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31章:邵令周的算计

第31章:邵令周的算计

        “那你记得快点。”来人正是玉玲夫人的丫环,她也不明白秦寿什么意思,白了眼他后就径直而去。

        秦寿嘴角一扬,嘿嘿坏笑,准备今夜子时,好好请玉玲夫人再吃一顿豆腐,顺便试试【长生诀】另外一项特殊能力。

        目送对方离去后,秦寿也没有多耽搁,前往知府办理购买废弃庄园。

        没想到,事情出奇的顺利,只花了五百两白银就轻松买了下来。

        地契拿到手,秦寿又雇了几个木匠、瓦匠修葺房屋,初步打算分成两个大院,东院自己住,西院给寇仲和徐子陵。

        如此,也算正式给自己在扬州城安了个新家。

        “你们快点,师父今日的客人不一般,让咱们早点过去候着。”

        “香主这次来的什么啊,还需要军师大人亲自出面?”

        大街上,秦寿刚雇好工人准备回家。

        耳边竟响起了麦云飞的声音。

        回头看去,果然,见到这家伙正急急忙忙朝着【望仙居】走着,完全没注意到路边的自己。

        “麦云飞的师父,不就是邵令周嘛?”

        “他要见重要客人?”

        秦寿心生好奇,打算过去看看。

        对方可是自己在【扬州城】,迈不过去的坎。

        想到这里,秦寿给了工头点银子,让他们先行到家收拾。

        自己则尾随麦云飞,一路进入【望仙居】。

        “呦,客官,您来了。”

        “今日是坐大堂还是雅间?”

        店小二倒是认了秦寿,热情地过来招待。

        “兄弟,先前进去的人坐在哪里?”

        秦寿目光示意看着麦云飞,又给了店小二一个眼神。

        “他们坐在流云间。”店小二没有隐瞒告诉了秦寿。

        “给我安排在他们隔壁。”

        “来五斤酱牛肉,半坛老酒就行。”

        秦寿掏出十两银子丢给店小二,径直走向二楼。

        “嘿嘿,五斤酱牛肉,半坛老酒!”

        店小二接过钱后,用他那特殊的嗓音喊了一声。

        屁颠屁颠地跑到秦寿面前带路。

        不一会,牛肉和老酒就摆在了秦寿面前。

        同时耳边也响起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还有几人故作高深的寒暄话:

        “呵呵,没想到是云帮主第一个到,还真让邵某意外。”

        “想必这位就是独孤家的策公子吧?”

        “邵军师邀请小妹怎敢不第一个到呢!”

        …

        “云帮主?策公子…”听完几人对话,秦寿心里大致清楚,邵令周邀请的都是些什么人了。

        除了独孤策,剩下的则是平日里与【竹花帮】关系不好的帮派首领。

        【巨鲲帮】云玉真、【海沙派】韩盖天以及老相识【黄河帮】的沙通天。

        “喂,我说,邵军师,你大老远地把我们叫来作甚?”

        “难不成,是想分点钱给我们?”

        沙通天性子直,嗓门大,不等邵令周开口,先是震得众人耳膜如遭雷击。

        “我说老沙,你的嗓门还是这么大。”韩盖天嫌弃地瞥了眼沙通天,语气却又十分热情。

        若是外人在场,还真不一定能分清楚,二人的真实想法。

        “我乐意,你管得着么?”沙通天不爽道。

        “管不着,管不着,不高兴就好。”韩盖天笑笑也不再开口,生怕惹上这个屁话不懂的浑人。

        “两位老哥莫要生气,咱们先听听邵军师,今日邀我们来此有何目的。”

        “再吵不迟。”一道温柔妩媚的声音,自云玉真的口中响起,引得沙通天与韩盖天同时一哼,没有再说。

        “呵呵,几位能来,是我邵某的荣幸。”

        “这次请几位前来,主要是想让几位帮我个小忙。”邵令周端起茶杯,慢条斯理地说道。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老一天拿腔作势,甚是恶心人。”沙通天沙老哥,当即骂了一句,完全不给邵令周面子。

        似乎是这一句,骂到了人心。

        屋内几人,除了独孤策外,皆是拿起茶杯挡住脸颊偷笑起来。

        “沙兄还是这般直爽,令人钦佩。”对于沙通天,邵令周与韩盖天一样,心里瞧不起,嘴上却不愿得罪。

        笑了笑,继续说道:“我来是想请几位帮我对付「风竹堂堂主」沈北昌。”

        “沈北昌?”韩盖天双眸微眯,鄙视道:“要是我没记错,他都已经六十好几,你还怕他?”

        “呵呵,邵某做事向来喜欢稳中求胜。”

        “沈北昌的威望在帮中不输于我,徒子徒孙又处在重要位置。”

        “我担心三天后的【竹林大会】有变故。”邵令周如实说道。

        “杀沈北昌容易,但他的老友石龙早就到宗师境界,我等加起来恐怕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云玉真提醒。

        “这点几位放心,我在三年前,就派人暗中给石龙的茶里下了【泄气散】。”

        “日久天长,他现在恐怕最多全力发出五掌。”邵令周端起茶杯又抿了一口,似乎在说一件无足轻重之事。

        “好算计啊,好算计。”

        “邵军师你真是好算计啊!”

        这次说话的不是沙通天而是云玉真,她算是被邵令周的手段吓到,三年前就开始下毒,这是多么深的心思?

        “听说,殷帮主是与争斗当场战死,不知,是不是也出自邵军师的手段?”

        韩盖天故作不在意的问道。

        实则与云玉真一般,被邵令周的手段惊得心脏狂跳。

        “此事,是意外。”邵令周神秘一笑,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原来如此。”韩盖天故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大笑几声。

        “够了,哪里那么多废话,既然叫我们来总要拿出诚意。”

        “我沙通天只认钱不认人,想要我出手,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钱。”沙通天不耐烦地问道。

        “在这场者每人五万两够么?”

        邵令周望着众人眼中写满了真诚,殊不知,这种眼神在其他人的眼里,着实比深渊还更令人胆寒三分,但五万两白银又确实足以让人动心。

        “在这场者每人五万两,难不成,也有我的份?”独孤策指着自己的鼻子打趣道。

        “孤独公子要想出手,邵某巴不得都出这五万两呢。”邵令周笑着看向独孤策,他不信,这位独孤家的三代继承人会为了五万两白银出手杀人。

        当然,他要出手那这件事,无论成不成都已经算是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