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53章:潘阳湖,康王慕

第53章:潘阳湖,康王慕

        贝石海佩服道:“不愧是姑苏慕容家的公子。”

        “没错,正是那个【无极仙丹】。”

        “根据我们【长乐帮】打探的消息。”

        “朱顺水之所以想要攻占我们这里,除了扩大地盘。”

        “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夺取【无极仙丹】。”

        众人听得一脸懵逼,纷纷不解地看向贝石海。

        研究了一辈子【长生诀】的石龙,第一开口道:“”

        “可是我们这里根本没有【无极仙丹】,他来找什么?”

        贝石海嘴角一歪,笑道:

        “因为,那【无极仙丹】根本不在我们这里。”

        “而是在潘阳湖底的一处大墓中。”

        在场众人闻言又是一惊,就连秦寿也是非常诧异。

        他可没听说潘阳湖底,有过大墓。

        “谁的?”连城璧问道。

        “「周康王」姬钊早年攻打鬼方,掠夺大量的奴隶、美女和财富,其中还包括一十四颗【无极仙丹】。”

        “姬钊按照功劳,赏赐给手下的六位武将每人一粒。”

        “而剩下的八粒,他还来不得及吃就变成陪葬品。”

        贝石海笑着解释道。

        起死回生说出来,在场众人可能不在乎。

        但能增加一甲子功力,这事说出来,恐怕此地无人不心动。

        “难怪,朱顺水发了疯地攻打江南水域。”

        “感情是想声东击西,把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江上。”

        “他则亲自去海底捞好处。”

        朱聪恍然大悟,眼中露出一抹佩服。

        “这姬钊的墓究竟什么样,又是如何建立在湖底的呢?”

        众人纷纷好奇。

        “呵呵,其实不外乎三点。”

        “其一,当时这地方没水。”

        “其二,建好之后引水。”

        “其三,凿破船只沉下后,用泥土封起来。”朱聪淡然道。

        “如今朱顺水已经这么厉害,要是再让他得到8颗【无极仙丹】。”

        “岂不是无人再可以压制住他了?”

        “不行,我们必须要阻止他,定不能让武林多此大害。”

        慕容复一脸悲愤的说道。

        实则,恨不得把八颗【无极仙丹】全部占据。

        借此补足自身内力不足的短板。

        众人见状无不动容,纷纷要与慕容复共进退。

        “诸位,我觉得我们应该派出一队精兵前往姬钊地墓。”

        “只要是比【长江盟】的人,先一步得到【无极仙丹】即可。”朱聪说道。

        “对,找些水性好的高手。”贝石海附和道。

        闻言,众人开始推举本帮内的人才。

        【竹花帮】作为海上帮派,懂得水性的自然不在少数。

        玉玲夫人下意识的看向秦寿,秦寿见状不动声色地摇摇头。

        姬钊的墓,要是真的这么好找,朱顺水就不会这般大动干戈,而是会悄悄地进行。

        “诸位,不如我们先回去商量一番,稍后将要去的人写下来再做统计。”

        “也好过在这里吵成一团。”

        慕容复摆了摆手,压住了众人喧哗,俨然一副盟主的做派。

        可惜,没人搭理他,一个个拱拱手,打了个招呼就转身走。

        片刻后,大堂内只留下慕容复和他的四个家臣。

        “慕容兄,贝石海的话,不足以全信。”

        “你人多识广最好再研究,研究。”

        秦寿好心提醒一句,作为老阴逼,贝石海的恶心程度不亚于江别鹤。

        而且,【长乐帮】更是黑道中的败类,烧杀抢掠、淫人妻女无恶不作。

        是败类中的败类。

        “多谢,岳老弟提醒,我回去之后立刻打听消息。”

        “先行告退。”慕容复着急获得【无极仙丹】,完全没有听出秦寿话中的意思。

        “请!”

        秦寿目送慕容复离去,脑子里也在考虑【无极仙丹】的事情。

        “哼,我累了,扶我回房!”

        一旁的玉玲夫人感受到了冷落,娇哼一声将玉手放在秦寿身前。

        “好师娘,我们走。”

        秦寿拉着玉玲夫人微凉的小手,向着她的房间走去,边走边坏笑:

        “我的好师娘,最近有吃豆腐嘛?”

        “哼,你都不在了,我去哪吃豆腐?”玉玲夫人白了眼秦寿。

        趁着没人发现,掐着秦寿的小臂用力一拧。

        立时,疼得秦寿跳脚求饶,好了后又贱贱地笑道:

        “吃不到,可以自己磨嘛,对不对?”

        玉玲夫人听得脸红似个小苹果,啐道:

        “你个小不正经的,总是能说些奇怪的话。”

        秦寿拉着玉玲夫人的小手,越走越急。

        终于,踏入房门。

        二话不说将美艳的玉玲夫人推到墙边。

        一只手扣住她的手腕,另外一只按在墙上,打出“咚”的一声,急不可耐的索吻:

        “我的好师娘,我可想死你了。”

        玉玲夫人羞得不轻,最近桂锡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安排了不少暗哨。

        只要,她发出一点声音,都能让人家听得一清二楚,赶忙说道:

        “别…别…闹,现在是白天外面都是人,咱们晚上再说。”

        秦寿“嘿嘿”一笑,他才不管那么多呢。

        别说外面有人,就是房顶有人,只要不打扰他。

        愿意看就看。

        俗话说得好,小别胜新欢。

        玉玲夫人嘴上拒绝着秦寿,可闻到对方身上的阳刚之气。

        双眸逐渐开始变得迷离,渐渐地不再抗拒,反而变得主动。

        不一会,房中传出阵阵“咦咦呜唔”的喘声和衣服摩擦的声音。

        片刻后,又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搞得周围的暗哨一脸懵逼。

        就在秦寿与玉玲夫人快乐的时候。

        府邸的外围,正有数道人影,快速地朝着周围暗哨袭击。

        噗——

        利刃割破喉咙的声音,即便是白天也很清楚。

        但可怕的是,即便有暗桩听到声音,也无法反应过来,当即死在了敌人的利刃下。

        腥气顺着鲜血流淌到地上。

        好在一名丫环路过时,见到满地的血后,大叫一声。

        嗖嗖嗖——

        十二道人影迅速出现在玉玲夫人屋外的院外,一个个杀气腾腾地向着屋子里面走来。

        其中一个似乎准备先礼后兵,拱手道:

        “在下【长江盟】朱大天王手下,「五剑叟之一」腾雷,请玉玲夫人出来一见。”

        玉玲夫人一手扶着窗沿一手捂着红唇,喘道:

        “不…不好了,小岳…有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