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67章:你的优点,我的长处

第67章:你的优点,我的长处

        不平道长的话,引起了众人一片哗然,皆说他太过狠辣。

        “哼,在武林中求存,就得心狠手辣,他敢质疑我吃饭的家伙。”

        “没要他命,已经算是我的仁慈了。”

        慕容复还算义气,站出来为秦寿说话:

        “我兄弟根本不懂盗墓一说。不过是一时脾气,这件事,算了吧。”

        “不行!”不平道长仗着有【权力帮】撑腰,不把慕容复放在眼里:

        “他说赌就赌,说不赌就不赌,把我不平道长当成什么了?”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慕容复冷声说道。

        语气中不免有些威胁成分。

        “哼!”不平道长冷哼一声,完全无视了慕容复。

        “好,好,好,我跟你赌。”

        秦寿自信的笑笑,就在几个人说话的功夫。

        他已经看出来青铜门上留下的线索。

        现在不平道长跟他赌,无疑就是在跟挂逼作赌。

        “爽快!”

        “咱们两个,只要谁先能推开眼前的青铜门,谁就算赢!”

        “后者除了其他对赌注外,还要赔掉一只胳膊。”

        不平道长再次宣布了对赌规则。

        “可以!”秦寿点点头拍了拍青铜大门:“要不你先来?”

        不平道长脸色一黑。

        他虽然已经有些线索,可是想来大门,还差那么一丝丝灵感:

        “各凭本事,不必谦让。”

        “噢,那我开了!”秦寿平淡得仿佛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什么?”场中众人无不震惊地看向秦寿:

        “这小子不是在开玩笑吧?”

        “呵呵,怕是输不起,开始胡言乱语?”

        “他要是能这么快找到破解青铜门的方法,我倒立吃翔!”

        …

        “小子,少在哪里哗众取宠,我们几个研究了半日,都没找到方法。”

        “你能找到?”

        不平道长讥讽一笑,完全没把秦寿的话,当成一回事。

        “呵呵,不是我快,只能说,你们蠢。”

        “九年义务教育没学完,就跑出来丢人现眼。”

        “进门的方法,人家明明已经写到上面,你们不认得怪谁?”

        秦寿淡淡一笑,任谁看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什么!”

        “你认识上面的古文。”

        不平道长心中一点也不平静,脊背发凉地盯着秦寿。

        万一…

        哪怕只有万一,他的手和祖传的宝贝都会跟他说拜拜。

        伞没了还好说,手没了,以后手指甲怎么剪?

        “不巧,刚刚小学毕业,认识上面的大周文。”

        秦寿淡然一笑,念着上面的字。

        “王姬钊,姬姓,名钊,周三任君主。”

        “平定东夷叛乱,北征略地,西伐鬼方,得鬼丹,享万福,后人若寻丹至可依言而进…”

        “依言?”场中众人大喜,纷纷露出期待之色:“依什么言,小兄弟你快说,快说啊。”

        秦寿望了眼上面单独一排的古字。

        又见下面不规则排列着一组凸起的古代数符,

        暗自佩服。

        这位周康王倒是挺先进,搞出一个密码门来。

        “这一排单独的古字就是密码。”

        “真的!”众人大喜上前察看。

        “该死!”不平道长咬牙走到古字前,用手抚摸试探,却是没有任何发现,眼珠子一转,道:

        “假的,你小子就是在吹牛,这根本不是开门的线索!”

        “非也,非也!”公冶乾学着包不同的口吻,走出来:“是不是,让岳老弟把门打开自然一目了然。”

        “这…”不平道长怕了,他怕秦寿真的将门打开,试探性地问道:“小子,你告诉我,这一行字,写的是什么。”

        “六司拔灵山武陵九耀。”秦寿淡定读出了上面一行小字。

        “六司?拔灵山?武陵?九耀?”长平道长皱起眉头,开始分析这句话的意思。

        其他人,也都抱着膀子,拄着下巴磕思索。

        “这小子,倒是有两把刷子。”宋明珠站在不远处,“嘀咕”起来。

        “小妹,千万不要让咱们五爷听到你夸其他男人。”

        “否则,你会死,他会生不如死。”「火凤凰」水柔心小声提醒道。

        “呸!”宋明珠碎了一口,转头不再言语,明显,那位五爷带给了她不小的压力。

        “行了,老道士,认命吧。”秦寿走到凸起字符前,用手按下字符:

        “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只不过是谐音梗罢了。”

        长平道长一愣,还不等反应过来,就见秦寿已经按完了所有字符。

        青铜大门内,传出“咔嚓”“咔嚓”机器转动的声音。

        “开了!”

        “这小子,真的把门打开了。”

        众人皆是一喜,纷纷退后半步,紧紧盯着大门里面,生怕有什么怪物从里面跑出来。

        “真的…开了?”长平道长彻底傻了,肠子都已经悔青了,下意识地看向身后的五凤凰。

        奈何,除了宋明珠笑嘻嘻地看着秦寿外,其她四女皆是一脸冷漠。

        咕嘟——

        倒咽口水的声音响起,老道士的脸几乎挤成了菊花,谄媚地说道:

        “小英雄,先前是我不对,还请您…”

        唰——

        凌厉的剑芒在众人眼前扫过,随之一声惨叫伴随着长平道长的胳膊响彻地底。

        “啊——我的手,我的手中!”长平道长捂着断臂处,痛苦地在地上哀嚎,鲜血顺着他的手掌中流出。

        而众人见状则是全都懵住,因为出手的人,不是秦寿,而是菩萨打扮的「白凤凰」莫艳霞:

        “愿赌服人,我们走!”

        “嘻嘻,真可怜。”宋明珠笑嘻嘻地走过秦寿身边,再次恢复到先前那本调皮样子。

        其他三凤凰则是一言不发,跟在莫艳霞身后离去。

        冷漠、凶狠,残暴…种种令人不寒而栗的词,在众人心中过了一遍。

        兔死狗悲,人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也就变得一文不值。

        先前那些还和不平道长称兄道弟的人,如同躲瘟疫般离开,任由他在地上哀嚎。

        “黑道大哥的女人,还真不盖的,头就不用磕了,伞给我就行。”

        秦寿嘴角不由扬起,打趣了一句,淡定地收下了长平道人的铁伞向着里面走去。

        “喂,等等我。”雷纯自后面追上了秦寿,拍着酥胸道:“你胆子还真大,敢得罪【权力帮】。”

        秦寿看向雷纯,不由眉头紧蹙,表情逐渐变得严肃,吓得美人有些不知所措,急着问道:

        “怎么了,哪里不对劲么?”

        秦寿叹了口气,唉声道:“衣服干了。”

        雷纯一听,俏美的小脸,瞬间红如苹果。

        对着秦寿的胳膊狠狠掐,气呼呼地骂道:

        “登徒子,大色狼,大坏蛋,看了一路还没看够!”

        秦寿“嘿嘿”坏笑几声,随后一本正经说道:

        “嘘,我那不叫看,我那叫研究。”

        “其实我是一名人体艺术研究员,改明,我们一起研究下你的优点和我的长处?”

        “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