳大哥,您好了?”经过一日调整,加上连吃三粒【小还丹】。

        秦寿就跟个没事人似的可以正常下地,看得寇仲、徐子陵连连称奇。

        “区区小伤,何足挂齿?”

        秦寿凝神静气盯着手掌,暗道,当真是福祸相依。

        虽然差点被打死,却又得到了【长生诀】,顺带着内力小涨,只要沟通天地桥,就可以突破到【锻骨境】。

        而且,经此一战,秦寿也算是明白了,为何江湖上始终传言宗师之下皆是蝼蚁。

        因为人家早就达到真气收放自如,摘叶飞花,杀人于千里之外的境界。

        想想,石龙区区一个宗师都这般厉害。

        那武林泰斗,陆地神仙境界的张三丰,又该是何等惊艳绝伦?

        三尺气墙硬扛乔峰一掌而无碍的扫地神僧,内力又该有何等雄厚?

        “等我把【长生诀】中所有穴道打开,一举突破宗师境。”

        “到时候,什么南慕容北乔峰都要败在我的拳下,什么邀月、怜星、周芷若,婠婠、莫愁、小龙女统统抓进后宫里,”

        “整个武林都要在我秦寿的淫威下颤栗!”

        秦寿豪情万丈狂喜不断。

        突然,耳中传来一阵脚步声,有轻有重,有男有女,功力深浅不一。

        感到有些不妙,赶忙叫来寇仲与徐子陵交代两句就让他们藏进屋内。

        片刻后,果然听到有人站在门外大喊:

        “有人在家吗?我是你们的「黑大哥」尉迟敬德啊,找你们打听点事?”

        尉迟敬德?

        秦寿倒是没想到,来的会是这个大黑炭,定了定神,走到门口,故作热情地笑道:

        “尉迟大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还不等把话说完,秦寿就见到尉迟敬德身边还跟了不少人,其中最为显眼者,就是一身青裙又冷又飒的李秀宁。

        “呵呵,岳老弟,不知你家那两位小兄弟在家没有?”尉迟敬德不停地抻着头朝着院中看去。

        “今日有些疲惫,已经睡下了。”秦寿半真半假地回道。

        “尉迟大哥,不知这位公子,叫什么?”

        李秀宁打量秦寿几眼,原本她怀疑秦寿就是蒙面偷盗者,可见秦寿身体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不免打消了心里的怀疑。

        “哈哈,瞧我这记性,忘了给二位介绍。”尉迟敬德摸着自己的大脑袋,赔笑几句,为秦寿与李秀宁介绍了彼此认识。

        “尉迟大哥这么晚,来找我们难不成是又想请客喝酒?”秦寿淡定如常,让人看不出一点破绽。

        “哈哈,喝酒都是小事嘛。”

        “先请寇仲兄弟出来见见,我家小姐有几句话想问他。”

        尉迟敬德还想与秦寿多聊几句,被李秀宁一个眼神止住,赶忙言归正传问起正事。

        “问小仲?”秦寿右眉一扬,猜想今日必定是哪里出了破绽,引起了李秀宁的怀疑,深知此刻不能有任何阻拦。

        否则,定会坐实对方的猜想,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几位请,我去叫小仲起床。”

        尉迟敬德故意拉慢半个身位与李秀宁同走,小声问道:“小姐,我看岳老弟的样子,不像是偷书之人。”

        “我们是不是误会了?”

        李秀宁对于心理战颇有研究,精致美观的脸上没有流露出多余的表情,只是淡淡回道:

        “是不是他们偷的,还要看看那个叫寇仲的年轻人。”

        “只有见到他,我才能清楚。”

        几人在外说的话都被屋内的二人听到,徐子陵担忧道:“仲少现在怎么办?”

        寇仲拍着胸脯傲娇道:“放心,大黑炭休想从我这里得到半点消息。”

        说着,耳边响起秦寿的呼声,寇仲立马装成一副睡眼蒙眬的样子走了出去。

        揉着眼睛故作一脸懵地问道:“岳大哥,什么事?”

        秦寿走到寇仲身边,解释道:“尉迟大哥和这位姐姐,想问你的事情,不必隐瞒。”

        “噢!”寇仲乖巧地点点头:“黑炭大哥、漂亮姐姐你们问吧。”

        “臭小子,叫我尉迟大哥,黑炭大哥太难听。”尉迟敬德被寇仲恶心了一下,大声抗议。

        要不是李秀宁在这,他非要狠狠教训寇仲一顿。

        “嘿嘿,我不,我就喜欢叫黑炭大哥。”寇仲扮着鬼脸,完全不给尉迟敬德面子。

        “小兄弟,我问你,今日你可去了武场?”

        “可看见了一个红衣女子么?”

        李秀宁不喜废话,直言问道。

        “当然去了,我们每日上午都有师兄授课,必须到场,至于你说的红衣女子,我不曾见到。”寇仲坦言道。

        “是么?那你可看看,这东西是不是你从你身上薅下来的?”

        李秀宁突然拿出一块碎布,在寇仲眼前一晃,后者本能皱起眉头低额察看,当即出声否道:

        “那块破布不是我的。”

        李秀宁冷“哼”一声当即翻脸:“给我将他带回去,红拂姐姐说的人就是他。”

        闻言,庞玉等人瞬间将寇仲围住,伸手将要上前,吓得后者站在不知所措,身体不停颤抖。

        “李郡主,凭你一句话,就想带走我的兄弟,是不是太过自以为是了。”

        秦寿横移一步挡在寇仲身前。

        虽然他不知道李秀宁如何看出寇仲撒谎,却也不能任由对方将其带走。

        “怎么?你想和我李家做对?”李秀宁平淡地看着秦寿,完全没将这位放在眼里。

        “哼,你们的李家的威风,怕是吹不到我大宋的扬州城吧?莫不是仗着人多,就以为在下怕你?”

        秦寿冷冷的盯着李秀宁,大有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