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33章:夫人是你先不讲武德的

第33章:夫人是你先不讲武德的

        月夜迷人,天空中不时滴几滴雨点,打出啪啪啪的声响。

        秦寿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悄悄地潜入玉玲夫人的当中。

        蓬——

        他刚一进屋,就见到一团烛火升起,照亮了一隅客厅。

        就见玉玲夫人穿着薄衫眉眼带笑,讥讽地看着自己。

        “嘿嘿,夫人久等了,实在是我的罪过。”

        秦寿也不在乎被人发现,径直走到玉玲夫人身边。

        大大方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你胆子还真是大,两天后就是【竹林大会】。”

        “来来回回不怕别人看见?”

        玉玲夫人白了眼秦寿,没好气地问道。

        “夫人放心,如今帮中守卫松懈。”

        “都被邵令周调离开了。”

        秦寿从空间中拿出包好的豆腐,还有从【望仙居】买回的烈酒摆在桌上。

        这才惊讶地发现,桌子上竟然早就摆好了数道小菜,不由笑道:

        “今日我要不来,岂不就是浪费了这些好菜?”

        玉玲夫人娇哼道:“哼,就你这小色痞的样子,怎么可能不来?”

        “哈哈,也是!”秦寿大笑几声,玩味道:“要是拖上几天,我怕以后见到夫人就难咯。”

        “嗯!什么意思?”玉玲夫人聪明非常,听出秦了寿话中的意思不对劲。

        “呵呵,我今日去【望仙居】喝酒。”

        “正巧碰见了邵令周宴请【黄河帮】的沙通天、【海沙派】韩盖天还有【巨鲲帮】的云玉真。”

        “你猜猜,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秦寿自顾自地倒满了碗酒,拿起一碗酒递到了玉玲面前。

        “他们能说什么?”

        “邵令周招来这么妖魔鬼怪,无非是想对付沈堂主?”

        玉玲夫人自幼在花场生存,对于江湖上的门道十分清楚。

        一句就道破了其中玄机。

        “呵呵,夫人聪明!”秦寿竖起大拇指,佩服道。

        “呵呵,本帮争斗勾结外人,实在可恨。”

        “可惜,沈堂主有石龙镇场,根本无惧这群牛鬼蛇神。”

        玉玲夫人黛眉轻蹙不悦道。

        “确实石龙很强,我都差点死在他手里。”

        “不过,邵令周也不傻,三年前就已经开始给这位老宗师灌【泄气散】。”

        “恐怕,他此刻最多能出五掌,五掌之后他就完咯。”

        秦寿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

        烈酒如火顺着喉管进入胃囊,擦了擦嘴角道了声“爽”。

        “那个破酒有什么好喝,你尝尝这个。”

        “夫君生前泡的药酒,听说能够提升内力。”

        “你尝尝…”玉玲夫人瞥了眼秦寿那副没出息的样子,将眼前的酒壶推了过去。

        “药酒?”秦寿微微惊讶,殷开山早年的实力比石龙还高。

        晚年几乎也是五五开,他的酒一定不错。

        只是…

        “怎么,你怕我在酒里下毒?”玉玲夫人杏目圆瞪不悦地问道。

        “呵呵,怎么会呢?我就是怀疑谁也不能怀疑夫人啊。”

        秦寿大笑地扣住玉玲夫人的腰,出入江湖,不怀疑才有鬼?

        端起酒杯递到玉玲夫人嘴边,摆出谄媚相:

        “我想夫人用口喂我,不知可行么?”

        玉玲夫人冷哼一声,自然是猜出秦寿的想法,轻哼道:

        “喂你就喂你,怕你不敢喝。”

        说着,微张小口将秦寿递来的酒全部含进口中,作势朝着秦寿扑去。

        如此倒是把秦寿整得有些麻爪。

        心里苦笑一声,花了700点天命值,在商店内买了一瓶解毒散,藏在手掌之内,以备不时之需。

        咕噜——

        玉玲夫人将口中的美酒咽进腹中,玉指点在秦寿脑门,重新坐回了原处,娇声道:

        “臭小子,想什么呢?”

        “殷开山活着的时候,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你还想试试?”

        “这…”秦寿大感失落,到手的美人跑了,这他怎么能受得了。

        一把夺过酒壶,“咕噜咕噜”灌进口中,霸气说道:

        “殷开山都死了,他没享受到的东西,我替他享咯。”

        说着,也不顾玉玲夫人震惊的眼神,将其抱了起来。

        “你…你疯了,快放我下来。”玉玲夫人拼命挣扎,想要脱离秦寿的魔掌。

        秦寿早就对怀中别样娇艳的玉玲夫人心猿意马,岂能错过这等美人?

        手上的力度越发用力,一步一步向着床上走去。

        “小岳,别…”玉玲夫人声音略微颤抖。

        都说别人的老婆才是最好的。

        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一个身姿艳丽,风韵迷人,那就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夫人,只要你乖乖听话,你现在的有的,以后一直都会是你的。”

        “你现在没有的将来也会是你的。”

        秦寿简单直接霸气地说道。

        “真的…”

        “你不会骗我?”玉玲夫人那颗脆弱的心,似乎被秦寿触动,挣扎的手微微松开一些。

        秦寿见状速度又快了几分,掀起珠帘将怀中佳人放在了床上。

        舔了舔无比干燥的嘴唇,倾面而上狠狠地吻在了玉玲夫人的嫩唇。

        那感觉好似盛夏的梅子汤,又甜又爽,冰冰凉凉舒服至极。

        玉玲夫人眼神迷离,脑中一片空白,如温顺绵羊,对秦寿的小动作听之任之。

        就在最关键的一刻,她本能地抓住秦寿的手腕,又羞又燥地说道:

        “答应我,一辈子对我好!”

        干柴烈火都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秦寿又怎会不答应?

        嘴上的动作没有片刻停止,鼻息沉重地发誓道:

        “夫人,放心,我秦寿说到做到,只要你…”

        “只要你乖乖的,我保证日后让你更加风光。”

        “绝对不是现在区区一个帮主夫人能够比拟的。”

        闻言,玉玲夫人羞红着脸颊,松开了手上的力度,缓缓配合起秦寿的节奏。

        不时,珠帘内上演起精彩皮影戏,人影摇曳,如梦千回。

        击鼓鸣吟之美,与屋外瓢泼大雨相得益彰。

        秦寿运转【长生诀】,使得二人春事更添七分美妙。

        情动之际,玉玲夫人秀口大张狠狠咬在秦寿肩上,直咬的鲜血不止。

        “唔,夫人是你先不讲武德的,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秦寿忍着疼痛,“嘿嘿”一阵坏笑,让玉玲夫人表情瞬间变得害怕且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