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32章:钱不够用啊!

第32章:钱不够用啊!

        “每人五万两?【竹花帮】这么有钱嘛?”

        杀一个气血亏损的老头,和一个中毒的老头就能拿五万白银。

        这简单的买卖,听得秦寿都想去分一杯羹。

        与之对比,沙通天的【黄河帮】简直就是个穷逼。

        他的四个徒弟,全身上下加起来,也不过四千三多两。

        自嘲至极,秦寿清楚听到从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

        站在邵令周等人的门口前,犹豫了片刻,又快速向着他的雅间走来。

        砰——

        房门被一个秀发垂肩,穿着淡蓝色纱衫,鹅蛋脸的眼神勾人的美丽女子推开。

        她见秦寿在喝酒,马上装出一副受惊的样子,承认错误:

        “对不起,对不起,小哥哥,人家走错房间了。”

        秦寿一脸淡然地看着对方,自顾自的又倒上一碗酒:

        “姐姐无事,大可离去,莫要耽搁了,我喝酒。”

        那女子见秦寿没有生气,不再着急离去,凑到秦寿跟前,嬉笑道:

        “嘻嘻!一个人喝酒多无聊,要不姐姐陪你喝一杯?”

        秦寿抬起眉目看向对方,故作冷酷道:

        “我不和不熟的人喝酒,姐姐还是请回吧。”

        “有意思!我叫游秋雁现在熟了吧。”游秋雁拉着秦寿的手抢起酒坛。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美女作陪。”

        秦寿心头冷笑,猜到这女人是想来试探自己的。

        干脆,借着机会将游秋雁搂入怀中。

        嗅着她耳侧传来的花香,得意道:

        “姐姐,做什么的?”

        “真香!”

        “你…”游秋雁哪想到秦寿这般大胆,敢轻薄于她。

        抬手就朝着秦寿的脸,招呼上去。

        啪——

        游秋雁没有打到秦寿,反而将酒坛打落到地上碎成了数片。

        场面瞬间变得异常尴尬。

        “小弟弟还真是厉害,连姐姐的便宜都敢沾。”

        游秋雁一把推开秦寿,站起身子,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秦寿面前。

        又道:“喏,这钱给你买酒。”

        “谢了!”秦寿倒是没有客气接过银子,径直走出雅间。

        完全没在搭理身后睁着美目的游秋雁。

        “呸,臭小子,跑得还挺快。白白吃了我的便宜。”

        游秋雁来此,就是担心秦寿听到隔壁几人的谈话。

        这才出此下策。

        令她没想到的是,【望仙居】的雅间隔音极佳,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普通人根本听不见隔壁的声音。

        另一边,秦寿拿着游秋雁给的一锭银子买了两坛烈酒后离开了【望仙居】。

        这下他算是明白过来,为何石龙被炸后。

        全员出动搞得满城皆知,实则雷声大雨点小,根本就没想查。

        感情应该是发现自己中毒,选择战术性退让。

        “看来晚上吃豆腐的时候,我要把这件事告诉玉玲夫人。”

        秦寿眼中闪过一抹思念,每每看到玉玲夫人这样的熟妇。

        他就想起远在华山的宁中则,庆幸的是,当初没有傻到自以为能够杀死岳不群。

        否则,现在自己应该连个坟头都不剩咯。

        回到“家”后,工人已经画好图纸开始施工。

        工头叫过秦寿给了他三个选择。

        第一种只维修还可以住人的屋子,这种费用较低。

        不过,这个院子风吹雨淋没人照顾,基本上也就没有什么屋子能用。

        第二种,购买龙骨选定几个还有救的屋子重新修葺。

        至于第三种,最简单,直接推倒重建来一个豪华新生。

        不过,费用相对比较高,需要一万两雪花银。

        “太贵了,这谁能受得了啊。”

        秦寿大感无语,这才发现身上的几千两根本不够花。

        对于先前邵令周的话,又开始了羡慕嫉妒恨,咬牙切齿地选择了第一种方案。

        能找出三间用来人住的就行,至于其他等到有钱时再去弄就是。

        工头表示了明白,定了三间远近不一的房间后就去干活。

        直到天黑才离去。

        “哇,咱们家今天是怎么这么干净?”

        “杂草呢?垃圾呢?破烂呢?”

        徐子陵见到整理出的“家”,白净的小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呵呵,今日我去衙门,花点钱,把地契买到了手。”

        “又请了几个木匠、石匠,让他们把房屋修葺一下。”

        “怎么样满意吧?”秦寿拍了拍徐子陵的小脑袋,笑道。

        “满意,满意,岳大哥,咱们是不走了么?”徐子陵好奇问道。

        “暂时先不走了,明日开始,我要开始传授你们功法、剑法。”

        “免得以后再被人欺负。”

        秦寿本想着等一切尘埃落定,再教导寇仲与徐子陵。

        现在看来,事情远比自己想的简单。

        【罗网】没有杀回来,石龙也没有来找自己的麻烦。

        剩下的唯一仇人,也就是邵令周的好女婿兼好徒弟麦云飞咯。

        不过,他听寇仲提过一嘴,麦云飞与邵令周女儿的婚礼,要等到明年七月份。

        “岳大哥,你打算教我们什么功法和剑法?”

        “梦不到透露一下,免得我们心里想得紧。”

        寇仲微黑的脸,显得十分期待,拉起秦寿的衣角不停地摇摆。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秦寿故作神秘的“嘿嘿”一笑,又立马严肃的说道:

        “还不快点去睡觉,免得你们明天偷懒,被师兄揍屁股。”

        “啊,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寇仲下意识看向徐子陵,猜测一定是他趁着自己不在偷偷告诉秦寿的。

        “因为你每次回来,都捂着屁股走路。”

        “我又不傻,自然猜到了。”

        秦寿给了寇仲一个脑瓜嘣,笑着解开了后者的伤心事。

        旁边的徐子陵见状,捂着嘴,偷偷乐起来。

        “好啊,陵少你敢笑我!”

        寇仲羞得不行跑去抓徐子陵,将对方去扑倒互相折磨。

        “哈哈,子陵还手揍他。”

        站在旁边的秦寿,看热闹不嫌弃事大,不断起哄。

        哪知寇仲、徐子陵两个臭小子,相互一视露出一抹坏笑。

        仿佛提前商量好似的,起身朝着秦寿扑去。

        瞬间,三兄弟战成了一团。

        闹了好一会,寇仲、徐子陵才肯上床地去睡。

        而秦寿则开始修炼【长生诀】,直至午夜时分,才缓缓睁开双眼,赞道:

        “不愧是天阶上品功法,修炼出来真气犹如蚕丝,绵绵不断,生生不息。”

        “若等我将十年内力尽数转化,想必能有与石龙一战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