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83章:无情是个妹子

第83章:无情是个妹子

        “大人,有什么想问的,老夫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沈北昌恭敬客气的说道。

        “城内可有暗道?”

        “除了【竹花帮】外,还有什么帮派势力强横。”

        “你觉得谁能一夜之间,盗走一百八十万两银子。”

        无情一连抛出三个问题。

        “这…”沈北昌哭笑不得,他上哪知道【扬州城】有没有暗道。

        至于说谁,有这种能力。

        他脑子里,确实闪出一个势力来。

        只是,无凭无据,把人家说出来。

        必然是会遭人记恨,赔笑道:

        “大人问我的三个问题,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到答案。”

        “要不,等稍后我与帮主碰个头,商讨一番再回答您,可不可以?”

        “好!”无情没有废话同意了沈北昌的话。

        “来人,送无情大人下去休息。”

        沈北昌找来了几个下人,把无情请到了贵宾室。

        则亲自前往玉玲夫人住处,刚要进入其院中。

        就听到里面一声美妙音阶,听得他一把年纪都有些面红耳赤。

        叫来丫环,质问道:“光天化日,谁在里面!”

        “回…回沈老堂主,里面的人是军师!”丫环颤颤悠悠地回道。

        “军师?败岳回来了?”

        沈北昌一听到里面是败岳,怒气瞬间消散一空,反而还觉得理应如此。

        “是的,军师两个时辰前进去的。”丫环委婉地说道。

        “呵呵,那看来是快完事儿。”

        “你去给我找个凳子,我坐在这里等他们一会。”沈北昌懒得再折腾,干脆坐在院外听起了墙角。

        一炷香…

        两炷香…

        半个时辰…

        不知过了多久,沈北昌一个没坐稳,被一阵高亢的鸣音,惊得差点摔了出去。

        抬头一看,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日挂中天到了正午。

        “总算完事了。”

        沈北昌竖起耳朵又听了一会,终于松了口气。

        她真担心,秦寿一时兴起再来一场。

        屋内传来一阵,吸水的声响后。

        丫环走进屋内告诉玉玲夫人,沈北昌在外等了一个时辰。

        “啊!”玉玲夫人马上意识到,她与秦寿的事漏了陷,用力对着秦寿腰间一拧。

        后者感觉瞬间内伤严重,吵吵着要回家。

        “呸,少装!”

        “既然沈堂主已经知道,咱们两个一起见见吧。”玉玲夫人没好气道。

        “嘿嘿,见就见,有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我现在【公子榜】第五,还怕见他嘛?”

        秦寿一副破罐子破摔相,气得玉玲夫人贝齿都咬出来声。

        叫丫环请来沈北昌进屋。

        嚯——

        刚进屋,沈北昌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气。

        为老不尊的,给秦寿竖起了个大拇指。

        “嘿嘿,岳老弟,你回来一趟怎么不言语一句?”

        “老兄好,准备些酒菜给你接风起尘。”

        秦寿笑笑:“不必了,今晚【望仙居】我请客。”

        “咱们不醉不归!”

        “归什么归!”玉玲夫人没好气道:“吴知府已经命人宵禁。”

        “今晚,谁也不能出现在街上。”

        “又宵禁?”秦寿无语,打他回到【扬州城】就碰到了两次宵禁。

        “没错!”沈北昌也点了点头:“这次不到损失了一百八十万两赃银。”

        “还死了一十七名官兵,整个【扬州大营】三千将士都愤怒不已。”

        “不查出是谁干的,恐怕,是不死不休咯。”

        “哼…”秦寿轻“哼”一声,不屑道:“能在【扬州城】内一夜间,杀人、夺银。”

        “数来数去,就那几个势力能够做到。”

        “谁?”玉玲夫人与沈北昌同时好奇道。

        “第一,吴知府!监守自盗最容易。”

        “不可能!”沈北昌第一个反对道:“吴知府虽然平庸一些,但胆子不大。”

        “他不敢!”

        秦寿思索,又继续说道:

        “第二,就是我们【竹花帮】。”

        “屁话!”玉玲夫人狠狠白了眼秦寿:“咱们帮内刚刚内乱一次,怎么可能团结一致?”

        秦寿“嘿嘿”解释了一句,说出了第三个嫌疑人:

        “第三,就是咱们的老对手【海沙派】。”

        “他们可是和【长江盟】郎情妾意,感情正浓。”

        “搞一件大事,助助兴,也无可厚非。”

        沈北昌与玉玲夫人相视点头: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可惜,没有证据,说出来没人信。”

        “管他信不信!”秦寿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咱们把这阵风吹出去,肯定会有人去查。”

        啪——

        沈北昌一拍大腿,急道:

        “对了,六扇门四名捕之一的无情,还在咱们帮内没有。”

        “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她?”

        秦寿脑中闪出两个人的样子,好奇道:

        “无情是爷们还是个妹子?”

        沈北昌“哈哈”大笑,正欲回答秦寿的话。

        就听到院外,响起一阵冰冷的声音:

        “回,败军师的话,在下是个妹子。”

        “嗯?”屋内三人一惊,尤其是秦寿更加惊讶。

        他竟然没有听到外面有动静。

        心念一动,神识投了出去,扫到无情身上时,见她周围全是精神力量。

        瞬间明白过来,为何没有听到任何声响,嘴角微微上扬,拉起玉玲夫人的手:

        “走,咱们去见见四大名捕之一无情!”

        咯吱——

        随着房门被打开,屋内的三人看见独自坐在院中的无情。

        后者,目光如刀般直刺秦寿。

        “阁下,就是最近风头正盛的败岳公子?”

        秦寿拱手笑道:“没错,就是我,【公子榜】第五败岳。”

        玉玲夫人听到秦寿的自我介绍,不免觉得有些尴尬。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感觉。

        “你们刚才说过的话,我都听见了。”

        “虽然无法确定真假,但我相信,这件事与你们没关系。”

        无情言简意赅的说道。

        “多谢,无情大人。”玉玲夫人感激地说道。

        先前她还担心,被衙门当成替罪羊抓了进去。

        “无妨,但我希望你们能帮我一把,抓住那群害群之马。”

        无情说道。

        对,是说的,没有一丝感情,甚是无情。

        沈北昌与玉玲夫人自然想要,抱上六扇门这条大腿,刚要开口答应。

        却听到秦寿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对方:

        “不好意思,我们混黑道的不能跟官府走得太近,您还是在找其他人帮忙吧。”