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54章:小岳你超棒的

第54章:小岳你超棒的

        “玛德,早不来,晚不来,破坏小爷雅兴。”

        秦寿脸色一黑,对着玉玲夫人玉股狠狠一拍:

        “夫人,你别动,我去去就来。”

        玉玲夫人美眸一瞪,保持这个姿势不动,一会不就…

        可还不等她说话。

        秦寿提起裤子,赤裸着上半身坚实的肌肉,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随便捡起把地上死鬼的剑,指向腾雷剑叟:

        “老东西一把年纪了,知不知道坏人好事,还遭天打雷劈?”

        腾雷剑叟老眉紧皱,不明所以地盯着秦寿,暗想自己跑错地方了。

        脸色逐渐变得阴冷,蓦地,低声命令道:

        “杀了他!”

        身后十一名杀手,立时化为一道道残影朝着秦寿杀去。

        “就这?”

        秦寿冷笑一声,丝毫没有畏惧,反而有种跃跃欲试之感。

        三个月下来,他早就【紫气丹】消耗一空。

        换句话说,他体内蕴含着三十六年【紫气丹】的功力,以及一粒【小还丹】的三年功力。

        杂七杂八,全部加起来,已然达到了四十年的功力。

        而他修炼的还是超天阶功法——【长生诀】。

        除了境界没到外,他自信战力上完全不输任何宗师。

        今天就是【五剑叟】全来,他秦寿也有一战之力。

        何况来的只有这么一个腾雷剑叟。

        唰——

        剑芒闪烁,那离他最近的刺客,脖间出现一道细小的纹路。

        下一刻,那细小的纹路中,喷出薄薄一层血雾,捂着脖子跪在地上死了。

        “好快的剑!”

        腾雷剑叟老眉又是一蹙,视线被挡,他根本没看清秦寿是如何出剑的。

        只是凭感觉得知,那剑快得吓人。

        “哼!”秦寿脸色不爽,一步,一步,走向腾雷剑叟。

        每走一步,周身就会散出一道银白色的丝线,斩杀一名刺客。

        十步,十具尸体!

        死状如一。

        捂着脖子跪在地上,额头杵着前方,身体发出“呲呲”的声音。

        “你…你是…谢晓峰?”

        “不,谢晓峰不可能这么年轻。”

        “西门吹雪?也不对…”

        腾雷剑叟不断猜测秦寿的身份,又不断地否定。

        皆因为秦寿太年轻了。

        而他剑招又异常犀利,犀利的像是一个沉浸剑道数十年的老妖怪。

        “不好意思,我赶时间,你快点死吧。”

        秦寿心头生出一抹杀意。

        古铜色的后背,隐隐显出一张诡异的凶脸。

        嗡——

        长剑出手,斩向腾雷剑叟。

        “不要狂妄!”

        腾雷剑叟大色变,愤怒不已,他感受到了秦寿只是【锻骨境】年轻一辈。

        而自己可是实打实的【宗师境】。

        即便,年老体衰,也绝对不能被一个晚辈吓住。

        尖啸一声,极速扑向秦寿,幻影重重,杀招尽显。

        “滚!”

        秦寿大喝一声,长剑一分为三,再分为五剑影弥漫。

        变化莫测,诡奇能事,动向无定,不可捉摸。

        “衡山派的天柱云气?”

        腾雷剑叟一惊,立马认出秦寿的剑招。

        心下大定就要反击。

        却见秦寿又出一剑,剑气森严,如长枪大戟,纵横千里。

        “嵩山派天外玉龙?”

        接着,秦寿再度变招,又是一招恒山派万花剑法。

        锵锵锵锵……

        连绵的金属爆鸣声之后,凌厉的剑气宣泄而出。

        扑哧!

        不等腾雷剑叟想明白,秦寿到底是哪一家时。

        就见,秦寿停在原地。

        右手长剑斜指而下,左手五指正在屈指而数。

        从一数到五,握而成拳,又将拇指伸出,次而食指。

        终至五指全部展开,蓦地看向自己,低喝一声:

        “岱宗如何!”

        腾雷剑叟瞬间感觉到,自己被冥冥之中一股力量锁定。

        无论他怎么反抗,最后都会被杀死。

        还不等想到破解之法时,剑芒已经落下。

        扑哧——

        秦寿的长剑自腾雷剑叟的右肩斩至左腹,毫不犹豫地将他整个人一分为二,五脏六腑,鲜血喷涌出,伤口整齐如镜。

        “啊——”自窗户缝隙看到这一切的玉玲夫人吓得不轻,忍不住惊叫一声。

        而,那个腾雷剑叟似乎还没有死透,视线盯着自己抬起的手。

        还在想着那股神秘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就在秦寿去房间的一刻,他的眼睛越瞪越大,在咽气的最后一刻。

        仿佛终于找到了答案,竟诡异地说出了一个“李”字。

        嘀嗒——

        秦寿从出去到回来,不过,一百零一息,大约两分钟。

        推门一看,玉玲夫人乖乖听话地没有乱动,姿势优美的等待着自己。

        “嘿嘿”坏笑地走了过去,继续他先前未完成的事业。

        随着玉玲夫人一声“哼唧”,秦寿得意道:

        “古有关公温酒斩华雄,今有我败岳斩剑叟,开心,开心!”

        玉玲夫人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主动回身索吻,夸道:“小岳,你超棒。”

        这时,桂锡良等人,也听到了战斗与惊叫声,赶忙过来察看。

        当见进入院子后,无不感到震惊与诡异。

        一具身体被分成两半,眼睛瞪得老大的尸体。

        十一具跪在地上,像是叩拜上天的尸体。

        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死得很正经。

        “帮主,您没事吧!”桂锡良隔着房门询问。

        “没…没事,你们派人…唔…把尸体收拾下就好了。”

        屋内传来玉玲夫人温柔的声音。

        “明白了!”

        “用不用我叫几个女婢陪您?”

        桂锡良疑惑地看着窗户。

        他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窗户后面有人影在有节奏的摆动。

        只是,他叫不准,玉玲夫人是不是安全的。

        “不必…了,败岳正在与我商量些事,你收…拾外面就好。”

        玉玲夫人担心桂锡良闯进来,坏了秦寿的兴致,故意将声音冷了几度。

        又把秦寿搬了出来,才打消了桂锡良的疑虑。

        “徒儿明白了,这就让人去处理。”

        虽然心中有些不甘。但又无可奈何,桂锡良只好拱手告退,叫来手下收拾院子。

        “好,小岳,咱们能不能去床上,奴家的腿已经没有了力气。”

        “怕是要站不住了。”

        待到,桂锡良走后,玉玲夫人连忙回身哀求。

        “夫人表现不错,准咯。”

        秦寿没有丝毫顾忌地大笑一声,将玉玲夫人捧抱于身前走向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