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50章:慕容复是个上进的好青年

第50章:慕容复是个上进的好青年

        午夜时分,阴气至极之时。

        秦寿将【天哭的恸大悲魔咒】升至满级,口吐魔音,诵念梵文。

        周身散发着令人恐怖的魔气,一点点将李青萝笼罩其内。

        片刻间,伴随着魔气升腾,李青萝的意识出现了混乱。

        仿佛在她生命中出现了一个无比重要的人。

        那个人自他出生起,便占据了她的心,占据了她的身子。

        自己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个人赐予的。

        他是神,是仙。

        只需要一个表情,一句话,自己就愿意付出一切。

        渐渐,那个人的身影出现在脑中,变得越来越清晰。

        英俊的面貌,带着一丝狂妄不羁。

        坏坏的笑容,仿佛可以迷倒世间一切女子。

        “主人…那是我的主人。”

        李青萝心里默默念着,想要伸手去抓住那个人,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对方。

        蓦地,秦寿虎眸中闪出一抹黑芒,全身不由一抖。

        下一刻,他的脑海中,多出了一道白光。

        仔细一看,那竟是李青萝的思想。

        他试着用神识挤压那道白光。

        顿时,李青萝一脸痛苦地摔在地上,摸着脑袋不停喊“疼”。

        “救…命,救…命。”李青萝倒在地上,不停抽搐,大脑仿佛随时都要爆炸似的。

        “呵呵,有趣!”秦寿收回神识,不再折磨李青萝,任由她睡死过去。

        他则开始服下三枚【紫气丹】开始修炼。

        …

        翌日,他刚刚睁开双眼,就听到门外婢女敲门的声音。

        眉头一蹙,看向熟睡的李青萝。

        后者,似乎也被敲门弄醒,同样皱了皱眉头,厉声道:

        “什么人,不知道规矩嘛?”

        门外的婢女吓的不轻,“噗通”一声跪在了门外,解释道:

        “夫人,对不起,不是奴婢想要叫醒您。”

        “而是,表少爷的家臣公冶庄主吵着眼见败岳公子。”

        李青萝听到女婢的话,立马又变回了卑躬屈膝的模样,看向秦寿。

        秦寿见此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李青萝立马示意喊了一声:

        “知道了,告诉他等会马上就到。”

        片刻后,李青萝再度恢复成往日那高高在上的王夫人。

        在女婢的簇拥下,带着秦寿来到了大堂,打量着风尘仆仆的公冶乾,不悦道:

        “慕容复那小子,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难道不知道,辰时之前不可以登岛嘛?”

        公冶乾跟随慕容复多年,自然明白李青萝的脾气,赶忙躬身赔礼:

        “事发突然,还请夫人莫要怪罪。”

        “实乃是朱顺水的【大江盟】来势汹汹。”

        “公子爷他孤掌难鸣,想请秦寿老弟,给他们帮主去信一封暗接同盟。”

        李青萝轻蔑的瞥了眼秦寿:

        “他一个毛头小子,还能说得动他们帮主?”

        公冶乾赶忙解释道:

        “夫人有所不知,岳老弟虽然年轻,但已经贵为【竹花帮】军师。”

        “他的话,【竹花帮】帮主还是要听的。”

        “哼…”李青萝冷哼一声,起身向外走去:“那你们快点弄,一会我还要带他去看书。”

        “多谢夫人!”公冶乾见状松了口气,施礼目送李青萝离去。

        见她离开大堂,又赶忙竖起耳朵听其脚步声音。

        直至对方走出了他的耳力极限,才敢凑到秦寿身边小心翼翼地询问:

        “岳兄,你在这里过得可好?”

        “呵呵,托公冶兄的福,好得不能再好。”秦寿笑着说道。

        “得了!”公冶乾摆摆手:“你别骗我了。”

        “夫人什么性格我能不知嘛。”

        “没让你做花肥就已经不错了。”

        秦寿笑而不语,任由公冶乾猜测,等对方不说话了,他才问道:

        “听说长江上下都已经打冒烟了,现在如何了?”

        公冶乾道:“难啊,太难了。”

        “虽然朱顺水自从偷袭了「南海仙翁」晁公错后就没再出手过。”

        “可他手下的双神君、三英、四棍、五剑、六掌、七长老,个个都是一流高手。”

        “加之联盟并不团结,致使我们败多胜少。”

        “原来如此。”秦寿故作恍然大悟,反正听公冶乾的意思,这场仗一时半会打不完。

        既然如此,那他就更放心在这里看书咯。

        俗话说得好,知识改变命运,爱读书的孩子有出息。

        他要改变命运,成为一个有出息的好少年。

        “兄弟,我家公子爷知道你看淡名利,一心只想在武道上发展。”

        “他也不逼着你回去,只希望你能给你们帮主修封信。”

        “让他在关键时刻,与我家公子也站在一处,免得被有心之人利用。”

        公冶乾也没有瞒着掖着,把目的讲给秦寿。

        “有心之人?”秦寿很好奇,在这。江南地界谁还敢跟慕容复造次?

        “说出来也无妨,那人姓江名別鹤,表面上温文尔雅仁义无双,实际上佛口蛇心,城府极深。”

        “只是去了几天,就笼络了一大波人。”

        “经常与我家公子爷的想法背道而驰。”

        公冶乾越说越气,恨不得一掌拍死老江。

        “是他啊,那就难怪咯。”

        秦寿心里暗自发笑,论阴谋、论手段、论隐忍,十个慕容复也不是江别鹤的对手。

        那人八面玲珑,一生冷漠无情。

        出卖比他爹都亲的主子时,眼睛连眨都不眨。

        “咦?”公冶乾惊讶道:“你也认识江别鹤?”

        “呵呵,不熟,只不过听说过的一些事情罢了。”秦寿笑笑。

        江别鹤与慕容复,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相比较起来,秦寿更欣赏慕容复。

        最起码,人家是个有理想、有抱负,为了目标坚持努力的上进青年。

        而老江从头到尾,都不是个好东西。

        “那岳兄能否给你家帮主修书一封?”公冶乾担心秦寿不愿站队,他又不好意思逼迫。

        “当然,我现在就修书一封。”

        秦寿找来纸笔,当即给玉玲夫人去书一封。

        信中意思十分明了【竹花帮】刚刚经过内卷,只可作为后勤补给各方。

        万不可离开扬州前往一线,其他之事,全由慕容公子的安排。

        “哈哈,好兄弟,好兄弟,我这就拿信回去赴命。”

        公冶乾见到秦寿所写,当即开心的将后者抱进怀中。

        直夸秦寿半事敞亮,不拖泥带水。

        说了两句,又急冲冲的走了。

        “还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秦寿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准备进行充实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